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254:萧玉盛往事(4000字大章)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规矩,错字晚点修改,现在先上传,这个事情结束了,也快进入成亲的阶段了!恩,离完本也不远了!)

    (加班太忙了,很抱歉最近一直有错字)

    “那你知道了多少?”萧子陌挑眉,直接和白从简的视线相接,“又或者说,全部?”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握成拳头的手,捏成一团。

    冷汗淋淋。

    这些年来,她见过不少上位者,包括陆家那位庄嫔身边的嬷嬷们。

    每一位都是高高在上的。

    然而没有一位像白从简这样。

    即使他一句话不说,只是那么简单的盯着手里的木牌子,依旧让她觉得有些窒息,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似的。

    “看来,我和你是一类人。”半响后,萧子陌笑。

    白从简声音淡淡地,“我不这样认为。”

    他说,“萧大小姐你太看得起自己了。”

    萧子陌怔了怔,挫败的往后一倒,身子靠在了椅子上,莞尔一笑,“是吗?那么敢问小爷,你今日找我来,又是为何事?”

    白从简既然不主动点破,她有何必认罪。

    “其实……”白从简道,“白清心里想什么,你一直都很清楚吧?”

    萧子陌脸上唯一一丝得意的神情,都在白从简话音落下那一刻消失的干干净净。

    与此同时,屏风内传来了少女低沉的咳嗽声。

    萧子陌在此时在明白了,其实白从简都知道了,他找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是想让自己亲口和萧子鱼说。

    说什么呢?

    说她如何失败?

    说她如何狼狈。

    萧子陌觉得腹部疼痛的厉害,像是被刀子割似的让她有些支撑不住,即使如此,她依旧缓缓地说,“小的时候,子岚总是喜欢跟我说,说长姐今儿我又和燕燕打架了。那时,我便问她,说为何老是和七妹动手。”

    “子岚跟我说,她说她不喜欢萧子鱼。后来我才知道,这种不喜欢,大概就是所谓的羡慕。”

    “我不明白,七妹有什么好羡慕的?她除了那张勉强能看的容貌外,还有什么长处?一个贵族小姐,整日舞刀弄枪,像什么样子。”

    萧子陌说到这里,眼里全是苦涩。

    是啊,萧子鱼哪里好?值得她羡慕。

    可是现在的她,终究是羡慕萧子鱼了。

    她羡慕萧子鱼有萧玉竹护着,她羡慕顾氏即使懦弱,也会将萧子鱼庇护在羽翼下,她羡慕萧子鱼能找到如意郎君……

    白从简应了一句,“她很好。”

    屏风内的萧子鱼早已醒来。

    她目光直直的看着绣了兰草的帐子,低声的咳嗽。

    萧子陌的声音不大,但是一字一句都无比清晰的都在了她的耳里。

    萧子鱼怔了怔……目光茫然。

    而屋外,萧子陌依旧在讲,“在我小的时候我便知道,我父母其实都是可怜人。父亲性子凉薄,一心想要出人头地,却根本没有什么本事。而母亲是个懦弱的妇人,她以为好好在父亲身边,便能安枕无忧。可这世上最不能相信的,便就是男人的诺言。而母亲觉得她或许是例外……她为了父亲,舍弃了和子女之前的感情,可是父亲呢,却依旧在外养着外室,多的我一双手都数不过来。”

    “他们可怜,没关系。我还有哥哥……我哥哥萧玉盛是个很好的人……”

    萧玉盛的容貌生的极好,俊朗而又温润。

    他总是笑着,温和无比。

    他这个哥哥对谁都很好,包括一直阴沉沉的萧玉竹。

    萧玉盛总是说,他们是一家人,何必为一些小事生了隔阂。

    她和萧子雯听进去了,而萧子岚每次都会觉得萧玉盛偏心。每次到了最后,萧玉盛都会笑着哄被他溺爱坏了的萧子岚……拿出她们最喜欢吃的点心。

    萧玉盛知道她不喜欢辣的食物,知道萧子岚每年入秋后都会咳嗽,知道萧子雯沉迷在占卜里……他甚至还知道,萧玉竹内心苦闷,而萧子鱼的是这个家里,最没有心眼的一个人孩子。

    他每次都说很多,而萧子陌也会听进去。

    可是这样好的一个哥哥,说没了就没了。

    “哥哥的身子不好,他一直觉得自己如果娶了锦鸾姐,会连累她。”萧子陌又说,“当时,哥哥曾和我说,他不愿意娶锦鸾姐,想要主动放弃这门亲事。他这样做,也真的这样做了……他的行为,气的锦鸾姐一直落泪。”

