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31章 与你相伴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陈平神色恍了片刻,直过了良久,方沉下一张面孔,肃然道:顺天府刑狱司得府尹大人命令,因孟珩疑有谋害人命情节,又因在孟氏所经营胶囊铺内发现使被告之子丧其性命的同种药材,可谓人证物证齐全,故而在此特命孟珩随本捕回刑狱司牢狱内待审。

    你可有异议他觉得在少年那双眼眸的注视下,每一个字都说得很艰难。

    然而少年脸上却是一如既往的淡然神色,仿佛此时此刻,两人位置对调,那带刀的青年才是等待被押入大牢的那个人。

    异议有用么少年挑眉轻笑一声,步履从容地走到陈平面前,甚至悠然地伸出了双手。

    要绑还是镣铐,陈大人请便吧。口中语气仿佛聊天闲谈般随意。

    陈平眉心一皱,只觉越发看不懂眼前这个身形单薄的少年。

    然此刻那双直视着他的漆黑眼眸中却是他再熟悉不过的轻浅笑意。

    就好像少年从未把任何事放进眼里,哪怕是身陷囹圄。

    陈平蓦然觉得压在他心上的那口气略松动了些许,他定定地看了少年些许,沉声道:把孟珩押回去。

    不过终究是未在少年身上施加枷锁等作为一个嫌犯应有的耻辱标志。

    一席素白衣衫的少年走在这群横眉冷对黑衣黑靴的捕快中间,鹤立鸡群,犹如漆黑夜空中的皎月,非但没有丁点被捕之人的落魄,反倒让人生出几许不敢亵玩之意。

    奇特的是,跟随在少年身后的一众捕快竟没一个人觉得这样有什么异样或不合规矩之处,似乎少年本来就合该如此,若要给他戴上枷锁,反倒是玷辱了他。

    甚至于他们的长官陈平给少年安排了一间最为干净通透的牢房,也恍惚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并没有人说一句闲话。

    孟珩对这一优待更是毫无自觉,待陈平将其送进牢房门口,便自顾推门进去,盘腿坐于一侧矮床之上,闭目养神。

    于他而言,外在的环境变化从来构不成任何威胁。

    无论是雅致舒适的宅院,粗朴简陋的农家,还是眼下这间方寸之地的牢房,都不会有半点影响。

    他抬眸斜睨了一眼独自立在牢房外絮絮不止的陈平,直至对方闭口息声,方又阖上双目,翻身一躺,侧卧在那并不算十分劣质的木床上。

    不过,却是稍有些硌了,看来果然是睡惯软塌的缘故。

    孟珩闭着眼无聊地想。

    那边肖彧接到信儿的时候已是两天以后的清晨。

    他当时忙于想办法稳住那帮因为科举推延而隐隐躁动的举子们,已是一夜没有合眼。说来他虽是东宫太子,本应势力雄厚,然而今上一径沉迷于道术之上,早已将大权旁落,由朝中内阁全权理政。

