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57章 |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京城往西,一路翻过必经之地太行山,却是一条峡谷。二月初春之时,料峭春寒尤在,到得这阴凉谷底,更觉冷风阵阵,刮得人浑身上下一哆嗦。

    这一行人已走了一天一夜,离京城百里地有余,到得此无人之处,都有些疲倦,唯最前面的肖彧仍是未有丝毫懈怠。

    黎青跟上前来,请肖彧到马车上避风,肖彧却摇头拒绝了,坚持驾马走在队伍的最前端。

    一身青衣长袍,身材挺拔颀长,气质凛然卓越的青年驾马在最前端,宛如一道风景线,惹人瞩目。

    肖彧却好似浑然未觉,他神色严肃冷然,还时不时回身看向身后跟随着的一小队人马,心内数着人数。

    一人未少。

    心下稍安,方调转回头,神经更是绷紧了几分,脸色也愈发凝重。

    黎青实在看不过去青年这副紧绷的模样,又劝道:主子您回车里坐吧,左右是一样的路程,犯不着同小的们在外吹风啊。

    肖彧亦是摇头:不,我乘马还能脚程再快一些。

    黎青见此,只得作罢,默默跟在肖彧身后护着,心知孟大夫在青年心中地位,便不再言语。

    正当此时,却忽闻一阵大风呼啸而过,卷起地上杂草落花,竟直冲着这行人而来。

    一时间众人皆被大风眯眼,纷纷举袖遮挡,座下马儿也一阵嘶鸣乱叫,好不吵嚷杂乱。

    黎青亦赶忙护在青年身前,替他挡着这阵怪风,待了好一会儿,这风才渐渐停止,黎青回头看去,却是吓呆在那里。

    那匹枣红色的高头大马上,竟然空无一人

    他忙翻身下马,左右翻找一遍,整个队伍都找遍了,仍是未见青年身影

    众人都觉察出不对劲来了,再一看队伍前方,还有那黎护卫的焦急脸色,一个个瞬间也都煞白了脸。

    天爷,要是主子丢了,回去可是杀头的罪啊,搞不好还会株连九族

    众人纷纷惊得摔下马来,也无心再管那西行不西行的任务,彼此乱作一团,恨不能把整个谷底都掀翻一遍。

    却终是一无所获。

    唯见黎护卫拔剑对那谷中花草乱砍一番,最后如泄了气的皮球般,瘫软在地上。

    却说那头肖彧被那奇风掳走,心头也着实一惊,他极力睁开眼想要看清那劫他之物,奈何风紧,刮得眼皮沉重,根本睁不开。

    朦胧间只觉得抓着自己的不像是绳索,亦不像是人类,竟像是牲畜的爪子

    肖彧心里下沉些许。然眼下别无他法,只得待这阵风止,且看这东西要把他带到何处。

    过了大约一炷香时间,此物行动的速度渐渐慢下来,最后那两爪一松,把他撂在了地上。

    肖彧缓缓地睁开眼睛。然而入目所见,却并非想象中的猛兽妖邪,却是一个貌美妖娆的女子。

    女子一身绯红衣裙,青丝墨染,凤眼微挑,笑意盈盈。

    肖彧眯了眯眼,又淡淡移开视线,打量周遭环境。只见四周仍是荒山野岭,渺无人烟,看植被草木,倒不像是走了有多远。

    再定睛一看,原来不止女子一人,他身旁还站着几人。

    不,那几位并非人类。

    虽则都同女子一般,有着姣好的面容和长相,然而有的却露出一把尖牙利齿,有的则长有奇形怪状的耳朵,有的则把一双猛兽利爪掩在袖口。

    他们此时都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

    女子轻笑一声,走上前来道:别吓着我们的贵客了,他可是还有大用处的。把他扶起来。她对左右吩咐道。

    一人上前扶起了肖彧。

    肖彧不着痕迹地推开了那人,自己撑着地面站起,然后动作怡然地拍了拍身上沾染的尘土,脸上恭谨有礼地问道:不知姑娘把在下掠至此地,所为何事

    在下可有得罪过姑娘

    红衣女子咯咯一笑,以绢帕掩着嘴道:我看公子长得俊俏,想来一定秀色可餐,故将公子略来此地一叙,并无他事,还请公子勿怪。

    她话音一落,便见旁边诸位都一齐笑了起来,那笑声千奇百怪,如果说女子的笑声好比黄莺出谷般悦耳,那剩下几位竟像是鬼哭狼嚎,不堪入耳。

    其中一人还欺身上前,揽住肖彧脖颈,用那尖利的爪子往肖彧脖颈上轻轻一划,便见那细皮嫩肉的脖颈处骤然出现了一条血痕。

    鲜血的气味瞬间弥漫开来,目下众人的神情皆是一变,与刚才那般轻慢戏谑之色相去甚远。

    那是一种隐忍的嗜血的冲动。

    肖彧眉心一皱,却并未推开那人,只脸色微沉地静立原地,像是在看她会否还有下一步动作。

