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36章 |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那便是此子究竟缘何昏迷不醒,又缘何几近危在旦夕。他一字一句地缓缓说道,猛地惊起众人惊疑。

    难不成竟是这恶毒妇人亲手害死了自己孩儿,怕被发现然后嫁祸给了孟大夫

    有这种可能糟糕,差点让这妇人给糊弄过去了,还好有孟大夫提醒

    孟大夫说得有理,可依你之见,又如何能辨别清楚呢李大人眉头微皱,出声问道。

    孟珩淡淡一笑,负手而立,笃定道:只让这孩子自己说话便可。

    众人都不禁疑为无可能之事,却见孟珩缓步走到那少年掌柜身边,低声问道:药拿来了没有

    那少年掌柜似亦低声回了一句什么,然后便把几粒胶囊交到孟珩手上。

    孟珩转过身来,摊开手心对众人道:刚刚仵作先生也验证过了,这个孩子并非被所害,而是患了心疾之故,才睡得如此之沉,所以现在,孟某需喂食此子醒脑祛惑之药,再加之以言语诱导,才能让他清醒,亲口说出害人之人。

    他说着,缓步走到那躺在榻上的男童身边,蹲下身来,将手中胶囊小心喂食进去,又着人端了杯茶水来,一点一点喂男童喝下。

    众人的目光彼时都追随着少年的动作,一句话也不敢说,生怕遗漏了什么精彩的部分。

    却见少年笑意轻浅,眼眸微眯,轻轻凑到那男童耳边,似是压低了嗓音般,用一种在场众人都深觉微妙的声音轻轻吟念着什么。

    离得近的人,方能偶听见少年似在说什么相信我,不要害怕之语,也不由深感奇怪,只能屏息凝神,耐心等待少年下一步动作。

    孟珩此时却是无暇理会他人的猜测。

    面前这个男童自那日被韦氏抱着找上胶囊铺的时候,他就察觉有所异样。

    男童的身上隐隐泄露一丝熟悉的妖异之气,和当时在吴有贞府上感觉到的异样气息别无二致。

    而直觉又告诉他,问题不出在这男童身上,却像是有人故意利用妖魔鬼怪之物将此子折磨至此,然后送到自己面前,看自己到底是救还是不救。

    甚至那一丝妖异之气,也极可能是对方故意露出的破绽,目的就是让自己识破其中关窍,好顺势爬杆,借梯而下。

    若救了,他兴许就会被对方视作识趣之人而纳入羽翼之中,不救,则会被对方视作清扫的对象,以至于沦落到现在这个阶下囚的境地。

    然而有一点,即便对方是那城府颇深的内阁首辅,却也仍没有料到。

    那便是他从不是一个喜欢顺势而为的识趣之人。

    没有人能强迫他做不愿做的事情。

    孟珩极有耐心地用催眠话术一点一点地抓住男童的潜意识,企图诱导他走出那被妖魔活活惊吓得封闭了的内心。

    狸妖找到这男童的时候,小孩的状况确实很差,所幸还有一丝生气尚存,由罗云悉心抚慰照顾,几天下来,才有所好转,然而意识却仍是封闭状态。

    这一点,尚未学成的罗云却是毫无办法,也只有待今日公审之日,将小孩带上公堂,由孟珩亲自施术将其唤醒了。

    好,你既已能看清眼前之路,便不要害怕,跟随着那条小道,慢慢地小心地走过去。孟珩用他那柔和沉缓的嗓音低低说道。

    像此种孩童,心志本就脆弱,受到惊吓后又被人弃之于不顾,再加上上也未得到丝毫照顾,即便后来被狸妖带回去好生养着,也很难仅通过催眠术便彻底恢复。

    因此,孟珩在刚刚喂给他的胶囊里加了自己的血。

    自上次被妖精袭击晕倒,他心中涌上那股难以自制的嗜血的时候,他便对原主的体质产生了根本性的怀疑。

    还有那毫无规律性的时不时在体内翻滚的极寒极暖之气的冲撞。

    以及这仿佛天生的,对妖异之气的极其敏感。

    原主究竟是何方神圣,他一时也无头绪,毕竟从原主那小半生的记忆里也丝毫翻找不到有关于这方面的任何痕迹。

    于是他只能从这身体里的血液入手。

    他曾经试验过,这身体里的血液确实有非同寻常之处。将其喂食给垂垂老矣的野狗,那狗居然就又精神焕发了起来。

    可以说是起死回生延年益寿也不为过。

    眼下这孩童便已渐渐转醒,他似是对孟珩的话心有所感,鼻中嘤咛一声,嘴唇微微一动。

