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回到远古之大驯兽师 > 第五十九章 死者的身份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石三枚这家伙骑在最前面的猪头位置,抡着枣木疙瘩制成的牛腿大棒猛砸生番。可惜他从没有骑战经验,牛腿大棒又重,在高速奔驰的野猪身上把握不住落棒的时机,每每砸空,还差点把自己闪下猪背。

    砸了十来棒,才幸运的砸死一个生番,又见猪大肠和石鲁配合默契,把他没砸死的一个不拉的全部收获了,气的哇哇直叫:“不过瘾!”

    “你们追这边,我去追那边!”他一蹦子从心爱的野猪身上跳到一群生番中间。像块石头般落地滚了几滚,毫发无伤的站起来,大棒一扫,就把两个生番拦腰打飞。

    其他生番见他勇猛不下变异生番,都不敢迎战,只顾逃命。石三枚瞅准其中一个最高大的生番叫道:“莫逃,跟咱大战一场!”

    见那生番看了他一眼,冷冷一笑,手里拿着石锤跑的飞快,石三枚呸了一口:“不敢应战的懦夫!”举棒赶杀,一个人追着一群人跑入树林之中。

    石鲁和猪大肠骑着野猪追杀到树林边,他一向稳重,知道树林里环境复杂,不敢贸然追进去,便叫停独牙。回头看了一眼巫归,对猪大肠道:“我们只顾着杀人,忘记照看黑荆巫师了,你快去看他怎么样了?”

    猪大肠这才想起把自己的主人给扔了,一脸的惊愕难堪,急忙跳下猪背奔向巫归。石鲁呵呵一笑,赶着独牙去追杀其他方向的生番。

    猪大肠跑到巫归身边,见巫归一副凄惨样子,挠头着惭愧的问道:“归哥你没事吧?”

    巫归坐在地上骂道:“你们几个家伙来的够快的。”

    猪大肠急忙解释:“的确来的很快。路不好走,本来也走不了这么快的,后来我们见到独牙一个回来了身上还有血,知道你出事了,便一起骑上独牙,才能这么快赶到。”

    “哼!”见他没有听出来自己话中的嘲讽之意,巫归也懒得再计较,向猪大肠要来水壶和肉干,边吃边观看石鲁和独牙沿着空地转着圈的杀人。

    石鲁很快便清理光了空地上的生番,满脸笑意的举着血锤朝巫归打了个招呼,驾着猪慢悠悠的走了回来。走了一段路,他突然看到了木柴堆后面的十字架,震惊之下,急忙过去细看那四个被虐杀之人。刚走到跟前,就听他凄厉的大叫一声,一下从猪背掉了下去,翻起身来便扑到四个死人身上。

    “应该是石工部落的人吧?”巫归心道,没有过去打扰他,只是在原地看着。

    只见石鲁把四个人都从十字架上放了下来,挨个抱着摇晃大声呼唤,叫了半天见四人都没有反应,又坐地大哭起来。

    猪大肠想要过去安慰石鲁,巫归收起混不吝的腔调,一脸严肃的阻止他道:“让他哭一会咱们再过去。我要准备一下,待会要施法为亡者送行,你做我助手。”

    “啊?”猪大肠一惊,又喜又紧张道:“好、好的!”

    这是他第一次正式协助巫师施法,激动的不行。

    巫归坐直了身子,也不看石鲁那边,吃了会酒肉,蓄了些力气,便扶着猪大肠站了起来,寻到一个大水坑,两个人都洗漱完,又换上一套新衣服。收拾的干干净净,再看石鲁不再嚎啕大哭了,正在低声啜泣,这才稳步向他走去。

    二人表情肃然的站在石鲁身后,巫归看到面前排成一排躺在的四个死人,跟石鲁这组人一样,都是强壮的成年男人,一个老人三个青年。

    四个人的死状极惨,老人的头颅碎裂,已经被开肠破肚了。出声提醒巫归又被挖心的是个三十来岁的断腿青年,还有一个年轻人也被敲碎了脑袋,最后一个年轻人肩膀塌了半边。

    除了致命伤之外,这四人的身上都伤痕累累,遍布着各种武器的伤害,但都不重。可以看出他们被捉住之前经过了一番恶战,而最后给予他们致命一击的,正是变异生番的石锤!

    “他们都是无畏的勇士!”巫归沉声道,又指着被挖心的青年说道:“我刚到达这里时,不明情况,这位勇士还没死,他出声警告我才被杀的。可恨我当时没能及时察觉出情况异常,不然还有可能救他下来。”

    石鲁跪在地上摇摇头,咬牙道:“全是该死的食人生番做的,不怪巫师你。”

    “他们是谁?”巫归问道。

    石鲁道:“是我石工部磨家的长老和族里的三位勇士。被挖心的这位是最好的琢器之匠,肩膀受创的年轻人是我族地师的爱徒,有寻找地下燧石矿脉的本领,头被重击这个是……”

    说到这里,他哽咽了起来,不敢再看那具尸体:“这个是我的、我的同母亲兄弟!”

    巫归见他捂住嘴强忍着哭泣,一副心痛欲裂的样子,奇道:“部落里男女关系很混乱,人们往往只知其母,不认其父,所谓亲兄弟,大都是同母异父。名义上的父亲抚养孩子的积极性很差,孩子是被众多有嫌疑的男人共同出力抚养,所以情义淡薄。没想到石鲁和他的兄弟感情这么深,难道是同父同母的兄弟?”

    “这次涨水季,水道畅通,部落派他们四个去鸡鸣之丘采玉,没想到会在离家半日的之地遭遇毒手。”石鲁道。

    巫归语气深沉的说道:“石工部的勇士战殁于此,不能让他们魂迷荒野,待我用巫术引回,然后连同尸体一起水葬,送与水妖转生。”

    虽然部落众大都愿意死后被水妖拘去灵魂,但这次的经历让石鲁对水妖的印象很不好,他皱眉道:“不要让水妖再打扰他们,巫师大人将他们的英魂带回我部,请入图腾之中接受祭祀就好。”

    土著人认为,人死后灵魂会继续存在,但会渐渐失去记忆和智慧,最终退化为无知无识的鬼物。若是有巫师作`法,就可以将灵魂引入部落供奉的图腾柱中保存,化为能沟通活人的英魂,在需要时给予部众力量。

    巫归摇头道:“现在处于野外,四人的灵魂离体已久,恕巫归本领低微,无法带回。”

    石鲁的神情更加黯然,顿了一下,向巫归弯腰一礼:“那就请巫师大人让他们安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