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59章 |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那是一个身材颀长纤瘦的少年,少年满头青丝未束,如墨一般泼洒下来,交缠在那皎白如月的长袍广袖上,随风而来,猎猎作响。

    他似乎全然未把周遭一切放在眼里,只睥睨着那点漆似的深邃双眸,漫不经心地向前瞥了一眼,而后便收起目光,径直而来。

    把他交给我。他在女子面前驻足,形状优美的薄唇轻启,声音凉薄如水。

    红玉咬了咬牙,阴沉着眉目看着眼前的人。

    不过几个月时间,少年竟像变了个人似的,虽还是那副相貌,可眉目流转间却有按压不住的妖孽风情跳脱而出。

    目如秋水暗含,又似巨涛翻卷,一挑眉,一斜眼,便叫人流连不止,惊惧三分。

    这是独属于强大狐妖的特征。

    非但如此,孟珩周身弥漫的威压也竟与往昔截然不同

    她能从他身上感受到一股从未感受过的强大气息。

    与轩玉郎有些相似,却更有几分不同。

    虽然稍逊于来自于轩玉郎的令人战栗的纯粹阴戾之气,却夹杂着一种令人敬服拜仰的气息。

    如烈日般灼热而温暖。

    竟连她这等修为的狐也有些抵制不住。

    红玉的脸色阴沉得能挤出水来。

    这短短几月,对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从未见过能改头换面日进千里到这种地步的修炼效果

    孟珩见女子不答,倒也不急,反悠悠然然地笑开去,如同阳光拂过树叶,叫看着他的人心里痒痒的。

    我再说一遍,把他交给我。话落他却是懒懒收起笑容,只把那幽深似海的目光淡淡投过来,扫了女子一眼。

    阴云翻滚,威压不再收敛,铺天盖地而来。

    只一眼,便叫她无从抗拒,如遭雷击。

    她的手指慢慢松开了对青年的桎梏。

    孟珩赞许地瞥了她一眼,伸手接过青年,扶在肩上,转身便要离去。

    周遭一众小妖却在这时挣扎着围了过来。

    他们虽亦被少年散发出的强大气势震慑而痛苦不堪,此时却无论如何也不敢眼睁睁地放二人走。

    孟珩轻笑一声,视线扫过这一群妖物们。

    你们受命于红玉,又听从于妖之本性,也属事出无奈。故而我本无意为难诸位,只请诸位看清形势,顺势而为,莫要再随红玉作恶便是。

    他语调沉缓和旭,运了半分灵力,将这句话一字一句地吐出,犹如晨钟暮鼓,震撼人心。

    诸妖只觉得心头一震,不由得神情恍惚,待再回神之时,眼前早已没了少年身影。

    周遭却是不知何时忽啦啦来了一群带刀侍卫,二话不说便拿那黑黝黝的玄铁将诸人牢牢锁住。

    虽于妖而言,隐匿身形逃脱困境不是难事,可少年临走前的话却像是在心头生了根一般,竟久久回荡于脑海之中,驱之不散,令他们生不起半点反抗的念头,就这样眼睁睁地任凭侍卫们绑了自己,被押着驱策过去。

    唯有红玉无声无息地遁去了身影,看样子竟是挣扎着逃匿了。

    侍卫们四周搜捕一阵未果,又见天色渐晚,实不宜久留,也只得作罢,幸而手里已握得对方把柄,便听便装打扮的三皇子殿下一声令下,与黎青他们一道收拾人马,回得京中。

    却是把被孟大夫救走的太子殿下颇为放心地置于不顾。

    这于他们而言,虽是预料之外,却比原定计划更令人宽慰不已。

    那边孟珩运了灵力半抱半扶着肖彧一路西去,并不吃力,因而也并不焦急,只慢悠悠地走在那茫茫荒原上,似是伴随着旖旎落日而去。

    东边的星辰渐渐升上来,暮色四合,晚风习习。

    肖彧直直望着孟珩掩在夕阳光辉下,线条柔和动人的侧脸,眸中的惊讶狂喜之色渐渐沉淀下来,转而酝酿成一片浓得化不开的深沉神色。

    孟珩轻笑出声,道:怎么,几月不见,便不认得我了

    还是说,见了我却不敢认他似笑非笑地睨了一眼青年,声音轻曼,如这凉风一般,刮耳即过。

    肖彧张了张口,像是想说什么,却是又闭口不言,半晌才喉咙微动,声音喑哑地道:珩儿,你怎会寻得此地

    然后,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这后半句话却被他咽了回去,连同这几月以来的寻寻觅觅一同压在心底。

