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回到远古之大驯兽师 > 第十二章 嫘织家萝长老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吴归心情不好,听到有人讽刺自己,心中火起,转过身来正要开口反击,眼前却是一亮。待看清了那人的模样之后,满胸的怒气顿时消解了。

    原来说话那人是个二三十岁的美貌女青年,身材修长,面有英气,正是部落里唯一一个合吴归审美观的女人。见到此美女,一直对她心怀不轨的吴归自然气不起来。

    要说大榕部落里长的可以称作美女的年轻女人也有一些,但是吴归对她们却没有一丝兴趣。就是因为这些女人都按照习俗,在半`裸的身上脸上涂满了白漆,还混有其他一些颜料,个个都跟女鬼一样,让人大倒胃口。

    但是眼前此女不同,她和所有的土著女人都不一样,不但没有涂颜料,甚至身上还穿着一身算得上体面的麻布衣服,脚上也穿着制作精细的麻鞋。

    虽然不比后世的衣物,但至少敏感部位都遮了起来,别小看这一点点进步,却是文明水平大幅度提升的体现。就因为这一身衣服,使得她整个人看起来像是已经脱离了赤`身`裸`体的土著文明,进入了更高的文明层次。

    灵魂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吴归,看别的土著女人如隔着几千年的时间距离,很不真实。只对此女才有同类的感觉,才能正常的欣赏女性。

    不过这女人不涂白漆,是因为穿了衣服就看不到身上的画的图案了,而且会把衣服弄脏,所以没必再涂。至于为什么要穿这么整齐,也不是出于羞耻感或者觉悟到了高等级文明,而是为了显摆,还有推销她家产品的目的。

    此女名叫女萝,是大榕部落五大家族之一,嫘织家族的家主。嫘织家族的主业是木工建筑、揉绳、编织和制皮,女萝因为手艺高明,聪明智慧,改进了很多家族制造技艺,所以年纪轻轻就成了家主。

    最近嫘织家在女萝的领导下,编织技术又有了大的进步。以前的布匹都是用粗绳子手工编织而成,现在则有了新技术。

    他们用一种轮状的机关拉出很细的线,又在编织过程中,用木槌将线紧紧的结合在一起。这样生产出来的麻布更细密更柔软,做成衣服穿着也更舒适。

    可惜在雨林的环境中,衣料再好,也没人会穿,这让嫘织家感到很是郁闷。作为家主的女萝觉得穿上昂贵的细布衣服能彰显自己的地位,同时也为推销自己家细布,这段时间才穿着衣服四处招摇,今天又到集市上故意给人看。

    吴归已经知道了嫘织家有织布的新技术,对此十分惊讶,也对女萝很是敬佩,能在完全原始的条件下发明出来纺线和织布技术,确实很了不起。

    不过他也认为嫘织家的这项技术,在丛林中没有市场,因为连自己这个穿惯衣服的人都不想穿,何况本来就没有穿衣意识的土著人?

    不管怎样,吴归对女萝一直都很有好感,或者说一直抱有觊觎之心。没办法,谁让整个丛林部落里,只有这样一个能让他下得去嘴的女人呢。

    “咕嘟。”居心不良的吴归咽了口口水,堆笑着示好道。“原来是萝长老,萝长老今天这身衣服真是美啊!”

    女萝刚才说吴归空口讹人东西不过是开个玩笑,听到他的赞美,绽颜笑道:“是吗?我的衣服真的很美吗?”

    她故意张开双臂,把身上的衣服亮给市集上的人看,嘴里大声问身旁之人:“黑荆巫师说我的衣服很美,你们觉得呢?”

    可是土著人都对她披的这种没有多少实用价值的东西毫无兴趣,闻声扫了一眼,就把目光移开了。

    那个水竹部落的商人擦着弓,不客气的说道:“好看什么?披挂这么多东西,又热又不方便。女人嘛,还是光`身`子画上图案看着美。”

    女萝被顶的肺疼,鼓着眼睛瞪了那商人一眼,很是泄气的放下手臂,对吴归叹道:“明明这么美的衣服,可是整片丛林,却只有你一个人懂得欣赏。”

    吴归凑过去,贼兮兮的笑道:“萝长老衣美人更美,女人穿上你的细布衣服会变美,你穿上这件细布衣服,简直美不胜收啊!林中舞蹈的月下女神也就萝长老这个样吧?”

    “哈哈哈,我有那么美吗?”女萝发自内心的放声笑了出来,忽然又眉头一皱嗔道:“定是你这小子在哄我开心!”

    “怎么会呢?我吴归向森林女神发誓,在我眼里,你说丛林里最美的女人!”吴归信誓旦旦指天说道。

    女萝的表情喜怒交加,转着眼珠子思考着是不是真话:“你们男人喜欢的都是大`屁`股的肥女人,当我不知道吗?我这种瘦竹竿就没男人多看一眼,连我夫男都不喜欢我,一直都在和别的肥女人鬼混在一起。哼,小小年纪就骗人本事倒不小!”

