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004:哀求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话,很熟悉。

    顾二太太很快便明白了萧子鱼话里的意思。

    萧子鱼这是说她们,连乞丐都不如,方才的那句冷血,更彷佛在说她们自己。

    顾二太太只觉得面颊有些微疼,她怎么也没想到,刁蛮任性的萧子鱼说话更是尖酸刻薄。

    但很快,顾二太太便调整好情绪,压制住了内心的怒气。

    “我,不是故意的!”顾二太太温和的说道,“我只是急坏了……”

    她说完这句话,只见萧子鱼的眼里闪过一丝平静的神色。

    没有动怒迹象。

    顾二太太继续,“燕燕,你可知百善孝为先,你作为小辈,难道不应该,希望家里的长辈永远康健吗?”

    站在萧子鱼身后的断雨已经懵了。

    她没想到,这待客厅内的气氛会如此的剑拔弩张。

    这些日子一直沉默寡言的萧子鱼,说起话来居然也有如此伶牙俐齿的一面。

    只是比起顾二太太脸上情绪的波动,萧子鱼恬静的面目更像是平静的水面,不见一丝涟漪。

    顾二太太看了一眼断雨,丢了个眼神。

    断雨怔了怔,立即会了意。

    “小姐,二太太也是急坏了!”断雨自作聪明地插了一句,“她是担心老太太的身子,才会说出那样的话,关心则乱啊!”

    萧子鱼声音温和,“是吗?”

    断雨闻言,又道,“奴婢知道老太太一向最疼小姐了,有什么好东西都会记着小姐,从前小姐用的药,也是老太太特意派人送来的!”

    断雨的话让顾二太太有几分得意。

    顾二太太知道,其实顾家每次送来的药材,都是在药铺里买最便宜的。

    有些,甚至都有了霉味,根本不能再用。因此,药铺基本上都是半卖半送,他们花不了多少银子。

    然而他们拿到这些药材,只需对顾氏说,这是自己亲自上山采来的时,顾氏便会露出一脸愧疚的样子。丝毫不会在意,这些其实全部都是劣质药材。

    最后,他们更是会拿着顾氏给的一笔银子离开。

    萧子鱼是顾氏的女儿,显然也会吃这套。

    “原来如此!”萧子鱼再次开口,神情里难得的流露出几分迷惘。

    断雨再接再励,“二太太和小姐是一家人,何必为这些小事置气?而且太太一向孝顺,小姐理应和太太一样啊!”

    萧子鱼看向顾二太太,目光里似乎带着对长辈的探究。

    顾二太太抬高了头,嘴角浮现出笑意,脸色也逐渐温和慈祥。

    “那么,在你看来,我要怎么做,才是孝顺?”萧子鱼看着顾二太太,说出了这句话。

    她像是在问断雨,又像是在问顾二太太。

    两个人一时琢磨不透萧子鱼的想法,过了一会断雨大胆的接着说,“小姐你还小,自然不明白养儿方知父母恩。老太太如今病着,小姐不能在一旁伺候,何不另想办法尽些孝心?”

    她顿了顿,带着试探的语气,“三太太前些日子,不是给了小姐一些……银子吗?”

    断雨的语气诚恳,似乎真的是在为萧子鱼着想,帮着出主意。

    顾二太太的目光,也迅速地落在了萧子鱼身上。

    顾氏如今在寒山寺,顾二太太想见顾氏一面,颇为麻烦。

    要入寒山寺,不仅得找马车,还得遭受一路颠簸的辛苦。

    顾二太太自然不愿意。

    她退而求其次,便找到了萧子鱼。

    因为她听闻前些日子,萧家三太太怜惜萧子鱼病着,给了萧子鱼一些零花。

    萧子鱼没有立刻回答,只是转目打量不远处的柳妈妈。

    她从始至终都没有恼怒,更没有流露出嫌恶的神色。反而是一直乖巧地听着顾二太太和断雨言语,时不时礼貌地回答一句。

    就连此时,谁都知道顾二太太的来意,不过是欺负一个软弱无力的孩子,并且用道德来压榨这个孩子,希望她拿出来银子来时。萧子鱼依旧没有满面愤怒,反而是笑了起来。

    她本就生的灵动,笑起来的时候,更让人觉得惊艳。

    顾二太太被晃了晃眼。

    “银子?”萧子鱼说道,“我一直病着,自然没地方使银子。所以,我让柳妈妈帮我放起来了!”

    话里有话。

    这些日子萧子鱼一直病的浑浑噩噩,屋子里的事情自然都交给柳妈妈打理。

    萧三太太私下给萧子鱼的零花,也是柳妈妈在保管。

    柳妈妈保管银子,自然也清楚这笔银子的数目。

    然而萧子鱼病着,又不出门,即使身上有银子,其他人也未必知晓。而柳妈妈除外……

    如此,断雨又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呢?

    她的这一句话,让顾二太太心里一紧,急忙说道,“燕燕,你外祖母果然没白疼你!”

    顾二太太的话,无非是在曲解萧子鱼言语里的意思。

    她这样说,萧子鱼便不得不将银子拿出来了。

    作为长辈,顾二太太丝毫没有觉得内疚,只是觉得松了一口气。

    “小姐当真是孝顺!”柳妈妈见尘埃落定,语气里全是谀媚,“若是太太知道小姐的孝心,怕是会十分高兴呢!”

    高兴?

    萧子鱼笑了,“母亲高兴不高兴我不知晓,但三伯母知道柳妈妈如此体贴我,不知是喜是忧?”

    萧三太太乔氏是个聪明的人,她怎么能忍受萧家养着个吃里爬外的东西?萧子鱼纵然再不讨喜,她也是萧家的小姐,岂是一个下人可以算计的?

    而且,乔氏本就不喜顾家人,所以她知晓顾二太太来拜访,也未曾出面款待。言语里更是,要多敷衍便有多敷衍。

    若是柳妈妈今日的事情被萧子鱼告知乔氏,那么柳妈妈肯定会被赶去庄子上,再也不能入城。

    柳妈妈脸色瞬间惨白。

    萧子鱼神色不改,又看了一眼身边的断雨,“你方才说养儿方知父母恩?若我没有记错的话,断雨你还未成亲,更未许配人家吧?”

    断雨心里咯噔一下。

    萧子鱼对她颇为纵容,因为她总是会在萧子鱼生气的时候,及时的将九节鞭递过去让萧子鱼出气。

    至于被打伤的是谁,会不会惹事让萧子鱼难堪,这些自然和她无关。

    她的机灵,让她在众多小丫鬟里面显得尤为突出。

    昔日,有些事情萧子鱼懒得多想,便交给她做决定。

    所以今儿,她在收下顾二太太银子的时候,也没有觉得不妥。

    “我想了想,觉得你说的对!”萧子鱼想了想,又道,“孝心我自然有,只是我行动不便,不能在外祖母身边伺候。”

    “断雨,你去收拾下,随姨母回京,帮我伺候外祖母,尽下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