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063:从没有什么公平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管事领命,带着几个小厮去了柴房。

    他在萧家这么多年,还没见过性子如此倔强的小丫鬟。

    明明都被打成那样了,居然还不赶紧认错。

    不过,最让他惊讶的是,一向嫌弃麻烦的萧三爷,居然会亲自过问内宅的事情,而不是像从前一样,丢给戴姨娘或者万姨娘处理。

    难道,和李知府今日来萧家有关吗?

    若是如此,便糟糕了。

    柴房内的初雪浑身是血,她像是丝毫不觉得疼痛一样,一直咬着牙不肯说话。站在她身前的嬷嬷,一脸愤怒,“你这个小丫头,嘴还挺倔的!不过你也别怪我下手狠,只要你老实的招了,说是七小姐让你害四小姐的,我就放了你,如何?”

    “没事,你不开口,等会刘大过来,我看你这个小蹄子还开不开口!”

    初雪依旧没有说话,甚至讽刺的看了眼前的人一眼。

    她早就习惯这种疼痛了。

    从她出生开始,每一日都是伴随着各种疼痛。

    她是女儿身,又还有好几个弟弟。父亲每日酗酒回来,除了打她就是打母亲……母亲瘦小,将她紧紧的护在怀里,无能为力的哭着。

    后来,乡下闹了灾荒,父亲就把她卖了,而母亲不知晓。

    她站在黑漆漆的巷子里,手里拿着根稻草,被来往的人牙子们抓住下巴,像看牲口似的看她的牙。那几日里,络绎不绝的小丫头被带走,而她运气真的很好,被人带到了萧家的外院做粗使丫鬟。

    很久之后她才明白。

    她的运气并不好,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好事,轮得到她们。

    萧家外院守门的刘大是个已满五十的鳏夫,他想再娶个媳妇,所以托了买丫鬟入府的妈妈,替他留意。他说,他喜欢年纪小的。

    于是,她被买进来了。

    刘大很高兴,私下找过她,而她那时吓的落荒而逃,誓死不肯和刘大来往。

    她是外院的小丫头,刘大本想先糟蹋了她,再去求姨娘将她许给他。结果,她一直反抗惹恼了刘大,所以在外院一直被欺负。

    然而,初雪知道自己不能死,若是死了,她或许这辈子都见不到母亲了。她苟延馋喘的活着,眼看着快坚持不住的时候,突然被人唤进了内院伺候。

    那次,其实也是顶罪,却也彻底改变了她之后的生活。

    萧子鱼的出现对她而言,不止是救命恩人……更是给了她一个能继续活下去的勇气。而且,萧子鱼不嫌她肮脏,也不嫌她有哪些过去。

    她那时想跟萧子鱼坦白,而萧子鱼却没有让她提及过去。

    过去对她而言,是一个难以揭开的伤口。

    萧子鱼只是说:你想留下那就留下。你要记得,你现在是初雪而不是九丫,从前的事情不用再放在心上了。

    初雪想到这里,笑的讽刺。

    “我不怕他!”她说,“我就是死,我也不会背着良心做事。你们啊,会遭天谴的!”

    她已经想好了,如果刘大来了,她就咬舌自尽。

    宁可死,她也不会出卖萧子鱼。

    嬷嬷一见初雪这个态度,无疑是火上浇油。

    她就不相信,不能将这个人打服了。

    就在这个时候,屋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初雪下意识往后一缩,准备咬舌自尽。

    王管事的声音传了进来,“周嬷嬷,将那个小丫头带出来,三爷和七小姐要见她!”

    初雪听了这话,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

    萧子鱼来找她了。

    她就知道,七小姐一定会来救她的。

    周嬷嬷有些心慌的将手里的鞭子收起,推开门走了出去,俯身道,“王管事你怎么亲自来了?这些小事交给我们办就好!”

    这件事情不是应该全部交给万姨娘来处置么?

    怎么七小姐也来了?

    周嬷嬷心里有些不安。

    “你把那个丫头打死了?”王管事太清楚这些嬷嬷的心思了。

    周嬷嬷赶紧摇头,“没呢,还有一口气!”

    只是能不能活着,便是个未知数了。

    她下手狠,那个小蹄子又倔强,怨不得她会生气。

    王管事听了这话,恶狠狠地说,“你还是祈祷她没事吧,这事我瞧着没那么简单!赶紧的,找人把她给我抬到四小姐的院子里,三爷和七小姐都在哪里呢!”

    周嬷嬷这下彻底傻了眼。

    一向不被三爷重视的七小姐,居然会和三爷一起在四小姐的院子里。

    这到底是怎么了!

    很快,便有几个老妈子将初雪从柴房里搀扶了出来。

    初雪浑身是伤,额头上的血蔓延在脸上,瞧着有些可怕。

    王管事想了想,吩咐人将初雪脸上的血擦干净后,才将初雪抬到了四小姐萧子鸢的院子内。

    初晴一见到这样的初雪,便吓的落了泪。

    初雪跪在萧三爷面前,神情坚定,“三爷,奴婢是被冤枉的,这件事情和七小姐无关,他们是想害七小姐!奴婢没有做的事,就是死,奴婢也不会认的!”

    “死?”萧三爷笑,“你这个小丫头当真不怕死?”

    初雪点头,“奴婢不怕!”

    夜已经深了,若是平日,萧三爷早已入睡。

    如今,他倒是有了兴致,“那你说说,今日是怎么回事!”

    “回三爷话!”初雪说,“奴婢在乡下还有母亲和弟弟,当年乡下收成不好,奴婢的父亲就将奴婢卖了。奴婢如今在萧家过的很好,更想念弟弟和母亲了,一直托人寻找他们。今儿夜里,有人告诉奴婢知晓了母亲和弟弟下落,奴婢便急着赶过去,却不想刚走到水榭外,便被人抓住……他们冤枉奴婢推四小姐落水,更让奴婢说出,是七小姐指使的。”

    初雪说到这里,对萧三爷磕头,“三爷,七小姐一向心善,她怎么会做出陷害四小姐的事情?是有人要害她啊!”

    初雪说的诚恳,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她不怕死,她只是怕死了还连累了萧子鱼。

    所以一直撑着一口气,要将所有的事情都讲出来。

    她太蠢笨了,一心记挂母亲和弟弟,却被人利用。

    萧三爷听了这话,觉得头疼欲裂。

    他只是回了一句,“你这话的意思,是四小姐说谎,她是自己跳下去的?”

    (PS:谢谢亲们的月票,今天有四更!这是第一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