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55章 |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肖彧接过对方递过来的公文,细细察看不语,眉眼间却是有一片深藏的郁色与疲态。

    陈廷文甚少被太子殿下亲自召见,此次闻太子殿下传唤,忙沐浴净身,又换一身鲜亮官服,方揣着这几日的搜查结果,前来觐见。

    此时见太子殿下翻看得极为认真,心里不免有几分忐忑,大气都不敢出。

    约莫过了一盏茶时间,肖彧才放下那公文,递给一旁侍从,道:爱卿这些时日以来辛苦了。

    嗓音里却是深沉沙哑了许多,与往日那般温润嗓音有异。

    陈廷文皱了皱眉,偷觑了眼青年苍白憔悴的脸色,忙道:这本是微臣职责所在,不敢言辛苦。

    心里却不由得啧啧一阵,感叹太子殿下果然看起来甚为操劳心忧体乏。

    肖彧点了点头,停顿半晌,复又抬眸看向对方,审视几番下来,眸中神色却是变换了几分。

    爱卿这几日可是没休息好我看你脸色甚为疲惫,莫不是遇到了什么难处青年温声问道,眼中一片关怀之色。

    陈廷文脸上一僵,忙垂首告罪道:微臣在殿下面前失仪,万望殿下恕罪。

    职责所在,不敢言难处。许是这几日家中颇有些琐事,倒搅得微臣有些许疲累,还请殿下见谅。

    陈廷文抹了把头上汗珠,勉勉强强找了个理由。

    总不能叫他说是日日和那歌姬缠绵,耽于美色之故吧只是他在觐见太子殿下之前明明已经焚香沐浴,竟仍被看出窘态来,实是叫他无地自容。

    肖彧若有所思地放下茶盏,又不动声色地打量了对方几眼,方慢吞吞道:既是家里私事,倒也无妨,只是爱卿定要保重身体才是。不若我叫章太医随爱卿家去,给爱卿细细看诊一番,有病便医,无事也好求个心安。

