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44章 |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孟珩眉心一皱。

    咽喉处传来的窒息感令他脸色有些难看。再加上几天以来连续不断的体乏无力,都让他无法动得这女人半分。

    还有从对方身上传来的,他前所未见的浓重的妖异之气。

    比以往任何时候对他造成的冲击和影响都更为剧烈。

    体内那两股极寒极暖之气仿佛脱缰的野马,从他的指尖开始便流窜不止,直冲向他的面门,活像是要将他整个人生生撕裂成两半。

    汗水浸湿了他整个后背。在这寒冬冷夜里,他居然感受不到丝毫凉意。

    又是一阵猛烈的剧痛袭来。

    孟珩狠狠地握紧自他被带进这间屋子以来,就未曾松开的拳头。

    指甲毫不留情地掐进肉里,借由这外部肢体上的微弱痛感,他强自坚持着不让自己就此晕眩过去。

    孟珩稍稍转了转头,直视着眼前的女人。

    他脸上非但未流露出一丝红玉预料中的畏怯屈从之色,反倒缓缓勾起薄唇,笑意中竟有微微的嘲讽。

    那双深邃黝黑的眼眸微微眯起,目光流转之间竟是让红玉颇觉陌生的淡然无谓神色。

    仿佛无论对方说什么,以什么人为要挟倚峙,甚至掐住了他的命脉,都不会让他有丝毫屈服。

    你这副样子,简直和你那个薄命的娘一模一样。红玉微微一怔,细长凤眼斜挑成一个阴沉的弧度,声音也更压抑了几分。

    哦孟珩似饶有兴趣地挑了挑眉,淡笑着问道。

    然而这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却刺了红玉的眼。若是以前那般怯懦脆弱不堪一击的孟珩倒还好,眼前这位神情温和不卑不亢,却偏偏像绵里藏针一般,使她那积压于胸的十多年的怒火反而猛地窜出来。

    她手下不再犹豫,体内那千百年来流通运转的修为也来回流窜,顷刻之间,那庞大的妖异之气便漫布了整个房间,甚至使那烛火都感受到了一丝威胁,忽明忽暗地跳动不止。

    女子看着少年一瞬之间变得痛苦至极的神色,拧出一个阴恻恻的笑容,道:你的那点得意之技,在我看来不过是班门弄斧,居然还敢不自量力地再次跑到我眼皮子底下来当初你有幸从我手上逃生,就应该滚得远远的,现在落得这般下场,都是你活该

    女子一字一句地道,话落,她看着少年一点一点阖上的双目,笑意更扩大了几分。

    事情果然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孟珩虽有那骇人听闻的操控人心之术,据手下一位修为五百年的道行颇为深厚的狐妖透露,当时在左都御史府,那狐妖已将孟珩击至重伤,差一点便要得手,然就在几息之间,便被他不知不觉地夺去了意识,鬼使神差地放了孟珩逃生,实为诡异。

    可同样也是因为此事,那狐妖抓住了这位孟大夫的一个惊天弱点。

    即是孟珩似乎偶尔会因体内气息的混乱,而有精神极度脆弱意识混乱,难以顺利实施他那操控人心之术的时候。

    然而要达成这一结果,却似乎要满足两个条件,一则便是有修为深厚妖气异常浓重之妖,对孟珩造成干扰,二则,此种妖,必是妖界最为强大狡猾之狐妖才可。

    因为只有同类,而且是强大的同类,彼此之间才能引起最强烈的共鸣。

    这几日那连连到孟宅骚扰盘桓却不现身,使得孟珩只能备受其扰却无法借由眼神对视而施操控人心之术的狐妖们,便是由她派出,等的便是孟珩心力交瘁只能任由她摆布的时刻,就像现在。

    红玉挑起凤眼轻笑了两声,勒住少年脖颈的手一松,便见少年毫无抗拒之力地摔倒在地,似是已完全没了生机。

    她居高临下地细细端详着少年,半晌方蹲下身来,伸手探上少年的脉息之间。

    果然有两股气息来回纠缠不休,一股极寒,一股却是极暖。

    当真奇异。

    尤其是那股极暖之气,恍若源源春水,干净透澈而强势,比她在其他人类身上吸食过的元阳之气都更为优质。

    红玉禁不住眯了眯眸,眼底划过一丝贪婪神色。

    世间万物阴阳相生,妖为阴,人为阳,这天底下大多滋养日月精华化而为形的妖魔鬼怪,体内都生有一种闭阴之气,虚柔绵长,变化万端,方可漫溢于四肢百骸,充盈体力裨益修为,若能苦心孤诣一心求道,更可化而为天地间绵延长寿不绝之物。

