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060:人情债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两人什么时候回府?

    这个事情,萧三爷还当真不知。

    一个残废和一个吃白饭的,他从未关心过。

    没有任何价值,是子女亲人又能如何?

    虽然之前乔氏和他提起过,他也是听了并没有放在心上。

    萧三爷笑的和蔼,“公子稍等片刻!”

    他站了起来走出待客厅,根本没有多看在一侧站着的萧子鸢。

    出了屋门后,萧三爷便唤来王管事,问道,“你派人去乔家问问,七小姐什么时候回来!”

    王管事惊讶的看着萧三爷。

    这是萧三爷第一次提起萧子鱼。

    “老奴即刻就去!”王管事说。

    萧三爷又叮嘱,“快去快回,若是七小姐在乔家没什么事,让她今儿早些回来。玉轩不是孩子,身边又有人伺候,无需她陪着!”

    提起萧玉轩,萧三爷唇角的笑又变淡了。

    他当真不想认这个孩子。

    好端端的非要去踏青,还要学骑马,结果摔断腿变成了个残废。

    从一个炙手可热的孩子,变成了一个只能瘫在床上的废物。

    他对萧玉轩的父子之情,也因为外人的嘲笑声,逐渐淡薄。

    如外人所言的那般,才华横溢又能如何?残废终究是残废。

    毕竟谁也没听说过,有个才华横溢的残废状元。

    王管事听了吩咐,转身要离开时,有个小厮跑了过来,跟他说,“王管事,二少爷和七小姐的马车到府外了!”

    真巧。

    又或者不是巧合?

    王管事内心有些复杂。

    萧三爷一听这话,眉眼里的笑意又变深,“去,告诉七小姐先来这里。说我找她,有急事!”

    王管事领命,转身和小厮离开院子。

    能有什么事?

    肯定和李知府有关。

    曾有人说,有权的不一定会有钱,但是有钱却绝对比不上有权。

    萧三爷没有什么学问,又不能走仕途,所以当年才会到了姑苏做生意。他这些年有了点家底,逐渐想跟衙门有来往,然而李知府却拒人于千里之外,和萧三爷没有任何来往。

    现在,李知府亲自找上门来,萧三爷自然是欣喜若狂,恨不得立即和李知府结成好友。

    不过,李知府来萧家到底是所为何事,便不得而知了。

    王管事有些失神,等走到府外时,碰见从外往内走的萧子鱼和萧玉轩。

    萧玉轩已经坐在轮椅上了,他依旧和往日一般,神情温润儒雅。而站在萧玉轩身边的萧子鱼,今儿穿了一件水青色的袄裙。不过刚入秋,便穿成这样……有这么冷吗?

    “见过二少爷,七小姐!”王管事说,“七小姐,三爷急着找你呢!”

    萧玉轩闻言,挑眉。

    今儿日头是从西边升起了?

    他没有言语,静观其变。

    王管事又道,“七小姐,你随我来!”

    “父亲在哪里?”萧玉轩打断了王管事的话。

    王管事回答,“三爷在待客厅呢!”

    待客厅?

    萧玉轩看着萧子鱼说,“我陪你去!”

    “不必了!”萧子鱼轻描淡写道,“二堂哥应该还有别的事,我去去就回!”

    萧玉轩见萧子鱼固执,便不好再说什么。

    他点头,“好!”

    萧子鱼跟在王管事身后朝着待客厅走去,初晴和初雪随后。

    一路上萧子鱼没有说话,而王管事也不知从何开口。

    他总觉得这个七小姐……有些不对劲。

    乔家那边传来消息,说乔老太爷的病情已经稳定了。若是不出什么意外,今年除夕之前肯定能落地行走。

    那废了多年的双腿,居然治好了。

    乔老太爷年纪大了,身子不如从前,瘫在床上不能行走,也不是什么让人意外的事情。然而,最让人意外的是,一个瘫在床上多年的人,居然能落地行走了。

    难道从前是装出来的?

    不像啊!

    王管事窥了一眼身后的萧子鱼,神情迷茫。

    莫非,真的和七小姐有关?

    萧家三房在姑苏的宅子虽不能和乔家相比,但是占地却也不小。现在,萧子鱼去的待客厅,她从前便从未来过。

    此处,晨光和煦,兰香暗浮,溪水萦绕着假山,石榴缀在枝头。

    雅致极了。

    王管事进屋通传,片刻后又走了出来,恭谨地说,“七小姐你请!”

    萧子鱼点头。

    屋内,双天见萧子鱼走进来,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

    昨儿夜里萧子鱼穿着斗篷,又戴着兜帽,他自然记不住萧子鱼长什么样子。不过,好在身形没有改变,依旧是那般娇小。

    容貌,也比他想象中更为清丽纯善。

    “小姐!”双天走到萧子鱼身前,双手作揖,“公子让我将东西亲自交给你!”

    说完,他便从袖口里拿出一个封好的信封,递了过去。

    萧子鱼诧异,“东西?”

    八皇子给她的东西?

    是银票吧。

    “是!”双天依旧垂着眼眸,双手捧着信封。

    萧三爷见萧子鱼不为所动,急的赶紧走上前,“燕燕,快拿着!”

    这一刻,萧三爷才彻底的明白,原来这个名叫双天的人,只不过是个小小的侍从。

    李知府对个侍从都如此有礼,可见这位侍从身后的那位公子,身世肯定不俗。

    没准,还是京城里的贵族。

    他想,若能攀上京官,来日萧家在官场上,或许又有一席之地了。

    萧子鱼犹豫了一会,才将信封接了过来。

    她今日若是不收下这东西,八皇子肯定还会继续上门打扰。

    他那个性格,简直就是个无赖,不许任何人忤逆他。

    对于无赖,她惹不起,便躲。

    双天见萧子鱼收下后又说,“公子还让属下特意来跟小姐说谢谢。他说,多亏小姐您料事如神,他才能从灯阵里走出来。希望他没有辜负小姐的期望……”

    “他在一个时辰里,走出来了!”双天又重复说。

    期望?

    萧子鱼微微敛目。

    八皇子知道了?

    阵法多用于战场,可见其凶险。

    灯阵里用的时遁,布阵之人虽削弱了阵法带来的威力,但是想要在一个时辰里硬闯生门,依旧得费不少功夫。武功底子差点的人,根本走不出来,还会自讨苦吃。

    她昨日不知那个人是八皇子,只想试探他的底细。

    所以,才会告诉他灯阵如何破解。

    至于奇异的景象?那还不如五十两银子对她而言更有吸引力。

    让萧子鱼意外的是,八皇子居然破解了灯阵。

    外面不是传言,说他是个不学无术的皇子吗?

    萧子鱼假装诧异,“公子谬赞了!公子能从灯阵里走出来,是公子才华横溢。”

    听了这话,在一侧捧着茶盏的李知府,差点将口里的茶水喷了出来。

    (PS:最近转季多雨,今天早上打雷小区断电了..没错我还住在这个破小区,和从前一样一打雷就断电。不过白天我休息了很久,所以今晚能通宵码字。会把更新补上的,另求下月票,又要被赶超了。谢谢各位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