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65章 |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红玉早已趁乱逃走,私自离营的将士被黎青带来的一行人一个个押了回去,眼下这林间就只剩下孟仁黎青孟珩与一众受伤的妖怪们。

    孟珩窥得孟仁心中最隐秘之事,只约略杜撰了几句话,以眼神施术引他坠入过往,自闭不出,便勾得他心神大乱,方寸大失,无力地瘫软在地,满目恓惶之色。

    孟珩轻笑一声,跨过孟仁,转身去探看那匹伤了的马。

    马腿伤了,已是不能再驾车,只得将这辆马车弃之不顾了。

    他掀开车帘,正欲弯腰将车厢里的伤员们转移到另一辆马车上,却听得背后黎青吞吞吐吐地唤道:孟大夫

    孟珩转身回头,见黎青一副欲言又止的神色,便双手抱臂,眼眸斜挑,静等着他把话说完。

    黎青嘿嘿干笑两声,道:其实这两日我家主子禁足宫中,出不得门

    孟珩挑眉:嗯,我知道。

    此事已传得沸沸扬扬,纵然他不想去打听,也总会有些议论声传到他的耳朵里。

    黎青挠了挠头,让他这种粗人传这种话总觉得有些拉不下脸来,蹙眉想了想,眼睛一亮,便从怀中掏出一根玉笛来,双手呈至孟珩眼前。

    主子他让我把这个送给孟大夫,希望孟大夫收下。

    孟珩扫了眼那笛子。只见短笛用上好的碧玉制成,通体碧绿剔透,隐隐有暗光浮动,笛身还刻有精细雅致的竹叶纹,看来是颇费了一番功夫。

    他伸手接过短笛,更觉入手一股沁凉之感,冰腻温润,直叫人爱不释手。

    孟珩眼底不由淌过一丝笑意,将笛子收下,道:替我谢过你家主子。

    黎青面上一喜,忙趁热打铁道:孟大夫不妨随我便装入宫,亲自去谢我家主子

    孟珩似笑非笑地瞥他一眼,道:肖彧让你这么说的

    黎青点了点头,末了又慌忙摇了摇头,道:不不,我家主子只想见孟大夫一面,自是不会让孟大夫言谢的。我这不是想办成主子的差事么。

    说完他有些赧然地笑了笑,目光殷切地看着孟珩。

    孟珩好笑地望过去,刚想说什么,却心念转动间话锋一转,走过去摸了摸黎青骑来的那匹青棕色骏马,笑道:黎护卫,你这匹马可否借我一用

    哎黎青有些摸不着头脑地看着少年。

    孟珩并未跟随黎青去见肖彧,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需把这些伤员们安置妥当才是。

    他借了黎青一匹马,与兔子精一同驾着那三辆马车驰回家中,一路上以灵石庇护,隐匿这血腥妖异之气,以防再招来什么意料之外的东西。

    当日他养在宅中的一干草药幸得肖彧着人照料,竟一株株长得愈发茂盛了。那草药虽比不上玉面山的仙药灵草,能包治百病起死回生,可也准备得齐全,既有镇痛止血之药,又有补气健体之药。

