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4章 吸妖体质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没有什么都没有女子缓缓地开口道。

    什么都没有

    孟珩微蹙了蹙眉头,他接着道:好,现在你穿过门前的游廊,小心翼翼地迈过台阶,然后,你看到了刚才你在房间里看到的景象。那么,现在离你最近的是什么

    是荷塘女子低声答道。

    孟珩:那你能走近荷塘去看一看吗

    女子微微摇了摇头,声音里透着一丝紧张:不我不能过去荷塘里有有

    孟珩眉毛一挑,问道:是不能过去,还是你害怕过去

    我害怕因为荷塘里有女子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她嗫嚅了两番,突然尖叫了一声

    孟珩则在那一瞬间飞快地用手帕盖住女子的手,然后他紧紧地握住了女子的手。

    不要慌,全神贯注地听着我的声音,相信我。他沉声说道:放松,你刚刚看到的东西只是错觉。那只是鲤鱼游过的影子而已。

    女子的额头冒出了一层薄汗,她眉头紧锁,喃喃重复道:只是影子

    没错。那只是鱼的影子而已。孟珩加重了语气,然后话音一转,又放柔了嗓音,道:你只是太过紧张,所以误把影子当做了别的东西。那只是错觉。

    在催眠过程中,受术者的潜意识被催眠师所引导,若是能力强大的催眠师,完全可以在交流中使受术者对自己的话确信无疑,从而达到想要的催眠效果。

    女子抿唇不语,紧皱的眉宇间似乎是在表示疑惑。

    你现在,慢慢地靠近荷塘,一点一点地凑近。孟珩徐徐说道:然后你发现,荷塘里除了荷花和鱼以外,什么都没有,水面也很平静,什么都没发生过。

    女子嘴唇微动,轻声道:水面平静什么都没发生过

    女子的呼吸慢慢变得平稳,看样子她已经相信了孟珩的话,并把它当做了事实的真相。

    孟珩勾了勾唇角。

    可是你刚刚的尖叫声却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他们很担心你,于是纷纷向你走来。其中有一个人,是你非常亲近的人。你能认出他么孟珩用轻缓的语气问道,他瞥了一眼立在一旁,此时神色紧张得过分的男子。

    担心我非常亲近的人女子的眉头蹙了一下,旋即又舒展开来,她缓慢而又坚定地答道:他是我的夫君

    旁边传来倒吸一口气的声音。男子悄悄松开了握紧的拳头。

    这是他这段时间以来,第一次从神智失常的夫人口中听到对自己的呼唤

    他不由自主地又看了一眼神色不喜不怒的少年,目光里的怀疑已经荡然无存。

    孟珩继续循循善诱道:对,他是你的夫君。在你待在那房间里的时候,他非常想念你,担心你,难道你不想见见他么

    女子犹疑了半晌,才道:我想见他但是

    不要怕,他会保护你的,无论你见到了什么,你都可以告诉他。相信我,他会护你周全的。孟珩语气坚定地说道。

    女子似是被这句话打动,她缓缓道:他会护我我什么都可以告诉他

    是的。孟珩肯定地答道。与此同时,他的嘴角也悄然勾起了一丝弧度。

    所谓催眠,即是对人内心潜意识的诱导。这个女人因为恐惧而将自己的意识锁进了封闭的空间中,而他所做的,则是一步一步让她重新敞开心扉,接纳身边人的存在。

    而一旦她能够建立起对身旁之人的信任感,她的精神状态自然也就会慢慢恢复正常了。

    好。孟珩略微扬了扬声音,语调变得沉稳而坚定:现在,仔细听我的声音,当我倒数到一的时候,你便会醒来。

    三

    二

    一

    孟珩高喝一声。

    女子的眼睑紧皱,似在挣扎,然后猛然间睁开了双眼,茫然而无措地望着眼前的人。

    只不过,那目光虽然茫然,却再也不是毫无焦距的空洞了。

    孟珩悄然后退了两步,让开了自己身后的男子。

    夫人男子喉咙间滚动了两番,然后上前一步,握住了女子的手。

    孟大夫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赵某一定会竭尽全力地满足孟大夫的要求。赵老爷冲座位对面的少年诚恳地说道。

