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29章 山雨欲来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吃喝玩乐是一方面,给雇主干活也不能落下。

    只守株待兔等人找上门来未免有些被动,于是这两日孟珩便都坐守他那胶囊店,悉心留意来往购药之人是否有妖气缠身或是心志不稳等异样之处。

    毕竟若是真有与那妖精沆瀣一气的,必不会真心找他上门求诊,只怕还对他避之不及。

    但此间所售之胶囊,却仅有稳定心神解乏忘忧的名号,很能吸引各色人等前来求购。

    况且此地处于闹市,人流密集,过往频繁,倒是容易叫他辨别出那混杂在人群中的妖异之气。

    只不过眼下时值朝食之时,药铺内客人尚少,孟珩便叫那狸妖煮了壶茶来,慢慢啜饮。

    却见那狸妖扮作的少年掌柜越发像模像样了,走路说话都少了不少野性,言语间也颇学会了那番殷勤待客之语。

    果然妖性聪敏。

    却唯独面对着孟珩始终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你也不怕我给你的茶水里下毒狸妖瞥了一眼少年那副悠然从容的模样,心里不忿,语含讥讽地道。

    孟珩淡笑一声,道:你不会。

    而后见其大眼圆睁,怒气呼之欲出的模样,颇有些忍俊不禁,便又出声道:你向来怒火外露,难掩于心,不恣肆发泄一通必不会罢休,又怎甘心只用把我扳倒

    更何况,你此时眼中所说,分明已清清楚楚地告知于我,此茶无异,我当然无可害怕的了。

    少年不紧不慢地说着,那一双通透黑眸笑意流转。

    狸妖忿忿转身,不肯再与少年对视,只留给少年一个倔强背影。

    孟珩愉悦地眯起了双眸。

    却在此时,忽闻店外一阵嘈杂吵嚷之声,似发生了什么争执。

    孟珩挑了挑眉,起身走出去探看。

    原来是一对母子似在对003号兔子精扮作的店伙计央求着什么。

    两人皆是粗布衣裳,贫寒打扮,面色发黄憔悴,那位母亲更是双眼含泪,看起来心煎似火。

    再看她怀中的孩童,略有七八岁年纪,却是双眼紧闭,眼下乌青发紫,口中恍若不停地念叨着什么,颇有些怪异。

    其母一看到走出来的少年,立刻扑至少年脚边,嘶哑哭泣道:孟大夫求你发发善心,救救我的孩儿吧

    孟珩微蹙了蹙眉头,略微打量了一眼这个中年女子,道:他怎么了

    中年女子赶忙抽抽噎噎地道:我也不知啊只从三日前开始,我出去做工回来,便见家中小儿突然口吐白沫,倒地不醒,我好不容易又掐人中又捶打他,把他弄醒,谁知他谁知他竟然口中胡话不止,连连我这个当娘的也不认得了

    说到这儿,女子更是悲痛欲绝,嗓中嚎啕之声愈发凄凉,引得不少路人旁观。

    她似是哭累了,才继续道:这三日接连如此,不是人事不省就是口中胡言乱语,竟像是得了失心疯一样,我实在是毫无办法了啊幸幸而昨日偶听人说这朱雀街上的孟大夫似能专治心疾,所以才一早赶过来,孟大夫你一定要救救我们母子啊

    说完,女子又是一阵呜咽不止,半晌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道:不然,孟大夫给我一粒胶胶囊也好啊就一粒再不然,能让我母子俩进去落一落脚也是发善心了啊

    说着竟不等孟珩点头,径直就往那药铺里冲。

    孟珩眉心一皱。

    此人行事实是古怪万端,虽哭声悲痛欲绝,颇为真切,然举止之间眼神却颇为躲闪,似是有意躲避他的目光。

    他心下一凛,命003号遣散围观之人,便也抬脚走回药铺,冷眼审视着这个女人。

    却见坐在店内太师椅上的女子已不像刚才那般情绪失控,只低低地啜泣着,垂眸敛目,似在仔细凝视自己怀中的孩童。

    孟珩视线也淡淡落在那孩童身上,此子双目紧闭,一时之间倒是无法分辨这病情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

