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27章 交钱交货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肖彧说得如此正式,然其心内也并无一明确之法,只有万千杂乱思绪,郁塞于胸不得解,思来想去,蓦然想起那将世事人心洞若观火的少年,稍作犹豫,便与黎青两人便衣打扮,一路向这孟宅而来。

    肖彧沉吟了半晌,终是决定开门见山地道:孟大夫可知最近朝堂上的一件大事

    少年挑了挑眉,似是略一思索,而后答道:孟某一向不关心庙堂之事,不知阁下所指究竟是哪件,不过近日里倒见不少上门求诊的年轻士子口中有所抱怨絮语,似是那三年大比的定制科举被推迟了

    肖彧点了点头,肃然道:正是此事。

    科考被推迟虽然并不是无此前例,但那也是在战乱等特殊年代,寻常太平岁月,断然不会轻易有此事出现。

    尤其是在本朝以推崇文士收拢天下士子的国策下。

    然此次科考推迟之事其实也并非毫无预兆,早在这近两年来,今上便懒怠朝政,只于修道长生大兴土木上有所兴趣。今年科考将至,更不知听了什么人的谗言,所幸将科考三年一开科的定制改为六年一次,硬生生蹉跎了多少士子书生的大好年华。

    乃至此次赶考书生中间甚至悄然酝酿了一股愤懑情绪,彼此之间诵诗唱乐,发泄不满,煽动勾连,颇有风雨欲来之势。

    关乎此事,今上的昏庸是一方面,此事背后的推手却又是另一方面。

    鼓动今上推延科考的并非什么身居要职威势滔天的权臣,却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小官,要说此等官员平日上达圣听都是一件难事,可此次居然能够毫无阻拦地直达内阁中枢,又进了今上的耳朵,最后终成定局,其中种种关窍勾结必然另有名堂。

    从他掌握的情势来看,也确实如此。

    上自内阁,下自朝中某些大小官员,不但彼此结党营私已成风,而且相互之间上行下效,败坏纲纪,颓唐政务,于京城各个衙门内走动,便随处可见政务堆积如山,官员精神萎靡,不可谓不是乌烟瘴气一派混乱。

    他身为当朝太子,对今上的行为不敢苟同,却也不能直面顶撞,只这一年来都在动用手中势力暗暗清理朝政肃清朝纲,早期颇有成效,然可惜他手中势力尚且单薄,行动之中总遇到一股莫名阻力。

    似乎在人为力量之上,还凌驾有另一种不可名状难以言喻的超然力量,被这些朝臣所用,以此掩人耳目,左右圣听,扩大势力。

    终至于今日独霸朝堂左右政局之境地。

    肖彧想到此,微眯了眯眼,道:在下察觉此事另有隐情,而且仿佛与孟大夫有关。

    哦孟珩兴味一笑,正眼打量了对方几番,见其神色认真,并无怀疑或是试探之色,便也耐心问道:此话怎讲

    肖彧笑了笑,道:孟大夫一向于朝局无涉,在下心内已是了然。孟大夫与朝中大臣结交向来从心所欲,只是君子之交,并无相互勾涉,然而孟大夫某些无心之举,却是恰好正中关窍。

    说到这里,青年那俊朗的眉目间波光微漾,笑意轻浅,道:正所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孟大夫为人如高山明月,所来往的朝臣也都清明正直,并无不妥之处。可这也正是此事的一个关节点。

    孟珩忍不住抬眸觑了嘴角噙笑的青年一眼,斟了满满一盏茶递过去,挑了挑眉梢,凉凉道:阁下有话直说便是,大可不必如此恭维孟某,孟某是何等模样,自己心里还是清楚的。清风明月那一套,孟某只知夜夜都有,人人可赏,究竟有甚稀奇,却是不解,阁下还是拿它恭维他人吧。说话间便把那盏茶递到青年手上。

    肖彧见少年竟如此直言不讳,非但宠辱不惊,更把那天下士子拿之标榜自己的君子之风明月清风之品嗤之以鼻,不由忍俊不禁朗声大笑,笑罢双手捧过少年亲奉的茶盏举至唇边,大口饮下,然茶入喉间,却蓦然一愣,犹豫之间更是冷不防地呛入肺腑,便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