    可是,萧玉盛却又见不得梅锦鸾落泪。

    在萧子陌的记忆里,梅锦鸾和自己的哥哥萧玉盛一样,是个脾气温和的人。

    梅锦鸾很聪明,却又很独立,不似其他女子似的,盲目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梅家的女子,似乎都是如此。

    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的,从不停顿。

    梅锦鸾喜欢萧玉盛,自然不愿意退亲。

    她在萧玉盛面前哭着问,“你不要我了么?”

    那时萧子陌在远处看着,自己那个温润的哥哥手足无措的握着梅锦鸾的手,眼里全是不安。

    “我怎么会不要你,我怎么舍得不要你?”萧玉盛回答。

    即使后来梅家人也想退了这门亲事的时候,梅锦鸾却依旧没有答应,她冒着和梅家人闹翻的危险,甚至还以死相逼,最后嫁入了萧家。

    萧子陌以为,梅锦鸾会陪自己的哥哥过一段快乐无忧的日子。

    哪怕是一日,她们大概也没有遗憾了!

    爱情,是个盲目又可怕的词语。

    可是……不是这样的……

    萧子陌想到这里,红了双眼,“哥哥做错了什么?锦鸾姐做错了什么?如果一定要说错了,那么他们唯一的错误就是没有及时的离开萧家,对不对?”

    如果早点离开,他们应该能多活一段日子。

    在萧玉盛和梅锦鸾成亲的当夜,萧子陌刚回屋准备歇下时,便有人急匆匆的跑来告诉她,说萧玉盛的病情严重了。

    萧子陌当时心里‘咯噔’了一下。

    怎么会现在病情严重了?

    她还未来得及披上外衣,便朝着萧玉盛的院子疾跑而去。

    周围的灯笼上还贴着大红色的囍字,周围喜庆的气氛都还未褪去。那个本该得到幸福的人,却在这个时候不行了……

    她刚走到院子里。

    便远远地听见了屋内传来一阵哭声。

    梅锦鸾在呼喊,“玉盛。”

    那一刻,萧子陌只觉得脑海里天昏地暗。

    她的呼吸声剧烈,而在胸口的心,像是要从里面蹦出来似的。

    她的双腿麻木,更是迈不懂步子。

    梅锦鸾的声音,是她从未听过的绝望。

    那时候萧子陌便明白,好人未必有好报,再美好的感情,也未必有结果。

    萧玉盛死在了他成亲的那个夜晚。

    清晨的阳光透过云层洒在院子里,周围里红色的一切,便变成了白色。

    梅锦鸾还未来得及褪去身上的凤冠霞帔,从屋内出来,冷淡的看着院子里的下人忙碌。

    她那张美艳的容颜,在阳光下宛若透明,似乎只要一动弹,就会瞬间被戳破。

    萧子陌一直都知道梅锦鸾生的好,她那双手能画出绝美的山水画,还能弹奏出动听的曲子。而此时,梅锦鸾的双手僵硬,连神情也十分的茫然、空洞。

    萧子陌想上前唤梅锦鸾一声,嫂子。

    然而萧子陌还未来得及上前,她的母亲秦氏便从院外冲了进来,对着梅锦鸾就大吼,“你这个克夫的扫把星。”

    梅锦鸾依旧没有抬眼,像是没有见到秦氏一般。

    秦氏的话越来越不堪入耳,她甚至抬起手推了一把梅锦鸾。

    梅锦鸾被秦氏一推,瘫软坐在了地上。

    “你这个祸星,我可怜的玉盛是做错了什么,才会被你这个扫把星纠缠。”秦氏捂脸哭泣,“他怎么会遇见你这样的东西,我可怜的孩子啊。”

    或许是因为秦氏指责的太坚决,导致萧子岚和萧子雯看梅锦鸾的眼神,都有些冰冷。

    可命这个东西,谁说的清呢?

