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回到远古之大驯兽师 > 第二十五章 水面上的孩儿头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竹排上其他几人都紧张的观察着湖面,没留心猪大肠的动作,听到水声响起扭头急看时,就见猪大肠就像渴死鬼喝水似的,把整个脑袋和小半个胸口都浸入了水中,两条腿在竹排上乱蹬着。

    “这货在搞什么?”

    巫归还以为他把头扎入水里玩水呢,正要开口呵斥,却见猪大肠身子剧烈挣扎着向后挪,可是不但无法把脑袋从水里拔出来,还渐渐往水里滑去。看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水下抓着他的头往下拉一样。好在他双手死死抓住竹排上的绳子,才没有被一下就拉下水。

    “擦!”巫归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扑了过去救他,离猪大肠最近的盘石先他一步赶到,一把扒住猪大肠的双肩向后拉。可是猪大肠还在往下滑,盘石大叫道:“他被水鬼抓住了,快来帮我!”

    巫归过去把猪大肠的两只脚夹着腋下,坐着竹排上使劲倒着拽,他感觉水下的东西力气大的惊人,脚蹬在竹子上和盘石一起用力,才勉强把下滑的势头止住。

    这时石三枚和石鲁也赶到了,抓住猪大肠的四肢,四个人使劲往回拉。水下的力量总算抵不住了,被几个人缓慢的拉了回来,可是猪大肠的挣扎却更加猛烈了。

    “不能再拉了,他的脖子会被拉断的!”巫归惊叫道。

    可是他们又不能松劲放任猪大肠被拉下水,一时谁都没了办法。正焦急时,盘石忽然对那个叫苔岩的年轻人叫道:“你去把我们准备的买路费交出去,看它们会不会放人。”

    “哦,好。”青岩惊慌失措的跑到竹排中间的货物堆处,从里面翻出个箩筐,揭开盖子,便抓起里面东西向湖里散。

    那些东西落入水中后,就见竹排周围的湖水像滚水一样翻腾起来,水花碎浪中有无数青黑色身影,如食人鱼一般乍隐乍现的抢食,把那一片莲花荷叶搅成了残花败叶。

    “那是什么?”巫归叫道。

    “劫道水鬼!”盘石答了一声,又骂苔岩:“蠢货,往这里撒,往这位猪小弟的身周撒!”

    苔岩闻言,慌忙抱着箩筐走过来,捞起里面的东西仔细的撒到猪大肠身边两步远的地方。巫归看了眼身边的箩筐,发现里面装的全都是蚕豆大的棕色虫蛹。

    随着蚕蛹落到水里,猪大肠身边的水面也热闹起来,可巫归感觉手里的劲道还是没有消失。眼看着猪大肠不被折断脖子也要被淹死了,巫归急的连声大吼。

    “多多撒!赶紧撒!”盘石对苔岩大叫。

    撒虫蛹的苔岩更慌了,干脆把箩筐倒翻了,将虫蛹堆在竹排上,用双手捧着往水里扬。

    水面上涌起的水花越来越大,翻涌的水面面积也在急速扩大,显然周围的‘劫道水鬼’都被虫蛹吸引过来了。

    就在这时,巫归感觉手上一松,顿时向后摔倒,盘石、石三枚和石鲁三人也都互相压着躺倒在竹排上——猪大肠被拔出来了!

    “呕。”猪大肠眼睛翻白,趴在竹排上,嘴里往出喷水。

    巫归见他的头还在竹排边缘,急忙把他拉到中间。他当兵时学过溺水急救术,还记得一些,马上单膝跪着,让猪大肠趴在他支起的腿上,用膝盖顶着他的胃部,不断拍打后背。

    猪大肠不知灌了多少水,不停吐着,这时巫归看到他后颈上有个紫黑的印子,低头观察了一会,发现是他被两只手爪从脑后抱往水里拉的。多亏没有卡着他的喉咙,否则猪大肠恐怕已经被掐死了。

    巫归把自己的手比在手印上,二者的竟然形状一模一样,只是那手印手形偏瘦,手指修长,看样子应该是一个成年人女人留下的。

    “怎么会是人手呢?”巫归看着手印,又看了看水里的动物身影,很是疑惑,“这种劫道水鬼,难道长着人手?”

    “不可能啊!水生动物怎么可能长着和人类一样的双手?就是猿猴猩猩的手和人类也不一样!难道水里除了这些抢食的劫道水鬼,还有别的东西?”

    “噢……归……归哥。”正想着,猪大肠缓过气来,虚弱的叫了一声。

    巫归见他没事,便把他放平了躺在竹排上,关切的问道:“小弟,你感觉怎么样了?”

    猪大肠嘴角淌着水,抓住巫归的手哭道:“归哥,我、我差点被淹死了!你不知道、不知道那一刻我吸不到气,有多么痛苦,多么、多么绝望。”

    “你命大,要活到七十岁呢,不会死在这里的。”巫归哄道。

    “七十岁?”猪大肠的眼中有了些活力,土著部落的平均年龄才不过四十岁,能活到七十岁是难得的福分。

    他在巫归的搀扶下艰难的起身,看着水面恨恨道:“拉我下去的那个东西,我要……我要把它……”

    猪大肠恨极之下,一时想不出来一个解气的办法对付仇人,巫归问道:“是什么东西拉你的?”

    “这个……”猪大肠一副苦思的模样,“我没看清。”

    巫归真心抽他一耳光,被人在水下拽住脑袋淹了三分钟,竟连害自己的仇人的样子都没看清楚!

    “那东西是这样用双手抓住你的头的。”巫归两手在他脑袋后面抱住,示范着说道:“它把你往下拉时,你的脸和它的脸相距不到半尺,水也不太混,你怎么可能看不清它的样子?”

