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回到远古之大驯兽师 > 第六章 巫鸦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归哥,你真的还要去找吞天鳄?”猪大肠在吴归身后追问道。

    吴归随口说道:“当然要去,否则我还怎么在部落里待下去?”

    他说的轻松,其实心中叫苦不迭,吞天鳄岂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老巫鸦说巫归是得了森林之神眷顾之人,动物都会亲近与他。但是吴归搜遍了记忆,也没找到有什么动物对巫归青眼有加的经历,倒是得知了那家伙凶悍的紧,对付动物的手段甚多。

    用网游术语来说就是,巫鸦认为巫归会是个受到动物爱戴的德鲁伊,但这厮不但没表现出来一丝德鲁伊的本事,反倒成为了一个巫师型猎人,专门捕杀动物。

    这纯粹是点错了技能点!不知巫鸦那老家伙见到巫归长歪了,心里会怎么想?估计所谓的神眷其实也是他信口胡扯的。

    巫师型猎人巫归的确很出色,可是就算他再厉害,也对付不了吞天鳄。那玩意纯粹是电影里才会出现的怪兽,足有一辆公交车那么大,靠着土著部落的落后工具,就算过去几百上千人都拿它没办法。

    巫归那小子不知死活,竟然会答应七角的赌约,去惹吞天鳄!真是刚愎自用到极点,活该他被咬死。吴归其实也是这样的人,不然他也不会被索罗斯咬死。但是他吃一堑长一智,现在有了自知之明,可不想再去送死。

    如今之计,只能先拖着,看看能不能想到什么好办法,把这个害死人的赌约给化解掉。大不了拉下脸皮给七角一些好处,作为一个没有多少节操的文明人,他才不在乎面子问题呢。

    二人走到一处偏僻位置,在树干夹缝里挤着几间变形的小木屋,和部落里所有的木屋一样,全是用树枝树叶乱糟糟搭起来的,勉强能避雨而已。

    屋门是个简陋的木栅栏,门口蹲着一只鸵鸟模样的鸟类,紫色的肚腹,绿色的后背和尾巴,头上歪着一个肉乎乎的红色大冠子,大嘴如弯刀一般。

    此鸟一副肥胖痴呆的样子,却是只凶猛的地行猛禽,专门吃毒蛇,头冠里还有剧毒,叫作毒鸠。巫鸦养这只毒鸠就是为了清理房屋周围毒蛇的。

    见到有人过来,毒鸠侧着脑袋看了一下,发现是熟人,大嘴张了张,嘎嘎叫了两声,站起身来。它挪动粗`大的双腿,尖利的爪子深深扣在树皮里,扇着退化的小翅膀,沿着树干垂直爬上屋顶,又趴下继续睡觉。

    可别小瞧这只大鸟,它的厉害超乎想象。

    毒鸠有蛇毒免疫能力,什么毒蛇在它面前都毫无反抗之力,随便你咬,爷才不怕你的毒呢!

    它那大嘴和爪子异常犀利,能轻易的划破蛇的鳞甲,若是给皮肤柔软的人类来一下,结果可想而知。因为这种可比钢刀的锋利特性,土著人经常用它的喙爪制做武器。

    毒鸠还会爬树和短暂的飞行,在枝叶稠密的树林里来去如飞,最擅长从上往下的偷袭。

    它是让蛇类闻风丧胆的克星。十几米的巨蟒已经是丛林的霸王了,遇到毒鸠,也得落荒而逃。一旦被它从高处飞到背上,直接就能把蟒蛇的脑壳给啄开,或者用爪子把脊椎生生从皮肉里拉出来。

    吴归对这只毒鸠很是畏惧,他宁可面对几只花豹,也不想受到毒鸠的攻击。这尼玛,啥都没看见就被开膛破肚了,谁敢跟它玩?

    等到毒鸠大摇大摆的离开门口,二人才敢过去开门。拉开柴门进到屋里,迎面扑来一股难闻的酸臭味。屋内光线暗淡,吴归刚从外边进来,眼睛有些不适应,隐约可以看见一个矮小的身影背对他俩站着。

    “你们回来了。东西找到了吗?”矮小身影转过身来问道。

    这时吴归才看清眼前之人模样,是个很老很老的老人。

    这老人又瘦又小,佝偻着身子,个头比猪大肠还矮一分,也就一米四左右。一张老脸就如核桃一般,全是深深的皱纹沟壑,还抹着几道油彩,牙齿掉光了,嘴像荷包蛋似的向里凹陷进去。

    他身上穿着五颜六色羽毛制成的衣服,头上戴着高高的翎毛羽冠,鼻孔穿一根粗`大尖锐的骨钉,耳朵上也挂着兽牙耳环。整个人看起来就如一只花里胡哨的鸟人。

    光看外表难以分清老人的性别,既像老头,又像是老太婆。这个年纪的人本来就难以分清性别,再加上他那一身装束,更是雌性难辨。

    这个看着不明性别,其实是男性的老鸟人,便是巫归的师父,大榕部落的老巫师——巫鸦。

    吴归见他手里拄细长骨头做成的拐杖,颤颤巍巍的走着,忙过搀住他,把手里提着的蛇串放到巫鸦的老花眼前说道:“找到材料了,师父你看。”

    巫归是巫鸦从外边捡来的孤儿,从小被他抚养大,和巫鸦的感情很深,视其若父。吴归继承了巫归的情感,对老巫鸦也自然的如自家长辈一般。

    巫鸦伸出鸡爪子一般干瘪的右手,接过蛇串,仔细看了看,脸上的皱皮抽动着,露出了难看的笑容,点头说道:“很好,我还以为你们找不到这东西呢。”

    “现在这个时候,确实很难找,不是我要为难你,而是病人急需此物。一尸两命啊,所以为师才逼着你去找。”

    “呵呵,没关系,我知道师父你是好心。”吴归得意的摇头晃脑。

    巫鸦看着没个正形吴归,昏花的老眼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光芒,又把视线放到手里的蛇串上:“咦,不对啊?”

