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第69章 |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端坐在宝座之上的圣人和一旁紧张注视着阵法的孟仁,此时都被眼前之景震惊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火势明明灭灭来回窜动,黑烟飘飘渺渺逐渐散去,虽仍未彻底扑灭,可与刚才的滔天盛焰不同,已能够透过火焰清晰地看到里面发生的场景。

    这一看却是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只见那白须白眉的元妙真人竟像是全然换了个人似的,平和淡然的面容荡然无存,反被一种狰狞恶毒的神情所替代,他的发上脸上全身上下甚至都沾满了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从阵法里面传出来。

    那是孟珩的血吗

    两人目光忙在阵内逡巡一阵,却更看到了意想不到的画面。

    孟珩正毫发未伤地站在一旁,双手负于背后,与道长的窘迫对比鲜明,孟珩显得尤为淡定。

    再看那本该上前擒住孟珩的禁军,此刻竟刀剑全落,站立在原地,像一群木偶一般毫无动作。

    孟珩简直猖狂

    圣人不禁怫然大怒,然而下一秒,目光落处,他便如同被浇了盆冷水一般,僵在原地。

    道长的手竟变成猛兽利爪模样,朝一个小道的心口挖去

    鲜血顿时喷涌而出,染红了道长的衣袍,然而他还不罢休,狠狠抓住小道的脖颈就张口咬去。

    小道瞬间没了声息,被道长随手扔在地上,弃如敝履。

    杀我要杀了你嘶哑的吼声从他的喉咙中喊出,他已然杀红了双目。

    又是随手钳住一个小道,利爪毫不犹豫贯心而入,小道的胸膛前竟是被挖出一个血窟窿。

    地上已经横尸一片。

    可是这并没能让她有一丝清醒,反更刺激了她心中的杀念。

    玉芙裳竟然处处都是玉芙裳的影子

    这个贱人

    再一晃神,眼前之人却又变了一个模样,身形颀长纤瘦,青丝束之于顶,神情冷漠,嘴角却勾着一抹笑意。

    是孟珩

    这该死的母子两个

    她再一次运足了全身法力,毫不犹豫地掏向孟珩的心肺。

    又一个小道倒在了地上。

    可她却浑然未觉,心头全然被杀戮的快意和对玉芙裳孟珩二人的仇恨交织占据。

    只要再将利爪对准他们二人的心脏,这两人就能彻底消失在她的面前

    孟珩站在一旁,冷眼看着红玉的一举一动。

    心魔所成,幻境所象,这火焰幻化而成的幻境已将红玉的心魔无数倍地放大,最终将她自己束缚其中。

    红玉所引之火,与自然燃烧之火不同,本就蕴含了大量灵力,随狐妖心念意转而来回吞吐,对妖和人都不会造成致命伤害,却能挡人视线,隔人听觉,亦可掩盖真相,幻化出一副虚假图景来迷惑圣人耳目。

    与轩玉郎所制的幻境倒是如出一辙。

    以境中人内心的恐惧梦靥为饵,以人心中最不愿看到的东西为画面呈现出来。

    这与催眠又是何其相似。

    深埋在潜意识中的畏惧,反倒是最容易被挖掘掌控的东西。

    人惧火烧灼之痛,因而禁军会被根本无法伤人的灵火围攻煎熬。

    而红玉所惧者,他则在与她数次的交锋中窥见了端倪。

    那是一张由忌恨不甘和执念等等负面情绪所交织成的巨网,成为她心头的巨大阴影,一戳即破。

    她欲逼得孟珩现出原形,到头来却只把自己逼得原形毕露。

    红玉终于把所有的小道都置于死地,她像是终于发现了孟珩的存在,猛地转过头来,死死地盯着他。

    受死去吧她厉声喝道,然后如同一头猛兽般扑了过来。

    孟珩眯了眯眸,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阵外神情又惊又怒的圣人,低低一笑,并不反抗,只闪身一退,叫红玉扑了个空。