    对于太子殿下此番好意,陈廷文不敢推拒,只得连连叩首谢恩,方抹着额头上的汗退下了。

    肖彧但笑不语,只待对方身影消失在门外,那脸上笑意方一点一点消褪,只余一片苦涩倦容。

    侍从换上了一杯新茶,轻手轻脚地放在青年面前,青年却恍若未闻,只呆呆望着门外的天空出神,不知思绪被那天穹上的流云带到了何方。

    他静坐良久,直到那新茶的袅袅热气消融在微冷的空气中,方举盏将那如同井水似的冰凉茶水一饮而尽。

    然后起身换了套便装,一路打马而去。

    却是在一所民宅前停下。

    孟宅二字的匾额仍端端正正亮亮堂堂地挂在正上方,可不知怎地,肖彧却觉得那上面似落了一层灰尘般,叫他总忍不住让人一遍又一遍擦拭那笔走游龙的匾额。

    他摇了摇头,从怀中掏出一把钥匙来,小心翼翼地开了锁,推门走了进去。

    然而在推开大门的瞬间,他的动作却有些迟疑,像是察觉到自己擅自闯入的行为有些不妥似的,脚步微微顿了一下。

    可惜大门打开,吱扭扇动的声音在空荡荡的院落中突兀响起,复又归于平静,更显得整个院子静悄悄的,静得仿佛能听到他一个人呼吸的声音。

    并没有人上前来阻拦他,或者是迎接他。

    肖彧的神色暗了一下,半晌又自嘲一笑。

    彼时恰有一阵微风拂过,吹掉一片碧绿的竹叶,打着旋儿落在肖彧脚下。

    肖彧怔怔地盯着那枚竹叶发了会儿呆,然后又将目光移到身侧郁郁葱葱的新竹上。

    冬去春来,这被人精心照料打理的竹子也一片大好长势,彼此争先恐后地笔挺着身子窜向蓝天,丝毫不顾这庭中去了何人,来了何人。

    如此无情,却也如此自在。

    肖彧伸出手去,抚了抚那斜出来的一只竹枝,动作竟是说不出的温柔。

    远远地跟在身后的黎青看到这一幕,无声地叹了一口气,走开了,悄没生息地掩上了大门,自己则静静守在孟宅之外。

    他心内知晓,这么些日子来,主子无论于朝政纷争上有多忙碌,寻孟大夫寻得有多心焦,总会抽出一些时间来,到那已是空无一人的孟宅静待上一段。

    只这一待,便是整日的功夫,非到日暮宫禁时分,是决计不肯回去的。

    他一个做侍卫的,劝也劝不动,只得老老实实守在这儿。如果这能让主子心情好一些的话。

    肖彧放下手中枝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嘴边浮起了一抹极淡的微笑。

    少年似乎很喜欢竹子。无论是当日在翠微林苑的初次相见,还是后来与少年的多番来往,少年恍若都对有竹之景施以青眼。

    听罗云说,是因为先生尤为喜欢以竹制笛之故。

    自己也恍惚见过,少年总会随身携带一管精致竹笛,制作精巧,巧夺天工,竟是比宫中匠人所制的更为精妙。

    可惜,他却未曾有幸聆听过少年一曲。

    想到此处,肖彧嘴边的笑意又蓦然消失,反晕染成一片酸涩之意。

    若是此生都再见不到少年

    肖彧猛然一惊,忙按压下这个过于惊骇的想法,连连摇头。

    不会的,不可能,珩儿一身过人禀赋,绝不会出事的

    然而虽如此努力说服自己,他却仍不由自主地想起那日所见之景。

    在门外叫门不应,苦等两日仍未有所动静,担心少年再次出现失常嗜血的状况,他只得叫黎青破门而入。

    却是见到一地凌乱。

    叫府中下人无人应答,可那房中地上却竟有干涸的血迹,暗沉沉的散发着让人绝望的气息。

    桌椅被凌乱地掀翻在地,那总是袅袅飘香的熏炉洒了一地烟灰,床榻上被褥被乱糟糟掀成一团。

    却是遍寻不到少年的身影。

    肖彧闭上了眼,深吸了几口气,终是不愿再回想那日情景。

    恰在这时,却突然听闻一阵脚步声自背后响起。

    黎青应不会前来相扰,孟宅里也绝不会再有第二个人。

    如此想着,肖彧心里一悸,下意识转身看去,却是呆愣在原地。

    他喉间艰难地滚动一番,紧握成拳的手抑制不住地微微颤抖。

    那是一个纤瘦修长的背影,一身白衫轻裹,满头青丝垂落,走路间步态仍是那般的从容淡然。

    一如他千百次凝望的那样。

    珩儿他不可抑制地唤出了声,声音里有他自己都难以忽视的喑哑。

    少年徐徐地转过身来。

    肖彧听到了自己有如擂鼓一般的心跳。仿佛是身体先于意识,待他回过神来,便已站到了少年的面前。

    他下意识地就要伸手去握少年的手臂,然而触手却是一片冰凉。

    有风从指缝间呼啸而过,他握紧了手指,却只触摸到自己那止不住颤抖的骨节。

    强压在心底的情绪在这一刻统统奔涌而出,泪水竟不由得从青年眼眶中淌出,啪嗒一声摔碎在地上。

    珩儿他不由自主地唤道。

    少年却始终未曾言语,只静静地站在那里,抓不住,碰不到,眉眼间一片漠然之色,仿佛任何事情都看不到他的眼睛里去。

    就像少年此番决绝地消失在他的视线中,不给他留分毫线索一般。

    肖彧只觉浑身像被定住一般,再无力气动弹一下,只能怔怔地望着少年,心里乞求哪怕他能给自己一句话也好。

    不知过了多久,才终于见少年薄唇微动,声音还是那般清越,吐出的话却叫他心惊。

    你不该出现在这里。少年一字一句地说道。

    嗓子像是被堵上一般,喉咙处艰涩的疼,想问的话悉数挡在心里,难以诉出。

    他亲眼见少年毫不留情地转身而去。

    眼前微微有些发黑,肖彧仿佛使出全身力气,才堪堪抓住身侧竹枝,不致使自己摔到地上。

    珩儿。他又低低唤了一声。这回却是不期盼少年能有什么回应了。

    终是自己思念太过,以致竟出现了少年的幻影。

    可为何既是幻影,也要如此绝情

    你等着,我会回来的。少年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却是让他怔在原地。

    你说什

    他刚想问出口,便清晰地看到,少年那如墨双眸里,氤氲的一片愁思。

    极淡,却又极浓,仿佛要溢出来,将他淹没。

    他终是立在原地,看着少年一步步地消失在自己面前。

    然后才恍若惊醒,长长嗟叹一声。

    心里不知为何,那茫茫绝望仿佛消散了些许,有细小的希望从心底窜出,一点一点地蔓上来,渐渐填补上他日渐流失的勇气。

    我定能将你找回来。

    他默默地许下诺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