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六十六章 呐喊(求收藏@@)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贾环看到站出来的这位高瘦的中年男子后,心里还是有些震撼的。

    因为贾环在他的眼中看到的是最深沉的悲哀。

    不是贾环酸,只是,此人的眼神,实在是让人感到难言的,刻骨铭心的的忧伤。

    贾环想不出,究竟发生了什么,才会让这个八尺男儿这般沉痛。

    贾环没有立即和此人说话,而是拉着王贵后退了两步,面色肃然,他沉声道:“老王,你们底层人民的生活,竟然会这般苦?”

    王贵听到“底层人民”四个字后,老脸抽了抽,低声提醒贾环道:“三爷,老王我如今已经不算底层人民了,我如今是三爷您的外管家。”

    贾环恍然,连连点头,道:“对对对,忘了恭喜你了,你如今已经不是草根阶级了……不过你之前是啊,说说看,这些人穷的有些过分了吧?”

    王贵苦笑道:“三爷,这些人都是贱籍……”

    “贱籍?到底什么是贱籍?”

    贾环皱眉道。

    “就是像我这样的。”

    一道瓮声在贾环身后响起,贾环回头看去,竟是帖木儿。

    贾环不悦道:“帖木儿,以后我们高层谈话,你一个煽马的低层职工不要胡乱插口,人吓人能吓死人的,知道了吗?”

    帖木儿知道个屁,听都听不懂,不过他还是抓了抓乱草堆一般的头发,嘿嘿一笑,点了点头。

    贾环大度,不计较那么多,看着帖木儿道:“那你说说看,他们是怎么回事?我看他们明明是汉儿啊。”

    帖木儿脸上的笑容一敛,叹息了声,道:“是汉儿,可那又如何?当年秦太祖何等雄才伟略……女真一族,男丁高过车轮者即斩。低于车轮者,则世代为奴。所以,才有了我们这些人的八旗先祖得以存活。可是当年攻入关中的主力,其实并非只有八旗,更多的却是汉人。

    相比于我们这些满蒙八旗来说,太祖高皇帝更恨这些附贼后,向汉人持刀相向的汉奸。当年平定天下后,太祖便颁下了一道万世不易的天宪铁律,凡是当年附贼的汉人,包括晋商八大家,包括吴三桂、尚可喜、耿精忠,也包括女真入关后倒戈从逆的众多兵将首领和开城投敌的文官,这些人全部抄家灭族,虽然除了主犯外并没有大开杀戒,但却将他们的族人全部贬为贱籍。

    其实说起来,这些人才是最惨的。我们这些八旗后裔,最惨也不过是一个死。要是没死,那么大都在勋贵之家里做事,最起码衣食无忧是有的。

    可他们……大秦各地青楼里的女子,十之七八都是来自他们之中……”

    贾环觑着眼看了看眼前这个“鲁莽”的壮汉,觉得这些话从他口中说出,总有一种画面违和感。

    可能感觉到贾环的眼神怪异,帖木儿嘿嘿一笑,道:“三爷,这些话是我从付鼐和纳兰他们谈话时记下的。我帖木儿煽马是一把好手,可说不出这些话来。”

    “靠!”

    冲帖木儿比划了个中指后,贾环又问道:“这些人如今都聚集在北城?”

    贾环是知道“东富西贵,南贫北贱”这句话的。

    一旁的王贵不甘寂寞,插口道:“没错儿,这群贱民都住在东城。不止咱京城,大秦其他大城里也有,当年从贼的汉人可是不少。晋商八大家的族人姻亲加起来都要上万了,再加上明廷用血汗银子养起来的关宁铁骑……”

    贾环不可思议道:“让他们聚集在一起,就不怕他们闹出乱子?”

    王贵鄙夷的笑道:“就凭他们?三爷,您太瞧的起他们了。当然,朝廷也不是没有防备。但这个防备也简单,朝廷下发官文,北城里,但凡有人作乱,立即株连九族,犯人所在胡同之民,亦全部斩首。

    若有举报者,经查明举报属实后,即刻脱离贱籍,恢复平民身。三爷,您想啊,有这么一道官文在,那些人有几个胆子敢乱来?说来也好笑,咱们大都的治安,还就属北城最好。”

    贾环不信,道:“北城这么个情况,那些纨绔浪荡子弟还不都往那里去?”

    王贵连连摆手,道:“不会不会,贵人岂能入贱地?被人知道笑也被笑死,丢不起这人!”

    贾环还是不解:“既然外无恶少来欺压,内部也没混混捣乱,太太平平的,他们应该过的不错才是啊。”

    王贵嘿了声,道:“三爷,虽然内外都没人欺压,可他们过的并不太平,反而每天都过的紧张兮兮,防贼一样防着,防备别人会拿他们全家的项上人头去领赏。这种事并不是没有过……

    而且,这些贱民没有地,也不能种地,还不能经商做买卖,更不可能读书考科举,练武什么的自然也是想都不用想。”

    贾环瞠目结舌道:“那他们怎么活?”

    王贵道:“怎么活?就是做工匠了。几乎所有的贱户,都是以做工匠为生。木工、瓦匠、泥水匠、花匠甚至还有专门饲养禽兽的牧匠。各式各类,都有。”

    贾环皱眉道:“有那么多活给他们干吗?”

