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49章 |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有一股浓烈的妖异之气扑面而来,且成包围之势袭来。

    孟珩蹙了蹙眉头,扶着一侧斜枝慢慢站了起来,抬眸看向对岸。

    几丈宽的溪水对岸,一群狐狸正缓缓地围过来。其间有大有小,毛色有的纯白,有的呈棕红色,或许是年岁不一。

    一个个呲牙咧嘴,眸光闪动,几欲扑过来,将他这个猎物四分五裂。

    其中一只躯体强健毛光发亮的红狐已匍匐至岸边,虎视眈眈地盯着那并不十分深的溪水,似是意图淌水渡溪。

    他身侧跟着的那只白狐似是被对面的狐群感染,也兴奋地张牙舞爪起来,喉间低低嘶吼着,又要往孟珩身上扑。

    正当此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阵低低的轻笑声。

    孟珩转头看去,见是那不知何时突然现身的白衣男子。

    轩玉郎正用他那宽大皎白的衣袖掩口而笑,见孟珩扭头看他,方略略收敛了笑意,挑眉道:你看我作什么又不是我引它们来的。狐妖嗜血吃人乃是天性,这偌大的玉面山突然多了你这么个秀色可餐的嫩娃娃来,不啻于羊入虎口。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语罢又是一阵毫不掩饰的讥笑。

    孟珩却不见着恼,他淡淡打量轩玉郎一番,待他笑够了,方平静无波地问道:狐妖吃人乃是天性若果真如此,阁下何不与他们一同吃了孟某

    他边说边不动声色地从一旁桃树上摘下几片肥厚的树叶,握进手中。

    那自是因为我与他们这等低级妖物不同,你这点元阳之气,我还看不到眼里。轩玉郎淡淡道,语气里颇有些倨傲。

    哦想不到阁下倒不是个茹毛饮血饥不择食的妖兽啊。孟珩轻轻勾了勾薄唇,反讥道。

    说话间只见刚刚那健壮红狐已经没入溪水中,动作矫捷地划动着四肢,就要渡到岸边。

    它身后的狐狸见此,也都跃跃欲试,跟在那红狐身后,首尾相连地泅于水中,渡过溪来。

    轩玉郎被孟珩明褒暗贬一句,心里气不平,本想再反讽回去,眼下见众狐渡得溪水,渐渐朝孟珩围拢过来,方又幸灾乐祸起来,退后两步,饶有兴致地看着神情正色起来的孟珩,观他如何应对。

    只见孟珩不慌不忙地搓动着手中的树叶,捡出其中叶片尤为宽阔的,稍稍翻卷起来,卷起一个微翘的棱角,然后将其举至唇边。

    轩玉郎一动不动地盯着孟珩的动作,笑眯眯道:别是叫我玉面山的狐给吓傻了,你拿树叶有什么用该去折那桃树上最壮的一根枝,说不得还能支支楞楞喝退几只胆弱的狐呢。

    语罢他还好心地捡起地上一根折枝丢过去,堪堪丢在少年脚边,道:拿起来,拿起来

    孟珩对他这一番举动不予理睬,只凝神望着领头的那只火红的狐。

    此时这狐离他尚有一丈距离,其余众狐也都在一丈开外,圈成半圆渐渐围拢过来。

    然步履之间虽蓄势待发,却也都小心翼翼,似是在等待最后的指令。

    孟珩不着痕迹地瞥了眼右后方倚在一块巨石上的白衣男子。

    必是在等这位的指示无疑。

    他轻笑一声,动作反淡然起来,薄唇轻抿上那简易的乐器,气流震荡,便有风啸林泉一般的悠扬曲调断断续续从那单薄的叶片中顿挫飘荡出去。

    用树叶吹曲,于他而言并非是第一次。当初为了精深以声乐催眠的技法,除了拿现成的各种乐器训练外,更有意地训练了以各种不常见的民族乐器,乃至手边任意可得之物为乐器来吹奏催眠乐曲。

    树叶便是最常用的一种。

    其音色虽与竹笛琴瑟相去甚远,然而那音域尖利之处倒也正可把那催眠曲的诡吊阴谲之处表现出来。

    时而幽咽鸣泣,时而断续梗塞,时而嘹亮开阔。

    不知不觉间,众狐已下意识地退去一箭之地。

    轩玉郎更是神色一凛。

    且不说用树叶吹曲本身就见所未见,此等诡谲阴翳的曲调更是闻所未闻。他不耐地挥了挥袖,屏息凝神,不想那曲调偏生像一缕不易察觉的微风一般,见缝插针地往耳朵里钻,竟缠得他昏昏沉沉,浑身不自在。

