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055:她到底是谁(月票30加更)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没有谁可以帮我萧子鱼像是失了魂的孩子一般,手足无措的喃喃自语。

    从她落水醒来后,便没有像今日这般累过。

    或许是因为那方才种不舒服的感觉,让她觉得十分的烦躁不安。

    可现在身边,没有一个人可以听她说话。

    自从见到白清后,她的脑海里莫名其妙多了很多陌生的事情。

    那时,她整日看着自己的双手,觉得她应该是萧子鱼,却又有声音在告诉她,你不是。

    深夜里,梦中总会有很多奇怪的记忆突然涌入。

    恐惧蔓延在她的脑海各处。

    想着,萧子鱼又无奈的笑了笑。

    她这是在委屈抱怨什么。

    知道了这么多事情不好吗

    她知道自己不能回京,也突然学会了炮制药材,更会箜篌连灯会上的事情,也曾听人说起过。

    那个人告诉她,在姑苏每年都有一场灯会,比元宵节更热闹更好看。等她身子好了,便带她去看看。

    他说,在东街有皮影戏看,在西街有糖人,若是累了还可以去吃茶,姑苏的山泉水沏出来的茶和京城里的不一样。他甚至还告诉她,那些文人雅士们大多都自视甚高,所以猜灯谜的时候离他们去的那条街远一些,如果一定要猜灯谜,千万别去薛家商铺。薛家人小气又记仇,更是喜欢将灯谜藏在右手上。那种墨水,得遇了清水才会显现出来,等水迹干了就会消失。

    还有灯阵其实很简单。

    他说了很多,声音轻缓,像是在哄她入睡一般。

    然而也是这个人的声音,让萧子鱼头疼欲裂。

    她一点也不想起,那个人是谁

    然而,她的这些痛苦,却不敢告诉任何一个人。她只能将这一切都掩在自己的平静之中

    谁也帮不了她,她谁也不想依靠,一切都要靠自己。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外传来初雪担忧的声音,她说小姐,要回去了吗

    出来的时候,萧玉轩担心萧子鸢会和萧子鱼发生争执,所以特意让人多备了一辆马车。

    萧玉轩的担忧是有道理的,此时萧子鸢早已不知去向。

    车内,萧子鱼没有说话。

    初雪有些担心的挑开车帘,却见萧子鱼双眼茫然,神色更是疲倦。

    顿时,初雪心里疼的厉害。

    方才的一切,她也看在眼里。

    若是萧子鱼猜不出来灯谜,那么结局会是如何崔家那位小姐,明显是有备而来的,说话处事都像是锋利的刀子一般。

    她想算计的不止是萧子鱼,还有萧玉轩。

    小姐您若是乏了,我们便回去吧初雪又道,奴婢去回了韩家小姐

    韩家

    萧子鱼的眼眸微闪,韩家小姐

    是二堂哥萧玉轩未过门的妻子吧

    她坐了起来揉了揉眉心,想起萧玉轩曾和她说过的话。

    她来此次来灯会,萧玉轩特意派了人手在暗中保护她,甚至还动用了乔家人。为了安全起见,萧玉轩甚至亲自写了一封信给韩家小姐,托她照顾萧子鱼。

    其实,萧子鱼何尝不明白,萧玉轩是希望自己和韩家小姐认识,多多走动。

    她这个二堂哥,是真心心悦韩家小姐的。

    不用了,她在哪里我去见她萧子鱼理了理长裙,又从马车上走了下来,彷佛刚才那个疲惫至极的人,并不是她。

    初雪垂着眼眸,答非所问地说,小姐你太累了

    她平日里从未反驳过萧子鱼的话语。

    今日,倒是有些出奇了。

    萧子鱼心里的阴郁,在这一刻一扫而空。

    她伸出手,轻轻的刮了初雪的鼻间,有你在,我不累

    她的身边,有毫无城府却十分维护她的初晴,还有眼前这个平日里木讷,却时刻为她着想的初雪。

    那么,她更该坚强。

    初雪见萧子鱼固执,便不好继续反驳,于是领路带着萧子鱼朝前走去。

    不远处的柳树下,站着穿着碧蓝色长裙的少女。

    少女梳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容貌娟秀眼神清澈,看着便让人十分舒服。

    她似乎也注意到了初雪身后的萧子鱼,转身微微一笑,七小姐

    萧子鱼走上前,也回了她一个笑容,韩小姐

    少女闻言,微微一怔,随即又莞尔。

    她说,你这样唤我,我还有些不习惯。如果你不介意,便直接唤我信芳吧

    韩信芳说的直接。

    萧子鱼没有拒绝,好,那你也唤我燕燕吧,这是我的小字

    韩信芳笑了笑,点头。

    韩信芳是个十分爽朗的人,她总是喜欢笑着,十分的真诚。她告诉萧子鱼,其实这花灯会上也有一些很好吃的小食,她带着萧子鱼又在花灯会上逛了起来,还十分仔细的和萧子鱼解释,那些店铺里卖什么东西。

    其实,萧子鱼知道。

    韩家祖上虽是姑苏人,但是韩老太爷自从在白家做管事后,便甚少回姑苏。至于韩信芳,就更少了。

    现在的韩信芳会知晓花灯会上的事情,怕是询问了不少人。

    可见,韩信芳的心里,也是有她二堂哥这个人的。

    这门亲事,其实很好。

    然而,韩老太爷会不会同意,就不得而知了。毕竟,以韩家的地位,想要将女儿嫁给一个官家,也不是不可能。

    前面,便是这场花灯会上最有意思的地方了韩信芳没有发觉萧子鱼有些失神,继续说,这花灯阵可有来历了

    她笑了笑压低了声音,对萧子鱼解释,这里的人其实都不知道,花灯阵的来历。我也是无意间听父亲讲起的,其实这花灯阵是公主当年闲来无事设下的,外面的人并不知晓。他们只知道,破解这灯阵会有两千两银子的彩头。

    萧子鱼眸光微闪。

    韩信芳说的公主,便是上一任白家主母丹阳公主。

    韩老太爷一直在白家做管事,会知晓这些,也不是什么怪事。

    她想着,便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场景。

    一片一望无际的花灯,将周围的景色都盖住了,十分密集的一片。然而,花灯虽然众多,却不会让人觉得怪异,反而有种不一样的感觉。

    对萧子鱼而言,这是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可惜了韩信芳还在说,玉轩一直想试试,看能不能走出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