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武器大师 > 第19章 暗潮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神兵阁,妙器殿。

    “那个小混蛋很是不错。”

    木夔观摩着掌中那柄湛青色的长剑,枯瘦的面庞上满是难以掩饰的赞赏之意,说话间,手腕一抖,长剑便嗡地颤鸣出声,剑身处似有一抹青蒙蒙的莹光在流淌,冰冷的气息瞬间弥漫开来。

    这正是唐欢参加第二轮考核时融合之剑。

    此刻,妙器殿中便只有木夔和青叶两人,那个叫顾菲的小姑娘在亲眼目睹唐欢的考核过程之后,已是被打击得信心全无,唐欢获得初阶炼器师的徽牌不久,她在尝试一会后,就自动放弃第二轮考核,离开了“神兵阁”。

    “岂止是不错啊。”

    青叶那张妩媚绝伦的面庞上也是浮现出惊叹之色,“只用了差不多一刻钟就融化‘寒玉石’且不说了,毕竟那是低阶宝石,可他居然将那丹石中的‘玄阳火精’全部吸收而毫发无伤。”

    “怎能说毫发无伤,那小混蛋的头发眉毛可全都没了。”一听青叶提到“玄阳火精”,木夔就气得吹鼻子瞪眼睛,“真是气死老夫了,那么多‘玄阳火精’,好歹留点啊,全部吸收了,他也不怕被撑死。”

    看到他这副模样,青叶便是忍俊不禁:“木夔前辈,要不我这就去把他抓回来,狠狠地揍他一顿,给您老出口恶气。”

    “那倒用不着,那小混蛋毕竟没有违背藏锋殿的规矩。不过,那小混蛋的确是非常的欠揍,居然借老夫的手来帮他杀人,更可恨的是,老夫就算明知是坑,也得往里跳。”木夔气咻咻的骂道。

    “噗嗤!”

    青叶闻言,禁不住娇笑出声,木夔虽然口中一口一个“小混蛋”的骂着,可他说话时,眼中却时时流露出一股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笑意,青叶旁观者清,看了个正着,这让她大感好笑。

    “好啊,丫头,原来你是在消遣老夫啊。”木夔两眼一瞪,气恼的道。

    “没有,没有,我怎么敢消遣您老人家。”

    青叶强忍笑意,连连摆手道,“木夔前辈,我觉得这个唐欢,可以重点培养。十六岁才只是一阶武徒,的确是太弱了点,不过他在炼器之道上面却有着惊人的天赋,第二轮考核之时,他将‘寒玉石’融入剑坯的时机,掌握得非常老到,让人很难相信他这是第一次锻造低阶武器。”

    微微一顿,青叶又道,“更不可思议的,他不仅火焰十分强猛,而且还是五行属金的体质!”

    “可知道他的来历?”

    木夔沉吟道。

    青叶微微一笑道,“我已经派陆遥去查了,估计很快便会有消息。”

    “唔,先看看他两个月后在‘器炼赛会’上的表现吧。”木夔刚点了点头,一道身影便急匆匆地走了进来,正是此前呆在神兵阁一楼的那名年轻男子。

    “陆遥,这么快就回来了?”青叶有些讶异。

    “阁主,木夔前辈,我刚刚得到一个非常惊人的消息。”陆遥眉宇间依旧残留着一抹难以掩饰的震惊,“就在今天上午,有人在星海武器店动用了‘火影图腾’,催动的图腾火焰高达十二米。”

    “什么?”

    青叶和木夔闻言大惊。

    天铸城的那个小丫头,当初也是催动了十二米高的图腾火焰,现在这怒浪城竟然又出现了一个?

    “而且,那个人就叫唐欢!”陆遥又扔出了一个重磅炸弹。

    “唐欢?”听到这两个字眼,青叶和木夔几乎是同时倒抽了一口凉气,眼珠子都显得惊得瞪落在地。

    “……”

    ……

    怒浪城西部唐家,宽阔的厅堂内,一些唐家的重要人物已是齐聚一堂,这片空间的气氛压抑而沉凝。

    唐超和唐鸿坐在门口的位置,两人情况虽好转了些许,可面庞依然肿胀不堪,青紫相间。尤其是唐超,脑袋低垂,默不吭声,铁匠铺的惨败,让原本意气风发的他整个人都变得颓丧至极。

    唐鸿则是则是偷瞄着厅堂中的众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每当目光瞟到厅堂中央的那具尸体时,唐鸿心底都是一阵发寒,本以为唐天荣和唐天昊联袂行动,肯定很快就能将唐欢捉拿回来,而他也能报仇雪恨,他甚至想了好几种折磨唐欢的手段。

    可没想到,两人迟迟不归不说,回来的时候,竟是唐天荣背着唐天昊的尸体。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身为四阶武师的唐天昊居然是被一掌拍死的,而拍死他的正是“神兵阁”的木夔!

    怒浪城内,最强悍的几个人物当中,木夔便是其一,而其“神兵阁”高阶炼器师的身份,更是让人十分忌惮。

    “木夔,欺人太甚!”

    终于,一个愤怒的声音打破了厅堂中的沉寂,说话的是个面皮白净,看起来温文尔雅、俊逸不群的中年男子。他便是唐超和唐鸿兄弟两的父亲唐天士,此刻,他的面色已是阴沉无比。

    这次唐家死伤三人,而受伤的两个都是他儿子,唐鸿也就罢了,只是点皮外伤,可唐超不仅手臂处的灵脉被真火之力灼伤,甚至连脏腑都被震伤,没个两三月时间的修养,别想痊愈。

    正因如此,唐天士越发得怒不可遏。

    “木夔的背后,是‘神兵阁’,我们唐家得罪不起。”叹息声随即响起,说话的是个青衣老者。

    “难道就这么算了不成?”唐天士面庞铁青。

    “那你说怎么办?”青衣老者沉声反问。

    “我……”唐天士为之气结,他如果真有办法,哪用得着在此发泄怒气。

    “好了,都不要争了,此事如何解决,都听大哥吩咐。”

    一个面庞黝黑的壮汉一拍椅子扶手,沉声道。

    这壮汉,便是唐天士的三弟唐天峰,一听他这话,众人目光都转向坐在首位的那个国字脸中年男子。

    他便是唐家如今的家主唐天仁。

    “没想到当年一时心慈手软,竟为我们唐家带来了这样的祸患。”

    唐天仁眉头紧蹙,面色阴沉,“那孽障既然通过考核,成了‘神兵阁’认可的低阶炼器师,受‘神兵阁’庇护,我们暂时不可轻举妄动,以免引来‘神兵阁’报复……二弟,稍安勿躁,此事急切不得,我们还是先派人密切监视那个孽障的动静,然后静观其变,总会有时机出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