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11章 见大师都是要预约的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什么府尹大人挑了挑眉,神色里有了一丝不快,他冷哼一声,指着旁边的陈平道:你这小子,年龄不大,口气倒是不小,知不知道这几桩案子就是他,也得审个好几天呢一齐带上来,也不知道你吃不吃得消

    陈平也倒吸一口气,心里不禁为少年捏了把汗。

    若是因这少年的狂妄,把自己也搭进去,那就得不偿失了

    孟珩丝毫不在意这两人的想法,他一向也未怎么在意过别人的想法,只淡笑道:无妨,带上来便是。

    陈平觑了眼府尹大人的脸色,见大人紧皱着眉头不语,也只得硬着头皮将那起子嫌犯押了上来。

    待他回来一看,少年已气定神闲地坐在一张交椅上,面前还摆了张条案,条案上放了一沓宣纸和笔砚。

    看起来气势慑人。

    陈平一下子就有些放心了。

    他把这共计九人,总涉四件案子的当事人带到少年面前,喝令他们站成一纵队,挨个等待少年审问。

    没想到少年又出声道:不用如此麻烦,依次排开,都站到我跟前来。

    陈平动作一僵,硬邦邦地改口道:听见了没都站到孟先生面前

    几人遂依言站了过来。

    府尹大人冷笑一声:人都带到了,别装模作样了,开始吧。

    他一向不耐烦这些江湖术士,事前摆的阵仗不小,事后一个屁都放不出来还净会油腔滑调地推脱干净

    若让他看到这个姓孟的小子是个无能的,定要狠狠地打他个几十大板,好好治一治这招摇撞骗的风气

    孟珩却是不慌不忙,他慢悠悠地站起身,挑起一抹微笑,道:既然府尹大人着急了,那你们就别磨蹭了,一个一个,老实交代。

    少年的视线向这几人依次扫去,目光有如深潭一般。

    顺天府府尹大人的眼都要看直了。

    他从没见过这么审犯人的,更没见过这么快就能审出结果的

    这还是那些个相互扯皮死不认罪的市井无赖吗这还是那些个油嘴滑舌钻律例空子的刁民吗

    怎么到了这孟先生这里,一个一个老实巴交地就跟什么似的,倒豆子一样就把自己怎么偷得鸡怎么摸得狗交代得清清楚楚

    府尹大人按耐不住地绕过公案,走到堂下,抓起条案上的那摞宣纸细细查看。

    米铺老板张忠,指控铺里的伙计王强偷米,一番审问下来,王强果然交代清楚了偷米的前后因果,老板张忠的控告成立,此案已了;

    三兄弟李大郎李二郎李三郎互相控告对方觊觎家财,谋害亲爹,案情纠缠一团,在少年的问话下却另有发现,原来三兄弟竟是事先勾结将老爹害死,再分财产,哪知亲爹死了,这三人却因为财产分割而再起争执,所幸将对方统统告上衙门;

    还有赵怀礼的休妻案,钱氏妇人的谋害公婆案

    这都审得清清楚楚水落石出了甚至少年把这些都已经白纸黑字地记录下来了,还摁上了犯人的手印虽然这上面的字迹倒是不怎么好看

    府尹大人抬起头重新打量少年,眼睛里的神色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孟先生审案辛苦,请坐,请坐。府尹大人笑得热络。

    无妨。孟珩淡淡道:府尹大人看了这半晌,草民审出的结果可是有误

    没有没有。府尹大人连忙道,孟先生问话简洁犀利,审问迅速,案情结果又颇合逻辑,与现有证据严丝合缝,完全没有问题。

    那我就放心了。孟珩淡淡一笑,表情却是不悲不喜,丝毫没看出刚刚是所谓不放心的状态。

    不过府尹大人窥着孟珩的表情,有些欲言又止,踌躇了半晌,还是半是纠结半是期待地道:本官看孟先生于审讯方面似有过人之处,不知孟先生可有意向到本官这里来做幕僚

    听到这话,一旁的陈平倒是紧张了一下,两眼紧紧盯着孟珩。

    孟珩好笑地摇了摇头,他瞥了眼府尹大人,见他的神色也颇含纠结之意,心下了然,便坦然道:多谢大人抬爱,只不过草民一向散漫惯了,做不得这衙门里的差事,此番之所以会来班门弄斧对这些人审问一番,一来是见陈大人拜见之时言辞恳切,二来

