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四十九章 恩绝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行,环儿不能走,环儿绝不能走!”

    贾环还没说话,赵姨娘就尖叫起来。

    她这一出身,一直高坐榻上不出声的贾母面色顿时一沉,不管她心里愿不愿意让赵姨娘和贾环离开,可她既然发了话,就不允许有人这般明目张胆的反抗。

    而下首坐着的王夫人亦是面露不悦,暗道了声没教养。

    就连贾政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了。

    赵姨娘不是傻子,见惹了众怒,立刻变换策略,她一双美目看着贾政,泪眼弥蒙,哀求道:“老爷,环儿今年才七岁啊,他才七岁啊,他只是一个孩子,拿东西只是为了好玩,他能有什么坏心啊?就为了这点事,就要罚他去庄子上?妾身没读过书,可也听过老爷念过一句诗:‘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此言一出,满场人无不变色。

    王夫人和王熙凤的脸色跟闻到屎味差不多,难看的要死。

    尤其是王夫人,赵姨娘的这番话,就算改变不了最终的结局,可也算是在她和贾政之间埋下了一根刺,一根尖锐无比的刺。

    自此往后,两人就算不会互相争吵,但也多半是相敬如冰了。

    一旁,贾环有些呆呆的看着赵姨娘,完全想不明白,寻日里活的糊里糊涂的老娘,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超常发挥的话来,完全超乎水准。

    难道这就是爱情的魔力?

    难道这就是她在贾政面这么受宠的原因?

    看看贾政吧,脸上的为难之色简直让人看着都不落忍……

    贾母坐在榻上,脸色亦是一阵青白,不过当她看到王熙凤手上的汗巾后,眼神还是坚定了下来。

    没错,贾环是只有七岁,可这事要是传了出去,谁还会在乎他是不是真的只有六岁?

    为了趣味性,那些人会说贾环今年十六岁,到了少年慕艾的年纪,将目光放在了他那美艳无双的二嫂身上,说不定还有大嫂……

    总之,这些话一定会越说越乱,越说越脏,贾家的家风和名声也就彻底毁了。

    她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赵氏,环哥儿不会一个人去庄子,你不是不放心吗,那你就一起去好了,正好你可以照顾他。”

    贾母发出了不容拒绝的声音。

    这句话,让赵姨娘彻底绝望了,眼一翻,就昏了过去。

    她的死活,并没有引起什么慌乱,除了贾政和贾环外,其他人关心的不多。

    鸳鸯和琥珀两人从贾环手里接过赵姨娘后,将她送回了东小院。

    贾环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低着头不语。

    “你……你还有什么要求?”

    贾政的声音突然变的嘶哑低沉,他面色淡淡的看着贾环道。

    贾环倒也没客气,想了想,道:“父亲,那个庄子……是给我了吗?里面会不会有欺主的恶奴,会不会……”

    “砰!”

    贾政一巴掌拍在座旁的茶几上,发出一声大响,他深吸了口气,喝道:“你胡说什么?既然是老祖宗发话给你的,那就是你的。什么欺主恶奴?若真有欺主恶奴,你只管打杀了了事。”

    贾环瞥了眼气的脸色发黑的王夫人,又道:“父亲,孩儿本来是跟东府里的焦大先生学武的,可我要是去了农庄,那……”

    贾政皱眉道:“不过一个奴才,我会要过来,他会和你一起走的。你还有什么想的,捡重要的说。”

    贾环暗笑,怪不得那么多正室防备小三,更防备小三的儿子。

    原来,妾室的孩子果然比较受宠。

    想想贾政对贾宝玉时的场景,再看看现在,贾环余光瞥了眼王夫人,果然她的脸都僵硬了。

    捡重要的说,其实翻译过来就是捡贵的说……

    贾环明白,现在已经是在分家了。

    贾政这一房,统共又分三房。

    李纨和贾兰代表大房,贾宝玉是二房,而贾兰则是三房。

    若是正常,再怎么苛刻,贾环所分也绝对不会仅有一座农庄这么假单。

    所以,贾政才会有此言。

    当然,他是没有看到贾母不耐烦的脸色。

    贾母不大喜欢王夫人是事实,可她疼爱贾宝玉,把贾宝玉当成命根子也是事实。

    至于贾环,那完全是呵呵哒的透明人物,估计大部分时候她都想不起有这么个孙子。

    她不喜欢王夫人,是担心王夫人会影响她在贾府的话语权。

    除此之外,两人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相反,还有一个共同的命根子。

    既然是命根子,自然是想要把所有的好处都留给他。

    至于贾环,不过一个庶孙,能分一座农庄就不错了。

    她打定主意,如果贾环敢不知天高地厚的胡乱开口,忘了本分的乱要钱财,那她就要出口干预了。

    好在,贾环似乎比较有自知之明,他居然没要什么贵重的东西……

    “父亲大人,孩儿知道父亲大人是工部员外郎,所以,孩儿想问问,不知父亲手下可有什么会手艺的在籍工匠……”

    贾环小心翼翼的问道。

    所谓的在籍工匠,就是在贱籍的工匠,说白了,就是可以贩卖的官方奴隶。

    贾政皱眉道:“你问这些干什么?”

