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20章 治病要治根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中年男子一愣,半晌才反应过来,脑子里足足转了一个回合,才跟上少年的思路。

    他面色有些难看,不由得咂舌道:怎地如此之昂贵

    虽说自己这怪症一般的大夫看不了,自己对此也颇有些羞于启齿,不愿四处张扬地延请名医妙手,可即便是什么疑难不治之症,也从没见过如此昂贵的价格啊。

    孟珩抿唇笑了笑,意味深长地瞥了他一眼,然后淡淡地收回目光,正色道:御史大人有所不知,此症表面上看来只是夜间惊悸,无甚大碍,可若是经久不治,则会使人心力交瘁,重者甚至会心衰力竭而亡。

    况且,孟珩说到这儿,略压低了嗓音,轻声道:大人此症,其实另有原因。

    男子一惊,心下猛地一阵砰砰乱跳,不由自主地问:是何原因

    孟珩却是收起了话头,微敛眼睑,只嘴角挂着一抹若有似无的微笑。

    这些个儒生勋贵名士高官们,即便心里有所怀疑,却也总不愿把那怪力乱神之物摆在明面儿上说。

    那日在府尹大人寿宴上,见其只言自己会奇门遁甲洞察人心之术,却只字未提自己为衙门驱逐妖邪一事,便可窥见一斑。

    因而眼下,他若想让这位御史大人明白此症状的真实缘由,定不能直截了当地和盘托出。

    孟珩眯了眯眼,嘴角边的笑容愈发悠然。

    男子却越发心急,忍不住追问道:孟大夫,究竟是何原因

    他话音刚落,却听闻扑通一声异响,在安静的室内显得格外突兀。

    男子忙寻声看去,一看却愣在了当场。

    竟是旁边案几上的茶盏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刚刚何人打碎了茶盏男子喝问道,语气里颇有些不悦。然而他四顾一圈,却发现此刻房间内除了他与孟珩坐着未动之外,伺候的两个丫鬟也正端立门口,并未走动。

    刚刚并没有人碰那个茶盏。

    男子的表情瞬间由呆滞变为惊疑,他不由得从椅子上站起。

    就在这一瞬间,本来好好地摆在他下首的太师椅突然仰翻在地,传来哐啷一声巨响。

    这回他看得清清楚楚,它是自己倒下的

    孟孟大夫,这难道是他惊惧不已地转过头看向一边的少年。

    闹鬼两个字叫他生生吞进肚里,硬是没敢说出来。

    却见少年也是一副凝重神色,他站起身凝着眉道:御史大人,看来事情已经愈发不妙了

    少年声音低沉,听起来竟让人颇觉凄惨。

    男子心下一凉,脑中千回百转,忽又听得门外风声飒飒,浑身一颤,猛地抓住少年的手臂,道:孟孟大夫,还请一定要救救救本官

    少年的脸上却略有难色,他似是为难地瞥了眼男子抓得紧的手,道:在下当然想要救大人,只不过大人府上这位不速之客,却颇有些难于对付

    男子心内更觉被置了冰块一般冰凉,对家中闹鬼一事更是笃信无疑,只觉得面前的少年便是唯一的救命稻草般,急急忙忙地道:只要孟大夫能根治了本官这怪症,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本官一定竭尽全力

