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26章 君子之风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自打那日从内阁首辅府上离开之后,那位吴大人又邀了孟珩一次,却被他称病婉拒,自此之后,倒骤然不见信儿了。

    孟珩对此却毫不在意,只每日依旧随心所欲,闲时接诊几个病患罢了。

    而他在京中的那所新宅也愈发地有名气,俨然成了京中独树一帜的心理疾病诊疗所。

    这日一早,罗云便照常地接到了前来求诊的名帖。

    此人却是个青年书生模样,年纪有三十上下,本应是年富力强的年纪,却生得骨瘦如柴,面白如纸,言语间更是支离破碎语不成声。

    跟随着青年的小厮默默地站在主子身后,一双眼睛殷切地望着孟珩,眉目间一片深重愁云。

    孟珩打眼稍稍扫过去,便胸有了然,却不急于对青年施术,只抬眼对旁边的罗云道:依你之见,这位公子是何症状

    罗云心里一紧,知这是先生在考验他,便连忙上前一步,对那书生道一句失礼,忙凝眸对着他的面庞仔细端详起来。

    面颊消瘦苍白,应是食欲不振导致的肌肤消瘦,口中话不成声,若非先天如此,便是先生说过的应激障碍。

    罗云咬唇思索了两番,而后蹙了蹙眉,小心翼翼地挽袖伸出手去,微微撑开书生的眼睑,对着他的瞳孔观察了一阵儿。

    直过了半注香的时间,他才略略有了思路,然心下仍是忐忑不安,便只得有些不确定地道:回先生的话,这位公子应该是受了什么惊吓,才导致其说话不利,思绪混乱,又兼之食欲不振,日渐消瘦说话间,罗云偷偷抬眸觑了孟珩一眼,却见少年只嘴角边噙着一抹淡然笑意,看不出喜怒,心下便更是多了几分忐忑,不由得越说越没底气。

    孟珩耐心待罗云说完,才淡淡开口道:后面说得不错,他确有食欲不振之症,然而这病因却还须再商榷一番。

    他语罢稍稍停顿,瞥了一眼罗云登时有些发窘的面庞,好笑地摇了摇头,道:若是受了惊吓,必然目光躲闪眼神游移,更兼之内心脆弱,绝遭不得他人碰触,而这位公子却任你细细察看了这半晌,且目光虽则无神,却并不见游移躲闪之兆,又怎会是受了惊吓

    仔细分析完了这一通,孟珩见这半大少年听得认真,略有懵懂了悟之意,方满意一笑,点了点头,温声道:你先下去吧,有事再叫你。

    罗云忙应了一声,垂首退下。

    孟珩这才微敛了笑意,对面前二人稍稍正色,道:让二位久等了。还请这位公子随我到这边软塌上来。

    此人虽精神涣散面有郁色,却并非受了惊吓之故,相反却可能是于某些事上遭遇了变故挫折,心下不能受此打击,方封闭内心,怏怏不乐。

    此等情景,普通的谈话倾诉无用,还是需要用催眠来慢慢诱导他打开心结方可。

    说话间他便把青年往一旁诊室引去,却见此时,罗云又一路小跑着回来,颇有些气喘吁吁地递过来一张名帖道:先生,那曾经来访过的肖公子又上门求见来了。话到一半见孟珩已开始要对那书生施术,便稍一停顿,犹豫道:不知是请肖公子改日再来,还是

    孟珩此时无暇顾及,只随意道了句:若他耐得住,便请他到偏厅暂候吧。语罢随手拉过诊室外一层素白轻纱,稍加遮挡住外边过于明亮的光线,而后回转视线,对着那书生,压低了嗓音,轻缓道:请细细倾听我的声音,不要被外物所扰。放下心内沉重思绪,慢慢闭上眼睛。当我数三个数之后,阁下便会安心睡下去。

    一二三孟珩悠悠开口,话落,他伸手利落地接住书生绵软滑落的身体。

    肖彧与罗云打了个照面,便被他一路引至偏厅,跪坐于塌,静静等待少年。

    肖公子,我家先生尚在施诊过程中,还请耐心等候。罗云煮了一壶茶奉上,而后恭谨有礼地道。

    肖彧点头微笑道:不妨事,我在此等候即可,你自去侍候你家先生吧。

    罗云低头答了个是,又与青年斟了盏茶,方退了下去,独留肖彧和他的侍卫黎青在室内。

    肖彧不由得有些好奇地打量着这所谓的待客厅。

    他记得上次到那京郊翠微林苑拜访少年时,便是如此简洁干净不事装饰的房间。眼下这座新宅竟也同样如此,一路走来鲜少见怪石奇草,唯有那一丛丛苍劲葱郁的翠竹挺风而立,恍若少年其人,颇有桀骜超然之资。

