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54章 |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却见那被揪住头发的人缓缓露出整张脸来,面上挂血,眼下乌青,依稀间却是个少年模样。

    红玉满意地审视了他几眼,不期然却对上了一双倔强的眼眸,她眉心一蹙,取下一旁长满倒刺的软鞭,冷不丁地一甩,便见少年本就伤痕累累的身上又多了一道鞭痕。

    少年闷哼一声,有些无力地垂下了头,然而头发又被红玉提起,不得不强忍着锐痛看过去。

    你倒是个有点骨气的。红玉笑了笑,道:既如此,我便不得不让你比其他诸位,更多遭点磨难了,是也不是

    她说着便伸出手去掐住少年颈项,纤纤玉指眨眼之间就变成了森森利爪,爪尖轻轻一划,便见少年脖颈处开了条怵目血痕。

    鲜血汩汩流出,与之同时还有那丝丝缕缕的闭阴之气,随着红玉爪间风力,一点点流逝出来。

    少年的表情愈发的纠结痛苦起来,冷汗密密麻麻地冒了满头,直到彻底没了意识,昏死过去。

    红玉这才嫌恶地将少年撂下,她直起身子,拍了拍重新变回玉指纤纤的手。

    你们可看到了如果有谁像这只不自量力的狸妖一样,我便一点一点抽干他的灵力修为,叫他肝肠寸裂,求死不能。

    原来这少年不是别个,正是当日被孟珩收服,有一番差遣安置的狸妖。眼下这副凄凄惨惨的模样竟一点儿没了当初那般灵动活泼的样子。

    果然是肝肠寸裂,求死不能。

    再看这房中其他囚犯,也不是眼生的,恰恰正好对上了孟珩手下那001号到016号一支妖怪队伍。

    自两月前孟宅中出的那场变故,妖精们并非失踪,而是被红玉手下掳了来,囚至此地,受尽百般折磨。

    先是被红玉的手下以各种手段凌辱磋磨了一番,再是被施了法,肉身硬生生被维持在人形模样,不得幻化本身,无论是何种难忍之痛楚,都要以人肉之躯硬挨着,更叫他们体虚乏力,无丝毫抵抗之意。

    眼下更是被红玉活生生抽走体内修为。

    妖精的修为好比生命,若要抽走,那便真的是抽筋伐髓之痛。

    众妖听了这话,心头的畏惧颤栗又都添了几分,脸上皆一片惨淡绝望之色。

    只这房中还有一人,却是与众妖不同,他不堪酷刑,早已昏死过去。

    他是个人类。

    红玉对这羸弱之人不感兴趣,只从众妖身前挨个走过去,一人抽了一鞭。

    屋内响起一片哀嚎之声。

    有妖抵不住,已是声泪俱下,趴跪于地,哀哀乞求红玉手下留情。

    红玉却不为所动,只冷冷一笑,道:当初你们和那孟珩沆瀣一气之时,便该料到有今日

    她修为不浅,十多年来在京城内,于众妖中更是积了一番威望,向来派遣指挥众妖为自己做事,以搅乱凡人心性,吸取男子元气。

    可没想到这些个凭自己一手就能捏死的小妖怪们,居然胆敢背叛自己,吃里扒外

    缘由便是那个孟珩

    想到这儿,她脸上笑意更是狠戾了几分,抬手又是一鞭,狠狠打在众妖身上。

    待一众妖精都奄奄一息,连求饶哭喊的力气也无了,红玉方撂了鞭子,拿帕子不紧不慢地拭了拭手。

    她就是要让他们明白,选择投靠孟珩是多么愚蠢的行为,只有她红玉才是众妖臣服的对象。

    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以后,都将是如此。

    她将目光落在一个蜷缩于地的男孩兔子精身上,红唇轻启,勾唇之时的动作显得尤为娇媚撩人。

    你们要是想活命,我倒也不是不可以给你们指条明路。

    她话音一落,便见众妖微怔,回过神来便都犹如攀附住海里的浮木般,紧紧地盯着她。

    我要让你,她目光扫过诸人,最后淡淡落到刚刚那男孩身上,嫣然一笑,道:为我做一件事情。

    待得此事办成,拿来孟珩性命,我与你们之间,自然两清了。

    五城兵马司指挥陈廷文刚一踏入家中门槛,那浑身的乏累便奔涌上来,欲倒地就睡,幸而身边侍从机灵,忙扶着自家主子一脚深一脚浅地往那卧房走去。

    刚沾上柔软床边,他却又像弹簧一样弹了起来,摆摆手示意那侍从退下,自己则匆匆忙忙摸到书案边,边打着哈欠边铺开了案上宣纸。

    心里还止不住暗骂,他娘的,差点就这么一觉睡过去,幸好那床上有一枚掉落的玉珏硌住了屁股,让他猛一清醒,不然明早儿还怎么跟上面交差

    想到今天又是一整天的辗转忙碌,陈廷文本来昏昏欲睡的心思倒是消了大半。

    若是再找不着太子殿下口中所说那人,也不知道京城会被闹成什么样

    近一两个月来,京城怪事频发,朝局动荡多变,实是骇人。圣上久不问政事,一心沉湎于修道长生之术,将一应大小事务全交由内阁掌管,更纵容了那丛生之乱象。

    先是为官数十年的御史中丞史善长突然暴病而亡,惨死家中。据闻死相极其凄惨,仵作都不忍直视,更难以判断究竟是因何病而亡,只知气血衰竭,面皮枯萎犹如塌陷一般,竟与干尸毫无两样。

