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17章 身为一个正直的催眠师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熹微的晨光透过暮霭,淡淡洒在京郊静谧的小道上。

    小道的尽头,在一处幽静雅致的宅院前,却是熙熙攘攘,颇有些吵闹,人群之间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却见这群人排成几列纵队形状,人群中也是各色人等都有,既有那头发花白的老者,还有那已作他人妇的女子,更多的则是半大不小的作小厮打扮的少年。

    也不知这行人在这翠微林苑外面等了多久,许是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一些人开始骚动起来。

    哎,听说了吗三日前在顺天府府尹大人的寿宴上,这位孟大夫可是叫那帮高官勋贵们大开眼界呢某位瘦高的小哥儿说道。

    立即有人凑过来附和道:听说了我就是为这事儿来的当时我家老爷亲眼看到,这孟大夫连八卦蓍草都没用,就能把一个人的生辰八字出身家境说得头头是道,一点儿不含糊,简直天神下凡所以我家老爷这便让我来为我家公子求上一卦,好看看啥时候能高中状元呢,哈哈。这人说完,还不好意思地笑了两声。

    卜卦算什么你是没看见更了不得的事儿呢那瘦高小哥儿不屑地哼了一声,后又洋洋得意地道:当时我就随我家老爷在李大人府上呢,我都看到了,孟大夫就几句话的功夫,便让一个彪形大汉老老实实地任他拿捏,这才神奇呢

    另一人有些听不下去了,道:你们说得也太邪乎了,那哪里还是一个大夫的手段,我看简直是妖术差不多那人对前面几人的言论颇有些嗤之以鼻,发泄完了后才道:我么,不知道别的,我家老爷就叫我来找孟大夫求药,那药叫什么来着叫哦对,胶囊听说那胶囊才是个好物哩。

    切,没见识的东西,你懂什么啊。前面几人立即反驳,几句下来,几人竟要争吵起来。

    却在此时,那扇紧闭的棕红色大门突然打开,吱扭一声,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众人都不禁屏住呼吸,朝内看去。

    只见里面走出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来,眉清目秀,身材瘦高,他立在台阶上举目四顾,来回扫视着下面的人群。

