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三十一章 被坑了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贾老三和小吉祥这一对“苦命鸳鸯”被人用棍棒打散了。

    可怜贾老三,原本还有一个可爱的小尾巴说话解闷,如今只能孤身一人被赶到二门外当孤魂野鬼游荡去了。

    不过想到临别时小吉祥感激莫名的崇拜目光,贾环觉得这个黑锅背也就背了。

    反正以贾三爷和赵姨娘这一对极品母子在贾府里的名声,也不怕再加上些许担子。

    懒洋洋的坐在二门儿边的石墩上,双手托着脸,晒着太阳,如今不用考虑工作问题,不用考虑买房问题,还不用考虑打一辈子光棍儿的问题(至少已经有个备胎小吉祥了……)。

    总的来说,贾环觉得现在的日子过的还不错。

    虽然未来很有可能被人一锅端了,发卖成奴仆……

    念及此,贾环心里就不自在了。他从来自认胆大包天,小时候带着一条黑狗就敢在坟圈子里睡觉。

    可是看到贾府里奴仆们的卑微生活,他还是打心里犯怵。

    真要让他这样活着,随时被人不当人一样的斥责辱骂,甚至随时可能被杖毙。

    而且还子孙世代为奴,贾环觉得还不如死了算了。

    这不是他杞人忧天,贾府最后的结局,是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

    而实际上,是参考作者曹雪芹家族最后的结局。

    曹家连续被两次抄家,男丁被发往宁古塔与披甲人为奴,女丁被当街发卖,因为曹家在旗的身份,所以无人敢买,只能日日在寒风里等人来买,凄凉凄惨无过如此。

    由此可知,贾府的结局定然好不到哪去。

    心里有了危机,贾环就坐不住了。

    这可不像上大学的时候,熬到期末考前一周,突击复习就能过关的了。

    关键是,如果他重生成贾宝玉也好说一点,要不然成为贾琏甚至贾兰都好说。

    嫡子手里总有些权利,想要做事手里能有几个人。

    可他一个庶子,还是人人都知道没什么前途的庶子,他就是想做什么,也没人听。

    愁啊愁!

    前世看小说,那些穿越前辈们个个都英明神武,睿智有如神灵,智计百出。

    身体一抖,王霸之气侧漏,立马就有盖世武将,倾国谋臣纳头便拜,称为主公。

    贾环曾经羡慕非常,代入之后爽感十足。

    可怎么轮到他,却让他愁煞脑筋。

    难道是因为他没抖一下?

    贾环自娱自乐的想道,自嘲一笑后,身体还是潜意识的抖了抖。

    我抖!

    我再抖!

    我……

    “环哥儿?”

    贾环正自嗨的起劲,冷不防身后传出一道声音。

    唬的贾环差点抖的向前栽过去,贾环大怒,这里的人都喜欢走路没声,还喜欢突然开口吓人吗?

    回头看去,只见一个面目敦厚、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一脸关心的看着他。

    贾环皱眉道:“你哪位?”

    男子闻言大惊,焦急道:“环哥儿,你真不认人了?我是你舅……我是赵国基啊。”

    赵国基?

    贾环知道这个人,他是赵姨娘的兄弟,在红楼里,兄弟就是弟弟的意思。

    在红楼里,唯一露过脸的地方,就是在他死后,为了烧埋银子,赵姨娘找探春大闹了一场。另外就是说他的工作,护送贾环上学。

    至于性格如何,人品如何,全不知。

    不过贾环记得,探春在和赵姨娘辩论的时候,说过“既然是舅舅,那为何贾环出门赵国基要站起来”这句话。

    也就是说,以前的那位贾环,根本没有把赵国基放在眼里,更不用说当舅舅来看了。

    否则的话,在古代有一句话叫“天大地大,娘舅最大”。贾环若认,哪怕是私下里认赵国基这个舅舅,那么至少也得等他口头问过好后,才能让赵国基先站起来。

    贾环没有开口就喊他“舅舅”,因为他不想再给自己增加几个品性不良的尊长供着。

    贾环认真打量了赵国基一番,道:“你就是那个帮我娘悄悄销赃的赵国基?”

    赵国基闻言面色大变,左右看了看,然后拉着贾环躲到拐角处,低声道:“小祖宗诶,你快莫胡说。什么叫销赃……”

    贾环讥笑道:“那不是销赃是什么?”

    赵国基词穷,憋的满脸涨红,结巴道:“不是……不是,那不是我做的。”

    贾环眼神更加鄙夷了,道:“我娘说了是我舅舅帮她卖的,你还不承认。”

    赵国基脸色愈发红了,不过眼中却有些恼恨之色,道:“都是钱启那厮,要不是他,姐姐也不会想到……”

    贾环见赵国基浓眉大眼,面貌不错,而且看上去很憨直老实,再听他这么一说,就知道哪里出了问题,道:“钱启是谁?”