    再有刑部尚书高大人户部侍郎孙大人户部员外郎钱大人安定侯邹侯爷等等诸人,虽不像史善长那般暴病家中,却也隐现面目苍白形容枯槁之症,这两日更是卧床不起,难以上衙。

    官员出了事,朝政也不得安宁。暴病原因难以查证,人事调动混乱不清,更有近来河东春季大旱,急需赈灾银粮,更无异于雪上加霜,叫户部应接不暇,直呼国库空虚,难以为继。

    此等乱局,本就搅得人心惶惶人人自危,圣上不问政事,太子殿下也对此等乱象显得捉襟见肘,非但如此,在这紧要当口,还被那寻人一事弄得筋疲力尽大失方寸,全然失了往日镇定。

    陈廷文无奈地摇了摇头。

    今日,他都领着手下一干人马冲进了顺天府,不光是府尹大人家中各处,就连顺天府大牢里他都挨间地探查过了,还是连半分线索都没影。

    或许是太子殿下真的急疯了京城谁人不知孟大夫和顺天府李大人陈大人交好,查谁也不该查到他们头上啊

    幸而李大人脾气好,家中被翻得一团糟也没说什么,那陈平大人却是个脾气爆的,自己一提此间来意,便冲着自己一通吼,口中还大骂不止。

    好像自己污蔑了他什么似的。这还不都是为上面办事么。

    陈廷文低低叹一声。

    命人往诸位朝廷要员家中探查说不准,那一向冷静的太子殿下真的是失了理智。

    不过也难怪,据闻太子殿下与那孟大夫的关系之前便很不一般。

    那孟大夫还是与京城内诸位高官都有来往的一位要人,保不齐这孟大夫失踪一事,是冲着太子殿下来的

    陈廷文突然觉得背脊涌上一阵寒意,然而越想越觉得其中定是另有关窍。

    两日前到太子殿下那儿复命之时,恍惚在书房外听得御史中丞遇刺一事,还隐隐听到了内阁首辅吴大人的名字,这其中又有什么关联

    陈廷文只觉得脑子快炸了,本就昏昏欲睡的头脑这会儿想到这些朝臣们的弯弯绕绕,更是想不明白,他索性脑子一甩,任那千头万绪自去,自己则提起笔将这两日的搜查结果一一写于纸上,包括各人反应云云。

    写完了,他方满意放下笔来,又检查一遍可有错处,确保准确无疑后,才拿镇纸压上,打着哈欠往那床铺走去。

    管他们重臣之间的弯弯绕绕,反正他只知道自己明面上是吏部尚书任命的兵马司指挥,实则听命于太子殿下即可

    走到床铺边正欲摸床躺下,却恍惚见得床上似乎有什么东西。他定睛一看,却是怔愣在那里,一时间睡意全无。

    那是一个曼妙无双的美人。

    美人着一身桃粉纱衣,酥胸半露,脖颈纤长,一双美目如同潋滟秋波,望着他一眨一眨的,简直要把人的魂儿勾过去。

    再看美人那纤纤玉手,一只搭在那纤细的腰肢上来回游走,一只则在抚弄着一块玉珏。

    正是刚刚硌到陈廷文的那块玉珏。

    陈廷文疑云顿起。

    这女子,她从未见过,不应是府中歌姬之流。

    却听得女子娇笑一声,软声嗔道:老爷,你怎么呆了莫不是不认得奴家了奴家是您前日刚刚买回府中的玉瑶呀。

    她说着,将那玉珏捧在柔嫩白皙的手心,凑到陈廷文面前,道:老爷您看,这是您打赏给我的那块玉珏,剔透通灵,奴家见着了它,就像见着了老爷一样。

    陈廷文皱眉看向那块玉珏。这玉珏他倒是有些印象,之前确是他跟前的东西。

    难不成是这两日太忙,竟忘了这茬亦或是他那管家的老母亲偷着给他买的

    如此想着,他便伸手接过那玉珏,细细琢磨察看。

    正看着,却突然闻得一股异香似是从那玉珏中发出,缠绕上来,直直往鼻尖里钻,痒痒的,有些好闻,又有些冲鼻。

    他正欲抬眸细问那女子,却见女子勾起红唇妩媚一笑,甚是,笑得他心都有些痒痒的。

    老爷,来呀女子伸出那莲藕似的玉璧,对他勾了勾手指。他便觉得脑内不知怎地,突然蒙上一层雾蒙蒙的屏障一般,不知所云。

    那异香更浓烈了些,直冲得他脑子晕晕的,麻麻的。

    什么太子殿下一身公务,都如一阵青烟般消散。

    陈廷文咧开嘴一笑,一头栽倒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