    可惜权臣勾结结党营私,把朝政弄得一片乌烟瘴气。

    甚至于其中有人竟另有阴谋。

    肖彧从罗云那儿得知那个消息的时候便深感震惊,然而他到底是冷静下来,暗中着手去搜集证据,可令他没想到的是,那人竟连少年都牵扯了进去。

    他顾不得自己一夜未眠,便一路纵马,直奔顺天府大牢而去。

    所幸似有人事先打点,只稍给那守卫的狱卒赏了些银两,便见到了心中挂念的少年。

    空旷的牢房内,四周皆是铜墙铁壁,有半束微光从牢房上空的狭小天窗斜照进来,在地上洒下一点圆圆的光斑。

    少年此时正坐倚在那木床边,一边提着茶壶,对着壶嘴啜饮,一边垂手从身边瓷碟里拾起半块粮食饼,搁进嘴里慢慢咀嚼。

    肖彧心里一紧,不由出声唤道:孟大夫。

    孟珩微一侧头,见到来人也毫不惊讶,只略挑高了眉梢,道:你来了。

    这玉米饼味道还算不错,只是稍有些干。

    他又一仰颈,将那剩下的几口茶水悉数灌进嘴里。

    肖彧只觉得心下发沉,连嗓中也觉得艰涩,他沉默半晌,道:孟大夫早就知道会有今日一难

    报信儿人说得详细,将那对贫寒母子如何与少年有了牵扯,又如何将少年告上衙门,少年如何淡然面对刑狱司一众捕快衙役,跟随诸人到得衙门,悉数告知于他。

    然而这么多天来,少年却始终对他只字未提。

    那日遣罗云过来递信儿,也只说于自己所托之事上有了眉目,其余的,竟半点也未曾透露。

    回想至此,肖彧只觉得心上更涌入一般复杂情绪,难以言喻。

    却见孟珩轻笑一声,道:倒也未曾知道得如此详细,只知某些人并不会轻易善罢甘休而已。至于是将我告上衙门,还是使别的什么手段,于孟某而言,都无甚紧要。

    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肖彧静默了一会儿,沉声道。

    为何要告诉你孟珩把茶壶一撂,拍了拍指尖沾上的粮食饼碎屑,笑道:你托我所查之事我已告知于你,剩下的,你收拾你的朝局,我逗弄我的猎物,我们两不相干。

    肖彧定定地看了一眼那笑意淡然的少年,俊朗眉目间似染上一层淡淡阴翳。

    孟大夫果然豁达。半晌,青年似无奈地轻叹了一声。

    他转而将视线扫过这一小方天地,再落到盘腿而坐的少年身上,弯唇笑道:不曾想孟大夫在此等情势下也能安之若素。

    为什么不呢此地既有床榻,又有清茶一壶,干粮些许,既能卧床歇息,又饿不着我,居于此间更不用费心为那日日递名帖的一干人等看诊治病,岂不潇洒畅快少年说着,将双臂枕于脑后,斜倚床边,双目微眯,却有一种怡然自得之态。

    肖彧微垂眼睑,轻浅笑道:世人唯恐避之不及的牢狱,竟叫孟大夫形容得如此悠然光景,实在令在下不禁也想体验一番了。

    孟珩一挑眉,嗤笑道:无非自我安慰罢了,阁下千金之体,还是勿要体验此等囹圄为妙。

    青年却缓缓地摇了摇头,声音虽低,却透着一种莫名的执着:能和孟大夫对坐一处,即便是身陷囹圄,也只怕是一种享受罢了。

    说完这话,他轻抬眼眸,遥遥望向铁槛内的少年。

    少年恰也抬眸看他,漆黑眼眸中似有所内容浮现,却又似一无所有。

    彼时却有一阵脚步声从外间传来,打破了两人间的宁静。

    原来竟是顺天府尹李大人,他听得手下来报,说是牢内来了位探望孟大夫的,却是身姿气度非同一般,出手打赏的银子又极丰厚,听得这般描述,心下不禁隐隐有了个猜测。

    却是连深想都不敢。

    然此番匆忙过来,没想到竟真的见到了太子殿下。

    再转念一想,不禁对那狱中的少年也另有一番认知。

    他抹了把额上冷汗,走上近前,只略略行了个礼,悄声道:殿下怎地突然大驾狱中

    狱中人多口杂,他不能行大礼泄了殿下身份,只得如此。

    青年这才移开目光,半转过身对李大人点了点头,温润笑道:本不是为什么公事,故而未曾惊扰李大人,不想还是被李大人探知。

    既而转过头来,又深深看向那牢中少年,道:不过眼下也正有一事想求李大人帮忙。

    李大人转念间闪过种种猜测,若是殿下想要他放了少年,却是不好办

    然而嘴上却连连道:殿下尽管说便是。

    青年眼睑微闪,低声道:大人可否行一方便,让我也进这牢内陪伴孟大夫些许时刻

    李大人愣在原地,回过神来又是惊出一身汗来,忙开口道:殿下千金之躯,怎能入得这狱中,岂不是折煞

    然话未说完,却见青年微摇了摇头,道:我又哪里是什么千金之躯别人不知,难道府尹大人还不知情么,我不过是一个落魄皇子罢了,即便进去待一时片刻,想必也不会惹人注目。

    更何况,我相信今日之事,府尹大人必不会叫人透露出去一星半点。青年微微笑道。

    既然殿下如此说了,微臣再不答应,便是有悖殿下信任了。李大人心内挣扎一番,终是叹道。

    他叫身边狱卒拿钥匙打开牢门,轻轻一推,道:殿下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