    后来,萧子陌才知道当夜有老嬷嬷送了合卺酒进屋,两个人在用了合卺酒之后,萧玉盛便出了事情。

    萧玉盛并非不能饮酒,而且那杯酒是果酒,根本不浓烈。

    这些,和梅锦鸾无关。

    即使一切的错和都梅锦鸾无关,但是萧玉盛终究是在和她成亲后才离世,不禁是秦氏连萧子陌自己,都有些埋怨梅锦鸾。

    梅锦鸾褪了一身红装,换了一身素白的衣衫,站在人群里,格外的刺眼。

    在接下来的几日,秦氏对梅锦鸾的态度大变。

    秦氏觉得自己的孩子没了,而梅锦鸾又凭什么还能继续活着?梅锦鸾应该陪着萧玉盛一起去世……

    秦氏这样想,言语更是恶毒。

    梅锦鸾一直都忍着,没有反驳。

    直到夜深了,萧子陌去灵堂的时候,发现一直镇定的梅锦鸾一直在落泪。

    梅锦鸾看着棺木的人,说,“玉盛,我该怎么办?”

    她默默的哭着,眼泪从眼角滑落,极其的可怜。

    “你跟我说,会陪着我……”梅锦鸾笑,“我那时候想,只要你能陪着我,来日就算吃再多的苦,我也是愿意的。哪怕一天……哪怕一个时辰……我也不会后悔嫁给你这个决定。可是阿,你终究是失言了,你明明从不骗我,什么都愿意听我的。”

    “现在,你却骗了我。”

    “不过,玉盛你别怕,再等等我,我就去陪你好不好?”

    “如果有下一世,我们一定不要再分开了。”

    “一定。”

    萧子陌躲在角落里,听着梅锦鸾喃喃自语,像萧玉盛还在世一样,和他低声的呢喃。

    然而冰冷的灵堂里,却没有任何动静。

    期间,顾氏带着萧子鱼来了几次。

    顾氏带了一些膳食给梅锦鸾,劝她,“人已经走了,你要想开一些。”

    梅锦鸾低声笑,对顾氏说,“谢谢四婶。”

    顾氏愣了愣,叹了一口气。

    梅锦鸾愿意唤顾氏一声四婶,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了萧家人,当成萧玉盛的妻子。

    萧子陌想到这里,又看着不远处的白从简,“那会我就知道,锦鸾姐活不长了。可是我又很纳闷,她为什么一定要活着……她到底在执着什么?明明都那样的绝望了。”

    “她是想知道什么,还是想查清什么?”

    “到了前段日子,我才知道梅锦鸾坚持的是什么。”萧子陌苦笑,“她是想查清楚我哥哥的死因。”

    萧子陌自认为自己很聪明,可是没想到自己还不如梅锦鸾。

    或许,萧玉盛对她而言,虽然是个不错的哥哥,却不是这生命里必须存在的人。

    而于梅锦鸾而言,萧玉盛便是她的生命。

    所以梅锦鸾才会那样执着。

    “她查清楚了一切,最后才会那样的绝望。”萧子陌又低声说,“我到现在都记得那一日,好多血……周围全是血。”

    梅锦鸾在萧玉竹的棺木要入土的那一日,穿着成亲那一日的衣衫,从人群里奔了出去,最后撞死在了萧玉盛的棺木上。

    周围的人,都被梅锦鸾的动作惊的目瞪口呆。连秦氏在一侧,都怔住了身子。

    他们谁也没想到,梅锦鸾会死的那么果断。

    而等萧子陌反应过来的时候,去请了大夫来,大夫却说,“她服了毒药,怕是没救了。”

    梅锦鸾寻死的想法很果断。

    “母亲恨不得锦鸾姐去陪哥哥,可是真的当锦鸾姐走了,她却又怕了。”萧子陌说,“多行不义必自毙,从哪个时候开始,我们家就被人记恨上了。不止是梅家,还有其他人……”

    那个人和梅锦鸾一样执着。

    但是他却不想知道梅锦鸾为何而死,他想要杀了萧家大房的所有人。

    这些年来,这个人想了不少的办法,想要接近萧家人。

    “小爷,你认识这个人吗?”萧子陌看着白从简,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子,“你应该上认识的,对不对?”

    白从简说,“你既然知道他只是把你当做棋子,为何又执迷不悟?”

    “我不知道。”萧子陌淡淡地说,“他想要,我便给。只要他要,只有我有……”

    “这件事情,其实想起来我并未失败。”

    “我也不是一事无成,起码……杀害我哥哥的人,也活不长了。”(未完待续。)

    <!--gen3-1-2-110-6503-260359896-1482335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