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048:入不入局(求月票)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萧子鸢闻言,神色里闪过一丝讽刺。

    肯定会有很多的银子。她附和着,唇角带笑。

    不止会有很多银子,还会有很多惊喜。

    顾家人的骨子里都是贪财的,顾氏是如此,顾氏的女儿萧子鱼也是如此。

    那个人还嘱咐她小心。

    对付草包要小心什么。

    萧子鸢想了想,又道,七妹,你最近在乔家修治药材累吗

    她懒得和草包拐弯抹角,所以问的很直接。

    这次去乔家,是不是去修治药材的。

    不累萧子鱼言语里带了几分得意,就是很久没动手了,有些生疏了

    萧子鸢闻言,差点笑出了声。

    萧子鱼撒谎还真的是不切实际啊

    萧子鱼才多大啊,还很久没有动手了。若萧子鱼说自己很久没挥九节鞭了,她倒是愿意相信。

    毕竟,萧子鱼这种粗鲁的人,一日不舞刀弄棍,就会很难受吧。

    想到这些,她笑,七妹当真是厉害,有你在乔家帮衬着,乔老太爷的病,应该也快痊愈了吧

    恩萧子鱼老实的说,是快了,不出意外的话,今年老爷子的寿宴应该能下地行走了

    乔老太爷的寿辰是在入冬的时候,如果好好休养,没准还未入冬,便能走动了。

    她说的诚恳,而萧子鸢却听的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是好事啊萧子鸢笑够了,又道,今儿回去,我一定要将这些好事情,全部都告诉太太

    萧子鸢在说这些全部的时候,加重了语气。

    是全部。

    而不是这一件事情。

    萧子鱼笑了笑,像是没有听出萧子鸢话语中的弦外之音。

    马蹄踩在青花石铺成的地面上,发出嘚嘚的声音。

    萧子鸢没有再开口,而萧子鱼也没有再说话。

    等马车停下后,乔家的跟来的下人,便立即掀起帘子扶萧子鱼下马车。

    场面像是一个贵族小姐出游一般。

    萧子鸢暗暗咬牙,这些,本该是属于她的。

    萧子鱼不过在乔家做客,便有这样的待遇。那么,乔家未来的主母出来赴宴,又该是何等的风光

    不管多么风光,那个人也绝对不会萧子鱼,而是她。

    这便是灯会啊萧子鱼感慨。

    虽是在寒山寺的山脚下,地势却很开阔,还未入夜便已是灯火辉煌。

    和元宵节不同的是,这里的花灯一望无边。而商贩们贩卖的却是笔墨纸砚等吸引文人雅士的小物件,有贵重的,也有便宜的。

    为了和灯会相呼应,他们也会在小铺前挂上几盏精致的花灯,上面写着灯谜。如果有人猜对上面的灯谜,那么这盏花灯便属于他了。

    不过来赴这次灯会的人,很少会注意这些花灯。

    因为真正喜欢猜灯谜炫耀才学的人,都不在这条街。

    这里都是些小东西萧子鸢笑着对萧子鱼说,在另一条街,才有猜灯谜拿银子

    读书人嫌金银铜臭,他们向来视金钱为粪土。

    然而,当吃饭都成问题的时候,他们才会明白,他们认为是粪土的东西有多重要。

    谁都有不得志的时候。

    所以,在另一条街上便有富商放出灯谜来吸引这些寒门子弟们的注意。

    猜对灯谜,有银子拿。

    虽然不多,却能暂时解决饥饱问题。

    有学问的人,自然能猜对。

    当然,这也属于雪中送炭的行为,而贫困的书生们,填饱了肚子也会记得他们的好,来日若是有出息了,也会回报他们。

    对于富商们而言,他们最不缺的便是银子,他们缺的是更多的权利。

    起初,很多读书人都排斥这个行为。

    他们认为,富商们是在侮辱他们的人格。

    直到前些年,有个少年出现在那条街,得了不少银子后,还不屑地说出,这条街太冷清了,难道大楚就没有什么有学问的人吗这么简单的灯谜都猜不对,还来赴什么灯会啊,扫兴后,局势就开始转变。

    有人说,那位少年其实是当朝的八皇子。

    那位喜欢赌博且又不学无术的皇子。

    一个学问不怎么样,在猜对灯谜后,就胡言乱语的皇子的确刺激了大楚的文人们。

    从此,他们也顾不得沾染上铜臭味,而以在那条街猜多灯谜为傲。不过也有些自恃清高的人,在猜对灯谜后只是熄灭花灯,而不收银子。

    熄灭花灯,是因为这盏花灯的灯谜,已经被人猜出来了。

    也是因为这位八皇子,每年姑苏属于文人们的花灯会,也是越来越热闹。

    甚至有权贵们,特意从京城赶来,看看能不能再碰见这位八皇子。

    毕竟,八皇子再纨绔,他也是地位高高在上的皇子。

    想要讨好他的人,不计其数。

    不过,这些年里八皇子再也没出现过,反而是多了一个花灯阵。

    七妹萧子鸢见萧子鱼不动,以为萧子鱼胆怯了,怎么了

    萧子鱼说,没事,只是觉得这里真漂亮

    萧子鸢闻言,眼里全是不屑。

    这个时候,初晴拿着兜帽斗篷过来给萧子鱼披上,小姐,夜里风寒,你穿暖一些

    萧子鱼没有拒绝。

    她本就生的娇小,戴上了帽子后,脸小的跟小孩的巴掌似的。

    远远的看着,只觉她身形纤细,让人生出一种保护的欲望。

    萧子鸢看着萧子鱼的样子,不禁暗自好笑。

    萧子鱼原来也知道丢人啊。

    京城里发生的事情,会传到姑苏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

    毕竟那个人可是白家的二爷啊,是大楚不少女子心里的如意郎君。

    萧子鸢笑了笑,七妹,我们走吧。去晚了,简单的灯谜就被人猜完了

    简单的灯谜银子很少吧萧子鱼跟在萧子鸢的身后,若有所思地说,难一点的灯谜,银子是不是更多一些

    萧子鸢闻言,嗤笑。

    萧子鱼还真敢说啊。

    她想了想,嘴角的笑意更浓,我也知七妹你学问好,不如等会去试试走灯阵

    萧子鱼停下脚步,像是记起了什么似的,喃喃自语,灯阵

    萧子鸢转身看着萧子鱼,是啊,灯阵,头彩有两千银子呢

    对于她们这些孩子而言,两千两可是一笔可怕的数字。

    :2更求月票,不过亲们这会应该都睡了吧tt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