    吴归一惊,难道他能看出来这不是从怀`孕蟒蛇肚子里得到的吗?急忙问道:“怎么了?”

    巫鸦没有理会他,用鼻子闻了闻蛇串,语气欣喜的说道:“嗯,不错,很好,非常好!归,这三条小蟒是不是从蛇母蛙肚子里得到的?”

    见他这种口气,吴归放下心来,呵呵笑道:“师父你看出来了?正是。”

    “哈哈哈。”巫鸦干巴的小身体里发出了中气十足的一声大笑,“我这驱鬼镇邪的巫术,需要用腹中活蟒做引子,活蟒的生命力越强,功效越好。可蟒蛇腹中未出生的小蛇实在太弱小,难以发挥巫术最大的威力。”

    “而蛇母蛙肚里的活蟒,比蟒蛇腹中的幼蛇多生长了半年,生命力要强大几十倍。哈哈,这次施法,我有十二分的把握了。”

    吴归根本就不相信这些鬼神之术,没把巫鸦的话当回事,应付道:“能救活人命就好。”

    巫鸦满脸欢喜的打量着蛇串,又问道:“在哪发现的蛇母蛙?你杀了它吗?”

    “在东边二十里外的一片沼泽里。它一身毒包,无处下手,弟子哪里有本事杀它,只是迫它吐出了蛇球,才得手的。”

    “没杀就好。”巫鸦搓了搓骨杖,沉思了一会说道:“蛇母蛙可是个宝贝啊!以后有很多稀缺的巫术材料,都可以从它那里得到。你一定要看好它,一旦它要离开,立刻告知我。”

    “弟子明白。”

    “我们现在就去给病人看病,你去拿好东西。”

    吴归把他交给猪大肠扶着先出门,自己去屋角地上,把摆在那里的坛坛罐罐和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用一张獾皮包了,抱着后边跟来。

    走到门口,吴归见他走的比乌龟爬还慢,很是不耐的说道:“师父你这样要走到什么时候去?我背你走。”

    巫鸦看了看他,叹气道:“唉,不服老不行啊!我不用你背。”

    他四下里一看,找到屋顶上睡觉的毒鸠,骂道:“你这懒货,吃了睡,睡了吃,胖的都飞不起来了,还睡?快不快滚下了!”

    “嘎嘎。”毒鸠伸长脖子叫了两声,很是不情愿的顺着树干爬了下来,走到巫鸦面前蹲下。

    巫鸦在吴归二人的帮助下,骑到毒鸠身上,一敲骨杖,毒鸠便驮着他站立起来。巫鸦也不过五六十斤重,毒鸠体型只比鸵鸟略小,驮着他一瘦小老头轻轻松松。

    三人一鸟在树木间上下穿梭,最后来到靠底层的一片人家。这里是勾家的聚居地,勾家是部落里最擅长捕鱼的家族,人口数目在部落里排第三,是一股很强大的势力。

    在一座宽大的木屋门口围了一堆人,都很是焦急的议论着,见到巫鸦三人过来,人群立刻围了上去。几个男女对着毒鸠身上的巫鸦拜倒在地,口里叫道:“巫鸦公,你一定要救救我家女人。”

    吴归搀扶着巫鸦从毒鸠身上下来,巫鸦把地上的人都招呼起身说道:“你们放心,我徒儿已经找到了世上最好的引子,一定能治好病人。”

    旁边的吴归翻了翻白眼:“这老头说话也不留点退路,哪个医生敢说一定能治好病人?别到时治不好,看你怎么下得了台。”

    一个满身鱼腥味的老人感激道:“有巫鸦公的保证,我女儿有救了。”说着又要拜倒。

    巫鸦忙道:“勾长老莫要客气,救人要紧,前面带路吧。”

    “好好。”勾长老带着三人穿过人群,走进木屋,又穿到后面一个小房间,便见火塘边的皮毛褥子上躺着一个浑身赤`裸的年轻女人,挺着大肚子昏迷不醒。

    土著部落的羞耻感非常低,男女之间赤`身相对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一屋子男男女女面对赤`裸的孕妇,都没感到什么不便,更不会避忌。

    吴归细看那女人,见她四肢瘦弱,脸色苍白如纸,兽皮褥子上满是血迹,估计她可能是大出血。

    不过吴归到底不是妇产科医生,只是懂点常识而已,事关人命,他不敢乱插嘴,只是待在一边,默默的把包里的巫术器具一件件拿出来摆好。

    &lt;ahref=http://www.qidian.com&gt;起点中文网<a href="http://www.qidian.com" target="_blank">www.qidian.com</a>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lt;/a&gt;&lt;a&gt;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lt;/a&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