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017:有亏待你吗?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la,

    在傍边伺候萧子鱼更衣的初晴,闻言一脸错愕。

    她没想到乔氏来的这样快。

    只是一夜。

    初晴有些害怕,乔氏并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

    萧子鱼没有注意到初晴的神色,她说,快请三伯母进来吧

    柳妈妈领命出去。

    柳妈妈一离开,初晴愁容满面道,小姐,三太太怕是生气了

    萧子鱼蹙眉,有些疑惑,三伯母为何生气

    初晴怔住,她不知该如何和萧子鱼解释,支支吾吾半响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其实,这些日子萧子鱼的改变,她一直都在看在眼里。无论是言行举止,还是处事的态度,萧子鱼都像受了刺激似的,整个人从头到尾都变了。这种改变,初晴也不知是好是坏,她隐隐觉得萧子鱼倒是有几分像萧玉竹了。

    沉稳里透着几分诡异。

    崔家小姐和小姐那一日到底说了什么,才会导致她落水,变成现在这样。

    她应该会很高兴的萧子鱼微微眯眼,她高兴便好

    乔氏进屋便听见这句话,她平静的神色里闪过一丝惊讶。

    高兴吗

    她很久没有听见这个词语了,从丈夫的背弃到儿子出事,她身上的压力像是一座大山似的,让她根本没有丝毫喘息的机会。其实,今日她明明不用过来的,可是想起昨夜曾听到的话,她如死水的心居然泛起一丝涟漪。

    万一呢

    伺候萧子鱼的初晴,很快便发现了不远处的乔氏,她立即福身行礼,见过三太太

    萧子鱼随着行礼,三伯母万安。

    乔氏微微颔首,神色不改的对萧子鱼说,过来坐吧

    萧子鱼坐下后,想了想才开口对初晴说,初晴,去准备一些马蹄糕,再拿一些熏香过来,虫子太多了

    初晴知道萧子鱼有话跟乔氏讲,便立即退了出去,到了屋外还将大门给掩上了。

    屋内的光线顿时暗了下来,乔氏没有任何表情的容颜,显得格外的冰冷。

    乔氏语气很淡,燕燕,我虽不喜欢你母亲,但是对你一人,我是问心无愧的

    她说的直接,没有丝毫婉转。

    萧家三房的下人们一直在猜测,乔氏对顾氏到底是什么样的态度,然而他们猜来猜去,也没有人敢肯定的给出一个准确地答案。此时,乔氏没有掩饰,直接将答案告诉了萧子鱼。

    她不喜欢顾氏。

    我知道萧子鱼情绪没有任何波动,三伯母待我很好

    乔氏说,郡城今年干旱的很严重,已经快一年都没有见过雨水了。那边的收成不好,庄子上的事情也堆积在一起,所以我并非有意不来看你。所以戴姨娘的事情,是我大意了

    乔家给她的嫁妆里有不少田地,其中有一部分是在郡城。这些年,她将田地一直打理的井井有条,也时常冒着炎热的天气去庄子上察看,还曾中暑晕倒在地里。

    乔氏太过于操劳,她的面目早已看不出从前娇嫩的影子,明明是个不足三十五的妇人,头上居然长了不少的银发。连眼角的皱纹,也是显而易见。

    三伯母见外了萧子鱼声音温和,我和母亲贸然来访,已是打扰了您了。这些年来,若不是三伯母愿意收留我们,我和母亲怕是早已没有安身之地

    乔氏有些诧异。

    她没想到,萧子鱼的性子居然如此沉稳。

    在京城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会让一个人在短短几年内,彻底的改变了模样。

    早年,她第一次见到萧子鱼的时候,她记得萧子鱼那会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小姑娘,会拿着九节鞭在院子里追蝴蝶,最后甚至还打坏了几盆她最喜欢的牡丹。

    顾氏在知道后,还特意亲自过来根她赔罪,仿若惊弓之鸟。

    几盆牡丹花而已,乔氏并没有放在心上。

    她唯一记得的便是,萧子鱼将抓到的蝴蝶,送给了她和顾氏。

    她说,三伯母你有没有高兴点

    那会的萧子鱼年幼,眼神清澈没有半分杂色,她的喜欢就是这样显而易见。或许也是因为这件事情,乔氏便有些同情萧子鱼多年来她都在暗地里,对萧子鱼多有照拂。

    她能做的,便也是如此了。

    就在此时,屋外响起了脚步声。

    屋门从外被推开,柳妈妈端着茶水走了进来,她的神色里全是讨好,太太,七小姐,您们用茶

    她将茶水放好后,便退在了一侧,并没有打算离开,像是一个忠心耿耿的仆人。

    乔氏看着柳妈妈的神色若有所思,半响后,乔氏才吩咐柳妈妈退下。

    柳妈妈显然有些惊讶,不过在乔氏面前,她不敢像平日那般敢怠慢,所以在听见乔氏的吩咐后,她便立即退了出去,将屋门紧紧地关上了。

    屋子里再次恢复了平静。

    萧子鱼没有注意乔氏的神色,而是将茶盏捧起,轻轻地啜了一口。

    乔氏问,我听柳妈妈说,断雨是你送走的

    萧子鱼点头,是我,断雨的心是向着顾家的,我只是遂了她的心愿

    乔氏扯了扯嘴角,不过是个孩子,居然能将赶人的话,说的如此理直气壮。她也是刚刚从柳妈妈的嘴里得知这件事情。

    不过一个小丫鬟,没了便没了。只是这个断雨如今的处境,却很是凄凉。

    顾二太太去世后,断雨便要入京将这个消息告诉顾家。如果不出她的意料,她怕是不能再见断雨了。

    只是断雨一走,萧子鱼身边也就剩下初晴这一个一等丫鬟贴身伺候了,她得再调几个人过来伺候。

    乔氏想到这里,话语终于步入了正题。

    她说,我听闻你昨日去了望梅院

    萧子鱼丝毫不惊讶乔氏的问话,她点头回答,恩,去了。我在书上看到一些东西想不明白,特意向二堂哥请教

    所谓的请教,就是闹的人仰马翻,甚至还让一向沉稳的萧玉轩生了大气,最后连晚膳都没有用。

    乔氏没想到,萧子鱼会认的这般干脆,连狡辩的话语都懒得说。

    乔氏笑,既是请教,为何又做出那种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