    贾环老老实实道:“只庄子里的出息可能不大够孩儿练武所费,府上虽然富庶,可家大业也大,耗钱的地方更多,所以孩儿是万万不敢因为练武再向家里张口的。所以,孩儿就想找几个工匠,做一些买卖来贴补……”

    这话说的贾政眼泪都快下来了,多好的孩子,多贴心的孩子,多懂事的孩子啊,却被人逼成这样……

    紧紧握着椅子扶手,贾政眼睛冷冷的看了眼对面快要坐不住的王夫人一眼,就要发作,却又看到上首贾母投来一束意味深长的眼光。

    贾母已经忍受够了这场闹剧,不想再家宅不宁了,何况,王夫人身后还有一个日益崛起的王家……

    贾政闭上眼睛,暗自长呼了口气后,道:“没有问题,为父……为父会尽快安排。你……你就没有旁的什么想要的了?你可想好了,当着老祖宗的面,过了这村,就再没这个店了。”

    贾环乖巧的摇摇头,道:“父亲大人,如今已经给了这么多,孩儿哪里还敢得寸进尺不知足?孩儿只盼,日后老太太、老爷和太太能够天天高兴,身体健康,万事都顺心如意。孩儿、孩儿会惦记父亲的……呜呜!”

    心里默念了声“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贾环便哽咽的流起泪来,尽管他心中已经欢快的想要唱歌了,终于逃脱了这个危若累卵的牢坑了……

    当然,他对贾政的感观已经慢慢发生变化了,至少对于他来说,贾政是一个还不错的父亲……

    果不其然,慈父贾政听闻幼子的哽咽哭泣,眼圈也红了,他嘴唇哆嗦了几下,才强行压制住心中的悲伤,沉声道:“我儿不必难过,庄子就在城南,离府上不远……”

    “嗯哼!”

    贾母似乎嗓子不大舒服,清了清嗓子。

    贾政面色一僵,将那句“随时都可以回来”的话给咽下,而后才继续道:“每月的初一、十五,环儿都可回来,探望老祖宗和为父。而且,你还要去学里请教夫子。哪怕你如今立志要从武,可学问一道,你万不可落下。为父对你期望甚重,盼望我儿能文武双全,类祖不类父……”

    贾环这次是真的泪流满面了,不是感动的,是郁闷的。

    他觉得他真是惨到家了,被娘坑完被爹坑。

    类祖不类父,就是说要成为一个像他祖父而不像他父亲的人。

    可是,贾环的祖父是谁?

    是荣国公啊!

    贾环自然期盼有朝一日能做这国公之位,然后醉生梦死……

    可别人能看着他去做这个位置吗?

    别说脸色屎黄屎黄的王夫人和王熙凤,就连贾母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若是贾母能分配爵位,那继承荣国公爵位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贾宝玉。

    其他的子孙对她来说,都是渣渣……

    贾环觉得,贾政这是将他往死里坑,日后王夫人和王熙凤少不得再给他上几道开胃菜。

    不过,贾环却没有真的怨恨贾政,毕竟,他这是慈父的心,望子成龙很正常。

    而贾政,看到满脸是泪的贾环,那真是心如刀割啊。

    如此年幼的儿子,就因为曾经顽劣,就因为如今立志从武,就因为可能危及另外一个儿子还有侄子的地位,所以就被驱逐出家门,分家也只得一座区区农庄。

    她们以为他什么都不懂吗?她们以为他当真只是一介腐儒吗?

    欺人太甚,这是要逼着他……夫妻恩绝于此日啊!

    贾政长呼了口气,看向上首的贾母,道:“老太太,赵氏离开已成定局,儿子内讳乏人,还请老太太可怜儿子,再赏一个吧。”

    “啪!”

    王夫人手中的茶杯滑落,摔在了地上,碎成了无数片。

    茶水将她的衣衫下摆打湿,而她却丝毫没有反应,只是怔怔的看着贾政。

    何以至此?

    何以半分颜面都不与她留?

    就算真的要进人,难道不能等私下里再说?

    非要当着众人的面,当着她这个当家主母的面,当着侄媳妇和庶子的面,给她这个难看?

    夫妻情谊,就此恩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