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256:她与白清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清是白家庶支二房的孩子。

    年幼的时候,也曾因为聪慧而又容貌出众,被长辈们重视。

    那时的白清,像是天之骄子一般,认为自己能拥有一切。

    只是,这世上的事,哪有件件都顺心的事情。

    白家的嫡系宗家需要从庶支选出两个孩子,等来日白从简病情恶化去世后,来继承白家的祖业。

    那时,有人便说,这是嫡支的诡计。

    嫡支是怕白家的庶支生了其他的心思。

    可是即使所有人都知道这个道理,却依旧选了孩子送过去,想要名正言顺的继承白家的家业。

    白清便是这两个孩子中的一位。

    白清并非是白家嫡系出来的孩子,所以他根本不能和白从简一样,在族谱上入‘从’字辈。

    他是白清,而并非叫白从清。

    毕竟,白家的庶支,归根结底也没有多少白家的血缘。

    另白清意外的是,他和白渝到了白家宗家后,白从简对他们并没有十分的苛待,白从简有的东西,他和白渝也会有……甚至,在他无理取闹想要找京城最好的琴师学琴的时候,白从简便立即答应了,根本没有多言。

    而这位教他琴艺的先生,便也是梅锦鸾的先生。

    白清第一次见梅锦鸾的时候,是一个意外。

    然而也是因为这个意外,白清第一次喜欢上了,一个本不该和他有关系的女子。

    梅锦鸾对白清,像是对弟弟一般,也不曾因为白清是白家的二爷,对白清有过多的注意和纵容。

    其实,梅锦鸾和白清见面的次数极少,很多时候白清都是听先生说起梅锦鸾是个什么样的人。

    于男子而言,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

    梅锦鸾便是白清得不到人的。

    因为梅锦鸾和萧家的大少爷萧玉盛在已经定了亲……

    在白清的眼里,萧玉盛病怏怏和白从简一样,根本配不上梅锦鸾。

    然而梅锦鸾喜欢,其他人又有什么法子呢?

    谁都阻止不了梅锦鸾嫁入萧家。

    “咳……”萧子陌想到白清和自己提起梅锦鸾的时候,眉眼里掩盖不住的笑意,只觉得浑身没有一处不疼痛。

    她明明记得,药店的掌柜的和她说,这药虽然药效来的缓慢,但是却不会痛苦。

    “骗子。”萧子陌又说。

    都是骗子。

    白清明明喜欢梅锦鸾,却又要逞强眼睁睁的看着梅锦鸾嫁入萧家,最后落得了一个早逝的后果。

    如果,白清阻止过,那么很多事情,应该会不一样。

    可是白清没有。

    在梅锦鸾死后,白清便记恨了萧家大房。

    从萧子鱼落水开始,白清便在一步又一步的算计着,要怎么接近萧家大房的人。

    萧子陌并不是不知道,白清接近她,只是为了给梅锦鸾报仇。

    但是,即使她很清楚的知道这些,却依旧不愿意放弃白清给她的表面上的关心和宠溺。

    她很可悲。

    这漫长又看不到结果的一生,除了大哥曾给她一些温暖外,她便再也感觉不到一丝暖意。

    在父母的眼里,她是棋子。

    在妹妹的眼里,她是可以利用的布局者。

    在外人的眼里,她故作清高,不可一世。

    可是,她这一生又有什么时候能够自己做主。

    萧子陌意识快要消散的时候,她听见有人说,慕大夫你快来看看,救救她。

    萧子陌立即瞪圆了眼,即使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东西都看不见,她依旧凭着感觉,握住了萧子鱼的手,“我原本是想带子岚和子雯一起走的,我觉得她们即使活着,没有我的庇护,来日也会成为父母的棋子。”

    她说着,鲜血从眼里滚落出来。

    一张清秀的小脸,早已布满了血迹。

    “对他们而言,或许死了比活着好。”萧子陌又说,“不过她们现在既然还活着……那么求求你,求求你……别让她们来陪我了。”

    “萧子鱼我求你。”

    萧子陌说完,便松了手。

    她这一生有许多无可奈何,有许多的束缚,可到了这一刻,她终于能自己做一次选择了。

    与此同时,萧子鱼眼睁睁的看着萧子陌在自己的面前断了气……

    她神情有些恍惚。

    在一侧的慕百然皱眉,“这个小丫头对自己怎么这么狠?她用的毒是慢性的,药效并不似鹤顶红那般猛烈。这种药,是活活将人折磨死啊……她怎么用了这种药?”

    然而,慕百然的疑问,却没有人能回答他了。

    萧子鱼瘫坐在一侧,想起萧子陌的话,终于明白了萧子陌想做的事情的前前后后。

    萧子陌在发现了萧玉盛是被萧老太太所害后,便动了想要杀害萧老太太的心。只是,萧子陌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能杀了萧老太太。

    所以,在得知白清的事情后,萧子陌才设了这样的局。

    虽然萧子陌隐瞒了很多事情,可萧子鱼却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

    她开口便问慕百然,“慕大夫,三姐是不是已经醒来了?”

    “醒来了。”慕百然放开萧子陌已经没有任何脉搏的手腕,低声说,“我一直以为那个小丫头是个哑巴,结果她却也开口说话了。”

    “她说她泄密了,才会有这样的遭遇。”

    “她说,那些果酒和从前一样,都是剧毒的东西。”

    慕百然皱眉,“果酒而已,有这么可怕吗?”

    萧子鱼苦笑。

    能不可怕吗?

    昔日一杯果酒夺取了萧玉盛的性命,而之后的一杯果酒,让萧玉轩双腿废了十多年,而现在的一杯果酒……却也差点要了萧子雯的性命。

    这种毒物,怎么能不可怕!

    慕百然有些茫然,他失神了一会,在发现不远处还坐着白从简的时候。立即显得有些尴尬。

    他对萧子鱼说,“七小姐你还在病中,这些事情便交给我们来处理吧。”

    说完,他便唤了十一和萧家的下人们进来,抬走了萧子陌的尸首。

    慕百然像是逃命似的,离开了这间屋子。

    而彼时,萧子鱼终于意识到慕百然在逃避什么。

    她抬起眼看着不远处的白从简,轻声说,“这次,你终于不再瞒着我了么?”(未完待续。)

    <!--gen3-1-2-110-6503-260283224-1482422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