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回到远古之大驯兽师 > 第二十七章 野猪拉纤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盘石四人看到他的行为,都莫名其妙,只见巫归抡着石锤比划了两下,摇摇头,转过身说道:“把石锤扔到岸上的树丛里,等绳子缠住,我们在这头拉绳子,便可以把竹排拉的岸边。”

    “这样行吗?”不懂物理学的石工部四人不太相信。在他们看来,竹篙都撑不动,拉绳子就能拉动?不论怎么折腾,还不是他们几个人的在使力气。

    巫归没有多说,把石锤交给力气最大的石三枚手中:“我力气太小扔不过去,三阿兄你来扔。”

    石三枚拿着石锤,看了看三十多米远的湖岸,挠挠头道:“我试试看吧,不过咱可能也扔不了那么远。”

    他不愧是常年跟石头打交道的,扔石头也是老手,投掷姿势非常专业。只见石三枚把石锤拖着身后,助跑了几步,一声大喝,猛地把手臂往前抡,接着身体前冲的势头,把石锤扔了出去。

    在众人企盼的目光中,石锤拖着麻绳在空中划了一道高高的弧线,最后很是不争气的落在了离岸边树丛不到两米远的水里。

    “唉!”一起叹息。

    “再来!”石三枚抖擞精神,收回石锤,再一次投掷出去,这次倒是扔到岸上了,可是却没有在树上缠结实,轻轻一拉又拉回来了。

    “我就不信了!”石三枚杠上劲了,又投了一次,这次效果更糟,离湖岸远的很呢。

    石三枚累的脸都红了,还要再扔,石鲁见他力竭,接过石锤继续扔,可是他力气比石三枚还小,扔了几次也没有扔到岸上。

    眼看着脚下竹排就是散架了,绳子又缠不到岸边,巫归也有些绝望了。

    “难道我巫归重生不到十天,又要死一次吗?”巫归不甘的捏紧了双拳,低头去看脚下竹排时,忽然看到了脖子上挂着的一样东西,顿时大喜。

    他一把抓住那东西,拽断了皮绳,放在嘴里用力吹了起来。

    “哔哔哔!”

    那东西发出了尖锐刺耳的高亢声音,原来是猪牲送给他召唤独牙的骨哨。

    高音的哨声的穿透性很强,不一会,巫归便看到右侧湖边树丛深处的树枝摇动起来。摇晃之处迅速向前,不一会便到了湖边,在几人注视之下,茂密的树丛一下被粗鲁破开,一个巨大的身形出现在了眼前。

    “独牙!”

    “是独牙!”

    猪大肠和石三枚兴奋的大叫。

    “哼哼哼。”独牙驮着一身东西站在岸边,用它的近视眼和灵敏的鼻子观察着湖面上的情况。发现巫归一众人被众多的大水獭困住,它毫不犹豫的跳下水,向竹排游来。

    附近的水獭见到有只不识趣的大野猪来见义勇为,纷纷向它扑来,转眼间就把独牙围的严严实实。独牙仗着自己皮厚肉糙,根本不理会身周的小东西的,任它们在身上乱爬,头都不扭一下,直往前游。

    “独牙好样的!”

    “独牙快过来!”

    猪大肠和石三枚在竹排上蹦跳着大叫,盘石三人也露出了笑容:“有这样一个不惧水鬼爪牙的巨兽在,定能将拦路的水鬼都赶走!”只有巫归不安的看着被无数水獭包围的独牙,他担心独牙会被破防,要知道这些大水獭可是能把竹子当豆腐啃的。

    果然,独牙还是低估了大水獭的攻击力,它那钢丝似的鬃毛和沾满松脂的厚皮顶不住大水獭的撕咬,刚游了十几米就被咬的嚎叫起来。身上绑着的东西散的七零八落,周围的水面泛起了红色,它被咬伤了。

    “啊,怎么会这样?”猪大肠叫道。

    石三枚见到独牙受伤,比猪大肠还要担心,带着哭音大叫:“独牙,你千万不要死啊!”

    巫归和盘石几人看了他一眼,都一头冷汗:“人家独牙认识你是谁啊?一副如丧考妣的样子。”

    “独牙撑不住了,让它回去吧,过来也是送死。”盘石说道。

    “独牙,你快回去!快回去!别管我们。”还没等巫归开口,石三枚就叫了起来。

    这下连猪大肠都不能忍他了,一脸怒色的瞪着他道:“我家的宝猪为什么要听你的?”

    他转头便对独牙叫道:“独牙,别听这个矮子的,听我的。回去!你快回去!”

    “……”

    “两个蠢家伙!”

    巫归骂了一句,对石鲁说道:“快把石锤扔给独牙。”

    石鲁也没有多问,刚准备投掷,石三枚忽然满脸担忧之色插嘴道:“你小心点扔,别砸着独牙了!”

    石鲁几人一时都呆滞了:“这尼玛对野猪比你女人还好!”

    “才发现这货如此龌龊,以后还是离他远一点好,免得他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丢人事情被牵连。”几人心中都暗暗算计。

    石鲁拿着石锤不知所措的看了一眼巫归,巫归烦躁道:“快扔,独牙哪里会怕被锤砸?”

    “好。”石鲁应了一声,用力把石锤扔了过去。这次距离近了,他扔的很准,石锤就落在独牙身边。独牙看了一眼身边的绳子,浑身淌着血,继续往前游。

    “独牙,快咬住绳子往回游!”巫归双手括在嘴边大叫道。

    无奈一头猪的智商再高,也无法搞懂这么复杂的命令,独牙抬头看着巫归,不明所以的在原地踌躇。

    巫归急的手脚发痒,他抓住麻绳,向独牙比划了一下,然后动作夸张的一口咬在绳子上,再松口嘴指着绳子叫道:“咬!咬!咬!”

    连续比划了好几次,血脉不凡的独牙终于明白过来,它冲开水獭群,向侧面游了几米到绳子旁,伸出长嘴咬住了绳子。

    “耶!”巫归兴奋的挥拳大叫一声,其他几人也都夸赞独牙聪明。

    聪明的独牙却叼着绳子向竹排游过来,巫归急忙又比划:“回去,快回岸上去。”

    这次独牙倒是一下就明白过来,它本来就已经疼的受不了了,得了巫归的命令,立刻掉头拖着散掉的物资往回游,很快就吊着一身水獭回到了岸上。

    独牙身子一抖,把附在身上的水獭甩的干干净净,水獭们落地之后纷纷向水里逃命。愤怒的大野猪咬死了几只逃的慢的泄恨,这才回头看向湖中,等候巫归的命令。

    水里的大群水獭见猎物已经到了岸上,便没有再追击,一起撤了回来。它们没有想到要去咬断水里的绳子,都折过来,再来攻击竹排。

    巫归把麻绳一头绑在竹排上,挥手指挥独牙:“走,走,往树林里走。”

    独牙思考了片刻,明白了巫归的意思,便拖着麻绳向丛林深处走去。麻绳很快绷紧了,在独牙高达到三马力的拉力之下,沉重的开始缓缓向岸边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