    夫人虽然仍有些惊魂不定,可总算是神志清醒了,也知道认人了,气色也大有好转,这让他怎能不感谢眼前的少年

    孟珩端起面前的茶盏,轻抿一口,淡淡一笑道:无他。只要赵老爷把事先说好的酬金付与在下即可。还有,若赵老爷日后与友人邻里谈论起各方趣闻轶事,听得哪家有类似夫人这般的病人,稍稍向那友人邻里引荐一下孟某的名号,那在下便要感激不尽了。

    不敢不敢,如此小事,赵某定会为孟大夫做到。赵老爷连连点头称是,旋即挥手叫来了下人,捧着一把用红布包裹着的银子走了过来,然后亲手递与了孟珩。

    孟珩大大方方地接过,也不谦让避讳,掀开红布略一清点,满意地点点头,便把这银两揣入事先准备好的包裹中。

    赵老爷颇有些惊奇地瞥了一眼少年清点银钱的举动。不过转念一想,许是奇人都自有与常人不同之处,便释然了。

    可一转眼见少年便要起身告辞,忙开口,把一直压在心底的疑惑问了出来:孟大夫请留步,赵某还有一事相求。

    孟珩顿住了脚步,挑了挑眉,了然道:可是想为夫人求一剂药方

    赵老爷面上略带了些赧色:是啊内子虽已恢复神智,可赵某仍担心她病情不稳啊,赵某并非怀疑孟大夫的医术

    孟珩意味不明地哼笑了一声,道:赵老爷所忧之事乃人之常情,在下可以理解。既是如此,那明日午时之前,在下会把良药亲自送至府上。

    如此甚好,那就有劳孟大夫了。赵老爷再三致谢道。

    孟珩点了点头,他没再多说什么,起身告辞了。

    只是在离开赵宅的时候,感到那股熟悉的诡异气息似乎从背后包裹上来,若有若无地缠绕在身后,不远不近地跟着。

    应是导致赵夫人中邪的那东西跟了上来。

    孟珩玩味地挑了挑眉,不动声色地放慢了脚步。

    看来自己这个异时空的外来者,倒是比那位赵夫人更容易吸引这些怪力乱神者的注意。

    只是可惜了,早知自己会连带着把那东西也带离了赵宅,就该向赵老爷多收一百两银子了。

    听闻身后的脚步声逐渐靠近,孟珩猛地转身,勾起一抹笑容,幽幽道:阁下请现身吧。

    孟珩途中所遇那荷花精,本是那赵宅荷花塘里的一支睡荷,多年修炼成精后便按捺不住性子,总想出来掺和一把凡间俗世,因见每日流连池畔的赵夫人风姿绰约,便起了心思逗她一逗,时而装成恶鬼模样,时而扮作赵老爷或身边丫鬟模样,吓得赵夫人魂不附体。

    孟珩原想着若这荷花精不招惹自己,自己也不会多去管他,可没想到这顽劣不堪的妖精竟也跟着自己出了赵宅,一路尾随自己到了王世孝家门前。

    他现在是借宿此间,并不想让王世孝一家人受到这妖魔鬼怪的影响,夜深人静,也不想弄出什么大响动来,便只好略施催眠术,诱导这妖自行离去,并命令他不得再出来祸害赵家人。

    看病,还是要看到家的。

    而此时已近子时,庭院里静悄悄的,唯听见几声蝉鸣稀稀落落地叫着。

    孟珩回到自己的房间,他将此番所得的酬金从包裹中取出,放进地上的箱笼里。

    从半个月前开始,到现在,他已经借由看诊的方式赚得银子数千两。给了王世孝夫妇一部分之后,还剩下两千两银钱,皆换成银票,存在箱中。

    不过,赚钱并不是他的目的,银两只是为了防备不时之需。他真正想要的东西,还需要慢慢筹划才可。

    放好银钱,孟珩在水盆中净了净手,又将脸上用来易容的药泥洗掉,然后又给那几案上的石菖蒲浇了浇水,这才解衣睡下。

    只是梦到半酣,突然感到一股刺骨的寒意从背脊之中泛起,然后沿着骨血一点一点地蔓延上来,最后全部汇聚在心脏,犹如重锤一击,使他猛然惊醒。

    然而这疼痛却是一点未消,反而更加剧烈。犹如有万千只蚂蚁一般,一丝一毫地咬噬着他的身体,然后逐渐抽走他所有的力气。

    唯剩下一个阴寒至极的冰窖,将他狠狠地困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