    尤其是狐妖,貌美而妖娆的狐妖乃天地间至阴至柔之物,体内的闭阴之气更是质地纯粹,也因此能够比其他妖精炼得更深厚的修为。

    然而这还远远不够。妖性贪婪,靠求道练功获得修为实在是一条艰难而又漫无尽头的路,妖生有限,或许还未等得修为有成,便耗尽了体内的闭阴之气,衰老而死。

    所幸世间阴阳相生,于妖界寻不到的,于人间却可寻得捷径,那便是人类身上的元阳之气。

    元阳之气于人间男子身上更为纯粹显著。刚健性暖,发于胸中,虽未及妖类闭阴之气绵长恒久,却亦有妖类所不及之和暖强势,坚忍不拔。

    若能将其从人类身上撷取炼化一二,于妖精而言,便可刚柔相济阴阳调和,对修为更是大有助益。

    也正因为此,才不断地有妖精幻化为千娇百媚的女子,来到人间魅惑人类男子,与之颠鸾倒凤翻云覆雨,趁机杀人喝血,采得那元阳之气,吞食腹中,辛苦化炼,再增修为。

    更有那顽劣之妖躲藏出没于寻常人家,装神弄鬼,呼风唤雨,吓得那好好的血气方刚之男儿神智尽失,痴痴傻傻,于是便坐收渔利,尽收那散溢的元阳之气。

    不过此种做法对于红玉来说,却是入不得眼的下贱之举。

    她来到人间,自也是为了那元阳之气,可却并不打算对那人间男子承欢雌伏,更看不上那零星微末的一点点散溢的气息。

    她想要的,乃是更多。

    女子那细白修长的手指忽地变成了利爪模样,仔细看来,竟像是狐狸的爪子。原来这美艳女子竟也是个狐妖。

    她爪间寒光一闪,只轻轻在那少年白皙细嫩的脖颈上一划,便见一道血痕破开肌肤而出。

    腥甜的气息顿时逸散开来。

    女子低头凑上去,伸出舌尖在那汩汩冒出的鲜血上肆意舔舐,果然感到一股充盈的元阳之气随着这血液进入了体内。

    甚至这元阳之气经过少年体内闭阴之气的淬炼,而更加的柔韧温暖,如同泉水一般,灵动而充盈。

    红玉嘴边的微笑却更阴沉了几分。

    她早该有所猜测的。孟珩身世与普通的妖类人类皆为不同,体质自当有异,只不知为何,半年前她亲手将少年打至重伤时,乃至更早的十数年间,她都未发现少年体内竟有这闭阴元阳两种截然相反,而又势力相当的两股气息,且其互为争斗不休,居然没落得个两败俱伤的境地,反都愈发强劲起来。

    着实怪异。

    不对,当时她确有探测过孟珩体内的气息,却只探测到了尤为浓重阴郁的闭阴之气,虽也有一小股来回窜动的元阳之气,可却星星点点,孱弱微小,根本不成气候。

    也因为此,当时她根本不屑于吸尽他体内的气息,只予其致命一击,确保他失了性命罢了。

    可没想到如今他不但未死,反而变得这样一副尤为罕见的体质,而且,又再次落到了她手里。

    简直是如有天助。

    这样一种罕见体质,若是化炼得当,不要说数十年百年的修为,即便是数百年上千年的修为也唾手可得。

    红玉站起身来,手中长袖一舞,便把那已经彻底昏死过去的少年放置在软塌之上。

    她决定这几日都要以这少年为器,好好化炼一番。

    连绵大雪覆压下来,外面冷风呼啸不止,唯这闺房之中温暖如春。

    不仅如此,那身处这间闺房背后暗室的女子,已经是满头大汗。

    红玉看着被她放置在石台之上已经血流半身的少年,脸色更难看了几分。

    没想到这孟珩体内的元阳之气竟如此难以化炼,即使对方已被她在浑身上下各处要穴之上划开血脉,多方引导其体内的气息,然而那元阳之气非但不肯顺着她递过去的灵气飘散过来,反连带着搅得她体内气息也极为紊乱,险些伤到了自己。

    还浪费了诸多血液。

    果然不愧能搅得少年自己也挺不住,弄得心力交瘁。

    红玉冷笑一声,那秀美的眉目却是更紧皱了起来。

    如此情形,她倒不能直接喝干孟珩的血去采捕那元阳之气。否则,那混杂了强大闭阴之气的血液非但不能对她修为有所帮助,反倒会成为她自身闭阴之气的异体而相互排斥,难以相容,成为她修行的阻碍。

    难道竟是个鸡肋,食之无用弃之可惜

    红玉不甘地收起自身灵气,俯身上前掐住少年的下颔,皱眉沉思。

    心绪飞转之间,有一个人却骤然浮现在她脑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