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28章 吃喝玩乐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肖彧所托之事无他,便是请孟珩悉心留意朝臣之中是否有行事异样,心志被惑乃至妖气缠身者,对于这一点,普通人是看不出来的,也唯有能够洞察人心辨魔识妖的孟大夫才能做到。

    对此,孟珩表示,出于技术垄断,他要高价收费。

    技术运行一天收费一千两,运行一个月就是三万两,如对方连包三个月的话,打个折算作八万八千两。

    多吉利的数字。

    当然,如果查出了什么结果的话,每查出一处需另收提成五千两。

    看对方如此爽快地答应下来,孟珩颇有些犹豫要不要派手下那些个001002号们先潜伏去各位朝臣家中做个托儿,然后待他一网打尽便可直接拿提成了。

    不过最终出于某种商业信誉的考虑,这一想法还是作罢了。

    可青年似乎没有丝毫做了冤大头的自觉,他似是早有准备,命黎青直接奉了十张万两银子的银票作定金,后面不改色地淡然笑道:事情交给孟大夫,在下便一点担忧也无了。

    孟珩面无表情地接过银票,只打眼一扫,便随意放入一旁几案上的木匣内,连盖也不盖,便斜他一眼,凉凉道:担忧还是要有的,阁下出手如此阔气,就不怕我假意答应,转身就携款潜逃,跑到一偏僻之地隐姓埋名,逍遥自在去了

    末了又补了一句,故意眯眼笑道:毕竟这可是十万两银子,抵得上普通人家几十倍的吃穿用度,想来随便到哪个地方,都可好好挥霍一生了。

    肖彧听得此言,忍不住又是一阵扬眉大笑。

    少年总是这样,明明为人淡泊,却总摆出一副爱财的模样,可若真收了银子,却又仿佛对那银两不甚在意的样子,每每随手搁置,与那视财如命的人却是两般模样。

    与人交往也是这般,不卑不亢,宠辱不惊,既不爱听恭维,亦从不会恭维他人,语气里总是半是淡然笑意,半是玩味讥讽,倒叫人有些捉摸不透。

    这会儿偏又做出一副市侩模样,可那双笑意流转的眼眸里却是星星点点的揶揄意味,直叫人又好气又好笑。

    肖彧笑罢,也不由得被少年那副语气所感,清咳两声,故作困扰地沉吟一番,而后温润笑道:若果真如此,即便是天涯海角,山陬海噬,肖某也势必跟随,定要把孟大夫捉回来才是。

    话落却见少年笑意蓦地一敛,只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眸直直地望过来,犹如深潭一般。

    时间仿佛停了一瞬,都晕染在少年那如墨双眸里。

    肖彧略有怔愣,蓦然回神过来刚刚自己所言似有不当,心下不知怎地怦怦一阵乱跳,下意识垂下眼睑躲过少年的目光,手中也不自觉又端起了刚刚那茶盏,张口就饮入喉间,灌了一半,才猛然察觉这仍是那盏剩了一半的凉意丝丝的冷茶,一时间咽也不是,吐也不是,卡在那里,又是一不小心悉数呛进肺间,几息之间便咳得面红耳赤。

    尴尬之时却闻得少年笑声连连,那嗓音清越悦耳,朗笑之间便叫人忘了这难解之窘迫。

    肖彧明知对方是在笑自己,却是恼不起来,反因这郎朗笑声而化了刚刚那一瞬之间的异样心理。

    他不由得也嘴角微挑,笑道:既是为防孟大夫携款潜逃,想必光有银子是不够的,还须另外犒劳孟大夫一番。而后他略一停顿,眉眼间笑意轻浅流连,道:孟大夫可愿赏脸同在下一起到那崇光阁共用晚膳

    崇光阁是京城内一座极有名的酒楼,与诣春楼的喧闹富丽不同,此地虽坐落于京城内繁华之地,却自有一种雅致清幽之风。

    翠竹环绕,玉砌雕栏,阁中隐隐传出铮铮清越琴声,却是与平常酒楼里那种靡靡丝竹之音不同。

    颇有一种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之感。

    此地菜品也与众不同,非寻常酒楼里清一色的鱼翅燕窝莼羹鲈脍,却是取那全国各地的有名佳肴为材料,博采众长,方成独树一帜。

    又极擅就地取材,无论是那春花秋实,还是那寻常肉食瓜果,总能因时因材制宜,还能别出心裁,翻出花样来,实是令人耳目一新。

    肖彧邀少年前来的,便是这么一个地方。

    青年看样子是这里的常客,刚下马车便有店小二眼尖地跑过来,手脚极利落地从黎青手中接过马车,往后院安置去了。

    肖彧叫黎青给了点碎银子作打赏,那店小二也只是惶恐恭敬地收下,并无半点喜悦自得之色。

    打发走了店小二,肖彧便引着少年驾轻就熟地往那店里走,只见里面果然清幽典雅,更有些奇的是如此名楼,眼下大堂之内的客人却寥寥无几,只有两侧和中间勾栏里调琴而坐的琴师。

