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10章 破案专家孟珩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这边孟珩刚搬进新居,便拓展了新业务。

    这日,他给一富商的家眷做完催眠诊疗,本打算径直回府,半路经过一热闹的街市时却给绊住了。

    此时正值华灯初上人头攒动之时,两边的小摊都摆出来了,路上也是人来人往。

    却有一家街角的小摊似乎发生了争执,围观的人群越扩越大,阻挡住了孟珩所乘的马车。

    孟珩不得不下车一探情况。

    走得近了,隐约听见里面吵吵嚷嚷的骂声不同寻常,似乎并非普通的买卖价格之争,孟珩拨开人群,走近去看,才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是一个玉器摊,摊主怀疑一男客偷了东西,那男客却一口咬定自己没偷,两人僵持不下,甚至破口大骂,由此引来围观。

    摊主心急之下,还叫来了衙门里的捕快,扬言要把男客捉拿进大牢,不怕他不承认。

    而此时那捕快也是一脸头痛地看着这两人。

    孟珩淡淡扫了一眼那摊子,只见上面摆的都是形状精巧的玉饰,若是有人有心偷盗,确是很容易能够掩人耳目,顺手牵羊,恐怕除非搜身,不然是挺难找出丢失的玉器了。

    想到这里,他同情地看了一眼摊主,无聊地准备转身回去,然而这一看却是住了目光,不由玩味地勾了勾唇。

    这男人的姿势表情无一不在昭示着一点他在说谎。

    男人脸上愤怒的表情很夸张,可眼底却藏着一抹得逞的狡黠,他在指责对方偷东西的同时,右手却总是不由自主地摸向腰间的绑带。

    潜意识的动作最能泄露一个人心底的秘密,或许那丢失的玉器正藏在摊主的腰带里。

    孟珩微不可见地笑了笑。

    再看向被指认为小偷的年轻男子,他脸上的肌肉紧绷,嘴唇紧抿彰显着真实的愤慨,两眼目光如炬,似在无声地宣告自己是无辜的是被诬陷的。

    可惜在场的围观群众都被摊主高超的演技骗过,人们也总是下意识地同情原告一方。

    连那个捕快也是如此,似乎已被摊主的说辞说服,打算押人去衙门。

    孟珩瞥了一眼那捕快的官服。

    蓝底红纹,衣领上绣有方正的回字纹,帽顶饰有红缨。是顺天府的捕快。

    孟珩眉头一挑,眼睛微眯,出声叫住了那捕快:大人请留步。

    捕快回头,疑惑地看向孟珩,将他上下审视一番,见只是一相貌平平的少年,便不耐道:你有何事

    孟珩拱了拱手,笑道:无他,只是草民对此案有疑。

    他顿了顿,见那捕快目光微变,又道:刚才草民也在此处听了些事情的原委,仔细推想下来,却与那摊主有不同的结论,深觉此案另有隐情,不能不叫人知道,故而想来禀告大人。

    他话音一落,围观众人顿时一片哗然,有面面相觑开始反思案情的,有议论纷纷怀疑少年哗众取宠的,更多的也只是指指点点的打算看场好戏。

    摊主的脸色却一下子拉下来,面色不善地看着孟珩,喝道:你这小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干什么多管闲事

    孟珩并不理会,只对着那捕快声音沉稳不缓不急地道:大人只管叫草民与这摊主顾客两人问话一二,自然水落石出真相大白。

    捕快凝眉望着少年,并不言语,半晌,他沉声道:你去问吧。不过,话到一半,他话锋一转,威胁道:若是问不出来个什么,定治你个扰乱公事之罪。

    孟珩嘴角边的微笑纹丝未变:绝无此种可能。

    他转过身,看向众人,又把视线在摊主和那年轻男客之间回转一二,勾唇笑了笑,然后不疾不徐地走至男客面前立定。

    告诉我,你是否偷了这摊上的玉器少年轻声问道,那望着对方的眼眸恍如一片澄澈的湖泊,让人不由自主地就想要去相信。

    年轻男人眉头轻锁,似在估量少年的可信度,他沉吟半晌,终是叹气般地答道:绝无此事。

    众人顿时发出一片不屑的嗤笑声。

    孟珩点了点头,他又踱至那摊主面前,朗声道:既然那人说没偷你家的玉器,那便是你在冤枉他了说实话。

    摊主不屑地哂笑一声,众人也都哄笑作一团。

    本以为这少年是有什么真本事,看出了什么真端倪,才敢拦住捕快,没想到竟是思维如此蠢钝简单之物,单凭被告一句话,就信以为真,跑过来反诘原告,就这水平,真还以为自己是匡扶正义的大侠呢。