    赵国基闻言,叹了口气,道:“他也算是你舅舅……”

    贾环皱眉道:“什么叫算是?什么人都能当我舅舅?”

    赵国基闻言一滞,有些丧气道:“不是,都不算是你舅舅。”

    这话倒也没错,从礼法上讲,贾环的舅舅只能是王夫人的兄弟。

    贾环看出这个赵国基是一个老实本分人,便不愿再试探下去了。

    既然不算奸邪之辈,又与赵姨娘一母同胞,那他认下这个亲戚倒也无妨,便开口笑道:“舅舅,这个钱启到底是什么人?他怎么敢哄骗我娘做下那事?”

    贾环的一声“舅舅”叫的赵国基又红了脸,不过这次是高兴所致,他激动道:“钱启是你外祖母带到你外家的,他是你娘和我的异父哥哥,所以他也算是你舅舅。钱家在府上可气派着呢,管着府库哩……”

    贾环疑惑道:“那外祖母还能带着钱启改嫁到赵家?”

    赵国基脸又红了,低声道:“你外祖母先头嫁的那人,只是钱家的偏房,没……没啥能耐。”

    贾环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钱启是不是有儿子了?”

    赵国基有些疑惑的看了眼贾环,点头道:“对啊,小槐只比你大一岁。环哥儿,你咋知道的?”

    贾环闻言笑了笑,却没告诉赵国基,这个钱槐,就是等到赵国基挂掉后,接替他护送贾环上学的人。

    而且,后来还逼娶柳五儿……

    当然,这都是以后的事,贾环道:“那钱启现在做什么的?他又怎么会哄骗我娘,让他帮着销赃?”

    赵国基闻言,有些犹豫,似乎不知当言不当言。

    贾环见状,道:“舅舅,你要知道,这件事如果被查出来,就不是钱启一个人的事了。”

    赵国基闻言大惊,骇道:“怎么会被查出来?”

    贾环道:“这世上哪有不通气的墙?舅舅,你才是和我娘最亲的兄弟,你要把问题说清楚,我才能帮我娘收拾干净首尾。”

    赵国基不再犹豫,也没怀疑贾环一个毛头小子能有什么手段去收拾麻烦,老实巴交的道:“钱启嘴巴会说,当初妹妹成了姨娘后,他便求到姨娘前,想要脱了奴籍,求个清白身。他哄的姨娘高兴后,姨娘便在老爷面前开口相求,老爷就准了。他从府里出去后,便在一个当铺里做活。后来……”

    贾环闻言了然了,他虽然不知道赵姨娘到底“捡”了多少东西,但从贾环自己的收获来看,东西肯定也不少了。

    而且大多都是王夫人房里的,要知道,王夫人房里的东西怎么可能会是便宜货。

    这么多东西加起来,攒了这么久,等到贾环出了事后,赵姨娘倾尽所有也不过拿出了两百两银子。

    可以肯定,大头一定都让钱启给拿了。

    贾环道:“钱启这两年的日子想必过的很红火吧?”

    赵国基点点头,羡慕道:“是不错,他家起了三间大瓦房,还在城南买了五十亩好地……”

    贾环冷笑了声,却不再说钱启之事,看向赵国基,道:“舅舅,我向你打听一个人。”

    赵国基不明所以,道:“谁?”

    贾环道:“宁国府的焦大,舅舅知道吗?”

    “焦大?”

    赵国基闻言一怔,随即点点头,道:“他可是府里的老人了,宁荣两府加起来都没有比他资历更老的老人了。”

    贾环道:“听说他和宁国府的老太爷出过兵,放过马?”

    赵国基笑了,道:“这满府下人就没有不知道的,确实,他当年和那边儿的老太爷出过兵放过马,还把老太爷从死人堆里背出来,没有水,他把仅有的水都给了老太爷喝,他自己溺马尿。这些事他只要喝醉了,就没有不嚷嚷的。老太爷和太爷在世的时候,焦大算是两府里都说的上话的红人,现在却不行了。老太爷和太爷去后,老爷辈的就不愿搭理他了。”

    贾环闻言点点头,道:“既然他跟老太爷出过兵,又活了那么长时间,那么,这个焦大的武功应该很不错吧?”

    说罢,贾环紧紧的盯着赵国基的眼睛,等着他的回答。

    这个答案实在太关键了。

    可惜的是,赵国基的回答让他失望了:“他哪有什么武功?焦大当年不过是宁国老太爷的一个牵马的随从,就只管牵马,照看马匹。不然你想想啊,就连宁国老太爷都亲自上阵杀敌,差点都回不来了,他倒是周全的很。后来宁国老太爷战殁在疆场,就是回来报的信儿。府里倒也没人责备他,因为都知道他不是亲兵,只是一个看马的。他要是亲兵的话,主将战死,他倒是活着,回来也难逃一个死。”

    赵国基的话,让贾环心里哇凉哇凉的。

    毫无疑问,他被王熙凤这个凤辣子给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