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6章 高效审问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孟珩望着对面的几人,遗憾地一笑,摇头道:对不起,这种情况恕孟某无能为力。

    那几人失望地对视一眼,面色一片灰败,然仍有一人不死心地问道:阁下竟也毫无办法吗

    孟珩看了他一眼,表情毫无波澜,淡淡道:孟某所长者,不过涉关人心之事也,几位所言之事,应去拜求名医妙手才是。

    那人听罢,终是没再说什么,长叹一声,与其他几人一同离去了。

    孟珩举起茶杯轻抿一口。

    总有古人分不清心理诊疗师和普通大夫之间的区别,他也实在是不耐烦解释。这个朝代的科普工作没做到家,总不能让他代劳吧。

    放下茶杯,却又有一人坐到面前,是个年近四十的中年男子,那人见孟珩抬眼看他,也睨着眼睛打量了他几眼,有些迟疑地问道:阁下可是孟大夫

    孟珩点头,正要开口应答,眼角余光却突然瞥到一抹身影,不由得眯了眯眼,心下闪过种种猜测,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

    然而他面上却不显,转过视线,对着面前之人正色道:正是孟某,阁下前来,可是府上出了什么事

    中年男子神色一紧,收起刚刚对这少年的轻慢之色,忙将府上的事情一一道来。

    原来这男子乃京城一官宦之家的管家,听闻这诣春楼散发出去的消息说每隔三天,楼里就会有一位擅长阴阳方术之学的能人异士坐镇,年龄虽不大,本事是一等一的高妙,因此才寻到这里来,为府上那不知怎地,突然就变得魂不守舍茶饭不思瘦骨嶙峋的公子求条生路。

    孟珩仔细听完,略一沉吟,颔首道:贵府上大公子的情况在下已明白几分,剩下的还要当面问询察看才是。这样吧,您先把府上的地址给我,我明日一早就去府上为大公子诊治。

    男子听了,喜不自胜,对着孟珩再三道谢。

    孟珩摇了摇手指,微微一笑:先别急着道谢。孟某的规矩想必阁下也听说了。出诊前需得先付订金二十两才是。

    哦,知道,知道。男子忙从袖中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两锭银子放在孟珩面前,信誓旦旦地道:我家老爷说了,若是孟大夫能治好公子的病,别说这二十两,就是二千两,二万两也出得

    孟珩眯眼笑得愉悦:那倒是不必。孟某出诊一向是看时辰收费,一个时辰一百两,除此之外,一视同仁。

    当然了,若是病患家属愿意多给一些酬金谢礼什么的,他也不会拒绝。

    男子听了,一脸动容,心下不禁又对这少年添了几分敬佩。

    小小年纪,非但手艺高妙,而且还有原则,不乱收费,实在是高人哪。

    心里这么想着,忙又对少年行了个大礼,然后才兴冲冲地离去。

    孟珩收起笑容,状似不经意地瞥了一眼这大厅的某个角落,然后才慢悠悠地收起桌子上的两锭银子,又独自坐了会儿,便起身离开。

    为了钓得某条蠢蠢欲动的鱼,他现在需得好好地放几个饵才是。

    京城里喝茶听曲儿的娱乐场所多如牛毛,孟珩自出了诣春楼,便一路赏玩过去,走走停停,不亦乐乎,给足了那个人影跟上来的时间。

    直到把那人憋得抓耳挠腮,耐不住性子。

    孟珩看时候差不多了,脚步一顿,拐进一条阒寂无人的暗巷。

    此时已是华灯初上时分,夕阳早早地收敛了光华,暗巷里黑沉沉的,看不分明,唯有一道街外的霓彩宫灯照进来,照亮了巷内的一小方天地。

    孟珩斜倚在墙壁上,双手环胸,静等着那跟踪之人一步一步地走到自己面前。

    那人似是许久才适应阴暗的光线,脚步踉踉跄跄,好不容易站稳,便看到面前挡着一个模糊的身影。

    他呼吸一滞,便听得那身影发出了一阵轻笑,嗓音清越好听,却不知怎地,叫他感到背脊发凉。

    他咬着牙,想到所托之人的吩咐和悬赏,再想到一路所见少年出手阔气的行事,猛地从腰间抽出一把锃亮的匕首,朝着空中划了两下,而后恶狠狠地喝道:兀那小儿,叫爷爷我跟了一路,现如今既是你自己进了这死胡同,就别怪爷爷我手下不留情了快把身上的钱财都交出来,方可饶你不死。

