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45章 发|表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离京城一千多里地以西是一片连绵起伏茫然无际的山脉,头顶苍穹,伏脉千里,昂然雄踞,蔚为壮观。

    彼时在这寒冬腊月里,这迤逦游龙的山脉更是千里冰封,银装素裹,与那苍茫天地浑然而为一体,万里一色。

    却有一座山自是与别个不同,它坐落于这一线山脉的南部日照之处,许是避开了些许寒流之故,山脚下竟仍留有苍松翠柏绿柳白杨,远远一看,竟是蓊蓊郁郁,蔚然深秀。

    原来此山名唤玉面山,年年如此,岁岁相同,不染丝毫落雪,亦无半分寒意,甫一进入那密林口处,便觉春意扑面,暖意融融,实为古怪。

    据当地此山附近的百姓说,这山上住有灵狐庇佑,方得此奇观。

    眼下撇开这些不论,单说这日又是一个飞雪天气,寒风大作,玉面山周围几十里地也都不见一人,显得甚为凄清冷寂,却忽地见一阵冰消雾散,那苍劲绿柏之下便蓦地多了个人来。

    竟还是个女子,姿容娇丽无双,身姿曼妙窈窕,只这脚边还躺着个少年,细看之下,却不禁更为少年的容貌所折服。

    少年虽紧闭着双眸,脸色也极其苍白消瘦,可即便如此,仅见之一眼,便如同见了夜空中的皎月一般,再是难忘。

    相形之下,那女子的容貌倒显得失色几分了。

    此二人,正是半日前还待在京城那高宅之内的红玉和孟珩。

    虽则已经十数年未曾回到此地,红玉却并未表现出些许怀念之意,只仍端着那副冷脸,动作粗鲁地提起地上的少年,又是旋身一转,身形便如一阵风般,飞快地奔入那毓秀丛林之内。

    只见愈往那丛林深处奔去,眼前之景也愈是别有洞天。

    曲径通幽,淙淙溪水,引着那融融暖意,直往那秀山丽水处而去。

    又穿过几个溶洞杏林,几处暖莺绿草,才终于在一座精雕细琢的石府外驻足细观。

    这里和她十几年前离开之前,未曾有半分不同。

    不过也合该如此。妖生绵长,人间的十几年于狐妖来说,不过是弹指而已。

    此时有几只没化形的狐狸似察觉到玉面山多了个人,纷纷向这边转头看过来,见是红玉,也并不惊讶,只动作恭敬地低垂了头,以示拜服尊敬之意。

    红玉不予理会,只仰头看着那石府上的几个字。

    玄玉映天。

    她似微微出神了一会儿,方迈开脚步,踏进了这一方洞府。

    只见里面莹莹光辉,穹顶玉壁,竟不比那人间贵绅富豪之家差些许,单从这一点,便可见这洞府主人的奢豪性子。

    再撩开那垂于梁上的一扇珠玉帘,进得里间寝房,才终于看到这洞府的主人。

    那是一位惊为天姿的男子。

    男子一袭素白衣衫,长袍广袖斜铺开来,有如月华垂地,溶溶泄泄,温润了人的眼。他一头青丝未束,仅随意披了满身,更有几缕碎发垂于鬓边脸侧,然非但不显得不修边幅,反更衬出男子的几分超然之姿。

