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33章 公堂之上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吴有贞脸上带着一种极深沉的微笑,他眯了眯眼,道:没想到只几日不见,孟大夫便沦落至此。

    语罢,他毫不掩饰地对这牢房上下打量了一番,讥笑意味甚浓。

    孟珩丝毫不为所动,调整了下姿势,盘腿坐于地上,笑道:吴大人认为孟某是沦落至此

    从人人景仰的孟大夫到现在臭名昭著见死不救的庸医,甚至身陷囹圄,不是沦落,又能是什么即便孟大夫有一副巧舌,恐怕也无法把黑得说成是白的。吴有贞那微哑低沉的嗓音含着一种意味不明的笑。

    吴大人说得不错。少年点点头,似是颇为认同地道:照吴大人所说,孟某如今身为阶下囚,确实是遭遇悲惨,境况落魄啊。

    孟大夫有此自知之明便好。吴有贞冷笑一声,道:本官早就说过,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孟大夫落得今日下场,焉知不是风头太过不知藏拙之故若肯早日归附于我,想必今日必然是另一番风发意气。

    少年轻笑一声,道:吴大人所言甚是,确是孟某不知藏拙,以至于得罪了吴大人,方有此下场。

    吴有贞听得此言,倒微微敛起笑意,眉头微扬,道:哦孟大夫此言可是认清了局势,打算弃暗投明择良木而栖了

    却见少年只笑而不语,那张脸上满是悠然神情,没有半分落魄的样子,更不像是身陷险境无措之下四处投人的模样。

    吴有贞皱了皱眉,忍不住出声道:孟大夫

    少年撑膝悠悠站起,负手缓缓走了几步,与吴有贞隔着那铁槛相对。

    他并没有直接回答男子的问话,反开口低低问道:大人今日如此堂而皇之地进得这狱中,不怕沾染上一身洗不净的嫌疑么

    嫌疑本官身居此位,只稍动一动手指便能让胆敢怀疑到本官头上的人丧魂落魄,我看谁敢更何况,吴有贞倨傲一笑,深邃的眼眸中满是城府,本官今日前来,不要说这些人,就算是一只苍蝇,也定然察觉不到本官的存在。

    哦,原来如此。孟珩故作了然地点了点头,语气里颇有些叹服意味:看来吴大人此次果真是准备万全,有备无患。

    男子眯眸一笑,低声道:当然,甚至为了防止孟大夫趁我不备时,又用三言两语或是对视一瞥夺走我的心智,本官也另有打算。

    一旦本官出现任何不对劲的情况,孟大夫就会性命堪忧。男子声音阴恻恻地道,所以我劝孟大夫还是做出一个最明智的打算为妙。

    少年却轻笑一声,语气随意地道:多谢吴大人提点,不然在下差点就想要夺走吴大人的心志了呢。

    语罢又回身懒洋洋地侧卧在那蒲团之上,单手支腮,斜睨着眼看着男子。

    你吴有贞似是被少年的轻慢态度惹怒,禁不住低喝一声,阴沉着脸看向少年。半晌却又是怒极反笑,道:孟大夫也只有这一时片刻能从容得起来了。待到李府尹公审定罪之日,一想到孟大夫此等人才,就要早早夭折,连我也不禁扼腕叹息。

    吴有贞微微笑道。

    所以孟大夫,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是要选择弃暗投明,从此平步青云之道,还是灯尽油枯自甘堕落之路

    孟珩缓缓摇了摇头,似是轻叹一声道:吴大人的记性还真是差呢,孟某的答案不是早就告诉过大人么像吴大人这种记忆下降的,该去我那胶囊铺买几粒胶囊提神醒脑才是,哦,万不可失误弄错,把孟某特质的胶囊和那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做的劣质品混为一谈,不然也弄得个猝死的结局就不免有些