    孟珩挑了挑眉,嘴边笑意未减,却并不看青年,只淡淡道:我只是路过此地,凑巧见到你那些个侍卫于这茫茫荒原上团团乱转不得思绪,便一时兴起,跟他们一同来到此地。

    语罢却是略停顿了一下,道:没想到,却遇见了你。

    他这话说得漫不经心,漏洞百出,可肖彧此时也没心思细问,只觉得自心底溢出的万般喜乐哀愁快要将他淹没。

    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少年,似乎丝毫不知疲倦。

    你没事就好。种种复杂情绪和疑问担忧悉堆心头,堵塞于胸不得问,过了良久,他却轻轻叹出这么一句。

    孟珩不禁嗤笑一声:你还有功夫关心我也不看看你自己已经成了怎么一副样子。

    他伸出一指探上肩头那人的颈项之间,微凝神思,细细感受脉息间流淌而过的气息强弱。

    却是皱了眉头。

    这人已经太过虚弱了,元气已被众妖吸食得所剩无几,只怕自己若是再晚一步,就

    他眼中不禁阴翳一片。手上却动作轻柔地将青年搁置在一处,自己则取出一把随身携带的匕首来,将衣袖随手一绾,露出一截玉白的手臂。

    匕首挥过之处,便见那白生生的手腕上蓦地多了一道血痕。

    青年惊呼一声,想要阻止却无能为力,只得眼睁睁看着少年动作。

    孟珩不以为意地朝他笑了笑,举起手臂噙了几口那汩汩流出的鲜血,却并不吞咽,只含在口中,双腿盘坐于地,心中回想平日修炼体验,将那口鲜血中夹杂的闭阴之气缓缓压制了下来,再归引到自己腹中,只留下纯粹温暖的元阳之气。

    这大概是他两月以来盘桓在玉面山的最大所得了。

    试着掌控血液中来回纠缠不休的两股气息,使之相生相助,为己之所用。

    虽然他还未炼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可淬炼一口鲜血,来替人补一点元阳,还是可以做到的。

    说来也只有他自己才能做到此番地步。无论是红玉,还是玉面山诸多对他虎视眈眈的狐妖们,都只能对着自己的血液望洋兴叹。

    可恨却也可笑。

    没想到他再活一世,这身体里的血液竟成了至宝,这个事实多多少少有些玄幻。

    他收回思绪,俯身凑到那苍白虚弱的青年唇边,压着那口鲜血闷声道:张嘴。

    含混不清的声音微有些沙哑,与平时的清越嗓音不同,却更令人晃了神思。

    被近在咫尺的温热鼻息拂面,青年的表情有些怔愣。

    孟珩那水润幽邃的潋滟双眸一挑,笑意邪肆:不敢喝我的血

    肖彧不答,目光却情不自禁地驻足在少年那染了血的唇上。

    红得刺目而妖艳。

    他觉得喉咙处微微发干,脸颊似乎被什么东西烫了下似的,热得令他有些慌乱无措。

    却听少年低低笑了一声,紧接着他的下颚便被钳住,一对温热柔软的,带着腥甜气息的唇就这样猝不及防地覆了上来。

    一股细细流动的热得发烫的液体慢慢渡了过来,少年似还嫌速度太慢,竟伸出了舌凑进来,与他舌尖相抵。

    最后一丝神智彻底沦陷,肖彧只觉脑中轰地炸响一片,整个人都滚烫得如同被置在沸水上一般,带着一种既惶惑焦躁,又昏昏沉沉的战栗。

    呼吸不受控制地变得急促,肖彧情不自禁地抬手抚上少年后脑,力道渐沉,将少年紧紧扣住,那与少年交缠在一起的舌也转守为攻,痴迷而又小心翼翼地一寸一寸吻啄过去。

    如同在对待一件失而复得的珍宝。

    直到此刻,他才终于有了一些少年回到他身边的实感,不是那梦中幻影,亦不是那掩埋在记忆中的模糊身影,而是真真切切的,完好无损的珩儿。

    一丝酸楚从鼻尖涌起,有苦涩而喜悦的泪珠顺着青年轻闭的眼角蜿蜒而下,流淌到两人的唇齿间。

    孟珩微微愣了一下,思绪回转间只觉得心头一软,也不由得轻抬手臂紧紧回抱住青年,微闭眼睑,沉溺在两人紧紧相依的唇舌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