    那人见红衣女子并未阻止,举动更大胆了几分,伸出舌便舔上那道血痕,来回吸噬啃咬。

    有一阵阵尖利的疼痛从脖颈处传来,肖彧的脸色愈发难看起来。

    众人一见此等情景,都像是发了疯般扑到青年身上,直把青年扑倒在地,纷纷推搡着拥挤着要去啃咬青年脖颈处的那道血痕。

    有人见脖颈处挤不出位置来,只得放弃那味道最鲜美之地,扒开青年衣襟露出胸膛来,而后竟冲着心口处一口咬下去。

    竟像是要吞心吃肺的样子。

    红衣女子见此,方变了颜色,上前一把扇飞那人,恨恨道:一群见了血腥就迈不动步只知道吃的蠢货都给我起开,留着这人还有用

    听得红衣女子这一喝,诸人才慢慢停了嘴上动作,陆续磨磨蹭蹭地起身退后,一人见青年胸口处已被咬出血印来,又忍不住低下头来冲着那血印舔舐一圈,抬头见到红衣女子冰冷神色,方噌地跳起,躲到人群后去。

    肖彧已是满头大汗。

    被人活生生咬肉喝血的滋味竟比刀入还叫人难以忍受,想到诸多妖异之人趴在他颈间胸前喝血,更叫他有一种作呕的感觉。

    他不由得把目光对向正向他慢慢凑近的红衣女子,眸中变换了几番神色。

    红衣女子怔了怔,半晌又发出一阵动人的娇笑声,道:你看我作什么眼下你栽在我的手里,饶是你有什么身份,可都不管用了。

    肖彧眯了眯眼,强忍住因为失血而不断涌上头来的晕眩感,哑声问道:看来姑娘早知在下今日会经过此地。

    在下或可猜测,正是姑娘将那条消息散发给在下的

    没错,就是我。女子毫不遮掩地承认道。语罢又眯眼一笑,道:对于这一点,你可要好好感谢我才是,我透露给你的消息,可是千真万确的。

    孟珩他,就在那千里之外的玉面山。

    女子瞥到青年略有怔愣的神情,更是笑得粲然:非但如此。我此次将你劫掠过来,不是为了阻挠你去那玉面山,却是为了助你一程,让你更快地见到孟珩。

    她说完略一停顿,挑了挑那秀丽的眉眼,别有意味地笑道:只不过么,看在我们姐妹尽心尽力帮你的份儿上,这一路不好好满足一下姐妹们的食欲,可是说不过去的呀。

    你说是吗,太子殿下红衣女子凑到青年耳边,低笑着问。

    语罢她重又直起身子,抱臂饶有兴致地观察着青年的表情,希冀能从那上面看到恐慌害怕懊恼退缩等等神情。

    然而没有,什么都没有。

    那双深邃漆黑的眼眸里只有波澜不兴的平静,以及微不可察的,细微的担忧。

    一股莫名怒火从心底腾地升起,女子收起那副好颜色,冷眼打量着青年。

    轩玉郎是这样,孟珩是这样,这个人也是这样,都是那么的令人气恼

    既然我们的贵客不识趣,姐妹们也无须客气对待,尽管尽情享用便是,只要给我留他一条命即可。红衣女子冷冷吩咐道。

    众妖随即面上一喜,又纷纷扑涌过来。

    这整整两天,诸妖轮番在青年颈间手臂胸腹处啃咬喝血,竟咬得青年血肉模糊,力气尽失。红玉似乎也有意折磨青年,放慢了脚程,这两天时间也不再抓着他一飞而过,反而走走停停,给足了那帮妖精噬血磨人的时间。

    故意折磨是一方面,有意叫青年惨相兮兮是另一方面。她饶是不信,待到了玉面山,叫孟珩那小子见了被自己挟持的肖彧,还能不听任自己差遣

    对这两人的关系,自去岁韦氏母子以毒胶囊陷害孟珩入狱一案,她便窥得端倪,这次经首辅大人点拨,再回顾冬日手下妖精窥得之景,更是豁然大悟。

    这肖彧岂不是比那什么兔子精狸妖更为管用

    她叫兔子精到玉面山去见孟珩已过了半月,本以为孟珩是个心软的,必会因着兔子精的求救出得玉面山返回京城找上门来,待那时等候他的便是天罗地网,叫他再难逃命。

    谁知半月已去,孟珩竟是不上套,此等心狠绝情倒叫她也有些侧目。

    不过这青年却是不同。

    手下妖精几日前亲口对自己确认说,去岁冬日晚间,确确实实见此二人相拥一处,密不可分,神情言语间颇为暧昧,与首辅大人猜测的别无二致。

    红玉忍不住轻蔑一笑。

    没想到玉芙裳流连人世,情根深种,这玉芙裳的种竟也是个痴情种子,而且这痴情儿居然另辟蹊径,竟是跟了个男人

    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子,都是一样的下贱

    不过依凭两人这般关系,到时恐怕别说叫孟珩去死,恐怕叫他给自己当牛做马,他都不会说半个不字。

    红玉想到此处,心里之前那堆积的所有怨恨都一扫而空,反被一种无上的快意所填塞,恨不能立即便看到孟珩隐忍不发只能任自己磋磨的屈辱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