    “冤枉啊!”吴归大叫一声,一本正经的问道:“我是普通男人吗?”

    “嗯。”女萝抱着双臂上下打量了他一遍说道:“这倒也对,从小就看你不是普通男人。”

    吴归语气深沉的说道:“我这个男人与众不同,就是喜欢你这样的女人。”

    他学着琼瑶剧男主的深情姿态,双手捧在胸前,用痴迷的眼神看着女萝说道:“你的美,如晨雾中现身的山鬼,如三月才能见到一次的灿烂朝阳,如雨后的带着水滴的红莲花,如……”

    一时词穷,说不下去,他见女萝听的呆了,趁势抓住女萝的手,眯着眼睛抿嘴微笑,对她抛了一个梁朝伟式的电眼:“你是一朵娇艳有毒的罂`粟`花,我已经沉迷其中,毒`瘾难戒了!”

    土著人早就知道食用罂`粟汁液会成瘾,还有一些人为了追求迷幻刺激的感觉而主动食用,所有的巫师手里都有这种药材,用来给病人解除疼痛。女萝自然也知道沉迷毒`瘾的是什么滋味。

    “嘟呜呜!”女萝哪里受得了这么高压的电击,一个哆嗦,脸上露出了惊慌的神色。

    “你、你……”她的脸红透了,作为一个领导家族的女强人,面对无赖少年的进攻,竟然结结巴巴的不会说话了。

    土著人没什么礼法观念,夫妻之间守礼的意识也很淡薄,男男女女乱搞根本就不是什么事。已婚的也一样,只是共同拥有财产,共同养孩子而已,依然可以在和外人发展超友谊关系。

    虽然女萝已经有了配偶和两个孩子了,但若是别的男人对她示`爱,她会冷静的考虑,喜欢就交往,不喜欢就当场拒绝。结交炮`友而已,很正常的事情,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

    土著人表达对异性好感的方式,都带着毫不掩饰的交`配`繁`殖的目的,就跟动物似的。就算真有爱情的,除了这一方式,也没有别的表达方式了。

    女萝和丛林里的每一个女人一样,接触到的男人都会直接提出想和她们干事,示爱时的演讲词都是:‘你那丰硕的臀部吸引了我!’,‘我喜欢你肥嫩的胸部!’,或者‘我们一起生孩子吧!’。

    可是吴归这个巫师示爱时,却用了非常奇特的表达方式,说出的爱慕之意。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新奇体验,让女萝面红心跳,一股酥麻感从头脚底一直窜到头顶,既舒爽又刺激。那感觉奇妙极了,让她不自觉的沉醉于其中,欲罢不能。

    女萝从没有经历过像吴归这样,只用甜言蜜语拐弯抹角的表达爱意,而不是想要发泄生理欲望的男人,她那从未受过锻炼的敏感神经立刻就受不了了!

    可笑吴归的一点蹩脚手段,放在文明社会,连最丑的妞都打动不了。可是面对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土著女人,不经意的随口一番胡扯,竟然把对方电的欲`仙`欲`死,实在是……胜之不武!

    被荷尔蒙冲击导致的眩晕感过去之后,女萝恢复了理智。身为瘦女人的自卑感,让她觉得吴归又在戏弄自己,恼羞成怒道:“大胆吴归,你好放肆,竟敢当众戏弄我嫘织家的家长!你当自己是黑荆巫师,我就不敢收拾你吗?”

    嘴里这么说,却没见她对施暴,而是气冲冲的扭头就走,脚步慌乱虚浮。

    “擦!”吴归还以为自己弄巧成拙了,使劲挥了下拳头。

    担心和女萝搞僵了关系,以后都没有机会下手了,于是他不敢再装下去,露出轻浮本色,几步追去抓着她的袖子说道:“哎,萝长老等一下。”

    “干什么?”女萝脸上发烧,使劲甩着袖子叫道。

    “我有正事要和萝长老谈。”

    “你别说了,我对你没兴趣!”

    “是关于细布的事情。”

    “哦?”女萝停下脚步,细布是涉及家族利益的大事,不是私事。她立刻调整好心态,拿出家主和长老的气势昂首问道:“什么事,你说吧。”

    “是这样的,我有办法让丛林里的人,至少是地位高的人使用细布,还能帮你改进织布机,使织布的速度更快,质地更密软。”

    “织布机?是指编绳线的木头架子吗?”女萝疑惑道。

    “正是,这事怎么样?”

    “你若真有那本事,我家自然会感激你的。不过让丛林里的人穿衣服,这可不容易。”

    “你放心好了,我一个黑荆巫师,绝不会骗你的,待会我就把办法告诉你,有没有用,你们一试便知。”

    “你为什么要帮我家?难道……”女萝的脸又开始发热了,心中似乎有些企盼。

    不过吴归的话让她大失所望:“我明日要出远门冒险,因为没有交换之物,想要萝长老帮着换些好武器,算作我们之间的交易,你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