    孟珩转过头看了眼男子,皱着眉沉吟了半晌,而后像是百般为难似的,终于点头应下。

    催眠过程对孟珩来说再简单熟稔不过,然而他还是很谨慎地完成了每一步。

    中年男子被孟珩从催眠中悠悠唤醒,过了半刻时间,才完全清醒过来。

    他只觉脑子上像是被挪开了一块巨石般,轻松了许多,眼皮也不那么发紧了,忙扶着软塌就要站起身来:孟大夫果然妙手,本官这便觉得神清气爽了许多。

    孟珩手下使力,稍稍摁住男子的手臂:大人请勿起身,还需静坐半个时辰,而后起身方可。

    哦哦。男子连忙坐下,扶着软塌不敢再乱动:不过,孟大夫,本官这怪症的病因

    男子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神态里残留着几许惊疑。

    孟珩淡淡道:大人只管放心便是,今日之后,在下可以保证,大人夜间再不会受到惊扰。

    少年的语气虽淡,却透着股莫名的令人心安的力量。

    男子渐有些放心,脸上的表情这才松动了些许:既是如此,那便有劳孟大夫了。对对,一万两白银的银票,本官这就着人准备,送至孟大夫府上。

    孟珩略一点头:多谢。语毕便准备起身告辞。

    刚刚被他派出去捉妖的003号跑回来报信,似有意外发生,本着对顾客负责任的原则,他得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等等,孟大夫男子似在愣神,见孟珩拱手告辞才连忙伸手挽留,道:孟大夫若有空可否多到寒舍走走啊,本官的意思是觉得与孟大夫相谈甚欢,所以

    孟珩停住脚步,看了他两眼,了然笑道: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男子顿时松了口气,表情看起来如释重负。

    孟珩淡笑一声,告辞而去。

    对方因为某种不知名的异类生物而产生的恐惧情绪,对此孟珩在道义上是一概不负责的。毕竟他可什么都没点破,只是出于一种善意的提醒,命令003号和006号做了一些小动作,以此来让对方明白这病症的真正原因罢了。

    而至于闹鬼妖邪这些字眼,他可是跟这些古人们学得透透的,连提都没提。

    不过既然对方因为恐惧情绪而对催眠师产生依赖,那么自己多来几次多做几回催眠诊疗,将对方变成自己的稳定客户源,倒也未尝不可。

    这么想着,孟珩出了御史府,跟随003号来到一处角落。

    兔子精少年的神色有些焦急:孟珩,那妖精忒厉害,修为很高,我可打不过他呀

    哦此妖现在何处孟珩挑了挑眉。

    宛姐姐把他引出了御史府后,旭哥哥把他逼到了一条暗巷里,正在苦斗。兔子精少年愁眉苦脸地道。

    他口中的宛姐姐旭哥哥正是那蝴蝶精006号和鹦鹉精009号。两人也是自孟珩与御史大人谈妥之后,便被指示要去收了那盘旋在御史府的妖精。

    孟珩点了点头:带我去那条暗巷。

    兔子精忙拉着少年,使了几成灵力,不一会儿便到了几只妖精正在斗法的小巷里。

    只见巷里确有一个陌生妖怪与006号009号斗得正酣,而且隐隐处于上风。

    不过在孟珩的眼里,妖精便是妖精,无论修为高低对他而言都没有什么分别。

    只不过,这妖似乎确实有一些怪异之处。

    孟珩甫一踏进巷口,便感到一阵强烈的妖气破空而来,甚至带动了周围空气的震颤,让他整个人都感到极为不适。

    血液里隐隐有一丝气息在翻滚,彼时潜伏在他身体里的那股异痛仿佛找到了共鸣一般,发疯般地叫嚣起来,奔涌着冲向四肢百骸,最后汇集头顶。

    如同寒冰冻体烈火焚烧一般的痛苦。

    孟珩望向那妖的双眼变得通红。

    血,他发疯般地想念自己血的味道。

    指甲掐进肉里,握成拳的手狠狠地砸向旁边的墙壁,直到一双拳由通红变得淤青不堪。

    手背处传来的钝痛一阵一阵地刺激着神经,在那冰火两重天的剧痛中抢占了一丝细小的空间。

    由此才终于找回了一丝神智。

    孟珩闭了闭眼,从袖管中掏出那支短笛,抬了两下手臂,才将短笛放至唇边。

    眼下这种情况,还是与那妖精保持一段距离为好。

    然而与此同时,那打斗正酣的女妖也早已察觉到了孟珩的存在。

    那是一种诱人的,比御史府那老头子令她兴奋得多的美妙气息,美妙到令她现在就想冲过去,好饱餐一顿。

    女妖毫不犹豫地摆脱了那两个低级小妖的纠缠,体内发力,一个闪身便移至孟珩的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