    原来少年府上的下人本就寥寥无几,眼下罗云退下,几人光顾谈话,无人温茶,那茶水早已凉透,在这深秋时节冷冰冰的,堪比井水,猛然间灌了这么一大口,简直犹如当头棒喝,凉入心底。

    眼下呛入肺里,滋味更是难言。

    肖彧一面被黎青手忙脚乱地捶着背,一面以巾帕掩口,形容好不狼狈,与刚刚那谈笑风生彬彬文质的模样相去甚远。

    少年不由得一阵大笑,边笑边说:想不到温文尔雅的皇子殿下也有如此狼狈之态,孟某今日得以一见,真是何其有幸。

    少年说着,那眉眼间都盛满了盈盈笑意和那毫不掩饰的调侃味道,却恍然间使得那被易容草药修饰过的眉目添了几分熠熠光彩。

    肖彧一怔,半是赧然半是慷慨地一笑,勉强收住咳嗽之意,哑声道:是在下失礼,让孟大夫见笑了。

    背后黎青黑着一张脸,似对少年如此的待客之法心有不满,然看到自家主子这么大度,也只好强忍着沉默不语。

    却见孟珩薄唇一勾,淡然道:阁下之意,孟某已明白了几分。孟某虽不关心朝局变化,自己的事却不会含糊。阁下既说事关孟某,又说到与孟某相交之官员皆正直清白,言下之意,岂非是那与孟某未相交过的官员都有不清不白之处嗯,大概这不清不白之处便是与此次科举推迟有关

    少年一边怡然自若地分析,一边继续一针见血地道:然而孟某与各位朝臣相交来往之事,多只见于诊治人心出售药材或是少年稍一停顿,黠然一笑意味深长地压低了声音,道:驱邪捉妖。

    难道如今之朝堂竟与那妖魔歪道纠缠不清

    孟珩眼眸微眯,诘问道。

    他偶尔也听过府尹大人似是不小心漏言当今圣上只沉迷寻仙问道,却不理朝政。然而自他来到这个时空,妖魔鬼怪见了不少,真正能够除魔卫道的道士却是不曾见过。

    况且,他也有所察觉,那些个妖精鬼怪相比于普通人家,更爱缠上这些高官大户。

    其中有些深受其害,曾邀孟珩上门相助,然而另有一些,却难保没有与那妖怪沆瀣一气的。

    想到此,他蓦然忆起几日前去的吴有贞府上,似乎也有一股不同寻常的妖异之气。

    肖彧听得少年如此说,不由心下一凛,沉声道:孟大夫竟也如此认为。虽则此事骇人听闻,叫人难以置信,可在下这一年来明察暗访,虽未握住实柄,可也确实发现异样之处,只是究竟未知那等异类到底是如何作乱的。

    说话间一副愁眉不展凝重深沉的模样。

    孟珩觑着青年此副表情,薄唇略弯,不由讥笑道:这又有甚难以置信的你眼中未见,不等于世上没有。语罢又阴恻恻一笑,幽幽道:再说这妖魔鬼怪的行事作风,还能有哪般花样无非是以色惑人吃人喝血,或是惑人心智抽髓,哦对了,更有可能夺其人皮,取而代之,说不定某位儒雅稳重的高士名臣,内里已经换了副芯了。

    孟珩语气轻快,眼眸轻眯,仿佛他口中说的并非此等血腥沉重之事,而只不过是家长里短谈笑风生。

    一直在旁沉默静听的黎青已感到后脊梁骨呼呼发凉,他忍不住往身后看了一眼,虽然空无一物,却更感幽邃苍凉,不由拢了拢身上前襟,拿眼神不断瞟着自家主子。

    却见青年面色如常,不动如钟,丝毫未有动摇,只面色肃然,对少年问道:这么说来,孟大夫非但能够驱邪捉妖,更对着妖魔之事知之甚详

    孟珩一挑眉梢,不在意地道:略知一二。

    肖彧这才慨然轻笑道:看来在下今日果然没有来错。语罢他微压低了声音,道:孟大夫既能洞察人心辨魔识妖,又常于各位朝臣家中走动,不知可否帮在下一个忙

    少年却看也不看他一眼,只语无波澜地道:帮忙可以,只不过这价钱却是要先说好。

    而后眉梢略挑,黠然一笑道:这也是事先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