    红玉神情更加疯狂,她劈手抓过站在孟珩身后的一个禁军脖颈,就要啃啮下去。

    给朕住手座上的圣人终于忍不住喝道,然他话音刚落,便见老道扭过头来,用那双粹了毒汁一般的通红眼眸死死地盯住他。

    仿佛下一刻便会朝他扑过来。

    圣人禁不住吞了一下口水,脸色发僵,慌乱之下不由得朝禁军大喊:你们这帮饭桶还愣着干什么快把这妖道给朕抓起来

    然而这些禁军并无反应,他们尚处在孟珩催眠术的效力之下,仍未清醒过来。

    红玉却是已被激怒,她兀自沉浸在幻境之中,人影皆为魔影,人声皆为阻碍她之声,在她脑中不停叫嚣。

    孟珩,我要杀了你你们都给我去死她一把撂下那禁军,跨过火焰,发疯般冲上汉白玉台阶,一个瞬息之间便扼住了圣人的咽喉,狐妖尖利的指甲堪堪划过那脆弱的脖颈,留下一道血痕

    你圣人被勒住脖颈,脸涨得发紫,平日的天子之威已经烟消云散,双手颤抖地抵住那古怪的利爪,两眼惊恐地望着狰狞的老道。

    这是他头一次感受到命悬一线的滋味。

    救朕他从牙齿里挤出这两个字。

    红玉全然失了神智,不再犹豫,抬爪就向圣人的心口掏去。

    指甲抓烂那明黄色的衣袍,没入皮肤,再往前却是受到了阻力,不能寸进。

    红玉下意识皱了皱眉,恶狠狠地抬头看去。

    却是一个人攥住了她的手臂,阻挡了她的动作。

    这个人面容清俊无双,薄唇紧抿,眉宇间还有淡淡的熟悉之感。

    仿佛像一个人像谁呢

    红玉不由得愣住,手上力道松动下来。

    孟珩敏锐地察觉到这一时机,运足了灵力,利落地将红玉的利爪抽出,牢牢地钳制住。

    圣人闷哼一声,脸色已是青白一阵,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冒出。没了红玉爪上力道的钳制,他狼狈地摔回了椅子之上,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

    老道要来杀他,孟珩却救了他

    孟珩似有所感,扭过头来看向圣人,冷笑一声:陛下,你纵要捉我,也该派一个真正除恶扬善的道士才对,你看看这所谓的元妙真人,究竟是什么货色

    元妙真人被孟珩桎梏住一只利爪,却仍不罢休,愈发凶恶地挣扎起来,另一只带着浓重血腥气的爪子猛地朝圣人胸口抓去。

    圣人已惊吓得浑身震颤,口不成句,狼狈万分地从椅子上跌落在地,袍角被得不成样子。

    孟孟孟珩,救朕圣人颤声呼道,口中隐隐有抽噎之声:你要什么,朕都给你只只要你能救朕,高官厚禄金银珠宝,朕都可以给你

    都到这个时候了,陛下居然还只想着自己的一条命孟珩轻笑出声,那笑声清越好听,却夹杂着毫不掩饰的讥讽意味,听了让人不觉浑身一冷。

    陛下居然毫不关心,这老道究竟是何来历,接近陛下的目的又是为何,在此之前又掏过多少人的心肺,食过多少人的血

    他质问声一句比一句高,最后已变成凛然喝问,重重砸在圣人的心上。可圣人却只嗫嚅两句,并不答话。

    孟珩微微侧头,睨了眼面如菜色的男人,皱了皱眉。

    他袖中灵石暗自运转,一瞬之间释放出强大的妖压,直逼红玉而去。

    红玉的外形立即发生肉眼可见的变化。在强大的妖压面前,再加上几近崩溃的心神,老道的伪装再也维持不住,那童颜鹤发一层一层剥落下来。

    一只体格硕大通体棕红的狐狸蓦地出现在原地,将老道取而代之。那狐狸双眸幽碧,尖嘴利牙,喉中嘶吼一声,便震得圣人又浑身一抖,往后退了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