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五十六章 庄头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直到了庄子前,贾环都没有再搭理帖木儿的欲.望。

    太他娘伤人了。

    说的那么惨,决心魄力那么大,轰轰烈烈的,到头来还是那一套。

    养马、喂马、赶马和煽马……

    你就算不说刀山火海下油锅在所不辞,也得说个有事尽管招呼吧。

    煽马煽马煽马,就知道割马的老二,靠!惹毛老子,老子让马咬你们老二,报仇!

    闲话不多说,太阳已经到了正当空了,看样子,大概也有十二点了,贾环觉得肚子都饿了。

    下了车后,他先扫了眼前面的庄院,咧了咧嘴角,然后就朝前头的马车走去。

    “唉,环儿,咱们真的是被发配到这荒郊野岭里来了。”

    赵姨娘无视前方一大票磕头请安的庄户,泪眼巴巴的看着贾环道。

    贾环看的出,赵姨娘是真心难过。

    别的不提,往后这绣花鞋就不能随便穿了。

    看看脚下的黄土地,那绣花鞋在上面走一圈后,估计就都成屎黄色了。

    还有随处可见的粑粑,再加上不远处传来狂吠的犬叫声、猪哼声、驴鸣声……

    总之,在贾环看来很亲切的环境,对赵姨娘来说,如同地狱。

    好在,庄子正院是一座三间青砖红瓦房,不是土坯草屋,不然赵姨娘恐怕真的连上吊的心都有了。

    贾环笑着安慰道:“娘,这可不是荒郊野岭,这可是个宝地。儿子不哄你,用不了多少时间,这里就会大变样,可能看起来没贾府那么华贵,可舒适程度觉得是他们没法比的。”

    赵姨娘担忧的看着贾环道:“环儿,你可不要胡来。咱们可没多少银子,你乱花光了,咱们还怎么活?”

    贾环自信道:“娘你放心,我不仅花不了多少钱,说不定还能大赚一笔。”

    赵姨娘将信将疑的看着贾环,忽然眼睛一亮,道:“难道你要加佃户们的租?”

    “扑通!”

    贾环还没回答,就听前面黑压压跪着一地的人,当头的那个老者一下摔倒在地。

    贾环是真没注意到这一票人里还有老头子,刚才他只顾打量环境去了。

    见老头被赵姨娘一句话给吓倒了,贾环好笑着上前,想要将他扶起。

    可老头儿人老体却沉,他居然扶不动,便对老人身旁的一个小伙儿道:“有没有眼色?还不快把老人家扶起来?”

    那小伙儿长的傻大黑粗的,精壮的很,一只手就将老头儿给扶了起来。

    贾环笑着赞扬道:“不错,好小伙儿。”

    说罢,大致的看了看眼前的一群人,大概有二三十号人,男女老少都有。

    这个庄子总共也就一百亩地,这样划分下来,一口人大概也就是三亩多地。

    不算多,也不算少。

    除却老幼,一个青壮大概要看顾五六亩。

    按理说,这样的日子过的不紧才是,就算加点租子,那也没什么。

    这老头儿怎么这么大的反应?

    贾环狐疑的看向刚刚被扶起的老人,那老头看见贾环的眼神后,人老成精的他,立刻赔笑道:“三爷,小老儿没有别的意思。刚才只是胳膊发酸,没有扶稳当。”

    贾环点点头,笑道:“老人家,你贵姓?今年高寿?”

    老头儿可能没想到贾环居然不认识他,一怔后,立刻道:“小老儿免贵姓王,名贵,今年六十有三了。”

    姓王?

    贾环闻言眼神一变,嘴角的笑容有些玩味了,道:“姓王好啊,王是一个好姓。我们府上的太太就姓王,太太的人那是顶呱呱的好!老人家姓王,又在咱们府上,想来和太太有什么亲戚关系?”

    老头儿连连摇头,道:“小老儿哪里有那个福分,王姓是大姓,小老儿虽然也姓王,却和府上太太没有甚关系的。”

    贾环眼神一松,笑道:“那你老还真是没福气……唉,也是遗憾,要不然我就能有个知根知底的自己人帮忙了。”

    王老头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大声道:“三爷这话可就差了,我老王怎么就不是知根知底的自己人了?想当年,我祖父、我父亲还有我叔叔、哥哥,全都是跟着老太爷和太爷血战沙场的家兵哩!若非如此,太爷当年也不会让我来当这个庄头!三爷,你说,我这还不算是自己人?”

    老头这一开口,就把贾环给镇住了。

    倒是老头儿旁边的年轻小伙拉了拉激动的老头儿,瓮声道:“爹,你别说了,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

    老头儿闻言一怔,随即看了看儿子,又看了看贾环,整个人的精气神儿都跨下来了,垂头丧气不语。

    是啊,早就已经不一样了,还抱着这些老黄历给谁看?

    暗自叹息了声,老头儿的眼神愈发黯淡。

    贾环见状,反倒开心的笑了起来,招呼着其他众人起来,然后对王贵老头儿道:“王老,您这身资历够硬朗的,贾府不倒,您就有享用不尽的福气才是。【ㄨ书?阅ぁ屋怎么着,听话音,如今过的不顺心?”

