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66.第 66 章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阳春三月,一场春雨如油如酥,淅淅沥沥滴得满城遍翠,然后转眼便又是云销雨霁,暖阳高照。

    蓝得透亮的天空向远处延伸出去,衬得这京城下红墙黄瓦的宫廷焕然一新。

    只可惜宫墙之内的人却并无心思欣赏,反倒是黑云压顶,眉头深锁。

    乾元殿内,圣人刚服用过道长进献的灵丹,此时正微微倚在榻上,轻阖着双目。

    许是最近连绵阴雨的缘故,他总觉得脑内昏昏沉沉,精神不济,连带着身体也气虚无力的,着实恼人,不得不愈发频繁地靠食用丹药醒神了。

    偏这种时候,烦心事却是不断。

    圣人瞥了眼手上的两份折子,心头一乱,把两份折子俱撂到面前的几案上,长叹一声。

    却见这摊开的两份折子上,所述之事不是别的,正是前日孟仁私自调兵一事。

    口吻却是完全相反。

    一份由顺天府尹和左都御史联名呈上,直指孟仁身为兵部尚书朝中栋梁却动用私权假传圣旨私自调兵等数项罪名,要求对孟仁严惩不贷。

    其中言辞犀利激昂,罪证条分缕析,又兼之这两名要员联名上书,绕过内阁千方百计递到自己手中,分量可谓重之又重。

    另一份却是由内阁首辅吴有贞呈上,虽也提及孟仁私自调兵一事,却解释道此乃事出有因,孟仁教子心切,一时糊涂,完全不必小题大做,言辞间却是在为孟仁说情。

    圣人目光在两份折子上扫过,不由又皱紧了眉头。

    他这两年来一心求道,早已无心政事,每每只捡要紧的折子看上两眼,便叫秉笔太监或是吴首辅自去定夺。可眼下这出事关涉兵中大权,便不得不慎重思量。

    可这吴首辅又偏偏来替孟仁说情

    他对吴有贞一直十分信赖倚重。吴有贞为官数十年,处理朝政老辣果觉不说,最重要的是,此人与其他朝臣不同,非但不阻拦自己炼丹求道,反而为自己招揽天下名道,搜集天下仙草,以助自己修道有得,长生不老。

    如此贤臣,满朝文武再找不出第二个了。

    若是连吴首辅也替孟仁求情的话

    一旁静默良久的老道察觉到圣人的为难,缓缓开口道:圣上可是为朝中政事烦心

    老道须发皆白,一副仙风道骨模样,开口时嗓音也是极为低沉悦耳,不疾不徐有如钟磬之声。

    世俗王权,金银富贵,皆乃云烟绕眼,是清修养性之大忌,希望陛下不要被俗事凡尘迷失了本心哪。

    被这金石之音一震,圣人只觉心头微颤,回过神来,忙把自己所思所想告知于老道:道长说得有理。只是此事颇有些棘手,还请道长指点一二。

    于是便把孟仁私自调兵一事连同两份折子一同说与道长知道。

    话落却见老道闭目沉吟,一手捋着胡须,似在沉思。

    圣人不敢打搅,只望着老道静候。

    只见半注香时间过去,方见老道悠悠睁开了双目,眸中似闪过一丝清明。

    陛下虽向老道请教,老道却也不敢对朝堂之事多加置喙,只与陛下说一事,或可帮助陛下决断。

    陛下可知近日京城流传甚广的一则轶事老道微眯着双眸,若有似无地扫了圣人一眼,又极快地转过了视线,仍是那副仙人之资。

    圣人皱了皱眉,疑惑问道:是何轶事

    乃尚书孟大人之子孟珩,被妖孽迷惑,堕入邪道,西去妖山,食人喝血一事。老道猛地睁开眼睛,一字一顿地冷冷说道,目光有如寒冰一般,冻得人浑身发冷。

    然而那只是一瞬,下一秒,老道的神态又变得平静淡然,看不出喜怒,仿佛谈论之事不过是风霜雨露,日饮三餐。

    老道虽修行尚浅,不知此事是真是假,可人云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假若确有其事,那么孟大人的行为则可以理解了。道士说到此处,略略停顿了一下,片刻之后才压低了嗓音继续道:或许孟大人是被孟珩趁其不备时,施妖法迷惑了也未可知

