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003:索要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她的言行举止,和往日大相径庭。

    顾二太太打量萧子鱼一眼,笑着说,怎么会有别的事,我就是来看看你

    萧子鱼微微一笑,目光停留在柳妈妈身上,我身子已经痊愈,外祖母不必挂心

    她言语间像是被顾二太太成功转移了注意力,但是看着柳妈妈的视线,却没有因为说出这句话而收回。

    柳妈妈只觉毛骨悚然。

    这个人,是记仇了吗

    顾二太太显然没注意到萧子鱼的神色,她现下被萧子鱼的话语噎住了。

    她此次急着来姑苏,自然不单单是为了来探望萧子鱼的病情。

    可那样的话题,又该从何提起

    顾二太太眼珠转了转,半响后,轻叹了一口气,你外祖母老了,身子一日不如一日。若不是这次受了风寒,必定会亲自来看你她啊,可是最心疼你了。

    你母亲这次走的匆忙并没有和老太太提前知会一声。等老太太知道你们离开后,你们已经到了姑苏了老太太记挂你,现下病情又加重了

    所以,顾老太太这病情加重,似乎还是萧子鱼的错了。

    萧子鱼语速缓慢,母亲在萧家住着,她要离开京城,自然是要告知祖母的不过母亲这次的确是离开的匆忙,像是逃难似的,也不知是在躲避什么怪物。姨母你知道吗

    顾氏虽是顾家的女儿,可现在已经是萧家的媳妇,她离开京城的确是要提前告诉萧老太太,至于顾家,当然没有这个必要。

    萧子鱼没有直接反驳顾二太太的话,却也婉转的堵住了顾二太太的嘴,更是丢了个难以回答的问题给顾二太太。

    她言语温和,但是字面深处的意思,又带着讽刺的意味。

    顾二太太有些微恼,这个小丫头不过短短的一句话,居然绵里藏针,不带脏字的讥讽她们是怪物。

    她方才还觉得萧子鱼变了,如今看来,萧子鱼依旧和从前一样,惹人讨厌。

    过了一会,顾二太太心绪渐缓后,才支支吾吾地说,你外祖母病了

    外祖母病了便去找大夫萧子鱼感叹,我同母亲都不会医术,并不能帮外祖母治病

    顾二太太满面心酸,你外祖母她,病的很重。你知道的,京城里的物价又高,稍微好点的药材,出手便要几两银子

    几两银子

    萧子鱼莞尔一笑。

    不过普通的风寒,哪里需要这么名贵的药材。

    而且外祖母的风寒,似乎来的也太频繁了一些。

    这次我和你大舅舅是真没办法了顾二太太眼眶微红,我们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外祖母就这样病下去

    她的声音哽咽,神色楚楚可怜。

    连站在萧子鱼身边的断雨,都忍不住多看了顾二太太几眼。

    萧子鱼点了点头,姨母说的是,是不能让外祖母这么病下去

    顾二太太闻言,眼眸里闪过一丝得逞的神色。然而下一瞬,萧子鱼的话却让她的神色彻底的凝固住了。

    萧子鱼说,我记得大舅舅在城郊有套宅子,卖了吧,给外祖母治病

    你舅舅的宅子怎么可以卖顾二太太瞪圆了双眼,急的跺脚,那是你舅舅住的地方啊

    萧子鱼神色不改,方才姨母不是说,没有办法了,但是又不能看外祖母就这样病下去吗我这也是替大舅舅和姨母想办法呀

    顾二太太此时手脚僵硬,到了嘴边的话,又不知该如何说出来。

    她居然被一个小丫头说的哑口无言。

    顾二太太缓了缓,神色里带着几分恼羞成怒,她是你外祖母

    是,但是外祖母也是大舅舅和姨母的母亲萧子鱼道。

    顾二太太听的目瞪口呆,却又不知该如何反驳。

    她怎么也没想到,看似说话温和的萧子鱼,话语里却丝毫不曾客气。

    我曾听闻萧家乐善好施,连路边的乞丐也不会吝啬顾二太太眼角噙着泪,委屈地说,你母亲嫁入萧家后,怎么没有学到萧家人的仁慈如今对自己的亲人,居然这般冷血

    语毕,顾二太太的眼泪已经掉下来了。

    她像个无力又绝望的弱女子,被人伤的体无完肤。

    似乎所有一切的错,都是萧子鱼和顾氏太过于冷漠。

    萧子鱼并没有丝毫动怒的迹象,她乖巧又安静,知礼又不打断长辈的话语。

    等顾二太太说完,她还点了点头。

    是啊,萧家仁慈,一直乐善好施萧子鱼说,母亲进了萧家后,用例银贴补顾家,还靠着卖刺绣给大舅舅攒足了买宅子和还赌债的银子。她做出这样胳膊肘往外拐的事情,父亲也并未责怪

    顾二太太的眼泪止住,有些慌张的看着萧子鱼。

    前些年,小舅舅念书的钱,是母亲省吃俭用存下来的而姨母出嫁的时候没有嫁妆,还是母亲亲自给姨母添箱,才没有让姨母空手嫁出去受气

    她怎么敢全部都讲出来。

    顾二太太的脸上迅速地笼上了一层寒意。

    以前她并不是没有见过萧子鱼,只是那个小丫头一直摆出一副高姿态,和她们说几句话便匆匆离开,眼神里流露出的厌恶,是怎么都掩盖不住的。

    后来,萧子鱼干脆找了各种借口不来见她们了。

    不见也好,她门也厌烦萧子鱼的举止。

    粗鲁又自命清高。

    姨母后来拿着嫁妆贴补大舅舅,又将姨夫的家的地契偷出来换成银子给了外祖母,的确是孝顺。只是姨母恐怕忘了,你同姨夫才是一家人

    打人不打脸,说人不说短。

    萧子鱼的话语让顾二太太更是抬不起头来。

    她几乎咬碎了牙,看着萧子鱼的目光也带了一层恨意。

    她昔日做出这样的事情,气的婆婆当场晕了过去。后来,若不是念在她已诞下孩子,丈夫肯定是要将她休掉的。

    然而,她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母亲自幼告诉她,哥哥和弟弟是要继承顾家的,而她的骨子里也流着顾家的血,所以她长大了一定要照顾好哥哥和弟弟,不能让哥哥和弟弟受半点苦。

    她这是孝顺她并不像顾氏那般忘恩负义。

    萧子鱼说到这里,微微一笑,书上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那些乞丐拿了吃食后,还会跪着说一声谢谢。然而母亲倾尽全力去扶持顾家,却落得姨母的一句冷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