    没看到精彩的戏,围观者之中已有几个连连摇头,打算抽身而去。

    哪知变故就在这一刻发生。

    刚刚还理直气壮的摊主此时竟改了口风,嚣张的气焰也一扫而空,竟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对那少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发生了什么刚刚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突然之间就快看,那摊主承认了

    众人惊呼道。

    玉器摊的摊主已经满头大汗,少年那漆黑深邃的眼眸犹如茫茫雾沼一般,将他整个人都笼罩进去,更让他的意识不由自主地跟着少年的问话走。

    我要听实话。少年用沉稳和旭的声音道。

    是我看那人在摊前徘徊了半个时辰了都没舍得掏钱嫌他晦气便诬他偷了玉佩男人期期艾艾地回应道。

    哦原来是这样。孟珩笑了笑:那玉佩呢

    在腰里男人慢吞吞地答道。

    孟珩上前一步,伸手利落地抽出了男人腰间的玉佩,玉佩的璎珞在空中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

    众人又是一片哗然。只不过这回不是在惊叹案情的神转折,就是在对少年刮目相看了。

    物证在此,原告自己已经翻案,此案的真相已经明了。孟珩淡笑着把手中的玉佩递过去。

    捕快深深地看了一眼孟珩。良久,他接过那玉佩,又看了一眼少年,押着摊主回了衙门。

    孟珩站在原地,笑而不语地看着他们的背影。

    八卦闲谈无论在任何时代,传播速度都异常得快,尤其是新鲜的具有反转性剧情的轶事。

    仅仅三天,诣春楼里坐镇的那位能人异士孟大夫便又多了层神奇色彩在身孟真言,意即只要孟大夫上阵,无论你黑的白的,好的孬的,都得口吐真言,言出肺腑。

    更有坊间传言,把那长身玉立的少年形容成霹雳铁面一般的形象,冷面身彪的少年只往那儿一站,便吓得那奸佞小人哭天抢地自陈劣迹跪地求饶。

    对此,孟珩只作无谓一笑。他关心的是,这些消息的传播到底能带来多大的效果。

    没让他失望,五天后,便有人带着不菲的订金来上门求见。

    来人正是那之前处理玉器摊一案的捕快,顺天府的官差。

    陈平看着堂下笔直立着的少年,眉间闪过一抹焦躁和庆幸。

    他是这顺天府刑狱司的长官,虽然官不算小,平日也多得乡里邻间艳羡,可这身上的担子却着实繁重。

    且不说他身处京城这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的是非之地,动辄就会接到牵涉甚广的案子,单说每日鸡毛蒜皮奇巧悬疑的民事案就堆积如山,就弄得他叫苦不迭,还哪里审得清楚

    可眼前的这个少年就不一样了

    那天在街边玉器摊上,他亲眼看见了少年的过人本领,不过三两句话的功夫,竟逼得那玉器摊摊主缴械投降口吐实情,回来他押着那摊主到衙门里打了二十大板,这案子就算了了

    如此之迅捷高效

    若能将少年请过来收为己用,奇巧悬案又算得了什么

    想到这里,陈平又看了眼府尹大人。

    只见坐在堂上的府尹大人眉头微锁,似是对这传闻中孟真言的本事有些半信半疑。

    陈平见此,连忙开口道:大人,这位孟先生的能力乃我亲见,绝不会有假。况且这几件案子已经悬了好些天了,眼下既想不出别的办法,不若就请孟先生尝试一二。

    府尹大人沉吟半晌,点了一下头,把视线投向一直静立着的少年,道:好吧,那就请这位孟公子尝试一番吧。他挥挥手,语气颇有些低沉不耐:不用等了,现在就开始吧。

    是。孟珩淡淡道,不过为了节省时间,还请大人将那几位嫌犯一同带上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