    圣人已听得心下一片惊疑。

    这位道长已然是得道仙人,既他都如此猜测,那恐怕事情也不离十了。

    那孟珩果真如此厉害圣人禁不住问道。

    老道不答,却面目深沉地微微颔首,半晌才又补充道:圣人难道忘了,半个月前太子殿下缘何突然失踪又是去了何处

    圣人心下一惊,猛地回想起来,心思回转间不由得冷汗连连。

    老道觑着圣人脸色,对他心中所思十分了然,不由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

    陛下莫怕,有老道在,定不会让那妖孽伤到陛下半分他捋了捋胡须,神情中已然是成竹在胸:只不过,在老道擒住那妖孽之前,陛下还是莫要失了方寸为好。

    这句话说得沉稳有力,不慌不忙,圣人阖目吐息了几番,已是恢复了镇定。

    道长说的是。圣人睁开双眸,眼睛里有许久不见的烈焰复燃起来,那是一个帝王深谙的权谋野心:定不能叫那妖邪小人钻了空子。

    孟珩家中闯入一队禁军时,尚是清晨他刚洗漱之后。

    彼时许是宫闱刚刚解禁,这禁军便从宫中直奔此处而来,传旨说要他到宫中面圣。

    孟珩的目光在禁军身上的官服上打了个转,心里不禁玩味一笑。

    没想到他居然有幸见一见这个时代的皇帝,并且是在这个流言四起的节骨眼上。

    是的,他已经得知了近来京城疯传的流言。

    流言向来如同柳絮,见风而起,挡也挡不住。那日罗云失魂落魄地回来,问他发生了何事竟是死不张口。他无奈之下,略略施术,这才问出了个中缘由。

    得知真相之后却不禁嗤笑了罗云一番。不过是有人暗中推手,有意为之,再加上寻常人等不明真相人云亦云罢了。

    而有这等心机,又直冲着他而来的,数来数去,也不过是那几个人罢了。

    不过倒是没想到此人竟颇有手段,直接把这股风吹到了皇帝的耳边。

    孟珩不在意地笑了笑,理了理身上衣襟,从容随他们而去。

    却是一路快马加鞭,刀剑相抵,竟像是怕他长了翅膀飞走一般。

    甫一到得宫内乾元殿内,更是立即紧锁了大门,身后砰地一声响动,把缕缕朝日微光挡在门外。

    孟珩挑了挑眉,目光在殿内淡淡扫过。

    偌大的宫殿之内光线不甚明晰,只有甬道左右点了几束宫灯,用以照明。

    巨大的阴影蛰伏在墙角,恍惚蕴藏着危险的气息。

    孟珩薄唇微勾,抬眸目不斜视地朝高坐于皇位之上的男人看去。

    男人头戴一顶十二旈的冕冠,那垂下来的玉串散发出莹莹光辉,遮挡了男人的脸,让人看不清楚。

    男人左右并未有内侍宫女伺候,只下手立着一个身着道袍的长者,须发皆白,半立在阴影之中,影影绰绰,看得并不真切。

    可就在一瞬之间,孟珩就识出了那老道的身份。

    原来如此。果然如此。

    他唇边笑意渐深,识破这一点后反倒愈发从容,不紧不慢地一步步朝圣人走去。

    圣人眯了眯眼,目光犹如利剑,紧紧地盯在孟珩身上,直到他走到近前行了一礼之后,方沉声开口道:你就是孟珩

    少年如此一副姿容相貌,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不过,若非如此,必不足以惑人。

    孟珩垂首笑道:正是。

    嗓音清越有如玉石之音,却是态度轻慢,礼仪欠缺。

    圣人不由眉头微皱,他按捺下心中不快,侧头对墙边那处阴影道:孟仁,你出来吧。

    给朕好好说说,你是如何得知孟珩确是被妖气缠身,又是如何被他妖法所惑的