    目下这间偏厅也同样如此。目之所及并不见富贵人家惯常摆放的名贵古玩书画珍品,只有墙边的几案上摆放着一个插了几枝金桂的瓷瓶,偶有极淡的芬芳气息传来。

    再有屋子中间摆放的一只紫铜镂花香炉,缠绕出几缕袅袅淡香,与那金桂的香气混在一起,更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肖彧端起茶盏慢慢品了一口,却见茶已半凉,原来已过了一盏茶时间。

    他微微转头向对面隔着正堂的诊室看去,那儿被一层素白的轻纱遮挡,朦朦胧胧看不真切,却隐约间可辨出少年偶有动作的身影。

    以及那轻轻飘转出来仿佛呢喃般的温润细语。

    肖彧从未听过少年用这般轻缓和煦低沉悦耳的嗓音说话。那是一种奇异的,仿佛能够骚动人内心深处的昵语,与少年平日那或清越,或玩味,或狡黠,或淡然的声音都有所不同。

    肖彧微眯了眯眼眸。

    原来这便是少年得以医治心疾掌控人心的秘法。

    如此想着,却不知怎地,思绪越飞越远,心下一时微微晃了神,再一抬眸,便见少年斜睨着一双如墨美眸,玩味地看着他。

    肖彧想张开口说些什么,却讶然发现脑内思绪渐离渐远,身子越来越轻,薄唇微启,却不知说什么好。

    孟珩好笑地摇了摇头,走上近前,跪坐在青年对面,微微倾身凑近,肃然凛声道:迷思渐远,阁下已在此歇息的时间够久了,当回首醒悟才是。

    他低喝一声,而后方后退几分,好整以暇地看着青年。

    却见肖彧蓦然一怔,片刻之后,眼中迷雾尽皆褪去,复归清明。

    他身后的侍卫黎青也渐渐恢复过来,只觉自己恍若做了一场白日轻梦般,愣头愣脑地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孟珩。

    孟珩起身拿盖子灭了那香炉,复又坐回二人面前,但笑不语,只自斟了一盏茶悠悠啜饮。

    半晌才开口笑道:二位可清醒过来了

    肖彧回身看了自己的侍卫一眼,见其也一脸茫然神色,心下便明白了几分,转回头半是惊叹半是困惑地道:在下刚刚只偶听见几句孟大夫与那客人的问话,便不知怎地心绪飘散起来,周身上下也只觉仿若浮在水中,飘摇不定,实是神奇。

    离得那么远,单听我几句话倒不会有如此模样,阁下是闻了这香炉中的熏香,才至此情状。孟珩淡淡一笑,手遥指了一下那已经熄灭了的香炉,道:此香炉内所燃之香于心疾者有解忧忘乏安抚心神之效,而于常人却是会如阁下这般消解意志飘散心绪。

    原来如此。肖彧豁然地点点头,再一想是自己来得突兀,扰了少年与人施诊,便歉然一笑道:是在下来得唐突了。不知可否有扰到孟大夫与人看诊

    孟珩瞥他一眼,不甚在意地道:无碍,来者是个落第书生,也没甚大不了的心疾。不过是恋慕上一位门不当户不对的富商之女,一则可望而不可即,二则似糟了那富商的侮辱,故心生忧郁,难以开解。我略略催劝慰了他几番,让他愿意面对现实,开口说话,便叫人回去静心休养去了。

    语罢似是想起了什么,斜挑着双眸笑盈盈地来回打量了青年几许,半晌道:怎地阁下此次前来,不是有未解之惑须孟某解答或是又要来试探孟某

    说话间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眸若有似无地望过来,明净得仿若几息之间,便可洞察人心。

    肖彧不躲不闪,只坦然笑道:孟大夫行事光明磊落,与人施诊也毫不避讳,可见孟大夫胸怀坦荡,本无可猜疑试探之处,之前却是在下太过狭隘了。

    孟珩听得青年如此说,不由得朗笑一阵,反唇诘道:是阁下高看我了,我之所以毫不避讳,只不过因为孟某自视甚高,自信即便有人觑了孟某这医心掌心之术,也不能耐孟某何,并非如阁下所说得那般君子之风。

    青年一怔,似是没想到少年会如此评价自己,禁不住扬眉大笑,笑罢才道:在下从未见过如孟大夫这般自贬为非君子之人,孟大夫若不胸怀坦荡,那么在在下眼中看来,满朝士子竟无胸怀坦荡之真君子了。

    话落他笑意微敛,只眼中似笑非笑地看着少年,道:其实在下今日前来,是对孟大夫有一事相求。孟大夫可否还记得当日之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