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255:萧家祖上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萧子陌说完抿唇一笑,“不知小爷可否知道,萧家的祖上也曾出过厉害的人物,而且丝毫不逊色白家人。”

    当年的萧家人,骨子里十分固执。

    若是会隐藏锋芒,最后也不会落得从头再来的结果。

    白从简闻言抬眼,“知道,萧安大人是个厉害的人物。”

    在屏风内的萧子鱼在听闻这个名字后,差点直接从床榻上坐了起来。

    萧安?

    怎么会是萧安。

    萧子陌翕了翕唇角,像是刚要开口说话,却又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下意识她便抬起手来捂住了嘴唇。

    喉咙里似有东西翻腾,下一刻便有鲜血从她的指缝里溢出。

    屋内,弥漫着血腥的气息。

    “嘶……”萧子陌低呼了一声,眉间的出现了一道‘川’字的皱纹。

    她垂低眼眸,右手颤抖着从袖口里拿出一方锦帕,捂住了从口里溢出的鲜血。

    她那双白皙如玉的手,瞬间被染上了一层红。

    “是啊。”萧子陌依旧在说,“我的祖父本领也不差,只是他千算万算,终究是不能算到自己的命运。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宠了一辈子的人,居然恨不得他断子绝孙。”

    萧子陌似笑非笑,“我的祖母,是这家里最可怕的人。”

    在前段日子,萧子陌便隐隐感觉到了,这萧家的氛围十分的怪异。而且,她还查探到了,大哥萧玉盛的死亡,其实并不是意外。

    其实在萧玉盛和梅锦鸾一起离世的时候,她也曾怀疑过,梅锦鸾其实是被陷害的。只是那个时候,有太多的证据不利于梅锦鸾,之后梅家到萧家大闹了一场,还口出恶言。萧子陌那会便觉得梅家人不可理喻,这件事情估计真的和梅锦鸾有关系。

    毕竟,她那时什么都查不出来。

    直到萧子鱼从姑苏回来后……

    那件被她尘封在记忆里的东西,却突然有了一丝光亮。

    她查到了萧家的祖上的事情。

    这些年来,祖父把这些隐瞒的很好。

    因为当年大楚开国初,替大楚的第一位帝王改命的人,便是——萧安。

    有些术士能占卜吉凶,有些术士能夜观星象,而萧安是个例外……据说萧安出生的时候,干旱了几年的邺城突然下了大雨,这一切似乎都预示着这个人来日会十分的出众。

    萧安骨子里是个固执的人,即使在后来知道改命的代价很可怕,却也未曾犹豫。

    一直忠心耿耿的他宁愿折寿几十年,也要扶持自己的主上登上帝位。

    萧安以为自己帮主上改命,会得到他想要的认可。

    结果最后他后来却被反噬,双目失明,而妻子难产,两个儿子在一夜之间暴毙。

    最后,他还被帝王追杀。

    曾经最信任他的主上,现在却想要他的性命。

    其实帝王的想法很简单。

    萧安既然能帮他,那么萧安来日也能帮其他人……大楚开国初,便开始追杀这些术士。

    为了震慑这些术士,大楚的第一位帝王,甚至将抓来的术士杀死后,悬挂在城门上。

    那时,炙手可热的术士们,都害怕了这位帝王的残暴。

    他们纷纷躲藏了起来。

    萧安也不例外。

    再后来,萧安又有了妻子,还有了孩子……只是他不甘心,觉得自己失去了所有,却落得这样的下场。

    因为不甘心,萧家的术法传了下来。

    只是,学习术法的人,都会知道萧家的这段故事,所以一个个都活的十分谨慎,像是惊弓之鸟一样。

    到了萧老太爷这一辈,他似乎厌倦了在深山里躲藏的日子,便开始用功读书考取功名。萧老太爷最大的本事,并不是他的诗词歌赋多么的厉害,而是他会懂术法,占卜也十分的灵验。

    “祖母为何会恨祖父,我并不知道。”萧子陌想到这些,又说,“我唯一知道的是,术士不能占卜自己的命运,因为不允许。”

    如果术士真心喜欢上了一个人,便也不能占卜出这个人未来会如何。

    因为这个人,已经和这个术士有了密切的关联。

    萧子陌说完,又吐了血。

    她此时奄奄一息……

    她看着白从简说,“我的祖母,不能留。她虽然不是术士,可是她……懂巫术。”

    萧老太太和萧老太爷能走到一起,其实也并非是偶然。他们的结合,无非是两个怪异的同类人,在茫茫人海里找到了彼此的依靠。

    她从椅子上跌落,身子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似的。

    萧子陌看着周围天昏地暗,然而露出了笑容。

    屏风内的萧子鱼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她用了极大的力气,才从屏风内走了出来。

    她看着地上的萧子陌,身子蜷缩成一团,便去替萧子陌扶脉。

    萧子陌借着屋内的光线看清了眼前的萧子鱼,轻声地说,“我不喜欢你。”

    “我……我不喜欢你,可又羡慕你。”

    “我本以为我最羡慕的人是锦鸾姐,她又那么多人喜欢,有那么多人在意。”

    “可是我错了,我最羡慕的人,应该是你。”

    萧子鱼抚摸着萧子陌的手微微颤抖。

    这是,转豆脉。

    萧子陌并没有给自己留退路。

    “你值得吗?”萧子鱼看着萧子陌,又问,“为了白清,你值得吗?”

    萧子陌笑,“这世上哪有什么值得和不值得,唯有,愿意不愿意。”

    说完,又有鲜血从她的鼻翼里流了出来。

    萧子陌觉得自己快不行了,她周围的声音似乎也越来越淡了……

    她觉得自己累极了。

    闭上眼,却是白清的面容。

    白清站在白马寺的红梅林子里,对她笑,“子陌。”

    他生的俊美,尤其是那双眼,宛若星辰。

    周围红梅的色泽艳丽,而白清就这么站着,沉静而又安稳的笑着。

    萧子陌抬起手,想要去抚摸眼前的人的容颜,却发现那个笑……并不属于她。

    萧子陌眼泪缓缓地从眼角流了出来,其实在白清第一次接近她的时候,她便知道白清根本不在意她,白清接近萧子鱼和接近她的目的是一样的。

    白清,想要复仇。(未完待续。)

    <!--gen3-1-2-110-6503-260283291-1482422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