    孟珩不由瞥了身侧青年一眼,却见青年面色平淡,神色无恙,似是早已预料到了此番情景。心下便亦是有了几分了然,坦然随青年而去。

    两人径直到二楼里间一玉屏半掩栏杆微遮之地入内,却见里面景致别有洞天,小小一番天地,却装饰得流水翠竹,墨染画意。

    孟珩轻甩衣裾坐下,视线略一扫过四周景致,便淡淡落到青年的脸上,笑道:想不到日理万机的皇子殿下,也有功夫流连于这等烟酒之地,而且看来还是个中行家,倒叫孟某这个大闲人深感惭愧了。

    语罢眉梢轻挑,揶揄讥诮之意不言而喻。

    肖彧却并未着恼,只飒然一笑道:孟大夫高看我了,在下虽挂了个皇子的名头,却竟是与布衣无异,又何来的日理万机每每无处可去无事可做之时,便也只能遍寻京中赏乐游玩之地,聊解闲愁罢了。

    青年语气虽淡,然细微之处,却藏着一抹极细的苦涩自嘲意味。

    孟珩斜睨他一眼,心下略略有了些许猜测,便按下这茬不提,只自顾提起一旁茶壶,自斟了半盏茶,慢悠悠地啜饮了几口,只觉口内清香四溢,又不同于寻常的浓烈茶香,便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声:好茶。

    肖彧这才笑意油然而生,也亲自动手自斟了半盏茶,道:孟大夫可知崇光阁崇光二字的渊源

    孟珩笑意一顿,眉心微蹙,淡淡道:孟某向来不喜文人墨客那一套风雅游戏,还请阁下直说。

    肖彧见少年似有不耐,忙笑道:其实也没甚风雅的,不过是取自东坡东风袅袅泛崇光一句,借喻海棠娇艳之色,也略微点一下此地的独特之处。

    话到一半,他见少年这才稍有兴致地望过来,忙接着道:这所谓的独特之处首先便是茶,非取自普通茶叶,而是采撷那春日海棠花瓣萃取以成汁,再续之以夏日藕花晨露秋日青叶甘露泡制而成,滤掉那前三遍新茶浓香,方得此素淡清气,百饮而不厌。

    他说着,望着少年那淡品茶香慵懒而餍足的表情,心底的笑意不禁又涌上几分。

    孟大夫可还喝得惯青年低声问道。

    嗯,味道确是别致。孟珩随意应答一句,而后又略略感叹道:却不知竟如此麻烦。

    青年但笑不语,只又吩咐那屏风外候着的店家把店内最精致的菜品佳肴一一上来,而后便与少年共品佳肴,漫谈东西,无人打扰,实是畅意。

    如此情状,竟在这后面的几天里经常上演。

    孟珩对此也乐见其成,毕竟仰着脸吃白饭听小曲儿的悠闲日子,谁不想要呢。

    更何况青年虽有点文绉绉的,可几日来每每邀他所品之菜肴,所赏玩之胜景倒是愈发对得上他的口味。

    这一点,他是比较满意的。

    这日,两人在崇光阁听曲儿品茶吃点心足足消磨了一下午功夫,直至夜幕初降星辰点点,才意犹未尽地从崇光阁出来。

    罗云驾着马车早已在一旁等候,孟珩朝青年略略点头示意告辞,便拂袖转身,就要登上马车而去,却听得背后一声呼唤。

    他掀帘动作一顿,扭过头来挑眉看向青年。

    青年微微一怔,眼眸在渐深夜色下缓缓流淌着水色光彩,低低笑道:孟大夫可否陪在下一同骑马缓行,徐徐漫步回去

    青年身边正是两匹并立的高头大马,被黎青服服帖帖地牵着。

    孟珩眉梢微挑,干脆利落地道:我不善骑马。

    言语间并无一点赧然羞涩之意,倒是与平常一般的淡然语气。

    如此回答却是叫青年颇有些讶然,他抬眸见少年神色认真,并无玩笑之意,更觉纳罕,可再一想到少年那般才高于世却偏偏连驭马也不会,心底不知怎地,却生出一股喜悦之意。

    他不由悄然上扬了嘴角,道:既是如此,在下也不敢耽搁孟大夫功夫。话到一半又对一旁罗云道:眼下天色已晚,路人渐少,你定要驾车小心,护你家先生周全。

    罗云恭谨地答了个是,却见少年薄唇微勾,笑意中似有不屑,转身便要钻进车厢内,忙又道:孟大夫且慢。

    还有何事少年把车帘放下,略有些懒怠的微哑嗓音从马车内传出。

    青年上前一步,道:这崇光阁的菜肴点心我看孟大夫似还吃得惯,若哪日肖某不在,孟大夫想来这崇光阁了,亦随时可来,店里的掌柜小二都是认得的,必不会收孟大夫半分银子。

    语罢他仍立于车边,似是希冀里面再传出一言半语,却只听见一阵意味不明的低低笑声隐隐传出,而后便随那马车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