    众人的目光都有些期待。

    半晌,才听得那少年扬声道:来此地问卜求卦的,求福避祸的,请于左侧跨出三步来

    听得此言,人群中顿时熙熙攘攘一阵,不多时,便见左侧分出了大半部分人来。

    罗云点了点头,对那大半部分人道:诸位可以回去了。

    众人一愣,登时沸腾一片,吵吵嚷嚷嘈杂不堪。

    只听有人怒叱道:凭什么啊我们等了这么久,连孟大夫一面都没见着就叫我们回去,这怎么回事啊

    就是啊,看不起我们家老爷还是怎地我告诉你,今儿个要是不给我们个交代,回头便叫我家老爷把孟珩抓进衙门里

    底下一片附和之声。

    却见罗云恍若未看到诸人愤懑之色,只平静无波地道:我家先生向来只医人医心,从不做占卜算卦之事,诸位请回。

    语罢又看向那叫嚣得颇厉害的几人,道:若你家老爷敢与顺天府府尹大人作对,只管随意行事便是。

    众人瞬间不敢嚣张,一个一个蓦地记起那位孟大夫原来是府尹大人的座上宾,把他送进衙门不等于送到府尹大人跟前儿了吗,这不是在打府尹大人的脸么

    饶是自家老爷官儿再大,也不会这样自讨没趣儿。

    这些人顿时如霜打了的茄子一般,没了气焰,垂头丧气地各自散去,临了,还颇为不甘地瞥了一眼仍站在台阶上的少年。

    罗云扫了眼那些人离去的背影,心里悄悄松了口气,联想到孟珩的交代,忙又打起精神,对着剩下的人道:来此地求药的,有哪些

    剩下诸人见识了刚才的情景,心下都有些忐忑,担心自己也会被赶走,白白等了这么一场,遂都犹犹豫豫的,不敢动弹。

    罗云极有耐心地重复道:来此地求药的,也请于左侧跨出三步来,我家先生有吩咐。

    众人闻此,这才略略放下心来,都磨蹭着步伐,你推我我推你地踱过去。

    待众人站定,罗云方道:诸位请按照自己所要购买的胶囊数量,各自备好银两,待会儿随我一同进去。

    说着,他又从怀中掏出一张纸来,递与右手边最近一人,道:这张纸上写有胶囊相应的数量对应的价格,请各位彼此传看。

    他话音一落,等着买胶囊的诸人忙都争相恐后地要来那纸张看,却也有不少不识字的,都问左问右地打听起来。

    罗云转过视线,看向最后一拨眸中隐隐含着期待的人,道:诸位可都是来向我家先生求诊的吧

    底下人忙纷纷点头。

    更有人亟不可待地问道:小哥儿,他们都有着落了,我们这被剩下的要怎么办啊

    罗云轻笑道:诸位莫急,先生自有安排。

    他略清点了下剩下的人数,大概有十一二之众,心下思量了一番,便道:我家先生看诊有个规矩,即每日只接待前五位递名帖的客人,而在这五位之中,只有一位能得我家先生亲自上门出诊,余者皆须自己前来就诊。

    众人一听这话,皆心下一凉,且不说大多数都排不到那前五位之中,大家也都是被自家老爷差遣过来邀孟大夫前去府里出诊的,眼下哪里能叫老爷亲自前来就诊

    却听少年又道:不过此次错在我们事先未曾告知大家,因而看在大家等待已久之故,还请诸位都将自己府上的名帖交给我,我去请先生甄别判断,然后再转达各位,何人应何时来我林苑就诊,而先生又会前往哪家亲自出诊。

    哦这样好这样好底下人听了,这才面露喜色,纷纷称是,忙把名帖都递与少年。

    罗云收好名帖,又对那拨等待买药的人道:诸位先随我进来吧。

    然后转身抬脚迈上门槛,径直而去。

    求药众人忙紧紧跟上。

    然而就在此时,却有一道声音斜来,叫住了即将离去的罗云。

    小哥儿等等

    罗云转回身去,看向此人。却见此人似乎并未在刚才那三拨人群之中,不由疑惑地皱了皱眉。

    那人却是个看起来高挑精干的年轻男子,他走上前来,对着罗云拱了拱手道:若我家主子既非求药,亦非求诊问卦,只想见孟大夫一见,不知可否

    孟珩此时正斜倚软塌之上,一手支腮,一手闲闲翻看一卷古书,神态颇有些认真。

    他见罗云走过来,方撂下手中古籍,直起身子,道:事情都处理完了

    是,求卦之人已悉数离去,求药之人我已将胶囊分别装好,售与他们。求诊之人也收来了名帖,都在此处,还请先生过目。罗云将手上的名帖整整齐齐地递与孟珩,恭敬地说道。

    孟珩赞许地看了一眼少年,道:做的不错,跟我学催眠术一事,准了。说着,他接过名帖,视线在上面扫过,又淡淡道:不过,你年龄尚小,心志未坚,这般年纪即尝试施术实有危险,还是从体察人心开始,慢慢来过为好。

    底下站着的少年听得此言,却早已心欢雀跃,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忙追问道:真的吗兴奋过了才蓦然想起还有一事未秉,脸上一赧,忙道:对了先生,还有一事

    孟珩挑了挑眉,道:何事

    有一人说他既非求药,也非求诊问卦,只想见先生一面,却是奇怪得很。罗云说着,将那张名帖递过来,这是那人递上来的名帖,不知先生可否想要一见

    孟珩兴致缺缺地接过名帖,目光在上面轻轻扫过,却在瞥到那个名字时,稍稍凝住了视线。

    肖彧。

    上面一无职位,二无出身,只有这干干净净的两个字。

    若说还有什么其他吸引人视线的东西,那便是这制作名帖的纸张倒是颇为精美,上面隐隐有暗金色纹路盘桓曲折。

    孟珩玩味地笑了笑。

    一般而言,不肯在名贴上写职位和出身的,若不是出身太低怕招人笑话,那便是出身显赫,显赫到不得不隐而不说的地步。

    再看这张名帖制作如此精美华贵,上面字迹也是笔力千钧颇有章法,绝不可能是第一种情况。

    孟珩再瞥了眼那两个字,笑意更盛。

    虽然这个名字并无甚特殊之处,可肖姓,恰好是当朝的国姓呢。

    孟珩撂下手中名帖,对罗云道:叫这些求诊之人,按照这名帖的先后顺序,前五位今日晌午之后来看诊,后几位隔一天再来。而至于这位肖彧么,孟珩说到这里,别有意味地笑了笑,继续道:你去告诉他,我可以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