    “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在水中时,有一大团黑色的水草在我眼前飘,把我的眼睛都遮住了。”猪大肠委屈说道。

    巫归还想追问,一旁的盘石见状劝道:“他刚逃得一命,你别逼他了。不就是个水鬼吗,看没看清没什么区别。他一个小孩子,又惊又怕,又被水草遮了眼,没看到也很正常。”

    巫归顿了一下,他也觉得对猪大肠有些过分,不再问这事,把猪大肠扶到货物堆边坐下,安慰道:“小弟在这里仔细坐着,不要再被拉下水了。”

    盘石笑道:“小家伙莫沮丧,据我所知,你说第一个被水鬼拉住还能活命的人,你应该庆幸才对。”

    巫归问他:“那些水鬼到底什么?”

    盘石指着水面说道:“再等等,你就可以看到它们的样子了。”

    他拿起木矛,走到竹排边上和石三枚三人一起戒备着,巫归也急忙拿起矛,和他站在一起。

    那一箩筐的虫蛹早就撒光了,没了食物入水,水面逐渐平静下来,水鬼们不再抢食了,都潜伏到了水下和荷叶之中。

    “它们走了吧?”巫归问道。

    盘石脸上肌肉僵硬的笑了笑说道:“这些家伙贪心的很,没那么容易打发。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话音刚落,就见整片水面都泛起了涟漪,荷叶水草被轻轻的顶了起来,在悄无声息之中,竹排周围冒出了数不清的黑色的小脑袋。

    这些小脑袋只有幼儿头颅大小,头上长着两寸来长光溜溜的黑头发。整齐的就像剪刀修剪过的厚刘海之下,是一双黑黄色没有眼白的圆圆的大眼睛,眼睛下面的鼻子和嘴还隐藏在水面之下。

    这种景象是如此诡异,就如几百个幼儿站在水里,只露出眼睛,毫无感情的看着过往之人。

    “这……这是什么鬼?”巫归感身上汗毛都竖起来了,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回退了两步。就算一池子食人鳄,也没有这种水鬼小孩看着瘆人。

    “嘿嘿,这下你看清水鬼的样子了吧?”盘石不自然的笑着,握紧手里的木矛。

    巫归怎么都想不到真的会有这种类人的水生生物,震惊不已。见竹排被水鬼小孩围着动弹不得,它们又不离开,便轻声问道:“它们要干什么?”

    “应该是要买路费。”盘石道。

    巫归被最近处的一个水鬼小孩阴森森的眼神看到心中发毛,忙说道:“你们应该准备了吧?现在就给它们,我们赶紧走!”

    盘石点点头,对苔岩叫道:“把东西给它们。”

    苔岩又从物资堆里拖出两个箩筐,这次没有打开撒,而是直接扔到了水中。

    ‘滂嗤’‘滂嗤’,两个箩筐落到水面上,溅起了大量的水花,可那些水鬼却看都不看一眼,甚至连眼皮子都没眨一下,只是直直的盯着竹排上的众人看。

    “怎么会这样!”盘石忍不住叫出了声。

    他神色凝重的看着湖面说道:“平日过路时它们只过来十几只,把来往之人缴纳的过路费带走就离开了。这次不知为什么,竟然会全体出动,围住我们不让走。看来我们有**烦了。”

    “难道是因为刚才猪小弟的事情?”巫归问道。

    看到水鬼小孩开始躁动,盘石头上开始冒汗了:“情况很不对劲,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莫非是在不合适的时间,用不合适的方法投了食?”他自语道。

    巫归追问道:“怎么回事?”

    “以前经过这里时,它们会有一小群主动过来讨要过路费,我们都是直接把装着它们最爱吃的虫蛹的箩筐整个投入水中,它们会自己把箩筐拖走。而这次,为了救那小家伙,我们没等它们过来,就把虫蛹散开撒到水里。会不会是这个原因导致了眼前的异常情况?”

    说话间水鬼们开始动了,它们把脑袋往水下一埋,在水面上只看到流线型的青黑色后背,就像无数鱼雷似的,一起向竹排冲来。

    “长老,怎么办?”石三枚举着牛腿大棒大叫道。

    “再……再看看,不要动手!”盘石见到这种情况也慌了。

    “千万不要惹他们,否则……”盘石正说着,庞大的竹排猛地一振,一侧向上掀起十几厘米高。几个人猝不及防,差点都被晃倒。

    “敢戏弄咱捶破天,干死你们这些水贼!”石三枚一棒子下去,砸在一只水鬼的背上,顿时红色的水花飞溅,那水鬼一下就被砸扁了。。

    石三枚自己也溅了一脸血水,他把脸上的血一抹,伸手捞起那只血肉模糊的水鬼,向其他人展示了一圈。

    巫归这时才看清那水鬼的全貌,原来是一种一米多长的水獭,体型只比海豹略小,一身油黑发亮皮毛,头顶处的黑色鬃毛特别长,就像人的头发一样。

    “是大水獭呀!”巫归长出一口,这种动物在水面上只露出半个脑袋,真的很像留着刘海的人类幼儿。

    “不是水鬼就好。”

    石三枚哈哈大笑道:“这鸟玩意不过如此,亏得我们如此害怕它们,每次过路都乖乖给它们过路费,不如干脆灭了它们。”

    盘石指着那只大水獭的爪牙说道:“到了水下,它们会把我们几个撕碎的!”

    石三枚不屑道:“我就不信它们能掀翻咱们的筏子。”

    “啪!”盘石在他头上抽了一巴掌,骂道:“蠢货,它们会把筏子拆散掉!”

    正说着,几人就觉得脚底下一软,几十根大竹制作的坚固竹排,竟然晃晃悠悠的松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