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39章 |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那美艳女子鼻中轻哼一声,红唇一挑,竟似是不屑地讥笑了一声。

    她声音娇柔,透着一种若有似无的嗔意,如果忽略掉她话里的讽刺意味的话,则无疑会使人沉醉这吴侬软语中,浮想联翩。

    如假包换。女子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即便他易了容,周身气派也天翻地覆,可他骗得了别人,却休想骗过我。

    男子听得这话,方回头看了女子一眼,似是被女子笃定的口吻所打动。

    可照你所说,那个孟仁之子孟珩从前是个一无是处的草包,而且已经被你灭口,怎地眼下,不仅又凭空冒出来,而且还得了个操控人心之术,连你手下的妖都被他收服了去,这又该作何解释

    男子缓缓踱步到女子面前,眯起他那双细长幽暗的眼,沉声逼问道。

    女子脸色难看了一瞬,然而随即又恢复了镇定,她直视回去,挑眉道:我当日虽将他灭口,可总也有意料不到的地方,谁知他这个草包竟是个命大的,倒不像他那薄命的娘。

    语罢她停顿了一瞬,倒对男子上下打量一番,冷笑一声,道:至于他那操控人心之术,又凭什么追问到我头上即便是首辅大人您,不也有漏算的地方么被人揪着辫子参了一本,落得个闭门自省的笑话。这么看来,我倒是比您明智一些,那些个被孟珩收服去了的妖,不过是些修为低微不入流的小妖罢了,根本入不得我的眼哪像首辅大人您呢

    话到此处,她却是骤然停下,紧紧皱起了眉头。

    眼前男子的脸色阴沉得可怕,虽未说一字,然而那从眼睛里透出的神色却冷如冰窟,竟使她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

    她冷哼一声,僵硬地撇过头去。

    吴有贞意味不明地低笑了两声,方淡淡挪开视线,踱步到书案前,道:不要忘了,你我之间,到底谁是掌舵者,谁是依附者。理清这个关系,对你才是最明智之举。

    女子眸色微闪了几分,终是半垂下眼睑,紧抿了红唇。

    吴有贞又瞥她两眼,方沉吟道:孟仁现在对此事仍旧一无所知么

    有我在,必不会让他知道半分。女子答道,语气里倒不似刚才那般阴沉,反多了几许笃定随意之态。

    男子这才扬眉笑了几声,道:很好,不愧是玉面山姿容言语最为惑人的红玉姑娘,有姑娘照拂,吴某方省去很多闲心。

    被唤作红玉的女子听得如此恭维,方扬了扬嘴角。然而随即,她嘴边的笑意便又淡了下去。

    这个男人的恭维,从来是比那胁迫都更为危险的话语。

    吴有贞将红玉的表情尽收眼底,不作声地笑了笑。半晌才道:还有一事须红玉姑娘代劳。据闻,那王世朴已被肖彧注意上,还请姑娘辛苦一趟,牢牢堵上王世朴的嘴才是。

    不想那红玉却是讥笑一声,道:如此跳梁小丑,还劳得当朝首辅记挂真不知他上辈子是积了福,还是积了怨了

    却见男子只不疾不徐地笑道:做事谨慎,为保万无一失,这还是从红玉姑娘身上得来的教训呢,想必姑娘不须吴某再重复一遍吧

    红玉狠狠斜他一眼,方冷冷道:不需要。然后淡淡瞥过目光,不再看他。

    这便好。吴有贞满意地点点头,继而又幽幽道:而至于孟珩,不知红玉姑娘对他有何打算想必相较于吴某而言,此人对于红玉姑娘的威胁反而更大吧

    这个自然不用首辅来提醒。红玉冷声道,她的眼里蓦地蹿上一团狠绝的怒火,无论他是易容还是变了副皮囊,这次既然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我面前,都休想再从我手下逃生

    她说着,那双本就过分妖异狭长的眼眸恍惚竟更添了几分不似人类的阴毒之气。令吴有贞也不由得稍稍眯起了眼。

    他以为自己凭着那点微末之技就可以大摇大摆地回去孟府了么休想我要让他明白不自量力的下场。女子边说着,边低头把玩着指甲上那红得灼眼的丹蔻。

    白皙有如嫩葱般的指尖一一抚上去,更显得肤白似雪,红蔻似火。

    姑娘既如此说了,吴某便放心了。吴有贞眯眼笑了两声,眸色变换了几许。

    大雪过后的天气总是格外晴朗,天空蓝得透亮,一丝流云也无。

    肖彧着一身青色回纹锦缎长袍,乘车一路往孟宅而来。

    这几日闲得无事,将至年尾,朝中政事也告一段落,他便总三天两头地往孟宅上跑。

    总不见少年倒还使得,可愈是见得勤了,半日不见,这心上便像是被什么东西牵绊了一般,实在磨人。

    或许自己也是得了什么心疾,下次见到孟大夫时须得让他给自己看一看。肖彧有时会如此自嘲道。

    时近晌午,此时孟宅静悄悄的,许是冬日人都懒怠出门的缘故,并不似往日那般见门口有候着往里面递名帖的求诊之人。

    肖彧却是不必再像从前那般须递了名帖才可入内见到少年,罗云已经驾轻就熟地牵了他的马车,同黎青一起去马厩喂马,他也相当熟稔地沿着那画栋雕梁一路入内,最后终在庭院里找到了少年。