    说到这儿,他别有意味地一笑,嗓音柔和:自作自受了。

    吴有贞眉头狠狠一皱,半晌却是阴沉沉连道了几个好字。

    孟大夫既然如此坚定,那本官也无话可说了。只希望孟大夫好自为之吧。吴有贞撂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离去。

    甲方和乙方谈崩,此案就自然没有什么和解的可能性了。

    来自于原告的所谓民意施压,让府尹李大人不得不提早开始对于此案的公审。

    即便此案的举证环节并不能算是严丝合缝。

    因为仵作对那最重要的人证亦兼物证即原告口中被害死的男童却是无从下手。

    据那失孤女子所言,因为太过悲恸,不忍再看自己那被害的孩儿一眼,竟过早地将其葬身黄土。

    死者的安息大于天,无论如何,衙门是不可能揪着这一点不放了。

    唯有于公堂之上见分晓。

    腊月初一,清晨。

    最后一丝秋意离去得如此之快,以至于大多数人还未反应过来时,便被初冬的第一场雪冻了个踉跄。

    天边似有阴翳,云朵漫卷漫舒,苍白的朝阳只露了个脸,便很快地沉没下去。

    偶有一片细小晶莹的雪花被寒风吹到路人的脸上,那人微微抬头,向头顶的天空望去。

    却是扑面而来的片片雪花如纸。

    然而即便是这样的天气,顺天府衙门前也围了不少人。

    只因这日是开堂公审那传闻中可以医天下郎中所不能医之心疾的孟大夫。

    高不可攀的人骤然间跌入谷底,一向是八卦小民最喜闻乐道的事,况且这孟大夫自成名起,就从未因顾及自己的名声而广做乐善好施之事,反而处处明码标价,医者如商贾,刺了许多人的眼。

    再加上那些曾经被孟珩拒之门外想要求卦问卜的官员们,本就已对孟珩心生芥蒂,此次眼看着那不可一世的孟大夫就要跌至谷底,恨不能再狠狠踢上一脚,煽动着自己府上大半家丁奴仆都过来起哄围观,以泄私愤。

    而曾经得孟珩出诊相助过的官员,眼下竟也出奇一致地保持了沉默,相当明智地坚守着闻风而动明哲保身的官场哲学。

    大难当头,方可见世态人心。此话从来不假。

    不过,那事件中心的少年却似乎对此毫不在意,此刻,即便是被衙役押上公堂,也依然挺直着背脊,嘴角噙一抹淡然的笑。

    孟珩立在大堂中央,神色坦然,没有丝毫被打量围观的不快。

    于他而言,庸俗者的目光,还远不如一个精神病患者的目光那样具有趣味和挑战性。

    即便那目光里带着无法忽视的恶意。

    堂上惊堂木一响,围观之众渐渐安静下来。

    坐在明镜高悬四个字下一身云鹤花锦官服的威严男子将视线一一扫过众人,最后落在了此刻即便跪着,也仍然背脊笔直的少年身上,心底轻叹了一声。

    师爷此时站起身来与男子对视一眼,略一点头,便铺开案前的那一卷文书,拖长了腔缓缓念道:今嫌犯孟珩,于十一月二十三日清晨,遇韦氏母子二人在胶囊店外求诊,先有拖延医治情节,后又将含有剧物的胶囊给妇人韦氏,骗其为其子服下,终使得其子命丧九泉,故而构成谋害人命一罪。现有证据如下:一则原告韦氏亲口指证,二则围观路人王氏张氏等一旁佐证,三则妇人韦氏所持剧毒胶囊为证,四则胶囊店内搜捕出的同质胶囊为证。人证物证齐全,嫌犯孟珩,你可知罪

    话到最后,他将文书一收,断然高喝一声,苍劲沉缓的声音仿若洪钟一般,在寂静的公堂之上悠悠回响,直击人心。

    若是寻常人等,早在这样的扪心一问下乱了心志缴械投降了。

    可那堂下的少年非但面色如常,甚至还微微勾起了嘴角,他缓缓地抬起头来,一字一句地道:草民孟珩,绝不认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