    他与兔子精一一熬了来,让诸妖和罗云服下,又运转自己体内闭阴元阳之气,一一照拂过去,如是不过短短几日,便见诸妖逐渐恢复了生气。

    好不容易活过来的诸妖们再见孟珩,自是另一番与从前截然不同的态度。

    从前的孟珩,他们面服心不服,可现在,却是从头至尾的崇敬拜服。

    这可是他们的救命恩人哪。

    更何况,孟珩身上的气息与以前相比,也迥乎不同了。

    那是一种不再因为闭阴元阳两相争斗而一损俱损的内敛气息,相反,经由调和化炼之后,这两股气息愈发的显示出它本来的强大面目来。

    狐妖之王者的血脉,令诸妖臣服而不自禁,孟珩本身的淡然刚劲气质,又令诸妖倚靠而难自持。

    一时间,孟珩所说之话便是圣旨,诸妖再不会有半句置喙。

    连带着罗云,这个对妖气并不敏感的凡人,都对孟珩更添了几分小心。

    然而事有两面,受孟珩恩惠的人自是对他感恩戴德,可那看不得孟珩好的人则另有一番动作。

    京城里因孟珩失踪,曾经一度响震京城的孟大夫的名声,便落寞萧条了下去。

    孟珩开的胶囊铺也再无人问津,牌匾上落了厚厚的一层灰。

    这本是事之常理,人之常情,万物有兴便有衰,正如月有阴晴圆缺一般,并无可烦恼感叹之处。

    孟珩对此并不在意。

    可眼下那孟大夫的名声却突然又声名鹊起,恍惚就在一夜之间。

    然而这回,孟大夫这三个字却不再代表着神奇与瞻仰,反而沾染上一身泥泞与污秽。

    是罗云最先发现事情的异样的。

    他外出采买食材,偶然听到街角路边小摊上有人议论纷纷,言语间时不时有孟大夫三个字闪过,于是便留了几分意,不着痕迹地凑过去听。

    这一听却是令他大为震惊。

    那是一个街边的茶点铺子,彼时正是饭点,铺子里三五成群,挤满了人。

    坐在桌边正高谈阔论的几人也不过是寻常百姓打扮,衣着质朴五大三粗的模样,可口中的话却玄乎其玄,耸人听闻。

    一胡子拉碴的大汉道:你们知道三个月前莫名其妙失踪了的孟大夫,如今又回来了吗

    他见众人露出一副兴味表情,神秘兮兮地笑了笑,道:他非但回来了,还炼成了一身可怕妖法,能咫尺之间夺人性命

    你道他这妖法从何而来原是这三个月来,孟珩孟大夫没去别的地儿,却是往那西方妖山上去了,与那牛鬼蛇神沆瀣一气,学得一身妖法,要回来占山为王,把这京城一众高官绅贵的血拿了,供他修炼去呢不说这个,就连这位,和那位,都性命堪忧咯此人说着,压低了声音,手悄然指了指头顶的方向。

    四周众人皆是倒吸一口冷气,有不肯相信的,可亦有兴致冲冲上前附和的。

    这话我可以作证旁边一瘦弱男子接话道:我舅舅在朝中为官,那日他下朝后无意间透露出,咱们当朝的那位爷半月前突然失踪了一阵儿,当时满朝文武都快急坏了,不知何处去寻,却没想到原来是被孟珩给抓走了

    那人说着,脸上露出一片惊恐之色,倒像是亲见了一般:听人说,那位爷回来的时候满身都是血窟窿啊

    他话音一落,四周又响起一片啧啧之声,半晌,这瘦弱男子又是眼睛一亮,似想起了什么似的,一拍桌案,神情激动地接着道:怪道前阵子舅舅说朝廷里出了大乱子了,你们猜怎地却是朝中几位二品大员,连带着两位侯爷,接连暴病家中,且不是寻常的疑难杂症,却是气血衰竭,肌肤塌陷而亡,你们说这不是被人吸了精血,还能是什么

    这瘦弱男子也并未指名道姓,然而此刻在座诸人却是已经对号入座,把这罪魁祸首悉推到孟珩头上。

    有人唏嘘道:想不到这孟大夫居然如此残忍毒辣我呸,这样的妖孽哪里配得上大夫二字称他作大夫,简直是对天下大夫的侮辱

    然他尚未说完,便被人拍了肩膀,原来是那最先开口的大汉。

    大汉小心翼翼提醒道:兄台不可高声,小心被孟大夫听了去,拿你的命要知道他如今可不像咱们凡人,他但凡一施妖法,咱们在座的全都要完蛋

    那人连忙噤声不语,然而脸上却是更添了几分敢怒不敢言的忿忿神色。

    大汉道:且不说他如今怎样,咱们现在细细回想起来,却发现原来这孟大夫打从一开始就不是良善之辈。

    大家还记得去岁腊月初旬,那起顺天府府尹大人亲审的毒胶囊一案么

    一提起这茬,在座诸人都是无一不知,无一不晓,更有人亲自去旁听过,因而一时间都七嘴八舌议论不止,把邻座的几桌也都引得往这边看过来。

    大汉古怪一笑,道:当日案情了结之后,咱们都道是错怪了孟大夫,可现在细想,却未必如此。

    那件案子本来已经铁证如山,这要是换了你我任意一人,早就伏首告罪,可偏偏孟大夫就没事,不但没事,还拿出了韦氏之子做证据,翻了案诸位想想,那韦氏之子本来已死,怎地又活了寻常人哪里有这个本事,必是妖法无疑

    大汉如此说着,已是面沉如水,看着就叫人心头发沉。

    众人一听,深觉有理,又有人想到旁的细枝末节,连忙补充道:不光这件,早就听人说了,这孟大夫医心疾的手段向来古怪,别的大夫看病少不得也要诊脉开药,可这孟大夫,据说只用三言两语,或是与你对视一眼,便能叫人神思大改,心神俱变,可不就是妖法么

    果真如此此话一出,立即引来一片感叹叫嚷之声。

    都说墙倒众人推,眼下这茶点铺内只因得某人一句空穴来风的闲谈,便三人成虎,俨然成了对孟珩的口诛笔伐。

    竟无一人肯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罗云实在听不下去了,他拔腿就走,兜兜转转,来到了曾经的胶囊铺外。

    却见往昔风光一时的胶囊铺现下已是破败不堪。

    牌匾被人摘了去扔在地上,有嬉戏玩闹的小孩从上面踏过,砰砰作响。

    罗云一恼,走上前去赶走那几个稚儿,心疼地抱起那块牌匾,拿袖子蹭了蹭。

    却是怎么也蹭不干净。

    正欲四下找一块抹布来擦拭,却冷不丁听闻一道稚嫩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快看啊,妖孽回来了大家快跑

    罗云猛地回头,便见那伙孩童一个一个站得离自己一丈远,瞪大着眼睛看着自己,如同在看一个怪物。

    罗云欲喝退他们,然而他张了张口,却什么也喊不出,只露出一个苦涩难言的表情,喃喃道:孟大夫不是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