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回到远古之大驯兽师 > 第十五章 决斗于猪圈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光阿刚要走出圈子来追打巫归,却听巫归叫道:“猎官大人可要想好了,迈出这一步,你就是我的从人了。”

    “什么?”光阿一惊,他宁可死也不能做巫归的从人,赶紧收回了脚。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一迈步就会输,只好站在圈子中央一头雾水的看向自己聪明的儿子。

    七角也没反应过来,正发楞时,就听吴归说道:“刚才猎官大人亲口说过,一起出了圈子,就算我赢。”

    “啊呀!”七角醒悟过来懊恼的拍着脑袋大声叫唤。

    见到儿子的样子,光阿更加迷糊了,一脸呆滞的问道:“七角,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中计了!”七角咬牙叫道:“这个混蛋阴险之极,阿爹你千万别乱动,你一出圈子就输了。”

    “哇!原来如此。”围观之人大哗,见一场原本会出人命的比斗变成了斗智的闹剧,都轻松的笑谈起来。

    “黑荆巫师果真智慧过人!”女萝痴迷的看着巫归,嘴角都快流出口水了。

    光阿一听急了,很少见的露出慌乱的表情叫道:“那怎么办?”

    七角咬着手指甲努力思考破局,他指着吴归骂道:“明明是你这鸟人反悔要逃走,既然比斗已经进行不下去了,那立下的誓言也就算作废了,我阿爹凭什么不能出来?”

    巫归一张手,做出无奈状说道:“你们不想守誓言,我也没办法,猎官大人自己长脚了,想走出圈子我也阻止不了他。只是我担心他一出圈子就会立刻身败名裂。”

    “对吧,猎官大人?”巫归笑着问光阿。

    光阿想了半天,总算理顺了逻辑,也想了清楚此事涉及的厉害关系。他知道自己这个跟头是摔惨了,就算儿子给他找到了台阶下,他也绝对不能下台。

    巫归可以不要脸,他却不能不要。巫归地位虽高,却没什么实力,丢脸不丢脸没什么影响。而他的势力却建立在自己的威望上,一旦威望倒了,现在的权势都会付诸东流。所以他绝对不能走出圈子!

    可是又不能在这站一辈子,该怎么办呢?光阿一时茫然在当场。

    七角见不能让父亲脱困,气急之下,使劲挠着头,又叫道:“你先出了圈子,是你输了!”

    吴归摸着下巴,摇头晃脑的说道:“那又如何?你阿爹又没说过我输了要怎样。”

    “我……”七角气的发晕,从没见过这种卑鄙之徒,他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会,突然‘啊’的一声吼,抡拳来打巫归。

    “我擦,你们父子说话不算数,耍赖是不是?”巫归没想到他会出手,惊叫一声,急忙拉开架势迎战。

    听巫归恶人先告状,反说他们父子耍赖,七角继承自他父亲的暴戾基因失控了,红着眼睛吼道:“啊!我要打死你这个无耻之徒!”

    眼看他扑到跟前,巫归猛地叫道:“且慢!”

    “呃!”七角下意识的停了下了,傻傻的问道:“你又想干什么?”

    吴归双手叉腰,边做扭腰的姿势边道:“我要热身。”

    “热身?那是什么?”七角一脑袋问号,不耐烦的问道:“要多久。”

    “十息。”

    “好,我等你,这次我要打得你心服口服。”七角很有勇士风度的抱臂等着一旁。

    巫归扭着腰,一下一下数:“一、二,三,五、八、十!”

    七角的文化水平从一数到十都困难,听巫归数的似乎不对劲,至于哪里不对劲一时又说不上来,脑中正分神思考时,巫归已经数到十了!

    ‘噗通’一声,巫归趁他发呆时,默不作声的发起了偷袭,一下把毫无准备的七角扑到在地,骑在他身上拳头往背上乱打。

    七角被按在地上打,大脑还在依着惯性在思考为什么今天从一数到十的时间会这么短,没有想起反抗,只是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发呆。等到身上的疼痛把他惊醒时,七角才明白过来,又上了混蛋巫师的当了!

    “我说怎么不对劲呢,原来这无耻东西在跳着数!”七角心中渐渐涌起了一股愤怒的力量。

    他一向自诩聪明,又是部落小孩中的老大,可是却十几年如一日的被巫归在智商上碾压,今天更是被巫归当猴耍,在众目睽睽之下颜面尽失。七角真的怒了!

    巫归以前和七角交手输多赢少,现在骑在他身上打的颇为痛快,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七角像条死狗一样,不反抗任自己殴打,却也没多想,只顾打。

    “啊!”一直被揍的七角暴走了,一用力便从巫归胯下翻了过来,抓住巫归肩膀一转,就想把他压在下面。

    巫归也不是菜鸟,顺着他的力道一滚,又把七角按在地上。这次二人面对面,四支手互相乱抓乱打,然后又抱在一起在地上滚来滚去。

    周围观众看得好生兴奋,都跟在后面大叫着给二人鼓劲加油。战团越滚越远,直滚到平台边上的建筑里,人群也都随着过去,只剩下光阿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圈子里,伸长脖子,原地大叫着给儿子助威。

    巫归和七角滚到一排篱笆边上,没法再滚动,二人好不容易站起身来,撕扯扭打在一起,结果把篱笆给撞倒了,又滚到一起。

    篱笆里面却是猪家关着出卖野猪的猪圈,养着十几头还没有完全驯化的野猪,地上好厚的一层泥泞的猪粪。

    大榕部落年轻人中最优秀的两个人在猪粪里打的不可开交。篱笆外严严实实的围着一圈男女,都挥舞着拳头亢奋的叫喊着,圈里野猪惊的围着篱笆转着圈的跑。

    圈外一个猪家的男人悲惨的大叫着:“别打了,我的猪啊!”

