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武器大师 > 第1570章 惊艳一刀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570章 惊艳一刀

    “哧啦——”

    可就在众人等着欣赏唐欢的惨状之时,裂帛般的尖锐声音陡然炸响,竟如晴空霹雳,似能将耳膜都给撕裂。

    紧接着,一片异常绚烂的红芒凭空绽露出来,如匹练般向窦彬那长棍卷动的黑色风暴呼啸而去。红芒过处,那铺天盖地的黑色竟如冰雪般疾速消融,刹那过后,红芒便已充塞了众人眼球。

    这一刹那,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那璀璨无比的红色,霸道而狂暴的气息在方圆数百米区域疯狂肆虐。

    众人脸上讥嘲的消融还没来得及消失,难以掩饰的惊异便从脸上浮现出来。

    “轰!”

    然而,还没等他们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一声巨响便已在在广场之内迸起,急剧爆散开来的漫天红芒之间,似有一抹黑影瞬间崩碎,继而便有一道高大的身影如败革一般不受控制地抛飞了出去。

    “嗵!”

    地面猛地一颤。

    红芒迅速消散,看清楚眼前的换面后,不管是那两列队伍中的天相,还是广场周围的数万天君,全都呆住了。

    牛高马大的窦彬竟已躺倒在地,面无血色,其身前不远处,零零星星地散落着不少黑色碎片,似乎便是他手中的那条长棍所化。

    在距窦彬数十米外,本该吐血昏迷的唐欢,竟如没事人一般静静地伫立着,一脸的云淡风轻,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这个时候,其手中已是多出了一柄长刀。

    刀身晶莹剔透,嫣红如火,似用美玉雕琢而成,源源不断地绽放着火红莹光。不过,这长刀虽看起来极其绚丽,可它隐隐透溢而出的气息却是极其可怖,似乎刀身之内蛰伏着一座太古火山。

    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众人呆若木鸡,心头无比震撼,本该以摧枯拉朽之势取得胜利的窦彬倒了下去,本该被窦彬重创的唐欢,反倒是以摧枯拉朽之势重创了窦彬。这一战的结果,竟与众人想象中的状况完全颠倒了过来。

    最让众人难以置信的是,唐欢重创窦彬,居然只用了一刀。

    一个是实力已达一阶巅峰极限的天相,一个是刚踏入一阶不久的天相,可前者居然连后者一到都接不下来!

    这事说出去,恐怕没几个人会相信。

    即便是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的他们,此刻心里都是忍不住在怀疑,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会不会只是自己的幻觉?可清清楚楚摆在眼前的事实,却让众人明白,窦彬的确是败了,败得轻而易举!

    这一刻,众人心底都是充斥着浓浓的震惊,这片区域也因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而静谧得落针可闻。

    “窦彬,你的愿望我已帮你达成,不必谢我!”

    唐欢望着窦彬,眯眼一笑,唇角勾起些许嘲弄的笑意,旋即又是补充了一句,“记住了,在下丘翦!”

    “你、你……”

    窦彬躯体挣扎着,拼命地想要站起来。

    此时,窦彬眼中的震骇被羞怒所替代,一股莫大的屈辱之感从灵魂深处狂涌而出。然而,他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便如之前被他重创的于锐一般,鲜血从口中喷吐出来,才刚刚仰起半截的躯体再次重重倒地,而后再也没有动静,显然已是步入于锐和熊壮后尘,昏迷了过去。

    不远处,厉星汉似刚从怔愣中回过神来,似有惊异之色从瞳孔中一掠而过,继而,他便朝身后挥了挥手。

    过了好一会儿,两名天君才如梦初醒,强忍着心头的震动,快步上前,将窦彬带离广场,送去疗伤。随即,本是鸦雀无声的广场,无数嘈杂喧嚣的声音从人群中爆发,这片广场瞬间沸腾。

    “……”

    “妈的,妈的,老子刚才看到了什么?老子一定是眼花了!”

    “这个丘翦到底是哪个宗门的,实力如此强悍?在这天河城的一阶天相之中,窦彬几无敌手,甚至连二阶天相都曾战胜过,现在如此轻而易举地败在了丘翦手中,而且丘翦还只出了一刀?”

    “这丘翦藏得可真够深的,怪不得敢对窦彬说那样的话?”

    “他姥姥的,这样的结果可够出人意料呐。接下来有好戏看了,这天河城,可有不少二阶天相和窦彬关系极好。”

    “……”

    似有数万只蜜蜂在广场中飞舞,各种惊叹声此起彼伏。

    千米之外,高楼之巅,杜跃恍然回神,敛去了眼中的惊色,而后轻吸口气,眉宇间不自禁地浮现出了一抹赞赏之色:“这一刀,可真够令人惊艳,师尊果然没有说错……这小家伙前途的确是……”

    瞬即,杜跃讶异地低呼出声,“咦?这小家伙想干什么?”

    “连我一刀都接不住,果然是个废物。”

    广场处,万众瞩目之下,唐欢目光凌厉如刀,迅速扫过两列队伍中的众多天相,倏地讥诮地嗤笑一声,学足了窦彬和于锐、熊壮说话时的口吻,狂傲之意十足,“这等废物能在‘域境疆场’活到现在,简直是个奇迹。听说那废物在这天河城中不少朋友,却不知是否和他一样,也都是废物?”

    唐欢话音刚落,周围顿时一静。

    这个叫丘翦的家伙也未免太嚣张了吧,他虽然势若迅雷地战胜了天相一阶巅峰的窦彬,可这天河城中,窦彬的实力连前一百都排不进去,在他之上,可是还有着不少的二阶天相和三阶天相。

    他如此目中无人,势必会激起众怒。

    如果他没有战胜窦彬,就算激怒了众人,暂时也无妨,可战胜窦彬之后,他便取代窦彬,成了新的擂主。在这样的情况下,别说是二阶天相,就算是三阶天相要挑战他,他也必须得迎战,不可拒绝。

    接下来,若是有高手出来挑战,这家伙的下场恐怕会比窦彬更加凄惨。

    片刻的愣神过后,周围众多修士回过神来,而后看向唐欢时,眼神变得极为怪异,就似在看着一个白痴,而这个时候,那两列天相队伍之中,果然有不少修士的脸色刷地一下就阴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