    语毕,这人又将匕首往空中划了几下,张牙舞爪,似是示威。

    孟珩眼睛微眯,挑眉道:哦那你倒是说说,是谁派你来跟踪的我

    问这么多废话做什么,你小子的命现在都在爷爷我手上,还不快把钱财都交出来那人喝道。

    孟珩勾唇一笑:交,当然要交,毕竟我可是很惜命的。语罢,他稍稍一顿,轻声道:你靠近一点,我便把银票都给你。

    那人皱了皱眉,靠近了一步。

    与此同时,孟珩的脚却悄悄向后退了几分。

    这里可是有五百两银票呢,你过来,我都给你。

    少年的嗓音低沉,隐隐的,带着一种无法抗拒的诱惑力。

    彼时宫灯的霓彩恰好打到少年的眼睑上,纤长睫毛下的双眸更显得漆黑如墨夜,剔透如星辰。

    看着我的眼睛。他轻轻念道。

    那人略显茫然地望过去,然后便跌到了一片由星空和月夜交织而成的密网中,弥足深陷。

    既然你不肯老实回答我的问题,那我就只好用这种方式咯。孟珩拍拍手,愉悦地眯起了眼:说吧,是谁让你来跟踪我的。

    那人的目光中已经完全茫然一片,像是被牵引的木偶般,嘴唇张张合合,木然地答道:是郊南王家的王世朴

    哦孟珩兴味地挑了挑眉,又道:王世朴为什么叫你来跟踪我他叫你专程来劫我的财

    他只说让我寻到你后找一个机会好好教训你一顿那人慢吞吞地答道:我看你出手阔气钱多才起了劫财的心思

    原来是这样。孟珩双手环胸,目光挑剔地打量了一番这抢劫犯,似是轻叹一声:唔,只可惜他找错了人,这种暗地里整人的活,不是该交给在黑道上混的专业人士么

    况且,他难道不知道,追踪最怕遇到的一类人,便是催眠师么。

    孟珩玩味地挑起了唇角,对那抢劫犯道:你虽是受人所托,但既落在我手里,也不能叫你白白跟踪我一路不是

    那人的唇蠕动了几下,没有发声,似是不知如何作答。

    这样吧,既然你喜欢银子这东西,我就叫你看个够。孟珩狡黠地一笑,道:转身出巷,看到街上谁手里有银子就追上去,追他个一二时辰,只许追,不许动手。然后,直到有人把你这家伙送到衙门为止,你看这样可好

    孟珩问得温柔,抢劫犯愣愣地嗯了一声,然后十分乖顺地遵照着孟珩的话,一步一步地走出暗巷。

    孟珩尾随至后,倚在巷口百无聊赖地观赏着那人的动作。

    只见那人甫一见到路人掏出银钱,便露出贪婪的目光,紧紧地凑上去,却偏又不声不响,如同呆傻痴儿,惹得路人皆对他嫌恶之至,甚至有淘气小儿过来对他拳打脚踢,可那人竟毫无察觉,摔倒在地,立刻爬起,再见到谁手上有银票,便又立即跟了上去。

    活像是被银钱控制的禄蠡。

    在前世,他曾见过许多这样的禄蠡。

    孟珩嗤笑一声,无聊地转身离去。

    待回到王家的时候,已近子时。孟珩略显疲惫地推开房门,走了进去,视线略微扫视之下,却是微微怔在了那里。

    他的房间被人动过了。

    孟珩皱了皱眉头,走到房间正中的桌案旁,点上了蜡。

    烛火忽明忽暗地闪烁着,渐渐照亮了整间屋子。

    桌椅的相对位置有了变动,窗台上的花盆也似乎被人挪移过。

    孟珩走过去,眯眼细细察看。

    石菖蒲的枝叶很是繁茂,经过这几日的培育,一个花盆已经有些装不下了,略看之下,似乎比早上出门前更为繁盛。

    然而孟珩还是一眼就看出了那略微的不同。

    一节细小的枝叶被连根拔去了,几点淤泥洒在瓷盆的边缘。

    除此之外,屋内似乎并没有少什么东西。

    孟珩心下不由得闪过种种猜测,再加之刚刚那跟踪者透露出来的信息,他的脸色不由得沉下来。

    看来,有些人是把好心当作驴肝肺,也把他当做任人揉捏的棉花了。

    不过,王世朴再怎么说也是王世孝的堂弟,他姑且按兵不动,看看王世朴还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他冷冷地嗤笑一声,不动声色地给那石菖蒲又浇了把水,面无表情地解衣睡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