    再一看那些个本来威势凛凛的狐狸们,这会儿更是七仰八叉,躺的卧的都有,一个个喉中嘶吼,痛苦不堪,比起他自己来,姿态更是目不忍视。

    轩玉郎的脸色有些阴晴不定了。这些狐狸中最不济的也有一二百年修为,打头那红狐却是比红玉的修为还要深些,此刻竟都不敌少年一曲。

    他强自运功稳住心神,这才能稍稍驱赶一些心中烦躁浑沌之感。甩袖正坐,扭过头去看向孟珩。

    却见少年虽姿容有些疲惫憔悴之意,然背脊挺直,傲然而立,手执一片单薄树叶,便像是负剑操戈,剑指长虹。

    少年的嘴边似乎还微微带了一抹从容笑意。

    轩玉郎挑了挑眉。这副模样倒叫他有些欣赏了,不过么

    他唇边绽开一抹狡黠的笑,轻轻挑动了手指,不再遮蔽自己身上那庞大的妖异之气,直逼孟珩而去。

    众狐也被这顿起的气息所感,本就被孟珩一曲折磨得几欲抓狂,现下更是两股战战,瑟瑟发抖,俱是倒地不起。

    轩玉郎对它们轻瞥一眼,不耐地挥了挥衣袖,把它们卷到了十丈开外,这才些微减轻了点众狐的痛苦,然后方悠哉悠哉地看着不远处的少年。

    少年额上冒了一层冷汗,然而他仍坚持着吹奏那一首未完的曲。

    不过视线却是转到了轩玉郎这边,双目有如星辰般亮莹莹地看着他。

    轩玉郎不由一笑,道:怎么我看你在这种情况下还如何淡然得起来。

    他见少年不为所动,紧绷着一张脸,神情颇为严肃,倒笑得愈发愉悦:扛不住了吧扛不住就别扛了,你们人类不是最会审时度势趋利避害的么既是如此,你乖乖叫我一声舅舅,说不定我一高兴,就不折腾你了呢。

    然而这边孟珩已是血脉贲张,气息沸腾,脑中神经突突地跳动,叫他几次险些摔倒在地,手中的树叶也不知何时滑落出去了。

    自那狐群出现,再到轩玉郎妖气顿起,他坚持到现在已是极限。

    此刻那体内的妖性又蠢蠢欲动,勾动着他心底的嗜血。

    他猛地抬头看向轩玉郎,双眸里布满血丝。

    这个人言辞神态之间对他挑逗居多,却并无明确意图,推来想去不过是想在他身上看场戏罢了。

    实不必受此人的挑衅。

    只他既知道那嗜血是由原主妖性所起,就绝不可任由这妖性控制自己的意志。

    原主死都死了,难不成还想借由这壳子来控制自己么。

    孟珩如此想着,弯唇一笑,蓦地后退两步,猛地扎进刚刚那溪水之中。

    溪水沁凉,从头顶猛地冲下,一瞬之间倒浇灭了那些许气息的躁动,然而许是那凉意过猛,竟激得他头脑又是一阵昏沉,他眼前一黑,终是晕眩了过去。

    轩玉郎有些惊诧地看着孟珩的举动。

    他在原地愣了半晌,终是啧啧有声地摇了摇头,跃下巨石,走到溪边,蹲在地上看了半晌。

    只见少年已昏死过去,衣袖乌发相互缠扰间,整个人渐渐浮上水面。

    脸色已是青白,眉头微蹙间堆积着满满的倦色。

    轩玉郎颇觉得有些无趣,正待要拂袖离去,忽然想到刚刚少年以树叶吹曲震退一干妖狐,又想起之前在石府之中不知怎地,那一双眼眸竟叫自己看得出神迷思之事,心中玩味不已,脑中便又闪过一计,忙一挥衣袖,把的少年提起到岸边,又对着他看了半日,方狡黠一笑,起身而去。

    却见他起身之时,那方才还春和景明的一派景色已是天翻地覆。

    阴云骤起,波涛汹涌,野兽嘶鸣,迷雾重重。

    竟不知究竟方才那如画景致是真,还是眼前这阴森景象为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