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回到远古之大驯兽师 > 第五十章 辐射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吃了一顿貘肉,巫归也没有告诉石鲁二人实情,只是试探着问他们有没有听过食梦的神兽。二人都表示从未听闻过,巫归稍稍宽心,吃了一整条猪肉味的前腿后,便抚着鼓胀的肚子眯眼歇息。

    感到身上又开始微微发痒,他以为药性过了,低头去查看伤口,却惊骇的发现除了被猪鬃蹭伤的地方,全身皮肤都开始发红褪皮。

    一片片比蝉翼还薄的皮,像鱼鳞般翘了起来,轻轻一碰就掉落了,虽然不痛,里面露出的皮肤也很正常,但是巫归却异常害怕。

    “怎么会这样呢?”他忽地坐了起来,伸手在胳膊上一捋,手臂上的碎皮纷纷掉落下来。

    “皮肤病?鱼鳞病?不可能突然就得上这种病,就算得了,也不会发作的这么快。”巫归很是惊慌的思考着:“难道是石洞里的水有问题,有强酸强碱性或者有毒,腐蚀了皮肤造成的?”

    “对了,那水里有一股很浓的铁锈味,我的头发都被染成红黄色色,应该有溶于水的铁元素,会不会是硫酸铁含量太高造成?”

    “还有一种可能性。”巫归紧张起来。

    “还有一种可能——辐射!”

    “极强的辐射!”

    这种猜想把他自己都震惊了,巫归目瞪口呆一会,神情呆滞的用手在头上用力一抹,一撮头发落了下来。

    他见到地上的头发,更加的惊慌,眼珠子转了转,又侧过身去,躲着其他几人悄悄的撒了泡尿,结果让他差点发疯了——尿液是红色的!

    ‘噗通’,巫归一下无力的睡倒了。

    猪大肠三人正就着酒边吃貘肉边聊的热火朝天,听到声音,回头看了他一眼,还以为他要睡觉,也没在意,继续吹牛。

    巫归绝望的看着上方的树叶,心中阴云密布:“不用说了,辐射源肯定是祭坛上的那块黑石头,若它没有特殊之处,水妖们不会把它安置到祭坛上供奉的。”

    “怪不得当时在黑石头旁边感觉皮肤像被针扎一样微微刺痛,原来是这玩意的强辐射造成的。如此大的一块强辐射石头,究竟是从哪里来的?是水妖们满世界找来的吗?”

    “这样说来,那巨水妖其实就是受到强辐之后的变异生物。但是水妖们怎么不会受到辐射影响呢?难道她们本身对辐射免疫,或者她们和巨水妖一样,也是辐射影响下的变异生物?”

    他思考了一会,摇摇头心道:“想这些没用,关键是现在该怎么办?受到这么严重的辐射,不得白血病简直没道理了。可是就连文明世界都治不好白血病,更别说原始丛林里了,难道我以后要被白血病慢慢折磨死吗?”

    越想越沮丧,最后叹息一声:“只能把希望都寄托在这具不同寻常的身体上了,但愿玉台国血脉能抗辐射,有强大的恢复能力。”

    “小子,你叹什么气?”石三枚嘴里嚼着貘肉问道。

    巫归转头看着他,郁郁道:“我被诅咒了,可能以后会得恶疾,受尽折磨后痛苦的死去。”

    “什么?”猪大肠和石鲁都是一惊,石三枚却毫不在乎的继续啃貘蹄,口齿不清的说道:“‘可能’会得恶疾而已,‘可能’算个屁!”

    “人在这危险的丛林里生存,随时都可能会死。吃肉被骨头卡死,喝水被呛死,睡觉被蛇咬伤,走路掉到沼泽里淹死,凿石被石头砸死,打柴被巨蟒勒死……”

    “谁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你看咱活的好好的,大块吃肉大口吃酒,大声说笑大声放屁,但也许下一刻就死翘翘了。你只是‘可能’会得恶疾而已,一脸马上就要死的衰样,唉声叹气,看着让人心烦。”

    巫归听了他的一番话,恍然醒悟,不由苦笑道:“我一直自以为聪明,原来只是小聪明,没有大智慧,甚至连不怎么动脑的石三枚都不如。枉我还看不起土著人,真是惭愧啊!”

    他诚心诚意的对石三枚拱手道:“多谢三阿兄点醒我。你说的对,堂堂男子汉,顶天立地,就要风风火火过一生,怎能多愁善感消磨意志。”

    经此一悟,巫归把白血病的念头抛到一边,该做什么做什么,对褪皮脱发泰然处之,完全不再为此烦恼。

    “我吃完了,给独牙送饭去。”石三枚啃光了一根骨头棒子,一抹嘴,便端起火上炖着的一大罐汤水,要去林子里找独牙。

    巫归三人一起抬头看着他,又互相对视一眼,彼此都从其他两人的眼中看到了忧虑之色。

    这段时间石三枚一直在锲而不舍的示好独牙,猪大肠也不再阻挠他。独牙在他的善意攻势之下,已经把他视作可以信任的同伴,任他靠近和接触,甚至学巫归那样骑在背上。

    其他三人虽然对石三枚的行为什么话也没说,可是都感到很难堪,生怕这厮做出某些恶心至极的事情来,彼此脸上难看。

    想劝劝他,又担心自己想错了,误会了人家,所以三个人对此事的态度都心知肚明,却又没有一个人说破。

    “啊?哦,你走好,小心烫着。”巫归反应过来出声道。

    “放心好了,俺怎么会把独牙的饭弄掉。”石三枚手上衬树叶,抓着大罐子的两只耳朵,捧起一百多斤重的汤罐,健步如飞的蹿入了树林中。

    巫归三人手里拿着食物和饭碗,默默的看了石三枚的背影一会,又都扭过头,心不在焉的继续往嘴里塞酒食。

    尴尬的气氛让巫归难受,他打破沉默,牵强的笑道:“独牙肯定又弄了一身泥巴。”

    “是啊,它比泥鳅还喜欢钻泥。”猪大肠随口道。

    独牙这家伙酷爱泥巴浴,最喜欢在泥水里乱窜,一闲下来就找个泥潭,一动不动的能趴一天。

    它这个不讲卫生的生活习惯,让巫归很是不满,因为这样会把它身上驮的物资都弄脏。多亏大部分怕水的物资都用油布包裹了,而且扎营时会卸下物资,才使物资的损耗不太严重。

    三人没话找话的聊一会,总算排解掉了石三枚造成的尬尴局面,气氛又恢复了正常。

    这时突然听到‘咚’地一声巨响,石三枚和猪大肠都吃了一惊,巫归却已经不顾身上伤痛跳了起来,奔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高叫道:“别让它跑了,快捉住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