    然而刹那之间,孟珩却感到一股隐隐约约的怪异气息缠绕上来,似是妖气。

    可下一秒钟,那气息又被掩藏下去,消失得干干净净。

    孟珩不禁眯了眯眼。

    抬起头来。他压低了嗓音,以一种命令式的口吻说道。

    女子闻言似是一颤,双肩抖了抖,下意识地听从孟珩的声音微微抬颈,动作到一半,却忽地咬紧双唇,重又低下头去。

    孟珩神色微沉,他起身走过去,到女子面前,缓声道:抬起头来,你若不抬起头对我细细说明一番,我如何治得你的孩儿

    女子却仍是不动,似在挣扎,半晌终于微抬了头看了一眼孟珩,而后又极快地低下头去,闷声道:我孩儿他确是得了失心疯,还请孟大夫好心医治。

    孟珩看了她半晌,嘴角慢慢勾起一抹凉薄笑意,他后退两步重又回到对面太师椅上坐下,不再理睬那女子,只对一旁狸妖漠然道:送客。

    女子身体僵了一瞬,似是难以置信地凄厉叫喊道:孟大夫难道竟要见死不救这等冷漠不仁之人如何堪得医者二字

    孟珩一笑,道:孟某从未以医者自居,本性也确是冷漠不仁,还请二位另择明路。

    说罢一边示意那狸妖直接赶人,一边提起一旁茶壶自斟了半盏茶,慢悠悠饮了一口,

    却见女子甩开狸妖的拉扯,仿佛终于看清孟珩的面目,收起那副哭哭啼啼的样子,反冷笑一声,肃然道:本以为孟大夫果真能够识人识心洞察世事,不想却终是个花架子罢了。

    说着她不再佝偻着背,端坐于椅子上,姿态间倒与刚才那番狼狈模样迥异。

    孟珩只轻淡一笑,悠悠说道:有时候过于洞察人心反会招惹上一身麻烦,好比阁下。他抬眸看了一眼女子,接着笑道:故而倒不如一知半解,糊糊涂涂。

    女子听到这话,双目不再躲闪,反直直地望过去,似是想看清少年心中所想。

    不管你是糊涂还是明白,我都劝孟大夫再好好想一想。我既然敢直奔着孟大夫这家药铺过来,必然是有备而来,孟大夫若是就这么把我打发了,定要想好事后的一干后果。女子冷冷地道。

    不劳阁下费心。孟珩笑眯眯地道:在下做事向来随心所欲,但凭一时喜好尔,从不顾前因后果。

    你女子一噎,脸色彻底沉下来,然静望着孟珩半晌,终是无话可说。

    既然如此,就请孟大夫好自为之吧。

    她留下一道清冷的声音,抱着怀中孩童径自离去。

    孟珩看着她的背影,笑意纹丝未变,只对一旁狸妖低声道:暗中追上去,回来后我允许你再找我打一架。

    他笑意轻浅,目含狡黠。

    狸妖瞪了他一眼,撇撇嘴飞快地跟了出去,一个转弯,便悄无声息地掩去了身影,无知无觉地跟在了那女子的身后。

    不过半个晌午的时间,那狸妖便收工回来,站在孟珩面前复命。

    两人相近耳语了一番,就见孟珩嘴角微微露了笑意,似是情况正中他猜测。

    他赞赏地看了一眼狸妖,与他逗弄玩闹一番,方使其忿忿而去。

    他忍不住愉悦地眯起了眼。笑罢才略略收敛,微微正色,把候在外厅的罗云叫了来。

    又与之耳语了几句,嘱咐道:去把这一番话细细告诉给萧宅知道,一个字都不许落。

    见罗云肃然点头应答而去,方微微眯了眼角,心下自有一番计较打算。

    肖彧身为东宫太子,住所本在皇宫之内,上次孟珩被妖精所袭得肖彧施救的暂住之地却是他在宫外另外建造布置的宅子,为掩人耳目之故,特以萧宅题匾。

    得到情报后第一时间报给雇主知道,孟珩对于自己的商业信誉,还是很满意的。

    而之后的事情,他却懒怠去管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