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020:不想回京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有两个请求!”萧子鱼的声音轻柔。

    乔氏无声的笑了笑,她就知道萧子鱼说了这么多,其实是有目的的。

    贪慕乔家钱财的人,多如牛毛。

    不等乔氏回答,萧子鱼又说,“我不想回京!”

    她说的斩钉截铁,言语里还着几分厌恶。

    连萧子鱼自己都不明白,为何自己这么不想回京,但是直觉告诉她,她不能回去。

    如果她回去,她会失去很多她珍惜的东西。

    但是,具体会失去什么,萧子鱼又想不起来了……自从落水后,她的记忆像是彻底的错乱一般,从前喜欢的九节鞭也不愿意碰了,更是莫名其妙的学会了修治药材。

    起初,她以为自己是乱想了。

    直到亲手将墨砚救回来,萧子鱼才确定了,她的记忆里很多东西,的确是被改变了。她甚至还能清楚的知道,郡城干旱而寒山寺附近又不安稳的事情。

    每次她拼劲全力去想,便会头疼欲裂。

    久而久之,她也不执着去想了,知道一些事情,总比不知道来的好,坦然接受便好。

    或许日子久了,她会知道到底是为什么!

    乔氏皱眉,她知道顾氏和萧子鱼在京城的处境,萧子鱼不想回去也很正常。又问,“还有一个呢?”

    “方才三伯母说,要吩咐柳妈妈重新选几个丫头来伺候我!”萧子鱼神色平淡,“不用这么麻烦了,我瞧着外院有个叫九丫的丫头还不错,我想请三伯母将她调来紫薇苑!”

    乔氏错愕,“这便是你的两个请求?”

    萧子鱼点头,“恩!”

    乔氏打量不远处坐着的萧子鱼,神情复杂。

    萧子鱼面目清灵,明明和从前没有太多的差别,为何给人的感觉,却是翻天覆地!这种感觉就好像,密布乌云的天空,多了一抹霞光,夺目又让人诧异。

    乔氏有些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话,又重复,“当真只有这两个请求?”

    萧子鱼微微蹙眉,似乎在考虑,又像是在想什么事情一般。

    过了一会,她才说,“我想过些日子许嬷嬷应该会来姑苏了,所以我这边也不需要柳妈妈伺候了!”

    还当真是个记仇的孩子。

    她刚才太高看萧子鱼了。

    乔氏掌管内宅多年,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段日子柳妈妈和戴姨娘的来往,她没有动作是因为这些不过是小事,没必要一直放在心上。

    乔氏下意识问,“你觉得柳妈妈该去哪里?”

    萧子鱼淡淡地说,“戴姨娘那里就很好,我想如果是去那边,柳妈妈应该会很高兴吧?”

    高兴?

    怎么可能会高兴。

    乔氏沉默。

    过了一会,她才叹了一口气,“燕燕,我不喜欢别人骗我。我说过,你想在这里住,我不会赶你走,你想要外院那个小丫头,我也可以让她过来伺候你!至于柳妈妈,当初本就是我看走了眼,不知她竟是如此背主的人,我会让她去戴姨娘身边伺候吧,也算是遂了她的心愿!至于你说你会修治药材的事,便不要再提了!”

    乔氏终究是不愿意相信萧子鱼。

    一个孩子,心眼其实也就那么一点点大,她怎么会看不透。

    这些要求也不过分,她满足萧子鱼便好。

    “可是韩家退亲后,三伯母便不能像现在这样庇护我了吧?”萧子鱼说的直接,言语里没有丝毫不耐烦,声音轻缓又肯定。

    她肯定的语气,让乔氏觉得自己有些可怜。

    是啊,当年若不是韩家老爷子愿意站出来帮她,那时的她怕是要熬很久,才能在萧家后宅站稳脚跟。

    难怪,她出嫁的时候,一直照顾她的嬷嬷,说来说去都是那么一句,等生下儿子后便会好起来的。

    她从前不懂,现在想起来,真相其实就是这么残酷。

    丈夫的爱,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下去。

    哪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

    乔氏疲惫的揉着眉心,脑子里更是乱糟糟的。

    良久,她才一字一顿的说,“没有了韩家仰仗,我也不会倒下!”

    父亲还在人世,她答应了父亲要照顾乔冕之,作为一个女儿,答应了的事情,她会做到。

    儿子还在人世,重病不能行走。她是一个母亲,她得拼劲全力护住儿子的安稳。

    即使没有了韩家,她也绝对不能软弱认输。

    “三伯母暂时的确不会倒下,不过二堂哥若是听闻退亲的消息,却是会倒下了!”萧子鱼继续和乔氏解释,“三伯母应该没有告诉二堂哥,这门亲事其实是假的。二堂哥认真了,他想娶韩家小姐,无论韩家小姐是双目失明,还是不能言语,他都想娶她过门。这些年,他一直辛苦的坚持下来,也是韩家小姐给了他希望吧?”

    乔氏抬起头,看着萧子鱼的目光,觉得她是在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

    有同情,又可怜,甚至还有认真。

    这种目光,像极了从前外人看着她的样子……唯一不同的,便是萧子鱼的眼里没有嘲讽之意。

    萧子鱼似乎没有察觉乔氏的慌乱,而是继续说,“二堂哥倒下了,那么三伯母又能支撑多久?而且,三伯母你向来疼爱二堂哥,自然也是希望他能开开心心,和正常人一样行走吧?”

    乔氏眼角泛着泪光。

    她怎么会不想?

    她做梦都想萧玉轩能恢复健康。

    乔氏的面目像是受了极大的疼痛一般,神情扭曲,“你怎么知道玉轩认真的?”

    “紫薇苑里和望梅院里的香樟树告诉的我的!”萧子鱼轻声笑了笑,“香樟能入药,有活血化瘀之效!韩家小姐当初也是好意,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建议。不过,紫薇苑和望梅院里的香樟树太多了,影响了院子的格局。若不是真的喜欢,像二堂哥那样风雅的人,怎么会受的了这样的布置?我若没猜错,紫薇苑从前应该是二堂哥的书房吧?”

    风雅?这是在夸萧玉轩么?

    乔氏将揉着眉心的手放下,点了点头,“你很聪明,和你哥哥一样细心!是啊,当初的确是韩家小姐来信后,这紫薇苑和望梅院才开始移植香樟。这树的香味,能让人觉得清心宁神,所以当初我才会让人将紫薇苑收拾出来,给你和你母亲居住!”

    那时的萧玉轩腿脚不便,又不愿意出去散步,自然不能再来紫薇苑了。

    即使如此,乔氏也依旧将紫薇苑空置。

    直到,一脸疲惫的顾氏带着萧子鱼和萧玉竹来姑苏暂住。

    乔氏可怜顾氏,却又觉得顾氏太过于懦弱……心情十分复杂。

    她终究是心疼这两个年幼的孩子,所以才会让人收拾出来紫薇苑,给他们居住。

    闻着香樟的清香,心里的烦闷也会消散一些吧?

    结果,萧子鱼身边的那个叫断雨的丫头,却说紫薇苑太小,太多的树。

    她的好心,在她们那边却成了坏意。

    萧子鱼看着乔氏,坦诚地说,“所以,三伯母要试试吗?我说了,我能修治药材。而你,也有找到慕大夫的办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