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047:请谁她都不介意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乔冕之知道乔老太爷出事的消息时,天色已经渐明。

    清晨稀薄的日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来,一片暖意。

    屋外,十分安静。

    他看着坐在自己身前的表哥萧玉轩,神色里带了几分惊慌失措。

    表哥,你的意思是乔冕之声音沙哑,祖父能落地行走了

    真的好了而不是他还未睡醒的梦。

    萧玉轩笑。

    暂时还不能萧玉轩说,外祖父的脚心有伤口,等这伤口彻底的痊愈之后,便能落地行走了

    这些年乔老太爷时常病痛,夜里也总是失眠。所以乔家当年重金将京城里十分有名大夫请到了府里,方便给乔老太爷诊治。

    昨日夜里,他送走老者后,又吩咐人将那位大夫连夜找来,替乔老太爷扶脉。

    起初,大夫有些不悦,他的面色铁青,一肚子的气。

    乔老太爷的病症,他很久之前便说过,是不治之症。哪怕是宫中资历最老的太医,对乔老太爷的病也是束手无策。

    他们只是个普通的大夫,又不是大罗金仙,不是任何病痛都有办法。

    结果,他在替乔老扶脉后,脑海里的最后的一丝倦意,也被丢的干干净净。

    怎么会。

    只是短短不到半月的时间,乔老太爷的病症,居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最后更是急着拉开盖在乔老太爷身上的被子,借着烛火之光,仔细的瞧着乔老太爷脚心上的伤口。

    太胆大,也太奇怪。

    他此生从未见过这样的怪事。

    他反常且惊讶的动作,全部落在萧玉轩的眼里。

    此时,萧玉轩才敢真正的确定,外祖父乔老太爷的腿疾,是真的痊愈了。

    萧玉轩看着既惊又喜的乔冕之,说,你放心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外祖父的腿好起来了,而他,也会好起来。

    乔冕之点头,目光落在不远处的花架子上。

    往日,他的屋内一直都放着绿色的兰草,这段日子他特意吩咐下人拿了颜色鲜艳的花放在屋内显眼的地方。

    起初他看着这些花朵的时候,依旧是一片暗沉。

    如今,在明媚的日光下,他再看这些花的时候,所有的暗沉都换了新的色泽。

    亮亮的,晶莹夺目。

    这是他从未见过的美。

    她果然没有骗他

    对了萧玉轩像是想到什么事情一样,对乔冕之道,高管事这几年是不是一直在京城里

    乔冕之回过神来,点头回答,是,他在京城应该已有二十年了。

    京城是权贵们聚集的地方。

    乔家经营票号多年,自然早已开到了京城。

    而且,乔家在京城票号里的人,每一个都十分的机灵。尤其是这位高管事,更是能言善道,心思细腻。

    这些年,乔老太爷对他颇为器重。

    我有些事情,想请他帮帮忙萧玉轩坦然地说,是京城里的事。

    乔冕之没有多想,立即点头,好。等会表哥你写一封信,我让人送去京城里交给高管事

    萧玉轩闻言点了点头。

    萧子鱼和他提起顾家的时候,其实萧玉轩还有些不解,为何萧子鱼会突然提起这件事情。

    直到他后来知晓,顾家人送了信函来姑苏萧家,想要顾氏回京探望顾老太太时,他才明白萧子鱼的用意。

    顾家人的恶,早就烂到了骨子里。

    想要将他们全部剥离,就得从根拔起。

    萧子鱼已经不想等了,她想速战速决。

    日月时间像是翻页的书,被记载在了名为过去的书卷里。

    翻页,便是一日。

    即使逝去,它们留下的痕迹依旧在书卷的上一页。

    夏日的热气逐渐退去,入目的绿也换成了另一种颜色。

    萧子鱼坐在马车内,饶有兴趣的看着窗外。

    虽然暮色眼看就要降临,在她的眼里却依旧是一片美景。

    日头带来热气消散后,便是晚霞漫洒在错落有致的湖山上,让人感觉踏入了温柔的佳境。

    空灵清旷。

    难怪大楚的才子们,会一年又一年的在姑苏聚集。

    她的眼神里露出几分惊讶,眉梢都带着笑。

    她自幼在京城长大,早已见习惯了奢华的宅院,和永远笑着的人群。偶尔出门游玩,也是一群又一群的小姑娘,找着和她们彼此家世相同的人聊着琴棋书画,胭脂水粉。她不喜这些,而且父亲又是武将出身,哪怕她尽力想要融入她们,也会被排斥。

    直到后来,认识了崔明秀。

    萧子鱼本以为,崔明秀和她出身相似,会彼此理解。

    她甚至将父亲从边疆托人跋山涉水带回来送她的弓,转手赠给了崔明秀。

    那会她想,崔明秀应该会喜欢吧。

    结果,崔明秀收到的时候,满脸惊讶。站在崔明秀身后的小姑娘们,更是用帕子掩嘴而笑。

    萧七小姐你这都送的什么啊

    七小姐是将崔三小姐当成男人了吧

    你别说,崔三小姐长的啊,还真的像个男人

    她们议论纷纷。

    萧子鱼有些尴尬的想要解释,却只见崔明秀将弓送给了身边的小厮。

    那时,她的心就像被人踩碎了似的,疼痛。

    或许也就是那时起,她便知道自己和崔明秀是不一样的,也逐渐和崔明秀疏远。

    友情朋友什么的,她才不稀罕。

    小姐初雪拿起斗篷给萧子鱼披上,冷吗

    临近夜的初秋,总是有些微凉。

    萧子鱼说,不冷

    你不冷我冷坐在不远处的萧子鸢,声音虽然温和,但是眉眼里全是不耐烦。

    萧子鱼笑了笑,便将窗帘放了下来。

    她今儿还未用晚膳,萧子鸢便来接她了。

    不过,萧子鸢似乎还邀了其他的人一起同去。

    等她上了马车后,萧子鸢便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她,还说人多热闹,拿的银子数目才更可观。

    不用多想,萧子鱼便清楚萧子鸢相邀的人是谁。

    她的确不介意。

    对她而言,这些人总是要来的,能一起解决当然很不错。

    干净利落。

    不过,萧子鸢邀请的人介意不介意,她便不知晓了。

    花灯会啊萧子鱼说,得赚一些银子才好,不然,我可是白来一趟了

    :今天去医院送饭了回来迟了,这是今天的第一更,尽量写满4更啊,今天木有月票和推荐票了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