    他使劲往里挤,想要制止两个毁坏他家财产的恶棍,可是众人正看得性起,哪里管他,怎么都进不去。

    正在焦急时,胳膊被人抓住,猪家人扭头看清那人,喜道:“大肠是你啊,赶紧让你主人停手。”

    猪大肠摇头道:“这事谁也管不了,让他们打吧,几口猪而已。”

    猪家男人看着战况激烈的猪圈,也只能任他们去折腾,又对猪大肠说道:“对了,家长要大伙四处找你,要你今天务必回家一趟。”

    “知道了。”

    在猪圈里打了不到两分钟,巫归就已经有些抵挡不住了。他的本事本来就差七角一筹,七角力大,扭打摔跤正是擅长,巫归的劣势很大。还有就是恶劣的战场环境,满头满脸的猪粪,对七角来说根本不是事,却使巫归的战斗欲望剧减。

    在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打击之下,巫归的抵抗软弱无力,被七角打的节节败退,最后被仰面按倒在地。

    眼看自己的头就要被七角按到猪粪里溺死,巫归心中大惧:“玛的,老子不想死的这么窝囊!”

    如果他当众认输的话,还可以苟活,但是以后在部落里就别想抬头做人了,巫归的自尊心使他叫不出‘认输’二字。

    他努力把头抬起一点,左右看着想在地上找点石头什么的去砸七角,可是除了猪粪什么都没有,只好抓起一把猪粪向七角的脸上糊去。

    七角早有准备,头一偏就躲了过去,使劲按着巫归的头往下压,狞笑道:“你死定了!”

    巫归又糊了他几把都没有糊到,头被按入了猪粪中好几次,虽然都竭力抬起来了头,但是头颈部位已经无力,形势岌岌可危,下一次可能就会溺死在猪粪里。

    他心中慌乱,忽然看到身边的野猪腿在乱跑,便伸手过去,一把抓住一只小野猪后腿拉过来,双手抱着,把野猪用力向七角砸去。

    身上有黑白条纹的小野猪体积太大,躲不过去,七角双手又空不出来抵挡,一慢之下,那野猪嚎叫着一嘴戳到了鼻子上。

    七角被撞的眼前一黑,鼻梁剧痛,还没有所反应,脸上又重重挨了几下,一下就不行了,身体软了下来。巫归趁势用力把他掀开,再一脚踢倒,然后便双手抡着那只可怜的小野猪在他身上猛砸。

    七角挣扎着想要起来,可是每次刚把身体撑起来一点,背上就是一下势大力沉的猛击把他打趴下。他坚持着往前爬,想要避开打击,却被心狠手辣的巫归不断的追打。

    “咚!”

    “咚!”

    “咚!”

    在这种对于武器和它攻击对象都无比残忍的击打之下,七角终于被打的动弹不得,像一滩烂泥般深深地陷入了猪粪之中。

    巫归见状扔掉手里已经变成火腿肠的小野猪,坐倒在地,直喘粗气。这一番打斗,特别是抡着二十几斤重的猪砸人的动作,已经耗尽了他的体力,巫归感觉头晕眼花,耳朵嗡嗡直响。

    观众们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别出心裁的打架方式,都看的呆了。

    “归哥赢啦!”猪大肠欢呼起来,人群顿时沸腾了。

    部落里排名第一的年轻人七角,被排名第二的巫归打败了,而且还败的如此惨绝人寰。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它还预示着部落的未来的走向发生了改变。

    女萝兴奋的想要进去,却对猪粪望而生畏,便叫猪大肠和家人进去把巫归扶了出来。看着满身是屎的巫归还在对她笑,女萝差点吐了出来,赶紧捂住嘴,让人带他去下方水里清洗。

    巫归走了几步,回头看着好像已经死掉的七角,对周围人说道:“他也是我大榕部落的勇士,虽然败了,不至于死,你们快救他起来。”

    土著部落的比斗规矩很残酷,失败者一方的命运由胜利者定夺,他们大都会被杀死。就是侥幸不死的,胜利者不发话,其他人也不能救治他,因为这时失败者的性命已经归胜利者所有了。

    众人见巫归愿意饶七角一命,都纷纷赞扬黑荆巫师仁慈。那个光阿的心腹一直心急火燎的想去救七角,听到巫归的话,就想要进猪圈救七角。

    这时忽听身边惨叫声大起,只见密集的人群被冲开了一个大口子,附近围观之人东倒西歪躺了一地。一个雄壮的身影直闯进猪圈,一把捞起猪粪里的七角,仰天哀嚎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