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73.第 73 章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与其说是传闻,不如说是丑闻。

    早些天街谈巷议的孟大夫以妖法惑人的流言还未散去,转眼便被这惊天丑闻淹没了下去。

    什么那本是良家妇女闺中小姐的王家媳妇李家姑娘,被当朝某位位高权重的大员欺辱压榨,含冤而死化为鬼魂,走投无路之下只得大胆拦官轿的奇闻轶事,飞快地传遍了京城的每一个角落。

    言语流传之间,还把那细节之处描述得绘声绘色,仿若亲见一般。

    什么陆大人日日回府都专捡大路走,为的就是避开那女鬼,严大人家里门庭深锁,然而却能时时闻到门内传出的女鬼啼哭声,再有李大人张大人也因这女鬼的冤情而病气缠身卧床不起可见这一众女鬼的冤情有多么深哪死在吴首辅手下的良家女有多么苦啊

    嘘,小声这吴首辅权势滔天,可不是你我能猜疑置喙的,切记谨言慎行,以免惹祸上身啊

    有人这么提醒道。

    可偏偏如同火上浇油,更惹得一众天怒人怨。有人甚至怒火东引,把恨都发泄在那几个龟缩不出躲病在家的官员身上。

    得知了这等冤情,不说上书皇帝,反而龟缩在家,官官相护,他们必定和那欺压百姓的吴首辅是一路的我呸,一群狗官

    要知道这与当初孟珩的流言性质不同,传闻中孟珩无论是人也好妖也好,虽被描绘得凶狠残暴,可害的却都是当官的,与百姓们八竿子打不着,普通人当个新鲜事儿听听也就过了。

    而这回,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有一些人是亲见了那围绕在官轿旁的厉鬼的

    民间向来敬鬼神,若果有厉鬼阴魂不肯散去,那定是受了莫大的冤情无疑,不会有假。更何况这些一众含冤而死化为阴魂的女鬼们可都是寻常人家的姑娘媳妇,这吴首辅连普通百姓都不放过,实是不能不惹民怨。

    一时间可谓众怒沸腾。

    再见到街上那打着吴首辅的旗号大摇大摆巡街的官差们,百姓们不是敬畏,而是满腔怒火了。

    有人当面恭恭敬敬,转头就爬上了房顶,将备好的烂鸡蛋菜叶子一股脑儿地朝那官差砸去。

    官差惊怒之下,厉声大骂不止,然而要逮到罪魁祸首却是无法,那人早已跳下砖瓦,逃遁而去了。

    这一幕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可谓是频频上演。吴有贞三个字连同他那些巡街缉人的官兵都变得臭不可闻。

    等传到吴有贞耳朵里的时候,他急得跳脚,除了抓几个带头闹事的以儆效尤之外,却也是毫无办法。

    流言的力量有多大,他可是亲有体会,他利用流言整治了孟珩一番,眼下自身竟也深受其害,可见因果报应自有天定,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此时正懒懒歪在榻上,闭口不认这些丑闻都是自己散播出去的孟珩,也只淡然一笑,悠悠吐出如上这句话。

    谁叫他先心思不正,恶意诽谤他人,谁料风水轮流转,害人终害己,吴有贞这是作茧自缚,跟旁人无关。天知道这几日我可都是被拘在这府里,哪儿都去不得呢,又哪里会知道这传闻的始末

    孟珩虽如此说着,眼神里却是毫不掩饰地透露出几分愉悦神情。

    肖彧好笑地摇了摇头,少年懂术法,能够驱策群妖,这些他都知晓,也亲见过一些,眼下这京城由一众女鬼引出的传闻,想来想去也只能是少年才能够做到。

    可若不是此前孟珩特意提醒了句请等着看好戏吧,他也是决计不会去怀疑孟珩的。

    偏偏眼下少年又是这副毫不遮掩的坦然神情,嘴上虽因着隔墙有耳并未明说,眉宇间的愉悦之色却已然承认。

    肖彧见惯了孟珩总是风轻云淡,宠辱不惊看不出喜怒的模样,如今发现少年居然亦会把一些事情记在心上,并且采取如此叫人意想不到的手段去报复,也会因为手段得逞而露出狡黠得意的笑容,竟叫他发现了少年的另一面。

    却是让他觉得如此可爱。

    他想凑过去轻捏孟珩白皙的鼻尖,然走了几步,才想起身边还有他人,不得不暂时忍耐,终是没伸出手去。

    身旁那两人却是没意会到少年话中深意,权当少年只是有感而发。

    便也忍不住叹道:说得对吴有贞这是多行不义必自毙,他的事自有鬼神裁断,与旁人无关。这下让他也体验一下流言漫天飞的感觉,看他还敢不敢胆大妄为,信口雌黄

    是呀,这吴有贞已经俨然被描述成了一个无恶不作专残害百姓的大恶人,接连着他那些收受贿赂暗害朝廷命官的丑事也被一锅接了出来,解气,实在解气只那些个女鬼也忒善解人意了些,且不论这一众传闻到底是真是假,只这弄得满城风雨的本事就让人叫好

    说话的两人是三皇子和七皇子。此次两人前来是与肖彧商讨对付吴有贞一事的。

    他们已经掌握了吴有贞这几年来真正勾结妖魔炼制有毒丹药进献给圣人,以及种种贪罪恶行,只差一个一齐呈上一击必中的契机。

    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没想到这边计策尚未定下,便突然听到了那漫天的流言。心里不由好一阵爽快