    很好,我数三声,当我数到三的时候,你就会醒来。一二三孟珩低低一喝,便见那小孩眼睑微颤,而后蓦然睁开了那双清亮的眼眸。

    堂下一片惊呼。府尹大人微微松了口气。某一隐在人群之中的青年却是一副淡然笑意,似是在为少年而淡淡地自豪。

    却见那小孩睁开眼后一副茫然模样,两只黑溜溜的眼珠来回乱转,似是被周围满满当当的人给吓住了,一动也不敢动。

    唯有眼睛瞥过身边站着的少年时,才微微仰起脖子,露出甜甜一笑。

    孟珩挑了挑眉,也勾了勾唇角,淡淡一笑。

    四目相对,一个纯真懵懂,一个皎月无瑕,时间仿佛静止,众人都不禁微微晃神。

    李大人最先回过神来,他抬起手边惊堂木,刚想拍下去,却又怕吓到了孩子,忙又悄悄放下,有些不自在地轻咳一声,对着孟珩道:孟大夫,接下来这

    要他对着一懵懂孩童审案,李大人还是颇有些开不了口的,只能暗搓搓求助于孟珩。

    孟珩点头一笑,他倾下身来与那男孩平视,温声开口道:你可否告诉我,那个女人,她,对你做了什么他稍稍侧开身子,让出视线,叫那小孩可以看到跪在一旁的韦氏。

    小孩眨了眨眼,看过去,然而这一看,却竟是吓呆在那里,豆大的泪珠毫无预警地便扑簌扑簌往下掉。

    看得众人一阵心疼。

    边哭还边往孟珩身后躲,连连嚎啕道:我怕

    韦氏已经心如死灰。

    孟珩眉心微蹙,手掌轻轻抚上小孩的背脊,安抚道:不用怕,她现在已经对你做不了什么了。那你告诉我,她真是你的娘亲么

    小孩听了这话,却是先点头,而后又是一阵摇头,几番下来,弄得众人都糊涂了。

    半晌才见他动了动嘴唇,哑着声音道:娘亲把我从一个婆婆手上买来,就叫我喊她娘亲,我也不知道她算不算是我真正的娘亲

    原来如此。

    底下有人已是听不下去了,只一个劲儿地摇头叹气。

    因为从这只言片语中已足以推断出事情的真相。

    虐待买来之子,嫁祸给孟大夫,还唬着他们这群人陪她演了场自打自脸的蠢戏,简直可恶至极

    再看看人家孟大夫,遭人诬陷也没失一点风度,还替那小孩治病,啧啧,简直妙手仁心啊看来传言果然不假

    众人又是嗟叹又是议论一番,再看向那堂上长身玉立的少年,心下都不禁添了几分真心实意的敬服,一时间纷纷懊恼自己被那毒妇煽动,险些污蔑了好人。

    然而那少年却仍是一番波澜不惊的表情,仿佛无论他人说什么做什么,都与他无关。

    李大人则早已命师爷重整案情,罗列那韦氏罪状,条分缕析地念出声来。

    宛如悠悠洪钟,直击人心底。

    此案至此,才算了结。

    定下罪状,将韦氏押入大牢,众人也随着这场闹剧的落幕各自散场。

    孟珩对李大人和陈平的关怀表示谢意之后,拱了拱手,便也甩袖离去。

    在牢狱里多天都未能沐浴换衣,即便是对外在环境毫不在意,这会儿也觉得浑身都不舒爽。

    然他刚一转身,便落入一双目光深邃的眼眸里。

    有细雪落在那人的眉目间,悄然融化,而那人却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一动不动。

    温润如玉,却有什么细微的情感在那眼眸中缓缓流淌。

    少年挑了挑眉,并不作声,只微微扬起唇角,目光轻轻扫到一旁狸妖和跟上来的罗云身上,眯眸赞许道:这件事你们二人做得不错,回去有赏。

    狸妖轻哼了一声,偏过头去,罗云却是喜不自禁地围过来关切问道:先生这么多天来久居狱中,可还好罗云在家中备了姜汤和桂圆栗米粥,不知先生喜不喜欢

    说着,又忙递过来早就捧在怀中的一件斗篷,奉至少年面前,道:今晨起来便下了雪,罗云想先生穿得单薄,便从家中带了件斗篷来,还请先生披上。

    孟珩瞥了他一眼,不由调笑道:你倒是想得周全。可手上却并未接过,似是嫌那斗篷厚重,懒怠去穿,只淡然一笑,转身便要迈步离开。

    甫一转身,肩膀上却突然多了几分重量,融融的暖意从后背将他包裹,阻隔了那寒风落雪带来的丝丝凉意。

    如此寒冬天气,孟大夫还是保重身体为好。却是一道略有些低沉的,压抑着担心和别的什么情绪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