    虽然贾环并不了解这个世界的民生,但他知道,在贾府里,都是自家的仆人来做这些,并未请这些匠人。【ㄨ书?阅ぁ屋

    原本说的有些幸灾乐祸的王贵,听闻贾环的话后,终于沉默了下来,直到片刻后,他才缓缓的开口,道:“哪里会有那么多的活给他们干?需要这些活计的人家,大多都是富贵人家。可富贵人家,又怎么会让这些贱民登门?除了富贵人家,普通百姓通常又没什么要他们做的。所以,北城贱民的生活……生不如死。”

    贾环心里一阵震撼,他面色肃然道:“我还有个疑惑,这群人里,怎么没有什么老人?”

    在门口呆呆的拥堵站立的一群人中,年纪最大的,可能也不过四十多岁,经管他的头发有些花白,但看身子骨还算健朗。

    这个问题一出,不止王贵,就连帖木儿,面色都戚戚然,王贵的嗓音有些沙哑道:“哪里能有什么老人?饭都吃不上了,哪有钱吃药,只能硬扛着。年轻人倒是扛的住,可老年人……哪怕是一场伤风,也能要人命啊。”

    贾环面色一变,眼神都有些不稳了,他再一次扫向人群,看到里面有不少孩子,不过他的话还没出口。

    王贵就知道他想问什么了,长叹息一声,道:“孩子的身体虽然弱,可毕竟还没有经历太多磨难,没有暗伤。当然,就算这样,北城长不大的孩子,卷个破席子扔到北山后头乱葬岗上的,一年也不知有多少……说来也是造孽,祖辈的错,杀了也就杀了,这样做……唉!老汉我也不知该说啥,要说不对吧,可他们祖辈当年确实做的差了……”

    贾环缓缓摇摇头,朗声道:“他们祖辈做的差了,当年就算将他们斩尽杀绝,再怎么折磨都不为过。哪怕不给他们留后,将这些人一个个都呛死在粪坑里都是应该的。因为他们的灵魂配不上他们的血脉,他们活着,只会让他们的血脉羞耻。”

    贾环的声音很大,大到那些站在庄子门口的男女壮幼都听的到。

    只是,这样的话,他们已经听了几辈子了,从出生起就听,直到死,都在听。

    连庙子里的菩萨都是这些话……

    他们的祖辈是汉奸,所以他们是贼人之后,受这些苦是天意,是应该的,是上天给他们的责罚。

    只要这辈子用心吃苦,用心悔过,那么下辈子投胎,就不会再投到北城,不会再成为贱民了。

    所以,对于贾环的这些老调重弹,他们已经麻木了,连眼珠都没有转动一下……

    “可是,投胎是不能选择的,他们的后人是无辜的。就算不能说无辜,真要惩罚,那就让他们去做事,去采矿,去铺路,用劳动去为他们的先祖赎罪,直到有一天,他们能换取国人的原谅。但,在此之前,最起码要让他们像人一样的活下去。”

    贾环稚嫩的声音激昂的喊道:“让他们像现在这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生无可生,死又死不起,这算什么?让他们活在人间炼狱吗?别人我不管,也管不了,但既然这些人到了我们庄子,王贵!!”

    贾环的话让众人震惊,直到他忽然一声爆喝,王贵骤闻,冷不丁打个寒颤,而后反射性的立了个军礼,大声道:“在!”

    没人笑,气氛已经变得很肃穆了,贾环沉声道:“记住,在我的庄子里,只要他们用心做事,那么他们就不再是贱民,他们是人,你们要给他们作为一个人的尊严和尊重。王贵,你是我的庄子的外管家,所以我要你记住:只要他们用心做事,那你就要负责让他们吃的饱饭,穿的暖衣。让他们生病了有郎中看,有药吃。让他们的老人老有所依,让他们的孩子,不再裹着一席破席丢在乱葬岗上喂狼,而是健健康康的长大成年。王管家,你记住了吗?”

    王贵眨了眨眼,震惊的无以复加,不过还好,他知道这个场合该怎么回话:“回三爷的话,我记住了!”

    贾环看了眼对面那数十双饱含着各种情绪的眼睛,依旧麻木的、震惊的、感动的、质疑的、流泪的……

    他长呼了口气,从袖兜里拿出了一张五十两的银票,当着众人的面,交给王贵,吩咐道:“我想庄子上的粮食肯定不够这么多人吃,你现在就带人,去多采买一些粮食回来。不用精粮,粗粮就好,吃的饱就成。另外,再去布庄买几匹布回来,也不用好看的,能穿就行。咱们先让这些人吃的饱,穿的暖。”

    王贵正不知所措的看着那张出自大龙钱庄的五十两银票,还没动静。

    可庄子门口却发生了一阵不小的动静,那六十八口匠人,在那个瘦高个儿中年人的带领下,一步步向贾环走来。

    帖木儿见状,双目怒睁,站出一步,怒喝道:“干什么?你们想造反吗?!”

    那群人如同僵尸般丝毫没有反应,直到距离贾环五步外,庄子上的人已经从后方拿出锄头叉子时,他们才顿住了脚。

    而后,忽地齐齐跪倒,一个头狠狠的磕在地上,久久不起……

    一道发自灵魂最深处的悲鸣声,从为首的中年汉子身上发出。

    如咽如泣,放佛在倾诉着,这百年来,他们祖祖辈辈遭受的无尽屈辱和磨难。

    ……

    ps:感谢书友数字君以及皮公子的打赏~~

    求收藏哩,求推荐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