    说到这里,他朗声一笑,道:孟某是个贪财之人,只为府尹大人所承诺的丰厚报酬而来。

    少年的嗓音清越好听,说到这里时表情坦然,既没有丝毫忸怩,又不见半点铜臭之气。

    府尹大人和陈平看向少年的眼神登时带了点些微的敬佩。

    与此同时,也悄悄松了口气。府尹大人是对孟珩的江湖术士身份有些忌讳,招为幕僚终不是名正言顺,陈平则是为少年不会抢了自己饭碗而暗自庆幸。

    孟先生竟是个性情中人,好好好,本官这就叫人把酬金送上。府尹大人亦朗声大笑道,笑罢,又道:既是如此,那本官也不便强求。不过,若是今后陈平再遇到棘手的案子,还要劳烦孟先生一展才能,到时定有酬金相送。

    乐意之至。孟珩勾唇笑道。

    现下孟珩手上已有两条人脉路径,一是借由能人异士孟大夫宣扬出去的诊天下郎中不能诊之心疾而接触过的官家富商的路径,二是借由孟真言的名号搭建的和衙门官府建立友好合作关系的路径。

    有了这两条门路在手,诣春楼那种地方倒是不必去了。

    现在,不是他等客户,而是客户要等他了。

    小罗,跟你说的,可都记住了孟珩对眼前面容尚显稚嫩的少年问道。

    记住了。罗云点点头,有模有样地回答道:若有人上门求见,先叫他把名帖送上来,按照事情的轻重缓急和递送时间的先后排成顺序,事急者为先,时间早者为先,若有同等时间或同等缓急者,则许诺酬金重者为先。

    孟珩挑了挑眉:不错,口齿清晰记忆尚佳,是个做秘书的料子。不过,还有一点呢

    罗云是他不久前买回来的小厮,听闻他习过一些文墨,认得几个字,他便将他挑出,专门做这接待顾客上传下达的工作。

    还有罗云挠挠后脑,蹙着眉头想了想:哦对,若是顺天府的人来求见,无论时间早晚,事情缓急,定要放在第一位

    没错。孟珩赞许地点了点头。

    民不与官斗,这是亘古第一真理。

    好了,你去前厅守着吧。顺便叫几个人过来。孟珩道。

    他要收拾出几间像模像样的待客室出来。

    大堂中央保持不变,两对太师椅相对而置,用于会客面谈;左边房间置一软塌,用于病患休息催眠,右边房间则是书房,用于记录病历。

    总体设想起来,倒是比他在现代自立门户的诊疗室还要宽阔敞亮。

    啧,到底是古人地广人稀,房子要多大就可以建多大。

    罗云答了声是,便利索地退下了。

    不多时,宅子里余下的五个下人便到齐了,几人听孟珩吩咐一通,便着手去做。

    几人收拾到黄昏时刻乃止。

    点上灯盏和烛台,孟珩眯着眼打量干净明亮的会客室诊疗室记录室,心下很是满意。

    没错,这样才比较有正规心理诊所著名催眠大师的感觉。

    做事之前,行头装备都是必不可少的。

    然而就在这当儿,却听得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传来,孟珩回身,见是罗云拿了一张名帖而来。

    先先生,顺天府的人有请罗云气喘吁吁地道。

    哦孟珩接过名帖,看着上面顺天府刑狱司陈平几个字,眉头微微蹙了蹙。

    不知这个时间衙门里会出什么事

    他稍稍换了身衣服,没再耽搁,便疾步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