    罪臣遵旨。一道略有些沙哑的低沉嗓音响起,与此同时,便见一个身影佝偻着背从阴影中走出。

    正是被褫夺了兵部尚书之位本该远调他乡的孟仁。

    孟仁未着官服,只一身布衣,此刻弯腰而出,竟显得老态了许多。

    他垂首走到阶前站定,下意识抬头看了少年一眼,却是脸色大变,冷汗直冒,强忍着心头古怪之感,硬生生低下头来不再看少年。

    除魔捉妖,心魔焉能捉得;杀妻弑子,休祲自有天降。

    冷不丁地,少年那天的话又再次浮现在心头,一字一句,如同咒语一般,箍得他头痛欲裂,挥之难去。

    孟仁的脸色变得青白。

    圣人等了许久不见孟仁出声,有些不耐地催促道:孟仁,朕叫你把孟珩所做之事一一道来,你若不说,朕便只好叫你去西南荒漠之地孤独终老了。

    这一句话方如一句警钟,蓦地把孟仁头脑中最后一丝犹豫驱逐干净。

    他闭了闭眼,终是上前一步,对圣上行了个大礼,声音沉痛地道:陛下且容臣细禀。

    孟珩此子自小身体孱弱,性格孤僻,臣一直将他养在府中别院,着人尽心侍奉照看,如此将他养到十六岁,不想一年前此子突然得了重病,不治而亡,臣痛心之下将其厚葬。没想到变故就是在此时骤生。

    原来孽子并未亡故,而是流落在外,非但如此,孽子竟和那妖邪之物沦落一处,沆瀣一气,学了一身妖术邪法,几个月来在京城内为非作歹,横行作孽孟仁说到此处,脸上愈显痛心之色:是罪臣之过,竟未能趁早察觉孽子动作,以至于今日让孽子酿成大祸,还请圣上赐罪

    他说着,跪下身来朝圣人重重地叩了几个响头。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而半月之前,此子愈发无法无天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当众施展妖法,而且还违逆父命,不服管教,实在是大逆不道最后一句话孟仁已说得涕泪横流,伏倒在地上:子不教,父之过,无论陛下今日是否愿意饶恕珩儿,都请赐罪于臣,成全罪臣为父之德。

    自从那日捉孟珩回府不得,他已是连日噩梦缠身,忧思不断。

    尤其是少年最后附在自己耳边所说的那句话,更成为了他隐痛的梦靥。

    除魔捉妖,心魔焉能捉得;杀妻弑子,休祲自有天降。

    往事如潮水洪流般一遍一遍涌上来,将他这十多年来好不容易在心上筑成的坚硬壁垒一下子摧毁得荡然无存。

    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

    昔日伊人魂断处,夜夜哀歌夜夜思。

    然而他愈是噩梦缠身,便愈不能放任孟珩不管。

    那是她唯一的骨肉,他绝不能让他重蹈芙裳的覆辙。

    为此,他将付出一切代价,也在所不惜。

    圣人见不得臣下这副样子,心头恻然,然而一想到那流言,便一丝恻忍也无了。

    他皱了皱眉,道:今日唤孟珩前来,便是为了借道长一力,驱逐他身上的妖气,若是此事成了,孟珩恢复常人,朕自然也不会再怪罪于他。再者此事你也不知情,孟仁,你不必太过自责。

    语罢见孟仁还想再说什么,圣人连忙摆了摆手,示意他可暂退一旁,既而转过视线,看向了始终站在阶下未发一言的少年。

    少年表情平淡,似乎刚刚孟仁的一番陈情说辞与他全然无关,只静静地站在那里,嘴角噙一抹极淡的微笑。

    圣人眉心皱得愈发紧了,他不悦地绷直了唇角,冷冷道:孟珩,刚刚乃父所言,你可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