    那是仿佛令世间所有俗物都黯然失色只能瞻仰的俊美容颜。

    男子此时斜倚在一张铺了皎白绒毯的软塌上,一手撑腮,一手把玩着一只卧于其怀中的幼小白狐,嘴角带着一抹不经意的笑。

    然只这一笑,便足以令百花失色,春风驻足。

    可若是细看之下,却发现男子的眉眼之间竟有几分熟悉。

    红玉眯了眯眼,把臂弯里提着的少年置于地上,上前一步,不怒不喜地道:我回来了。

    男子似是此时才发现女子的到来,只稍稍抬了抬眼,眼波流转间便足以惑人心智。然而只下一瞬间,他又重收回目光,将视线落在了手边那只白狐上。

    外面的风光可好他薄唇一勾,浅淡一笑,漫不经心地问道,声音竟有如玉石琤琮般低沉悦耳。

    红玉轻哼了一声,并不答话,只把她那红唇一挑,神情轻慢地道:自是比这荒山野地要好得多。

    语罢她略一停顿,微蹙了眉头,神情稍稍正色道:你为何不问问我此次回来,究竟是所为何事

    男子一笑,略一伸手,指了指地上昏迷不醒的少年,道:何须多问,你自是为了他。

    他广袖一挥,便见那少年随着一股灵气而起,转眼之间便到得男子面前。

    男子饶有兴致地对着少年仔细端详了几分,半晌却是挑了挑眉。

    我怎么觉得,这少年颇有几分眼熟他似笑非笑地问道,再对着少年上下一瞧,目光停留在少年那伤痕累累的脖颈上,心下倒是有些讶然,口中也不禁啧啧有声。

    哟,这俊俏小哥是怎么得罪你了,把人家弄成这副样子嗯转头见红玉凝眉不语,便伸出两根手指探上少年脉息。

    人还活着,只是这脉息却是奇怪,竟然像是

    不过片刻时间,便见他骤然冷了脸色,像是嫌恶一般,甩袖将少年抛掷于地上。

    你把他带回来干什么男子冷冷问道。刚刚还色若春风的面孔登时冷如冰窖,叫人不禁一颤。

    红玉定定地看了他几眼,良久方缓缓勾起红唇,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我带他回来,自是为了见你。

    玉姐姐唯一的骨肉,你就不怜惜一下红玉说着,嘴边笑意更上扬了几分,然而眼底却只一片漠然讥诮之色。

    怜惜男子敛眸轻笑,白皙如玉的手指轻轻抚弄着身侧的白狐,白狐似被他抚摸得舒服了,眯起眼轻哼一声。

    若说怜惜,我就只怜惜这玉面山归顺于我的上下一干大小灵狐,他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得我的怜惜他淡淡道,语毕抬眸瞥了一眼立于堂下的女子,上下打量她一番,讥笑道:你到底是带他来让我怜惜的,还是让我杀了他

    说到此处,他眉宇间笑意顿敛,周身妖异之气蓦地窜出丈高,那少年的脸色登时扭曲起来,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咙一般,痛苦不堪。

    再看那堂下女子也禁不住浑身一颤,她屏息凝神,暗调气息,埋在衣袖下的手指不由自主地攥紧,才堪堪抵挡住这阵突然袭来的妖异之气。

    没想到,他的修为竟又上升到如此地步。

    红玉额前冒出一层冷汗,眼中神色更变换了几分。

    男子身侧的白狐也被这强大的妖异之气震慑,喉中发出痛苦的嘶吼声,男子见此方略略收敛了气息,抬手轻轻抚摸着那白狐绒绒的脑袋。

    红玉咬了咬牙,上前一步,开口道:没错,我就是要你杀了他。

    杀了这个玉芙裳不知廉耻和人间男子生下的孽种。红玉一字一顿地说,涂了鲜红丹蔻的指甲狠狠掐进肉里。

    男子淡淡瞥她一眼,挑眉笑了笑:还有呢

    红玉神色一凛,眉头微蹙,看向对方那宛如深潭一般的眼眸。

    幽邃漆黑,叫人望不到底,可偏偏又仿佛已把自己所有的心思都看透,叫人无处躲藏。

    这种洞悉一切的目光,曾经令她仰慕不已,然而也只是曾经罢了。

    她缓缓开口,话语中仿佛带着寒意:抽其筋血,炼化其气,采阳去阴,助我修为。

    男子静等她说完,方蓦地朗声一阵大笑,有如云拨月影,光华万方,他笑罢抚掌叹息道:想不到你去世间仅十数年,修为不见多长,这狠毒性情,却同那狡诈世人学了个十成十。

    语罢他却又话锋一转,眯眼笑道:可你又为何笃定,我就一定会帮你

    你没有理由不帮。红玉嘴边也徐徐绽开一抹笑意,道:你恨玉芙裳流连人世忘却修行,心中积怨已久,得知她与人间男子育有一子之后,更是与她彻底决裂,直到她挣扎垂死之时,都未曾出手相帮,可见你是彻底恼了她。如今见得这玉芙裳的孽子,依你一向有恨必报的性子,定视他为玉面山的污点狐族的耻辱,又岂会容他苟且偷生

    她边说着,边又强自忍住心神,好叫自己不被男子身上愈发阴沉的妖异之气所侵袭。

    而既是要杀了他,又何必白白放过他体内的元阳之气我知玉郎你修为深厚,早已不屑采撷人类的元阳之气来助益修行,既是如此,何不帮小妹一把,让小妹也免去这数百年辛苦修行,好早日修炼有成

    红玉说到此处,眸中隐隐含着几许殷切希冀。

    她自决定找轩玉郎相帮之时,便已做好了和盘托出的准备。此人向来喜直不喜曲,况且他修为深厚得可怕,早已容不得任何人在他面前阳奉阴违,故而她一开始便准备好了这番话,反能激他一激,也许便能得偿所愿。

    如若不行,她便将孟珩碎尸万段,她得不到那至纯至韧的元阳之气,别的狐妖也休想得到。

    轩玉郎但笑不语,似在玩味女子所说的一番话,良久方道:你在激我

    见女子笑容一僵,他反倒眯起了眼,轻声一笑道:不过你确实很了解我。这个少年,你既带到了我面前,我定然不会叫他活着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