    却见少年斜坐在院中一处倚水阁楼边,远处天蓝似洗,近处红亭一点,水面上片片冰晶似雪,而中间那清俊少年,沐浴了半边浅淡阳光,如诗如画。

    肖彧出了一会儿神,被忽然拂过的一阵寒风吹了一个激灵,才蓦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皱了皱眉,疾步朝那亭中少年走去。

    走得近了,才发现原来亭中还有一人,却是个豆丁一般的小人儿,个子只到少年腰侧,正仰着个脸儿似乎是在对少年说着什么。

    肖彧颇有些讶异,待细细一看,才发现这男孩竟有些眼熟,再一回味,蓦然想起竟是当日在公堂之上被少年医好的韦氏之子。

    此时一见,男孩已被养得白白嫩嫩的了,圆圆小脸上忽闪忽闪的一双大眼分外招人喜欢,那穿着厚厚棉衣的身子也圆滚滚的,此时手中竟提着一只兔子,献宝似的往少年跟前凑。

    只见那雪白雪白的弱小生物,似是已不堪小孩,被揪住的一双兔耳红彤彤的,颤个不停,悬空的前爪也来回上下扑腾。

    孟珩见此,不由噗嗤一笑,也伸出手去揪了把那兔子嘴上的胡须,不怀好意地笑道:003号,这就是你偷偷把我的草药吃掉的下场。

    003号兔子精瞪着他那两只豆大的眼睛,用只有孟珩才能听到的声音愤愤道:你那草药早在这大冬天的给冻死了,我好意帮你清理掉它们,竟然还怪我,哼,小心眼。

    孟珩并不理会,反朗笑几声,而后又抬手在小孩绒绒的发顶上轻轻揉了揉,温声道:这大冷天的,别贪玩冻着自己,回屋去吧。

    待小孩一脸兴奋地跑远了,方抬起头,看向亭外那呆站了半晌的青年,淡笑道:你来了。语毕又话锋一转,打趣道:皇子殿下三天两头往我这儿跑,莫不是来催债的

    肖彧笑着摇了摇头,他拾阶而上,步入亭中,动作极为自然地将少年一双手捧入手中,却是蓦地一皱眉,柔声呵责道:你只说让那孩童别冻着自己,你自己却又在这大冷天的,坐在这四面透风的亭子里,怎地不怕被冻着

    说着便令赶过来候在一旁的黎青,把他从宫里带过来的手炉拿了过来,塞到少年手中。

    又亲自把那亭中的炉火烧得更旺了些。

    孟宅下人少,一来二去,青年竟也习惯了事事亲自动手,这让从小侍候青年的黎青也着实经历了一番从震惊到努力适应的过程。

    孟珩眯着眼笑看着青年这一番举动,点了点头,故作了然道:原来皇子殿下来我这儿是当老妈子来的,又是唠唠叨叨,又是忙活一通,啧啧,我是不是得给殿下您付点月钱

    肖彧动作一僵。

    自己一番好意被少年如此形容,实在令他又好气又好笑,他转过身来快步走到少年面前,驻足眯眼笑了两声,而后趁少年不备,用那沾了黑炭的手指飞快往少年鼻尖一刮,便见那似雪的肤容上多了黑黢黢一点,煞是滑稽。

    孟大夫倒是说说,谁是老妈子嗯语罢还作势擒住孟珩一双手腕,张着五指就要往孟珩脸上抹去。

    孟大夫虽有那出神入化的催眠术,武功格斗却是不佳,身子也较一般男子纤弱,此时他只用一只手,便把少年那两只手腕都握住。

    却见少年那如墨的眼眸里骤然闪过一丝讶然,然而又极快地恢复了镇定,眼眸里依旧被那总也打不破的平静笑意所溢满。

    只听他低低笑了一声,恍然似放柔了嗓音,口中语气如轻风般徐徐吹过:皇子殿下真的想听我,好好地说一番,嗯

    说着,他反倒更凑近了青年几寸,仿佛对视之间,青年便要跌入对方那海一般深邃的眼眸里。

    我肖彧忍不住愣神道。

    少年今日竟是未曾易容,那俊美得恍惚有些不真实的脸庞近在咫尺,不知怎地,突然叫他心慌意乱。

    此时那白皙鼻尖上的一点黑痕,也因这距离而显得分外暧昧起来。

    他下意识移开目光,喉咙上下滚动一番,哑着嗓子道:孟大夫今日怎地未曾易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