    王老头儿身旁的小伙子正要开口,却被王老头一巴掌抽在后脑勺给抽闭嘴了,王贵老头摇头叹道:“也愿不得大老爷,毕竟,当年确实是家祖和先父他们未能保护老太爷和太爷杀出重围,都战殁了……”

    贾环虽然想听仔细,但也知道现在不是讲这些的好时机,道:“王老,咱们晚些时候再仔细说,如今这庄子是我的了,暂时一切都不变,该怎么管理还是你们自己拿主意,当然,租子也是一样,以前多少现在还是多少。现在我们先进房吧,别让一大群人站在这了。”

    ……

    “哎哟,这什么破地儿啊,环儿,你瞧瞧,这路能走吗?还有这……瞧瞧,这多少灰啊,多脏啊!”

    “环儿啊,你看看这桌子,娘说要把那张黄花梨的桌子带来,你非说不要,现在这破桌子是榆木的,难看死了……”

    进屋之后,赵姨娘就开始絮絮叨叨的抱怨个不停,不过好在,她也只是抱怨,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

    “唉,老娘说再带两个老妈子过来,做打扫浆洗之用也好啊,现在倒好,还得老娘带着小鹊和小吉祥两个黄毛丫头亲自动手干!”

    “你个蛆心的孽障,没造化的种子……”

    赵姨娘寻常哪里做过这样的琐事,哪怕是当年还没嫁给贾政当妾,在贾母跟前当丫头子时,她也没亲手拖过地,擦过桌子啊。

    越干越恼火,于是赵姨娘又开始骂起贾环来。

    贾环浑不在意,他自己倒是不动手,背着一双手跟大爷似的,东瞧瞧西瞅瞅,嘴里还安慰着赵姨娘,道:“娘,多干点儿活好啊,运动运动筋骨,这样才活的长久些。你看看,城里那些富贵老太太们,哪个有庄子里的老婆婆结实?所以说,劳动最光荣。”

    “扯你娘的臊,劳动最光荣,你个王八贼羔子自己怎么不动手?”

    赵姨娘气急,看到贾环那副悠哉悠哉的模样更气,破口大骂道。

    贾环听的郁闷,道:“娘,我刚说要帮忙,是你自己不让我做的。现在倒来骂我,要不是我还没练武,打不过你,我……”

    赵姨娘闻言,一块抹布就丢到了贾环脸上,骂道:“你个下.流种子,你还想打你娘?”

    贾环抓下抹布,苦笑道:“娘,瞧你这话说的,我最多也就是那么一想……”

    赵姨娘生生被气笑了,道:“老娘也不知造了几辈子的孽,生出你这么个东西,滚滚滚,赶紧滚!对了,去外面给老娘招两个老妈子过来,再找一个厨娘。还真让老娘给你当老妈子不成?别忘了,月钱压低一点,给个二三百钱就成,乡下土旮旯,不值钱……”

    一把抢过贾环手里的抹布后,赵姨娘瞪了他一眼,把他往外哄。

    骂归骂,真让贾环动手做这么粗活,她还是舍不得的。

    这个时代,女人们可以动手收拾一下屋子,这无所谓,天经地义的。

    可爷们儿要是做,那就沦为贱役了,惹人嘲笑。

    ……

    贾环出了门后,决定到处走走看看,熟悉一下生活环境。

    难怪赵姨娘说到庄子来就是被发配了,和荣国府相比,这农庄绝对是个草鸡啊。

    也就三间瓦房能看,其他的地方,鸡飞狗叫猪哼哼,羊粪牛屎满地,这都入秋了,绿头苍蝇还到处飞。

    再加上满院枯黄的杂草腐叶,要多凄凉有多凄凉。

    焦大和帖木儿等人已经吆着马车去他们自己的领地——草垛马圈里去了。

    放眼望去,一个熟人都没有。

    好在,王贵老头儿身为庄头,一直在外面候着。

    贾环笑着走了过去,道:“王老,您怎么还在这站着?这天儿可不暖和了。”

    王贵躬身笑道:“三爷,王老二字实在当不起,您若赏脸,就叫小老儿一声老王就好,规矩破不得。”

    贾环无所谓,道:“那也行,老王,这个院子,以前没人住,就这么一直空着?”

    王贵道:“主家的院子,当然没人敢住。不过一直都有人近来清扫一下,只是乡下人粗手笨脚的,想必清扫的不干净。”

    贾环点点头,道:“庄子上现在有几户人家?”

    王贵道:“咱们这是个小庄子,统共也就一百来亩地,如今有五户人家,男女老幼加起来,一共三十六口人。”

    贾环道:“我听父亲说,庄子上的佃租不高,你们的日子过的还行吧?”

    王贵苦笑着摇头道:“三爷可能不知,府上的租子的确不高,只有四成。但是,这个庄子的地也不肥,还正巧挨着那座杀千刀的灰石头山。收成着实有限的紧啊……”

    ps:感谢书友余光扫遍世界的打赏~

    另,求收藏,求推荐,新书期这两样实在太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