    毕竟这流言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节骨眼上,简直像是特意来助他们扳倒吴有贞的。

    孟珩笑睨两人一眼,慢悠悠踱步到两人面前,煞有介事地点点头,道:两位殿下爱憎分明,义愤填膺,这一番慷慨陈词,叫孟某佩服佩服。

    语罢还真的拱了拱手施了一礼,做出一副敬佩谦恭姿态。

    惹得两人倒是一阵朗笑。肖彧在一旁只但笑不语,静静注视着少年。

    他两人来此地商量事情归商量事情,眼下硬要尾随肖彧而来,却是要先见一见这传闻中万般了不得的孟大夫。

    百闻不如一见,甫一见到孟珩,两人便是先呆了一阵。

    没想到皇长兄口中的孟大夫竟是如此风姿雪容一般的人物,怪不得一贯被皇长兄放在口中心上。

    七皇子呆呆看了孟珩一阵儿,方赞叹道。

    三皇子没吭声,可心里也是一样想法。

    孟珩朗声一笑,斜眼扫了下肖彧,又转回视线,笑道:皮囊好又有何用放在某些人眼中,倒是妖孽惑人的罪证了。

    不过,我看二位皇子殿下倒与那一般庸人不同,是别有眼界的。孟珩走过来在二人面前站定,视线淡淡扫过两人,语气颇有些认真。

    两人未待喜上眉梢,却又听孟珩道:只不过么,和你们皇长兄相比,还是逊色了几分。

    不等二人反应过来,就听得一阵清越大笑,再回神时,少年的身影已经飘然而去。

    肖彧有些喜悦又有些无奈地追到门外,唤一句珩儿莫走,且稍等我一会儿,见少年摆了摆手,放慢了脚步,方放心回转身来,推门而入。

    却是一回身便见到了两张神情复杂颇为窘迫的面孔。

    皇长兄和孟大夫果然情谊甚笃啊。三皇子如此感叹道。

    肖彧一愣,蓦地也一阵朗笑,眉眼间的愉悦神情毫不掩盖地倾泻下来。

    那边孟珩虽应了肖彧不远走,可估摸着几人谈话还需要一段功夫,便径自离了萧府,用术法隐匿了身形,堂而皇之地从一众官差中穿过,悠游自在地走街串巷,回到了孟宅。

    孟宅已俨然变成了诸妖汇集之地。

    形形色色的妖鬼聚在这里,有的是因凝聚天地精华而得道,有的确因生前怨气不得解而化为鬼魂留在人间,总之青面獠牙者有之,惨惨戚戚者亦有之,不一而足。眼下见了孟珩,却都不约而同地收敛了那副凶神恶煞模样,老老实实地垂首立于庭中,等候孟珩吩咐。

    孟珩满意地扫视过去。

    这些天来,女妖女鬼们十分上道,按照他的吩咐纷纷扮演了一个个有冤未伸,怨气不散的苦情女子们。

    而这些所谓的冤情并不需要编排挖掘,只需让女鬼们涕泪涟涟,作出一副哀怨悲惨的模样,再含沙射影欲语还休地吐半句遮半句,爆出自己的悲惨身世,然后重重点出吴有贞的名字,自能让人浮想联翩,将吴有贞想象成一个欺压百姓残害良家妇女的形象。

    要搁在现代,他这也算是诽谤他人了。

    可孟珩脸上却无丝毫赧意。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吴有贞颠倒黑白污蔑自己在先,他这些举措也只是还他的礼罢了。

    毕竟这年代,法律不好使,便只能自己上了。

    再者孟珩也不算白白污蔑了他。吴有贞做没做过残害妇女的事,他不知道,可吴有贞贪污受贿兼并土地乃至勾结红玉狐妖,吸取一众忠臣元阳将他们残害致死之事却是板上钉钉的。

    然而此类事情宣扬出去,百姓不会感兴趣,唯有借助女鬼诉冤的奇闻,才能达到他想要的效果。

    此时庭中所聚之妖鬼,已有数十之众,每个妖鬼的秉性身上所带的阴气或妖气不同,有相互干扰不能和谐共处的,亦有勉强共处一室却貌合神离的,管理起来却是有些麻烦。

    然而此时他们能够和平共处,还有赖于这些功臣。

    孟珩视线淡淡转到站在最前面的一列妖精身上,停了下来。

    那是以狸猫妖为首的十六只妖精,最早跟着他的001号到016号。

    此十六个妖的秉性已不似早前那般嗜血凶残,经历被红玉折磨一事,也明白了些与人和睦相处的道理。

    于是他便把这一众妖鬼交于这十六个妖来管。包括有哪些妖鬼已打扰过朝中哪些大臣,哪些妖鬼希望恢复自由身,哪些妖鬼遇到问题需要解决云云。

    竟也管得井井有条,毫不出错。

    兔子精见孟珩把视线扫过来,忙上前一步,把这几日的情况都细细汇报一番。

    流言已成气候,有些人已经蠢蠢欲动,只待浇上最后一滴油。

    还有,近日灵石转动,许是那位已有了消息兔子精低低地道。

    孟珩挑了挑眉,眼眸中多了几丝笑意:看来她终究没有躲远。

    厘默笙陆行远,你们两个就同我一齐外出一趟吧。

    还有剩下诸妖,可听罗云安排,不许妄自行动。

    狸猫妖和兔子精垂首说了个是,神态中亦是一番狡黠愉悦神情。